南通籍艺术家冷冰川版画作品欣赏

[日期:2011-11-09]   [字体: ]

冷冰川 1961年生,江苏南通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擅长版画。1977年高中毕业就业于南通市工艺美术研究所。1986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艺系进修,1996年毕业于荷兰国立米纳瓦设计艺术学院,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艺术系绘画博士。作品入选92年法国秋季沙龙美术展,1989年获全国七届美展银 质奖,1989年获全国硬逋家帐跤银质奖,1992年获首届优秀美术图书大展铜奖,1995年获中国首届装饰艺术诱殴庥罱苯鹩绘画一等奖,1997年获获 “巴塞罗那首届国际沙龙美术展”版画首奖,1994年出版《冷冰川的世界》画集,1996年在巴塞罗那文化艺术中心举办个人画展,曾在南京博物院、中央民族文化宫、中国美术馆举办联展,南京艺术学院个展。作品曾获第八届工艺美术百花奖设计一等奖,首届“中华杯”民间艺术大奖赛优秀设计奖,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一等奖、二等奖。四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四件壁挂作品被南京博物院收藏。

冷冰川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活跃于中国当代艺术舞台,当时他深入沉潜中国文化土壤,先后出版了十几种艺术图文集,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时期具有广泛和深入的影响,冷冰川于上世纪90年游学欧洲,深受西方当代艺术思潮感染,他极力从中国文化和西方艺术资源中寻找新的表现可能性。冷冰川所创造的墨刻作品,采用在墨色卡纸上以刀代笔,墨底白线,营造出一个个黑白分明的审美世界。他的布上作品,则采用多种非绘画现成品与油画颜料拌和,在布上堆砌塑造产生类似浅浮雕的空间效应。这两类作品尽管样式和风格各异,但都被赋予一种古典高雅的静穆之美,显示出一种极致化的唯美的诗意。这是冷冰川植根中国文化的精神取向,从对绘画传统精神的接续中,寻求在当代艺术中对现代性文化精神崭新的表达方式。作为一位长期旅居海外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冷冰川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成功的例证。他从中国以及西方的艺术传统资源中找到新的发现和选择的可能性,并通过他独特的创造性转换,为当代艺术的发展开拓出一片新的天地。

 
 
  
 
 
 
浅谈冷冰川版画
 
彭子

当夜幕降临,当公路再也看不到行人的时候,当小鸟叼走了最后一片叶子,冷冰川的刻刀便开始在黑色卡纸上游走,树林被植在了公路两旁,弯弯的娥眉月牙悄然挂在天际,如同哨兵,呆呆守候这个孤独的夜晚;寂空的花园、小屋内,衣裳,书本洒落一地,赤裸的女人翘起了臀部,妩媚如妖精。

    偶尔阳光明媚,向日葵,爬山虎,还有那些从不起眼的花花草草,在静谧的环境的承托之下,开始了舞蹈,光影斑驳迷离,实虚之间不知幻真。

    从《闲花房》到《遁词》,冷冰川就如黑夜的幽灵,扑捉了尘世不曾拥有过的记忆,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另类的童话世界,这样的童话世界里充斥了情欲,充斥了成熟的孤独,热带植物的烦躁不安,与女主角的慵懒。有时候我们就像一个还未挣脱稚气的小孩,游离其中,有鲜花,有虫鸟的陪伴;有时候,我们就像一个僧人,捧读这一本本描绘世间媚态的经书。我们进入其中。这是一个童话世界里的神秘园。

    这是我看过冷冰川画册之后给人的直观感受。

    冷冰川自己的话:我作品里的女人是虚构的,只有欲望是真的。

    我第一次“接触”冷冰川,是在07年的暑假,在图书馆无意中翻阅到《冷冰川的世界》,甚是喜欢,后来还借回寝室,供平时无聊娱乐之用,久而久之,受了感染,越来越喜欢这种具有独特魅力的阴刻版画,在这里写下,就当是自己的学习笔记吧。

    阴刻技法

    阴刻手法是木刻版画相对与阳刻的一种表现手法,作为工细的手法来说,与阳刻相比较,阴刻相对没有阳刻的刚毅与干脆,显得柔美,细致。

    首先,我们得从冷冰川的创作手技法说起,据说,冷冰川的黑白版画是用白色的卡纸,在卡纸上面平刷油墨,然后待油墨干后,用刮刀悉心刮出来的,由此创作出来的模仿木刻阴刻手法的独幅版画。且不说他的技巧,总之最后的画面效果就是一幅阴刻手法的版画,正是这种阴刻效果再加上他独特的版式,才构成了他具有独特风格的画面,取宠了观众的眼睛。

    这种独创的阴刻手法,相对于一般的阴刻手法,更加便于制作,更容易去描绘细节,因而其视觉效果更加丰富,细致,更增添了一些随意性和表现性。 
  
    物象处理

    冷冰川的作品中,画面构成的处理无疑是是他作品的看点之一,但在一张画中,平面构成只能说是充当“表现”的一种过程,而最核心的当然是作者对素材的合理提取与加工,所以对物象的变形是在所难免了。

    走进了冷冰川的版画世界,发现事物本来应该有的属性已经被改变,扭曲,给人感觉,人不再是人,植物亦不仅仅是一颗呆呆的植物,如在冷冰川的人物组画里,女人翘起了屁股,而旁边的花草却在陪伴着起舞,增添着画面的情趣。而裸女本身却感觉是个静物,停止在这个环境当中,显得诡异不安。


    有时候冷冰川会把一般觉得完全不符合逻辑的事物同时搬上画面,加深了那种诡异的气氛。

    如在《冷冰川二零零三》当中的《问秋》,蛇,鸟窝,女人,同时出现,女人的头发变成了树叶,女人侧卧似乎入睡,气氛十分怪异。



   1、裸女的姿态

   冷冰川作品中经常出现的裸女姿态,翘起屁股,恰到好处的动态夸张,充满性暗示,令人遐想万千,如果仅仅这样欣赏,我们自然会联想到西方的裸体艺术。展现了女人体的柔美的同时,还会让人被女人的这种媚态所打动。 

   2、陪衬物的姿态

    冷冰川的作品中,陪衬物经常以列队的形式出现,冷冰川经常以此来得到井然有序,犹如千军万马的大场景画面效果,另外,又对植物和一些无生命的物体进行了拟人化的夸张。陪衬物的姿态显得活泼生动,增加画面趣味。

    语言风格

    在《艺术概论》中,认为艺术语言是有四个原则的:一是要准确生动的表现作品的内容;二是丰富多彩;三是要精练含蓄,言有尽而意无穷;四是要有民族特色,要有个人特点。由此来判断,那么可以证明的是,冷冰川已经拥有一套属于他自己的比较成熟的语言。

    他的创作手法,仅仅是他语言的一种呈现方式,其实,让他画面形成特定格调的,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他的画面中运用了大量的“中国化”的元素,如一把古筝,一把二胡,或是一盆兰花,或是一树梨花,鸟笼,屏风,无不频频出现在画面当中,用这种中国化的元素,却撇开了这些元素本来的属性,应该出现的儒雅、文气无处可寻,取而代之的是西方的开放,张扬,甚至在许多画面中还能感受到夏加尔的浪漫主义气息。这大概与冷冰川在外国留学接受的西方文化的熏陶有关,冷冰川摄取了这些元素,加上以上分析的各种造型原理的运用,最终在冷冰川的画面上,中西方文化的碰撞却不失和谐,对立却不矛盾。

    冷冰川的版画中技法特殊的阴刻版画,传达给人一种线条、形状有序,空间感较强的视觉效果,他通过这种方式有效地向观众传达了一种静谧,孤独,神秘的意境,有一种高高在上的精神境界。

    从冷冰川的创作历程来看,可以看出他的创作趋势,越到后面,他的画面越透露出一种稳重的感觉,越到后面,画面愈倾向唯美。但一者因为他延用他独创的技法,二者,基于以上分析的创作方法未变,所以他整体的风格并未变,即是保持了他的语言特色。


留黑——读冷冰川黑白画里的女人

冷冰川画里的黑异常彻底,像最深的夜,像胶片负片中不能辨析的幽昧部分,足以吞没一切庸常。人们说,一张白纸好画更新更美的图画,冷冰川却是反着来的。

  所有的不寻常都以白线条取得。它们繁丽,细致,刻划着丰硕到不可思议的植物,用一种遮蔽天空的气势,仿佛从未定格,而是一个劲地生长,向着天空,屋宇,任何不可能的地方。白线还刻划层层叠叠的屋顶,瓦片上的寒霜,孔雀身上的翎毛,树枝编织成的鸟巢,百叶门窗漏出的日光或月光……它们生机勃勃又兀自清冷着,以梦的形态出现,处在陪衬的位置,那偏于一隅或处于中心的女人才是灵魂。然而,也恰是她们,只有发丝是细密的,其它部位都以柔细简洁的线条勾出,轻轻地,把夜一般的黑包围在身体里。

  黑,却又丰腴,结实,有弹性,完全不同于夜黑的无层次。相对于门窗屋顶的钢硬线条她们多么柔软,隐在暗中,是目光一旦触及便难以移开的所在。那身体仿佛因呼吸而微微起伏着,温热,甚至滚烫,内心里有什么要鼓胀开来,因而需要在凉夜里完全地裸露,像那些丰盛的植物一样,直接呈现于天空、飞鸟、风之下。


  她们恣意地舒展身子。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好的。有的是朝上袒露,松弛,自然,好像在等待什么——等待爱人?有的以头贴地,腰肢摆弄来摆弄去,像瑜伽动作那么复杂而高难度,显出的却是百无聊赖。没有男人。只有植物,屋宇,天空,猫,乐器,脸谱和面具,鸟以及鸟笼,还有盛着鸟蛋的鸟巢。总之一切在抽枝拔节,生长繁育,花开到了荼靡,草叶仿若遮天,只有女人,她的情感和身体,是在漫漫长夜中消耗着,她所有的向往最终只能泄了气似的转化成一种慵懒,无力而徒劳,动物听不懂她的心曲,植物感知不了她的激情,面具卸下了而真美却无人欣赏,空旷的屋宇中只有她一人的气息,“每日家情思睡昏昏”,寂寞二字挥之不去。

  但这也可以看作是女人的一种自足的世界,尽管可能是无可奈何的自足。女人的成长有着与男人不同的序列密码,她更善于从大自然、诗、琴以及冥思中汲取力量。冷冰川也这么认为么?他画中的女人总是裸体,与天地万物无阻隔。那些如梵高的向日葵般战栗着疯长的植物,就像从她体内长出,是她庞大激情的外化。静夜中她喜爱的动物招之即来,她也心甘情愿地为一只刚睡醒的猫示范拉长身体的伸懒腰动作。向日葵疯长时,她会欣喜地高举双脚,像个体操运动员那样与之比高低。当植物包围了她,她就变成自然界一簇大花中央最美最大的花蕊。在另外的某些时刻,譬如《流霞》的午夜,独坐窗台上俯视下面密密麻麻屋顶的她,却会有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端着黑白鸟蛋的鸟巢(也可称之为“卵巢”),俨然一个生育女神,母性在这里暂时击退了女性,无比强大,下面楼房中正在静静休息的无数生命仿佛都是她带来。那么她丰如肥臀的身体是有理由挺得这么直这么骄傲的。而天空飞驰而过的云霞,那凹凸起伏的形状,也仿佛是对她身体曲线的一种模仿。她成了这世界的主宰。


  “卵巢”几乎在所有有女人的画中出现,装着满满的蛋,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在腰间被她挟着,在她弹钢琴的地方,晃动摇椅的地方,这多么需要保护的易碎品,珍贵,含着生命,和她一样。

  她所有的裸体都美,与花草树木很相宜。她本来也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女人总是离自然最近。高更的大溪地女人,塞尚的林中浴女,都是画家心目中的第二自然。而冷冰川的女人体,被单一的黑色填得满满,却能唤起人想象中更丰富的色彩。


  甚至,在没有女人出现的《月夜》里,高笛建筑被夸张了的扭曲线条仍让我想到女人。这是阴、柔、美的女人的月夜。冷冰川向它投去了迷恋的一瞥。

  在真正没有女性痕迹的《西班牙的秋夜》中,我才感受到真正的清冷孤寂。反而言之,那些女性在场的画面,即使秋夜,寒霜,冷雨,也是温暖热烈的。

  我不懂绘画,也从未作过画,但这并不妨碍我读冷冰川的黑白画时,想象他如何作画。把一张德国产的白卡纸放在面前,涂上中国墨磨出的黑色,平均而彻底地涂黑,然后,握一把最普通的美工刀,以刀尖刻掉不需要的黑,现出纸原本的白。那些画面已在他心里了,他只不过用刀再把它找出来。可是,那第一笔是从哪里开始呢?他说,“是一根线条在寻找一个生命”。那么,应该是从女人开始,是那种“有孕的线”勾勒出了女人,在别人留白的地方他留了黑,那是女人最丰富神秘、难以穷尽的生命内质,从那开始,一步步刻出她周围的生命,她赋予了生命的世界。 



录入:20044

阅读:3334
打印
上一篇:王树堂先生七十艺祺
下一篇:金陵实力派画家代表人物罗剑钊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