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古为徒 与古为新——读姜熊烽篆刻新作有感

[日期:2020-09-25]   [字体: ]

□ 李志丹

心宽无处不桃源

在书画篆刻爱好方面,熊烽兄为吾之“畏友”。前些日子小聚,熊烽兄示以近作,赏心悦目之余,不禁为之惊叹,熊烽兄于此雕虫之道,可谓“乘之愈往,识之愈真”矣。

文人篆刻滥觞于两宋,发展于元明,成熟于满清,分枝别派,形成了以浙、皖等多个地域为分别的创作风格。近现代以来,随着金石资料的出土与考据,在传承晚清的艺术风格基础上,形成了百花齐放的格局,涌现出一大批文人篆刻家和社团群体。文人篆刻上宗秦汉之文脉,下启时代之风尚,之所以能令观赏者发思古之幽思,是因为每一方优秀的印作,都是将文人情志熔铸于方寸之间,将审美追求融合于朱白之界的艺术实践,使观赏者产生共鸣。

熊烽兄在文人篆刻之路上弄石不辍,努力追寻,取得了丰硕成果。细品熊烽兄近期的“诗品”、“博爱”等主题的系列印作,既能体会到其“与古为徒”的创作路径,又能领悟其“与古为新”的艺术追求。

一、 清隽雅逸的文化取向

博雅通达的心态。熊烽兄当过老师,留过洋,下过海。初中开始接触篆刻,在南通师范学校求学时,受到学校浓郁的艺术氛围熏陶,于金石书画音律都有所涉猎,近年来师承海上名家和东瀛名士,专攻篆刻,辅以书法,以曾经沧海的丰富阅历和持之以恒的精勤,在方寸之间耕耘不辍,创作了大量的篆刻和书法作品,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时间和精力,我想,根本动力是他内心深处清隽雅逸的文化取向和有志于斯道的定力,虽立身于喧嚣俗世,却能秉持清静,游于雅艺,所谓“人能安闲散,耐富贵,忍痒,真有道之士也”。

大爱无疆

以印述怀的宗旨。文人篆刻历来重视篆刻内容的选择,以文字宣扬价值追求、道德标准,或者寄寓心声、表达雅趣,期望达到“明志、教化”的作用。熊烽兄近期的篆刻印文,以唐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的名句以及表达人间大爱的成语等为内容,或古、或雅、或趣,或赋予时代气息,再辅以印章边款文字,亦足以了解治印者的旨趣,所谓“文以载道”是也。

二、 拙朴精致的治印技艺

与古为徒的创作。历来文人雅士好古者居多,熊烽兄亦嗜古如癖,闲时品读秦玺、汉印,于封泥、瓦当等亦心追手摹,作品追求古意、古趣、古气,力求浑厚、稚拙,在看似平淡的一些印作中,实则藏巧于拙,如“读书随处净土”、“赋诗轻子虚”白文印,无论是大块面留红,还是大块面连白,篆法、刀法、章法都运用自如,自然天成,有大朴素净之美,给人一种“古气盎然手可掬,斑连等于高阳戈”的感受。

熊烽兄不仅在学习古印作中寻找创作灵感,还能以严谨的学术态度从事篆刻创作,对待印文用字都要认真进行考据,在设计上反复推敲,一些印稿往往写上十几遍,甚至数十遍,做到心中有数后,再大胆捉刀,可谓“匠心独运”是也。

纤秾

高古

与古为新的探索。熊烽兄篆刻于秦玺、汉印、封泥以及晚清流派都有所用心,早年更受吴派影响,注重印文的篆法和残破的古趣。观其近作,则在刀法和篆法的结合上更加熟练,多有自己心得,少了几分做作,多了几分自然,留心其中一些印章的线条细微处,像邓完白、赵撝叔、吴熙载一路的篆字,不论朱文、白文,都保留了篆法流转的秀美,而且表现出刀法大刀阔斧、干脆利落的气势,宛有庖丁解牛之功。如诗品系列中的“纤秾”、“自然”、“高古”,博爱系列的“大爱无疆”、“同舟共济”,“高隐濠上”、“浅出尘间”对章,以及“心宽无处不桃源”等印作,既见用笔使转灵动之意,又见用刀运斤成风之态。

注重书法的修养。孙慰祖先生在《中国玺印篆刻通史》里讲,“书法的修养,决定着篆刻作品的内涵”。无论是邓石如、吴让之,还是赵之谦、吴昌硕,篆刻大师能有自己独特的面貌,书法修养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熊烽兄在治印的同时,亦不废墨池,各体兼修,尤其在甲骨、小篆上用功颇深。我非常欣赏熊烽兄精致的边款,总能让人心悦神怡。他多以赵之谦魏碑书体刻制边款,如“雄健深雅”的四面边款,满满的刻了辛稼轩沁园春一首词,120多字,结体精准,笔意淳厚,单刀为主,冲切结合,既体现了其扎实的楷书功底,又显示了其熟练的刀法技巧,所谓“文质彬彬”是也。


雄深雅健

三、 浑穆清雄的审美追求

熊烽兄近年来结识了许多海上名家,包括不少西泠印社社员,也收藏了不少名家印章和印蜕,眼界既开,艺术上的追求包括自我风貌形成的倾向也必然不同以往,近期印作虽未完全形成自己的面目,但其中体现的风格追求,我以为可以用“浑穆”和“清雄”来概括。

在刀法中求浑穆。熊烽兄早年受吴昌硕、赵之谦、吴让之及西泠八家等印风的影响,重写意趣味和金石味道,我以为这种美学意义上的心理倾向一直影响至今,即便是在创作工稳一路的印作时,仍然有浑厚、朴茂的刀法处理,有时干脆以工稳篆法、写意刀法作印,在貌似温文尔雅的外表下,仍不乏浑穆清雄、刚猛豪放的质感。如白文“高隐濠上”,朱文“落日气清”等印,细细品读,奇伟险怪,不同凡响,所谓“出新意于法度之中”是也。

高隐濠上 浅出尘间

落日气清

在篆法中求清雄。熊烽兄的一些印文篆法耐人寻味,往往取汉玉印中篆法,或均衡瘦硬,或修长舒展,如朱文 “妙造自然”,白文“与率为期”,笔画匀称有序,直线孤线融合自然,印面庄重而极富生气,给人一种清明刚健、正气凌然、超俗绝尘的崇高感,极富清雄之风。又常以吴让之体势劲健、舒展飘逸的篆法,参以西泠八字藏头隐尾之笔法治印,重韵致、含蓄之趣味,如朱文“万象在旁”一印,印面整饬匀称,气势非凡,畅快淋漓,所谓“寄妙理于豪放之中”是也。

苏轼非常推崇颜真卿书法,认为其“集古今笔法而尽发之,极书之变”。我以为,这个评价同样适用于篆刻艺术的探索和创新,只有在与古为徒的基础上再与古为新,兼师众长,技进乎道,技道两进,才能不拘樊篱,不泥于古法,从而获得艺术创作自由。愿熊烽兄在文人篆刻的道路上继续“博观”、“厚积”,相信终有一日会形成自己面目,实现心中的印人之梦。

(本文作者系江苏省南通市教育考试院副院长、原江苏省南通师范学校书法教师)



录入:20044

阅读:257
打印
上一篇:《抗“疫”日记组印》:“皋”人援汉,金石永固
下一篇:素处以默 妙机其微——浅谈薛梅的书法艺术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