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谔谈印

[日期:2021-12-24]   [字体: ]

□ 杨谔

我们现在要说的印章,专指篆刻艺术。篆刻的鉴赏与书画有同有不同,不同处是印面很小,另有一个刀刻的过程,刻后还可以修改“加工”,钤拓,因此带有一定的工艺美术性质。著名印人齐白石、马士达都有做过“匠人”的经历,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王福庵,曾在北京任印铸局技正,同事中有唐醉石与冯康侯,后来王、唐、冯三人都成了篆刻名家。 

篆刻的第一步是篆写印文。书篆水平的高低基本决定了印章的水平。风格独特的印家都有一套自己的篆书语言,篆书风格若不鲜明独特,印章风格就无独特的可能。也就是说:每一个风格独特的篆刻家,必须首先是一个篆书风格独特的书法家。清代的黄牧甫、赵之谦,当代的韩天衡、李刚田就是如此。靠模拟他人,查字典集古字刻印的人,不过是会刻印而已,若妄称印人,则鄙陋可笑。

其次是刻。既要保持篆字原有的笔迹韵致,又不能完全依据笔迹去刻,而是要通过“刻”,升华篆好了的印文,获得既有笔意又有刀趣的双重效果。“一刻千金”。明代印论家朱简提出“使刀如使笔”,是确保取得双重效果的不易之法。有的印人篆书写得很好,但刀法不行,明代的赵宧光就是一例,朱简说他“写篆入神,而捉刀不任”。清初三代,有人对重篆轻刻现象进行纠偏,转而出现了重刻轻篆的情况,直到丁敬、邓石如出,两者方始达到完善统一。“刚健文明”是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所以印文线条无论粗细,刀法无论冲切,最后效果必须趋向于此——“端庄杂流丽,刚劲含婀娜”。

第三是布局。看疏密、虚实、动静诸因素是否能得到调和。邓石如曾总结说:“疏处可使走马,密处不使透风,计白当黑,奇趣乃出。”“白”是指无点画处,“黑”是指点画本身,安排留白的地方要像安排印文一样精心周到,这就是“计黑当白”的意思。印面一般只有几厘米见方,常见的是2—3厘米见方,有人把印称作微型版画,如果布局平直无奇,容易形成板滞塞闷的局面,所以在布局时一定要有巧思和匠心,使印面内有灵气流动。印章虽小,也可以见性见情,“方寸之间,气象万千”。

还有一个问题,如何看待古印?清代戴启伟说印章中的秦汉印章犹如书法中的“钟王”法帖,留下的“钟王”法帖是摹本而非真迹,而秦汉印却个个都是真品。这种看法代表了绝大多数人。必须明白,祖宗遗留下来的文化,有良莠之分,印章也不例外。我们现在看到的古印中,明明有不少是拙劣的、平庸的,因此凡古皆好的观念是不明智的,有人以劣印范本模拟创作,并分析得头头是道,殊为可笑。“文何”是明代文人印初创期的两位大家,文彭的刀法偏于寡断,何震的过于刚猛,两个人的篆书水平也不是一流的。这种情况出现在初创期是合理的,我们不能因此而埋没他们的历史贡献,但也不能把他们的每一方印都捧为经典。古印的美,除与当时制作工艺的精良以及制作人的匠心之外,还与时空的漫长,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琢,以及我们今天的崇古想象有关。

与诗、书、画等艺术一样,篆刻创作也需要灵感、梦幻,也讲究意境的营造,作品中也会有作者的喜怒哀乐,这些人文元素组合成了印外之味。判断一方印艺术价值高低的最重要因素就是印外之味。印外之味并不是人人都能感觉得到并懂得的,只有那些段位高的鉴赏家才行。



录入:20044

阅读:58
打印
上一篇: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我为什么画大写意
下一篇:静中观物得自在——王汇涛画作观后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