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海泛槎自在游—— 张德斌书艺印象

[日期:2021-02-09]   [字体: ]

□ 谢骏

年华虚度七五秋,
白发无多复何求?
且凭逸兴消长日,
墨海泛槎自在游。

这是张德斌老师5年前写的一首随感诗,是一位耄耋老人心境的真实写照。

数十年来,他酷爱书法,从孩提时的摹帖涂鸦,到12岁时为乡邻写春联,从大学时眼界顿开,到后来幸遇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一路走来,笔耕不辍,好学善悟,汗水和心血铸就了他勇攀高峰、不同寻常的书法人生。

张德斌老师书法创作的主攻方向是草书,对其影响最大的是林散之先生的“散草”。林老作为当代“草圣”,其草书独树一帜,出神入化,为世人所公认。张老师习林草,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一丝不苟,可谓形神俱佳,得其真髓。他的草书作品屡次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展赛活动入展获奖,出版了两部个人作品集,他成功了。他的书法心境闲静,性情灵和,神韵高旷,隐逸朴厚。集中体现在四个字:正、纯、功、性。

正,指路子正。其有诗云:“学书是难亦不难,步入正道循序来”。正道,即指传统、经典及正确的学书途径。他初学颜真卿,继学文征明,再上溯“二王”,接着临《书谱》,习《自叙》,后复专攻林散翁草书。应该说,他自始至终行进在一条学书的正道上。他经常引用先贤的一句话:“书不入晋人格,终落野狐禅。”他曾经写过一幅作品,内容是:“守道存真。”他牢记林散翁曾在笔谈时对他的教诲:“学书要先楷,后行,再草。”这不仅为他学书法指明了一条正确的方向,并从一开始就打下了坚实的根基。所以别人欣赏并评价他的书法,首先感到的是一股正气,中规中矩,不邪不俗,稳健而飘逸、秀雅。

纯,指的是精纯。除了路子正,还要技能过硬。书法有四法:笔法、墨法、字法、章法。法法务必追求精到、完善,乃至臻于极致,做到一丝不苟,“下笔有由”。数十年来,随着书法热的不断升温,学书者越来越多,其间不乏英才迭出,但大多人急于求成,急功近利。有的随意涂抹,任笔为体;有的杂乱丑怪,粗劣不堪,还美其名曰“创新”、“潇洒”。殊不知这只是一种误区,一种歧途。张老师曾有诗云:“一笔之差若病目,随心交绕鬼画符。”(《作草偶感》)这正体现了他对纯的一种坚守。

功和性,是既不相同而又互联互依的两个方面,是书法创作特别是草书创作的更高要求和境界。古人云:“有功无性,神采不生;有性无功,神采不实。”功指功力,技能;性指性情,即以情入书所表现出来的精神风貌。二者缺一不可,兼之者佳,草书更是如此。功力不够者,笔划软弱无力,或笔病丛生,抑或结体松散,疏密不当,如此等等,终不能给人以美感。性情的发挥,是草书的特色和灵魂。“带着镣铐跳舞”是对草书艺术创作的一种绝妙形容。很难想象,一幅毫无生气、僵化生硬的草书作品能给人以魅力和愉悦,引起读者的心动乃至振奋。“书法有法先到位,味道浓时花自香。”这是他在读了当今一位书坛名家作品集后的感受。“到位”“味道”正是书法“功性论”的最好诠释,也是张老师进行书法创作时一直遵循的两大原则。所以看他的作品,用笔精准,结体合度,沉稳而不失灵动;刚柔相济,收放自如,情注于中而显于外,大有“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舞美效果。


张老师很注重书法理论的学习和研究,并用于创作实践,做到“知行合一”。但凡书史、书论,他都有过较系统的研究。包括当下的一些新观点、新动态,都十分关注。他认为,理论学习关乎一个人的审美高度。他甚至说过:“一个人的书法审美高度,决定着他书法作品品格和档次的高下。”“识高方知天地远”(《学书》),审美的缺失,必然是美丑不分,盲目实践。我觉得这是很有见地的。

多年前,张德斌老师的第二册专集问世,丘石先生欣然为其撰文作序,题目是《清润虚灵,散翁遗风》,下列三大标题分别为:“大师门下,先专后博”;“功性并求,技道并进”;“识高知远,心手双畅”。精辟的论述,准确的定位,高度的评价,我想,这正是对张老师书法艺术、书法人生的最好概括。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通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如东县书法家协会主席)

公众号:墨海泛槎自在游—— 张德斌书艺印象

 



录入:20044

阅读:82
打印
上一篇:石剑波:冒广生和黄牧甫
下一篇:纯情逸趣 田园风韵——谈侯德剑的人物画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