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谔 | 那挥手的身影

[日期:2022-04-08]   [字体: ]

施惠新(左)刘延驰和杨谔(右)合影

□ 杨谔

朋友薛刚发来一张老照片,是海门姜峰兄整理刘延驰先生遗物时发现的,要我回忆一下拍摄时间和与之相关的事情。照片上共有三个人,中立者为刘延驰先生,另有施惠新老师及我,背景是启东市少年宫。我查找了有关文章和记录,认为照片的拍摄时间应该是1989年,得到了施惠新老师的认可。于是,忍不住又一次想起刘延驰先生来。

延驰先生生前是海门电大的讲师、海门书协的理事长。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书法热刚刚掀起,我还是一个刚从师范毕业,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痴迷书法篆刻,热血满腔。由于眼界和经济能力的限制,我们当时“出没”的范围也只能在南通一带,到上海就已经是很奢侈的了。海门与启东相邻,只有五十公里,于是富有收藏、饱学而又谦逊的延驰先生,马上进入了我等青年学子的视野。花四块钱买一张中巴车票,再步行约二十分钟,到师山路,找到一幢旧式楼房,爬上窄窄的楼梯,大约是三层吧,见朱红的门上贴有一方印章,乃“延驰”两字,白文,有时又换作朱文,刻的是一个“刘”字,楷书,印象中都出自青年篆刻家丘石之手。

轻轻叩门,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延驰先生便笑吟吟地站在了门口。不需客套,不需请求,延驰先生便会翻箱倒柜,拿出他的珍藏给我们欣赏,还不时一一介绍来历。在他的藏品中,有林散之、白蕉的条幅,还有来楚生、邓散木的册页以及邓散木的大批印蜕。记得有一次他打开白蕉的草书条幅张继《枫桥夜泊》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直呼有仙气有仙气。那时我学书法,也不过两三年,只是感觉白蕉的字好,但说不出好在哪里。延驰先生见我的反应后,很高兴,笑眯眯地给我讲他第一次见白蕉的情景。讲那时在其他人忙着“文革”时,他又是如何一次又一次去上海向名家们请教的。他还告诉我:白蕉对执笔有一很妙的比方:说抓毛笔的松紧,应该像小孩子手里抓到了一只小鸟,抓得太松怕小鸟飞了,抓得太紧,又怕小鸟死了。那天谈得高兴,中午就在他家吃饭,吃的是蛋炒饭。

由于交往通信多了,于是我们启东搞什么展览,延驰先生也总要赶来参加。对浮躁的、急功近利的,他会直率地给予批评,而对年轻人取得的成绩,哪怕只有一丁点,他都会给予鼓励,甚至会专门写信来。给我们青年答疑,也是认真而又不厌其烦。

有一次苏州矫毅先生写信给我,说我拜他为师,就必须投一张门生帖子。门生帖子的样子格式如何我从未见过,又不好直接问矫老,只好写信问刘先生。隔了约一星期后,我收到了刘先生的信,信中谈到拜师帖,云:“一、拜师帖是红纸制成,大32开书本大小,经摺式,旧时纸店有售,称‘长柬’。1949年后,无此规矩,此物亦遂绝迹。二、拜师帖无统一格式,其内容,犹时下之申请报告,参照旧小说所述,代拟好另纸,供参考。”后来我就按延驰先生所拟,自制了一张拜师帖,寄给姑苏矫老。

每次去延驰先生家拜访告别时,他总要亲自送到楼下,然后握着我的手摇着,且微微用力,脸上挂着谦和、慈爱的笑。当我走了很远,回过头时,每次都能看到他挥手的身影,模糊而又清晰。



录入:20044

阅读:93
打印
上一篇:丘石:春愁有感
下一篇:姜唯一:老家是心中满满的回忆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