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范九先生轶事”拍摄小记

[日期:2022-05-06]   [字体: ]

□ 王其康

南通电视台“西南营岁月故事”专栏,近日拍摄了“费范九先生轶事”,笔者作为撰稿人,有幸参与了拍摄全过程。

首先是费范九侄儿费泽生老师,回忆了幼小时与伯父相处的美好时光。他说:“我见伯父时很小,他对我们孩子都很慈祥,一直铭记于心。”费泽生还讲了费老的生平事迹。 


费范九故居水仓巷巷囗拍摄现场 

费范九(1887 一1967 ),名师洪,字知生。南通平潮人,居住在西南营街区水仓巷4号。费范九自幼聪颖,州试名列榜首。后入江宁法政学堂,毕业后参与办理两淮盐务。民初回到南通,曾任张謇秘书,协助督办水利保坍工程,主编过《南通报》。由于母亲信仰观音菩萨的缘故,他也对于佛教缘分颇深。民国17年(1928 )以后居住上海,认真研究佛经,与我国近代著名佛教学者叶恭绰,朱庆澜、范成等交往甚密。他在上海影印出版大量的佛教经藏,这对我国的佛教典籍和祖国文化遗产的挖掘与保护,有着重大的贡献,在国内外都有重大地影响。他还在上海主办了佛经流通处。 


费范九晩年照

对南通的佛教事业,他也十分关心,与曹勋阁等十人在五福寺筹办了南通佛学会,前后共十年,其活动是讲经、学习佛教理论。为了保护《历代观音宝像》不致遭受战火破坏,和落入日伪之手,费范九征得张謇亲属同意,将《历代观音宝像》送去上海,又联络佛教界知名人士,进行化募、筹集经费,用玻璃版先进印刷工艺,和上等宣纸影印1000套,使这些文化瑰宝得以保护、流传。他还集资筹划修复了云台山、丰利寺、吴氏静室庙、吕祖阁、曹公亭,通明宫等寺庙、古迹。在平潮建立“经社”收集珍藏佛教文物。

费范九不仅时佛教事业作出杰出贡献,更是民国期间南通一位重量级文化名人。作为青年诗人,他是当年张謇在南通社交圈的一员,曾在“梅欧阁唱和集”中列名。他长期在上海商务印书馆美术部任主任,与沪上文化、艺术、宗教界多有交往。他的学术,诗文修书,以及谦和正直的为人处世品行,得到普遍称许。著名山水画家黄宾虹,其时也在商务印书馆任职,与费范九相处得很好,故而费范九收集了黄宾虹不少作品。又因他与弘一法师相熟,所以弘一的书法作品,他也收藏很多。与其他收藏家不同的是,费范九还是一位热心南通历代书画研究、收藏的专家。上世纪三十年代,他编印了一部《南通书画大观》。 


余曾善讲解《南通书画大观》

这是一部用宣纸珂罗版印的大册,南通明清以来著名书画家的主要作品,都有收藏其中。南通书画艺术,自晚清以来还是颇有成就的,不仅有李晴江,还有顾聪,三钱(钱球、钱恕、钱莹)山水,陶、朱、李、白四大书家,和近代的王燕,都是很有个性和风格的。《南通书画大观》成为南通人了解部分书画历史的重要资料,也使得南通历史上一些书画家的作品,得以保存下来,这是范费九的一大贡献。晚年,范费九将他积年所藏南通书画家作品,陆续捐赠给了南通博物苑收藏。他因病退休后,置身体病痛不顾,搜集南通史料,编辑、印行了《南通金石志》等。著有《镛余杂墨》、《淡远楼诗》、《淡远楼联语》、《延旭轩俪语》等。 


南通市文联编费范九诗文集《淡远楼丛墨》

费范九不仅是南通著名文人,同时又是一位可亲可爱的老者。他倾心将其所长,传授给后代。以诗书画印见长的余曾善,是受益者之一。余曾善为省书画家协会会员,现已是七五老人了。他在拍摄现场,讲叙了受费范九先先潜心指教的一段故事。

那是1964年的暑假,有一天父亲带余曾善去拜访费老。一进门,在天井看到他打着赤膊在浇花,见来客了,笑呵呵地说:“我是劳动养生,快里边坐。”待到了堂前,他和余的父亲说话,余曾善则仔细看墙上挂着两个镜框,里面是山水画扇面,画得很古朴,用笔也苍劲。费老见余曾善看得入神,便问:“你还在画吗?”“还在画,也在练书法刻印章。”“印章跟谁学的。”“跟林老林举百先生学的。”费老连连说:“好的,好的!林先生就住在西边不远,他对印学很有研究,当年我们在上海多有接触。他收藏有很多好印谱,你可以借了多看看。”果然后来,余曾善在林老家里看到这些好印谱,开本很大,装订精美,有的边款竟是原拓,有丁敬、吴昌硕、赵之谦、邓石如、徐三庚的,确实大开眼界。

因为天气太热,不久便准备告辞。这时费老进里屋,取出一大本线装书对余曾善说:“这本书送给你。这是老早在上海时用珂罗版宣纸印的画册,因为年代久了,封面也没有了,书名是《南通书画大观》,收集了自明到民国时期的一百位书画家的一百幅作品,送给你学习用吧。”他又说:“不是白送的,烦你刻方印,三个字,劳养庐。”说完哈哈大笑。 


余曾善16岁时遵费范九嘱刻“劳养庐”印章

回家以后,余曾善认真构思了几个草稿,和父亲商量,选中一个满意的再下刀。刻好后,父亲又带余曾善将印章送到费老家。费老一上手就说:“吴派的。”的确,余曾善是迷恋于吴昌硕的风格,心里很佩服费老的眼光。这时费老接着说:“学画学印学书法,一个道理,要取法乎上,以后要在汉印上多下功夫,才能进步更快。”这些教诲,对少年无知的余曾善真是受益匪浅。在这之后,费老还来过余家几次,指点余曾善刻章。又过了些日子,方知费老去世了。 


《钱氏画谱参解》、费范九作序及两枚印章

时光荏苒,一晃近六十年过去。前不久,余曾善的好友赠他一本新出版的《钱氏画谱参解》,打开一看,是费老写的序言,最后落款处盖有两方印章,一方是“八十老人”,一方是“劳养庐”。而这“劳养庐”的朱文印,竟是余曾善十六七岁时,为费老所刻。余曾善说:“这方如此幼稚的印章,他到老了还在使用,我的真没想到。”说到这儿,眼中泛了泪光,使摄像工作人员,也为之动容。 


费范九赠陈曙亭扇面

承蒙南通金石书画家陈曙亭先生之子,慷慨借出费老赠陈曙亭扇面一幅,弥足珍贵。余曾善当场作了精采点评。

今天,首我们手抚《南通书画大观》,以及《钱氏画谱参解》,尤其是这方小印,让我们重温了费老前辈的学养、风范,可谓感愧交并,无限追怀!

(感谢赵鹏老师提供资料)



录入:20044

阅读:57
打印
上一篇:陆晓云:追忆恩师冯则义
下一篇:南通市书协主席丘石:从通师开启的艺术人生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