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东山阁

[日期:2022-04-01]   [字体: ]

□ 陆强

前些日子,南通籍画家张明先生油画展“东山阁”在东座绘美术馆开幕,此展名称是以画家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一幅油画作品命名的。

油画《东山阁》

东山阁位于友谊桥西,坐北朝南,为濠河边上一排老式民居中一户带阁楼的房子。主人苏东山就在这个阁楼上画画。当时这个阁楼经常性的有文艺青年在此聚会,聊绘画、聊诗歌、谈理想,是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艺术沙龙。

1985年初秋,初中同学黄战,知道我在文化宫刚报素描班,找到我说要带我去一个好地方,见一位画画高手,我爽快答应了。那就是东山阁。

走进这个二层砖木结构,底层光线幽暗的老宅,一位老妇人倚在陡峭的木制楼梯旁,见我俩进门也没说话,大概少年侯来串门她已习以为常。黄战比较兴奋,步幅偏大,拽着我三步两跨,叮叮咚咚顺着楼梯就上了阁楼。迎面一位消瘦拔高抽香烟的青年男子静静地坐在低矮的沙发中,发型在八十年代比较牛逼,崔健款,多了长鬓角。烟圈萦绕在他没有多余赘肉且泛黄的深色面庞及沙发周围。

“来了?”男子站起来,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着我,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他这是在构图,打腹稿。黄战介绍:“这是我同学陆强,才开始学画,这是苏东山,目前在果品公司上班,准备考南艺。今天叫你来是让你给我们画个素描头像。”

说话间,一位秦姓戴眼镜的女同学背个草绿色的画夹,气喘吁吁地上楼。“我没迟到吧。”她说着,一边随意拿个木头方凳坐下,接着从铅笔盒子里找铅笔。苏东山拿根炭精条,黄战速度最慢,慢吞吞削铅笔,与他擅长的自由散打,快如闪电的侧踹熟练程度简直是天壤之别。

躲是躲不掉了,早知来做模特儿,送我坐飞机去旅游也不干。三双眼睛盯牢我,我浑身不自在,脸上直发烘。坐直了分把钟,“老鼠!”我喊道。老苏这才笑出来了:“老房子了,有两只老鼠很正常啊!你认真点,给我好好画画你的眼睛,单眼皮蛮有特色的。”

大半个时辰,三张素描画好了,黄战把我的头画得痴大,鼻子也歪的。秦姓女同学把我头画了痴小,眼睛有点挤。2007年我去蓬皮杜当代艺术中心参观时,看见也有相似图式,才悟到他俩其实蛮大师的。老苏则用炭精条勾勒擦擦,大小适中,讲解道:“我是用门采尔的画法。”印象中确实很老练的样子,把我把画成了中年大叔模样。

这时老苏把稀罕玩意walkman耳机戴上了,很陶醉的模样,头不由自主摇摆着。我好奇地问:“听的谁的歌,是费翔的吗?”老苏眼皮一翻,“费翔?他不很懂事的。我这是杰克逊的。”他头摆得幅度更大了,四肢动作也跟了上去。

随后一年我偶尔去东山阁给苏老师看画,向他请教。1986年苏东山考取了南艺,据说是考龄的临界,高考英语选择题也是扔硬币猜猜儿的。

很怀念那段时光,东山阁也有我青春的记忆。

微信:陆强:我与东山阁



 



录入:20044

阅读:77
打印
上一篇:怀念与老师刘延驰先生在一起的日子
下一篇:康平:为美术事业奉献的一生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