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我为什么画大写意

[日期:2021-12-06]   [字体: ]

□ 俞百圣

一般而言,大写意绘画肇于晚明徐青藤。其实,这是针对当代人可见真迹而言,真实的大写意画史,可推至盛唐,甚至更远。

“李思训数月之功,吴道子一日之迹,皆极其妙也。”这是唐玄宗夸赞画家李思训、吴道子的话。嘉陵江三百里旖旎风光,李思训勤勤恳恳、汗流浃背地画了几个月;吴道子则电闪雷鸣,一挥而就,一天不到即大功告成。可见,画圣吴道子的画是典型之大写意。可惜,吴道子真迹,早已湮没不存矣。

吴道子之后,大写意创作代不乏人:两宋有石恪、梁楷,明清有朱耷、石涛、金农、虚谷,现代则有齐白石、潘天寿等。识者指出,美术史浩如烟海,画家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但站在中国美术史峰巅,最具人格魅力的画家,不是顾恺之,不是顾闳中,不是范宽……而是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

简略回顾下大写意画史,意在厘清大写意发展脉络。中国画自古崇尚从正脉切入,讲究学有渊源,无源无流的所谓创新,易堕入“野狐禅”,欲登堂入室,亦痴人做梦耳。识者指出:齐白石能逆袭成功,天赋是至要的,承传有绪、道法自然的治学路径亦不容忽视。猎艳尚奇,无文少思者,终不入品鉴,遂沦为下乘。

建国后,旧貌新颜,万象更新。中国画人物,特别是工笔人物,一枝独秀,惹人注目。中国画大写意则每况愈下,日趋式微(其中的原由,拟专文研讨)。在大型国展中,大写意已是珍稀动物,难得一见。

识时务者为俊杰。敏捷聪明之画家,苟同美展模式,立马掉头转型,以寻求有生“活路”;鄙人则愚顽痴钝,靠船下篙,发挥自我,以不变应万变。“人取我舍,人舍我取”,既是我习艺之策略,亦是我人生机缘所致。

父亲的老师姓仲名永之,仪貌酷似郭沫若,我呼他为爷爷,他视我为嫡孙。仲老曾任教沪上师范学校,晚年寓居苏北小镇,闲暇喜涂抹花鸟。生动可爱的灵鸟,怒放迎日的琼苞,每每使我目不转睛。一次,天真好奇的我问仲老:“何为好画?”,答曰:“不隔”,我自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企图再次追问,仲老笑曰:“说了你也不懂的”。四十年后,仲老已归道山,我对“不隔”有了自己的理解:不隔就是花与花,鸟与鸟,遥相呼应;不隔就是花与鸟,人与鸟,惺惺相惜;不隔应该是“天人合一”的通俗说法。  今日回想起来,仲老花鸟画即是大写意。在那个知识贬值文艺贫瘠的年代,仲老不啻是隐遁乡野的遗贤。懵懂无知的我,得遇仲老,直观感知国粹魅力,何其有幸!这大概是我嗜好大写意的缘起了。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大三时我等去西蜀采风,在大足石刻宝顶山内的书肆,见书架旮旯里斜摆着一本第七期《艺苑掇英》,上面落满灰尘,遂掸去尘埃,随便翻阅,前面大概介绍大足石刻,再翻,一幅写意墨荷令我怦然心动:稀疏的残荷之下,顽石之上,一鹭独栖,俯首弓背,双目泠然,机警动人。超尘静笃之画面,具击鼓鸣金之张力。画幅左侧署名为朱耷,朱耷, 何方神仙?不知道。但直觉告诉我,这才是最好的国画。再看杂志标价竟是3元之巨(彼时师范生一月伙食费是17元),咬咬牙立刻买下。此后,凡涉及朱耷出版物,一一收入囊中。至今,私淑朱耷卅余年矣,自诩朱耷弟子,盖不为过也。取法乎上,力追古贤。峰回路转,再遇高人。治艺路数不同,故拙作与时流迥异也。

农历甲戌年秋,而立之年的我畅游西湖。来湖上,自然想一探中国美院,到国美最想见的是闵学林老师。因为,1994年第五期《国画家》杂志,刊发了一组闵老师的大写意花鸟画,其恣睢洒脱之风,撩拨我心。明天将欲返通,今晚必须拜晤闵师。打定主意,几经打探,终于觅得闵师电话,寻一公用电话亭拔过去,开门见山,自报家门,意欲造访闵师。闵师感于我之诚挚,欣然同意。华灯初上时,叩开了闵师位于杭七中旁的府邸。身为中国美院博士生导师的闵学林教授,颀长而儒雅,和蔼而可亲,风趣诙谐之谈吐,令我拘谨局促之态,烟消云散也。湖上大写意花鸟为潘天寿光环所笼罩,钢筋铁骨,少有出尘者;闵师出,开丰润秀美之风,侠骨柔情,湖山为之增色也。结缘问道闵师,南宗正脉近矣!

缘也,命也,不才热衷大写意亦命中注定也:髫龄有仲老示范,弱冠有朱耷神谕,而立有闵师启导。从懵懂之顽童,到狂妄之少年,复至诚惶诚恐之青年,再至心安理得之中年,大写意恰如心上小鹿,令我迷狂。杜审言云:“吾为造化小儿所苦”,良有以也。

我早岁入读师院,从教有年,知道出蓝胜蓝之理,懂得渡人即自渡。自私自利,画地为牢。大公无私,天高地阔。中国画写的是一幅画,修的是自我格局,光大的是民族之未来。舍“小我”,抱“大我”,大写意要旨,庶几可得也。

有人尚“细”,一花一鸟,毫毛毕现;有人务“巧”,抑扬顿挫,八面玲珑;有人窗明几净,焚香默祷;有人装神弄鬼,狂呼大叫……我则粗枝大叶,不事雕饰,放笔直扫。识者以为,大写意“质粗而文细”:笔触粗砺,心思缜密。小中见大,粗中有细。方是个中高手。

“百无聊赖,寒夜友到。围炉夜话,白酒当茶。精疲力尽,抵足而眠。此人生之胜境也。佳境意境心境,姿态状态心态。一天一地一人,一花一鸟一生”。“喜昏灯瞎火,乐冥思苦索,一俟心有所感,则兔起鹘落,挥笔立就,是鸟是花,是驴是马,在所不计也”。此下愚二则画跋耳,可一窥平生痴癫。

生有涯,艺无涯。顾念平生,汲汲穷年,所学甚勤,所得甚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乃兵家致胜法宝,亦治学攻坚之秘笈也。

江山一统,万邦来朝。黄钟大吕,鼓瑟齐鸣。此鼎盛之大唐也。大唐乃大写之大唐,大写意最宜表现大唐。、

五洲风雷激,国运今胜昔。今世堪比大唐,大写大美中国!

微信链接: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我为什么画大写意



录入:20044

阅读:55
打印
上一篇:纯情逸趣 田园风韵——谈侯德剑的人物画
下一篇:杨谔谈印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