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鸿章与光朗堂的不解之缘——写在《士人傲骨——丁鸿章书画展》开幕之际

[日期:2021-12-21]   [字体: ]

□ 尤灿

丁鸿章先生和爷爷尤无曲是君子之交、忘年之交,和我也是君子之交、忘年之交。我们因年龄的差异,平时来往不多,但他一直对我很认可、很支持。在我展示爷爷艺术的20多年里,我们彼此交流不多,特别深入的交流仅一次。但每次见面即便是寥寥数语,也能感受到他对我的关心和认同。

鸿章先生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他在南艺待了很多年,从附中一直上到本科毕业。他附中的班主任是南艺的第四任院长冯健亲,本科的班主任是南艺的第二任院长保彬,这些事他从未提过,南通也很少有人知道,我是有次和南艺保彬老院长打电话,了解他的情况才知道的。保院长告诉我,改革开放后,丁老曾考过南艺李长白教授的研究生,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成功。

我和鸿章先生有过一次较深的交流,他内心深处一直想在绘画上有所突破,这么多年,在他沉默的外表下,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我曾在市场收到一幅他的作品,四尺对开的屏条,寥寥几支淡绿的竹子下方,一古装老者坐在石头上读书。水墨淋漓的石头,淡墨空钩的衣着,石头和衣着一实一虚,人物的开脸和发髻也是虚实相应,一幅画用笔不多,却极显功力,彰显了画家综合的修养。鸿章先生和我说过,要在绘画上突破太难了,他特别佩服爷爷尤无曲70岁后三上黄山的古稀变法。鸿章先生太可惜了,在75岁,画家最好的年华里,壮志未酬,骤然离世。

他去世后,南通书画界反响之大,超乎所有人想象。鸿章先生无私帮助、鼓励过许多人,大家都发自内心怀念他、纪念他。平时他是个比较沉默的人,他去世的噩耗传来,大家对他的评价和怀念,是他平日点点滴滴的积累,他对南通书画界的影响已沁入人心……

鸿章先生讷言敏思,待人外冷内热,他身材高大,让人敬畏。他一身傲骨却不狂傲,待人温和,读书多,有思想,爱思考,有胸怀,有眼光,有见识,虽不轻易流露,但对人对事他自有看法。名利面前从来不争,虽性格耿直,却处事散淡,品格高洁,富有正义感,遇到他认为不对的事,他不妥协、不合流,始终保持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

爷爷90岁时,当时《江海晚报》已没画刊的版面了,也不知鸿章先生是如何和报社领导沟通的,为爷爷出了贺寿专版,这是他作为报人的文化自觉和担当,他觉得像爷爷这样的艺术家,90岁的时候,家乡媒体应该有所表示。专版出来后,爷爷很开心,托人带信,叫他来家里,要为他画一幅画,他一直没来。

2006年爷爷去世,2010年爷爷百年诞辰,他书写了一批爷爷的诗作,来光朗堂做书法展,以此纪念爷爷,表达他对爷爷的心意和敬意。我明白做这个展览,对他而言不是为展示自己的艺术,他和爷爷也没有直接的师承关系,他表达的是对艺术的敬畏,是对爷爷这类老辈艺术家的态度,这是种难能可贵的士和侠的精神,也是当时情形下,他在精神上对我的鼓励和支持。

虽然他没说什么,但我明白他的意思和态度,我也没和他说什么,但心里一直铭记。这样的铭记在我心里是很多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我曾得到过无数师友真情的帮助。展览结束,大小二十余幅展品,鸿章先生都要送给我,我收下了他的这份心意,把这批作品留在尤无曲艺术馆作为馆藏。

爷爷去世10周年时,他用爷爷的笔法,画了一幅松树纪念爷爷,展览后又把画留给了尤无曲艺术馆。

丁鸿章先生尊敬爷爷的艺术,认可我为弘扬爷爷艺术所付出的努力,他所做的一切,小的看是对爷爷、对我的认可,大的看,是对地方文化的守护。这是文化的自觉,也是血脉相连的文化认同,鸿章先生这样的人,南通还有不少,他们是我一路前行的动力,是我辈的楷模,我们也要努力成为他们那样的人,这样南通的文脉才能源远流长、代代相传。鸿章先生虽已远去,音容笑貌、品格操守永存我心,这也是我做这次展览的初心……

(本次展览由南通书画篆刻研究会和南通光朗堂尤无曲艺术馆共同主办,展期:12月22日——12月29日)



录入:20044

阅读:28
打印
上一篇:精品画展之观感
下一篇:回忆 ‖ 海门师范美术班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