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如书画家润笔广告趣谈

[日期:2020-12-25]   [字体: ]

□高仁 

民国年间,南通、如皋两地,文人辈出,书画家就有张謇、冒广生、沙元炳、冒效鲁、许树枌、王侃等等。无论是作家,还是书家、画家,他们未必富裕,也要讨生活,过日子,因此各种各样的润笔费广告,也就随之而来了。

如皋书法篆刻家王侃寓居沪上,卖字为生。上海画坛名家王一亭等人为其订立《王景陶书法篆刻廉润》。这册润笔广告,后来收录于名为《王景陶各体墨迹》的书法册中。此册由西泠印社于民国时期印行,今日已不多见。笔者无缘此书,未能读到《王景陶书法篆刻廉润》的具体内容,颇为遗憾。

有缘的是,笔者所存1922年9月15日《南通》报(残页),刊出了数位书画家的润笔费广告。其一便是张孝若(张謇之子)、李晓芙(画家李苦李)、薛郢生(举人薛蘅,后沦为汉奸)、费范九代订的《马伯闲先生金石书例》:

中堂、对联照整张,三尺四尺一元、五尺二元、六尺三元、八尺四元、丈二尺六元;屏条照中堂减半;扇面一元;卷册一元;榜书尺以内每字二元;寿文、志铭、碑表、篆盖另议。泥金加倍,代款不书,劣纸不书,润资先惠,约期交件,磨墨费加一(元),刻石章每字二元。

据《如东文艺资料汇编》《南通书法一千年》记述,马遂良,字伯闲,亦字瞿翁,清末南通人,杏林名医,书法篆刻家、收藏家,篆隶行草俱佳,曾刻“通州张謇之印”。另查拍卖会记录,己卯年,他与南通书家孙沧瘦,一起鉴赏过邓石如的书法册页。从广告中的通讯地址来看,有“北京南通会馆、上海大生沪账房、南通翰墨林书局、十里坊马氏医室”四个地点。足见,马氏的书作,当时在北京、上海、南通均有买家,颇为不易。

其二是《金沧江书例》,兹录如下。

金沧江先生,名泽荣,字于霖,书法苍劲,为张啬庵先生所推重。今借鬻字以娱老,定值如下:楹联一元,挂屏四幅二元,中堂一元五角,额书一字一元,一尺以上别论。代收处:南通翰墨林书局。

金沧江(1850—1927),朝鲜爱国诗人,长期寓居南通,1919年在通加入中国国籍。据《金泽荣与近代南通文人群体交往考评》,金沧江与南通张謇、如皋沙元炳、贵州周际霖(清末如皋知县)等,过从甚密。他的才华、书法,在通如两地,为人所知。在通期间,张謇十分关照金沧江。金沧江得以在南通翰墨林书局负责编校工作,收入尚可。1922年,金沧江已年入古稀,因此广告中才说“鬻字娱老”。

其三是《苦李画例》:

整张三四尺四元,五尺六元,六尺八元,八尺十二元,丈廿六元;条幅照整张减半;扇面一元;卷册每尺一元,山水人物加倍。工细四倍,点题另议,润资先惠,约期取件。刻石章,每字一元,庚申嘉平重订。收件处:上海九华堂及各大笺扇号、南通翰墨林书局。

“苦李”即书画家 李苦李(1877—1929), 名祯,字晓湖,生于南昌,后迁南通,任职南通翰墨林书局,先为会计,后成经理。他师从吴昌硕,书画印,均有涉猎。庚申年为1929年,苦李已年越天命,颇有名气,所以他的画可在上海九华堂及各大笺扇号出售。最为值得一说的是,“同行本是冤家”,但他还向书画收藏者推荐马伯闲的作品,为《马伯闲先生金石书例》的制订者之一,充分说明,南通画坛,既和谐,又团结。

《南通》报上还刊载了张詧代订的《程露清书例》。程氏生平已难考证,只有联系地址为南通翰墨林书局。上述四位书画家的联系地址都有张謇家族创办的南通翰墨林书局。这佐证了当时南通的书画艺人,均与张家有关。南通书画的繁荣,真离不开张家的贡献。

有趣的是,在四个书画广告中,还夹有一份南通中学教员蔡达撰文的《自订卖文直例》。他先做诗一首“青毡寂寞逼中年,送晷焚膏自守玄。欲作买山归隐计,思量惟有卖文钱”,再开价:寿序五十元,千言以上八十元,碑志八十元,小篇家传六十元,赞铭杂文二十元。

“青毡”是指这位蔡教员的生活十分清贫,但他要守住清净(守玄),又想归隐,只能靠卖文,增加收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这也许是文人的“虚言”,但生活所迫是真。十分有趣的是,比较上述五位文人的定价,在民国时期,写一篇文章的稿费,远远超过一幅书画作品的润笔费,可是今日,恰恰相反,文章是大不如“钱”了,令人扼腕叹息。



录入:20044

阅读:278
打印
上一篇:崇川画院印象
下一篇:汪政:中国书画传统的守护人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