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方膺:画坛多面手 “扬州八怪”之一

[日期:2020-09-22]   [字体: ]

李方膺画像,沈启鹏绘 

李方膺(1697—1756),江苏通州人,“扬州八怪”之一。中国清代诗画家,为官时“有惠政,人德之”。擅画梅、兰、竹、菊、松、鱼等,注重师法传统和师法造化,自成一格。有《风竹图》《游鱼图》《墨梅图》等传世。

“扬州八怪”之一的李方膺是清朝雍乾时期的重要画家。他擅长画梅兰竹菊、松柏芭蕉等,也能画山水花鸟人物,是画坛多面手。他的画,有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底,又勇于创新,诗意画境融为一体,鲜明地表露出个性气质,特具品味。

郑板桥对李方膺的画艺极为佩服,评价极高。墨竹是郑板桥最拿手的绝技,但他在《题李方膺墨竹册》中仍认为李的墨竹“东坡,与可畏之”,连画墨竹的圣手苏轼,文同都“畏之”,可见其评价之高。

李方膺梅卷

至于对李方膺最擅长的墨梅,则论述更具体,评价更高,郑板桥在李方膺逝世五年后所作的《题李方膺画梅长卷》中说:

兰竹画,人人所为,不得好。梅花、举世所不为,更不得好。惟俗己俗僧为之,每见其大段大炭撑拄吾目,真恶秽欲呕也。晴江李四哥独为于举世不为之时,以难见工,以口口矣。故其画梅,为天下先。日则凝视,夜则构思,身忘于衣,口忘于味,然后领梅之神、达梅之性,挹梅之韵,吐梅之情,梅亦俯首就范,入其剪裁刻划之中而不能出。夫所谓剪裁者,绝不剪裁,乃真剪裁也;所谓刻划者,绝不刻画,乃真刻画。宜止曲行,不人尽天,复有莫知其然而然者,问之晴江,亦不自知,亦不能告人也,愚来通州、得睹此卷,精神焕发,兴致淋漓。此卷新枝古干,夹杂飞舞,令人莫得寻其起落,吾欲坐卧其下,作十日功课而后去耳。乾隆二十五年五月十三日板桥郑燮漫题。

李方膺初出仕,任山东乐安县令,为百姓办了很多实事。如灾年开仓赈灾、荒年平价卖粮救荒。他经过多年实地考察调研,写出数万字的《山东水利管窥略》,成为当时山东各县兴修水利的参考书。他组织乐安百姓开挖了一条56里长的福民河,疏导山洪,消弭水患。他出俸为地方修学宫修志。作为地方官,他连佃农吃饭烧草的事都考虑周到……河南山东总督田文镜保举他为直隶州莒州知州。田文镜去世后,雍正十三年(1735)新任总督王士俊一味排挤前任器重的官员,又孤意推行垦荒运动,逼得地方官员纷纷谎报成绩。李方膺了解实情,说实话,为民请命。他说:“数年后,以虚报田亩加增赋税,虚报则无粮,加派则民病,后患不尽。”王士俊听了知府添油加醋的汇报,一怒撤了他的职,还把他关了起来。乾隆登基后,查办了投机的王士俊。李方膺从狱中出来后画了一幅梅花图,并且题上了王冕的一篇长达439字的《梅花传》。

经历了人生的曲折,联想到梅花在风雪中盛开的英姿,李方膺不是一般地欢喜梅花,而是视梅花为“平生知己”了。李方膺在另一幅梅花立轴上,做了一首26句的古诗《梦渡大海入空山》,说他梦见一个缥缈的神仙世界,“只见梅谢与梅开,不知春去复春回”“世人不识古梅面,古梅哪识世间人”。诗意之美,无逊于王冕的《梅花传》。

乾隆十二年(1747),李方膺权知滁州知州,甫到滁州先不问政,而问欧阳修亲手所植的古梅在哪里。随即赴琅琊山醉翁亭。当他见到梅树林中那棵七百年的古梅,根蟠枝遒,枝上梅花犹灿然若星,争相绽放,不由心头大喜,想起历史上何逊回扬州探梅的故事,忙吩咐在树下铺上氍毹,倒身便拜。随后拿出笔墨,又在醉翁亭留下多幅梅花图,并与属僚纵谈“欧公文章、政事”。他赞赏欧阳修“务农节用”的为政主张,也称赞他在文学上领导革新的成就。欧阳修就是他心目里景仰的一棵“古梅”。他口口声声崇拜的“古梅”,还有唐代宋璟、李泌,宋代苏轼、李纲等“硕德宏才”。

李方膺年轻时受父教诲,“亦农亦儒,以农为本”,家法甚严。以后父子为官,不忘初心,勤政廉明,深孚民望。李方膺常画梅、题诗以抒情怀。他说:“梅花有品格性情”“洗净铅华不染尘”“冰枝玉蕊自天开”“不是孤山林处士,调羹鼎鼐旧家风”“爱他一副清癯骨,担得人间万万春”。李方膺父子在南通寺街的院子里遍栽梅树,李方膺有诗说:“记得故园三十树”“小楼四面看梅花”。父亲李玉鋐去世后,李方膺把小楼改称“梅花楼”,他在梅花楼里画了许多梅花作品。后来常年身居外乡,不得归里,往往在画里还题上“写于梅花楼”。

在合肥任上时,上官蔡某索画,李方膺见他猥琐无聊,一直借口公务繁忙,不屑为他作画。然而,李方膺却一口气为人称“楚阳才子”的清骨才俊顾于观画了36幅梅花册页,并且请顾于观加墨其上。36幅,幅幅不同,笔墨高简,古法未有。顾于观佩服至极,连呼:“梅仙!梅仙!”

乾隆二十年四月,晚年的李方膺于南京借园在一幅长卷上借梅抒怀

李方膺晚年定居金陵秦淮河边的借园,常常借画梅抒怀。他在一幅长卷上题道:“予性爱梅,即无梅之可见而所见无非梅。日月星辰梅也,山河川岳亦梅也,硕德宏才梅也,歌童舞女亦梅也。触于目而运于心,借笔借墨,借天时晴和,借地利幽僻,无心挥之而适合乎目之所触,又不失梅之本来面目。苦心于斯三十年矣!然笔笔无师之学,复杜撰浮言,以惑世诬民。知我者梅也,罪我者亦梅也。”

这篇奇文,特别奇在把封建社会里世俗视为下贱的“歌童舞女”,和视为至高至尊的“日月星辰”“山河川岳”“硕德宏才”等同并立。这正是李方膺晚年朴素的民主思想境界的体现。



录入:20044

阅读:479
打印
上一篇:魏碑传承忆泰老
下一篇:秦能 秦艾 ‖ 父女同心 书画同缘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