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卑刚恒

[日期:2020-09-15]   [字体: ]

L与卑刚恒初中同学,那年十三岁。

卑刚恒生活在城东吴家庄,当年那里滋生着小城里最强的帮派,好勇斗強,个个膀大腰粗,力大无比,且奸滑狡诈又足智多谋,类似于地痞、黑帮、勇士、流氓和正义的杂交体。卑刚恒从小混迹其间,皮色亚麦,光亮健康。他会摔跤、跳水、胡绉、讲龌龊下流故事、为人仗义,在学校里有着不可思议的创举和破坏力。他是L心中的偶像,既羡慕他的能耐,又崇拜他的张狂,还心悸于他的狠辣手段。卑刚恒打小多才多艺,吹拉弹唱无师自通;他是性趣的天才,当L还在懵懂少年的初期,卑刚恆就已经被那些久经沙场的小姐姐们当白菜一样的啃得百炼成钢了。两年同学后,他去了农场,L升入高中,从此二十八年再无纠葛……

1997年,卑刚恒在千佛寺左置一买卖:“香格里拉大酒店”,让L帮他画了“春夏秋冬”一组绘画,和“世事轮回”的“卧佛”图。那时的卑刚恆已经是小城里著名的二爷了,整日里意气风发,高朋满座,金钱滚滚。一时间,官宦领导、土财新科、文人墨客、旧友娇娃云集于他,二爷生命中辉煌的奢侈过程正在缓缓地步向着顶峰。二爷有一辆进口的红色轿车,靓丽而火辣,与他共施云雨的浪女与红颜们分时段地占满了轿车的前排后座,也占满了二爷春风得意的欲望和坚不可摧的身体,这种让事业走向颠峰的润滑剂让二爷踌躇满志、红光滿面、青春焕发,标准的帅哥模式:全身一尘不染、熨烫服贴的白色礼服以每天不重样的搭配换装,加上发型的隆重修饰和滑亮整齐的油光铮亮,还有成功人士惯有的狡黠微笑及不拘一格的幽默谈吐,以及骨子里流氓本性对社会的侵蚀性、吸引力和无赖气息,都让卑刚恒成了一时之间似乎无所不能的二爷,就连女优们与他过于频繁的肌肤之亲也成了他向L不断抱怨的炫耀话题。那时光,就连二爷自己也确信了时代为他而立的丰华现实,确信了青春永驻、事业坚固、岁月未老、红颜不少的万寿乐曲和无疆诗歌……

二爷是生意精,宰人没商量,却又慷慨大方,他在宰人与慷慨大方之间永远对峙着一笔糊涂帐。上此纪九十年代二爷就出资为中学设置了“刚恒奖学金”;常年资助贫困失学孩童;为佛教圣地添砖加瓦、善举连连。二爷聪明伶俐,能歌善舞,背诵古诗胜于同乡范曾。范曾吐词不清、发言含混,熟练而嘻皮的乡音夹着陌生而僵硬的卷舌,嘴中含卵似的吐词颇具个人主义的傲娇和轻慢;二爷嘴滑似为吐珠,与范曾同一水准的乡音和着对普通话的曲解,自封完美,惯用播音员的腔调说话,张口就是王维的“老来唯好静,万事不关心”,闭口就是大段“香格里拉颂词”,均能切入得流水无痕,收放得它山攻玉。二爷爱女人,爱钱财,爱风雅,豪情不衰古人,每逢中秋深夜都会邀友江边赏月,配上小菜美酒,在江崖礁石上席地而坐,聊着巫山云雨和低级趣味,每每大醉者,微熏者,老翁熟女情落天涯、乐不思蜀……涨潮的江水浸湿了裤裆,泡涨了蛋蛋……隔日,就是二爷的生日,必请好友狂欢,大快朵颐。每逢寿辰,L都会以“赛过潘安”为题,写诗绘画为二爷祝寿……二爷身体无比健康,四季一件衬衫,光腚西裤,他没有毛衣和羽绒服之类的赘缕,二爷不喜束缚,所以不穿内裤;他口哨吹得尖锐宏远,激情扬溢,有时应景,有时恼人;他是酒鬼,逢酒必醉,不醉还会装醉,醉后必疯,疯了就不是人,L说二爷醉了就是二货;二爷最引为自豪的是他撒尿的记录,巅峰期能尿出八米之距,射啥中啥,常常在濠河边射晕了王八,打死了蛤蟆,逄宴就会即兴表演,因每天设宴,所以射尿表演就成了常态,搞得无人不晓,男女皆宜。一日二爷无聊,喝大了,亦逢男女宾朋众多,也为了射尿更上层楼,竟然要表演撒尿射爆灯泡,正当他掏出无比自恋的性具摇摇欲试时,L说:“你要不怕你的命根子变成焦圈的话就尽管射……

十年后,城市规化拆除了“香格里拉大酒店”,无奈,二爷重开了个小小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二爷朋友中有个八卦书法家秦能,在一次饭局上,对二爷“香格里拉大酒店”的缩容,形象而毁灭性的为二爷做了总结:“卑师长变成了卑排长”……卑排长的领地依水而建,包廂若水榭般挑空临濠,窗外大片荷花摇曳生姿,时有野鸭鸳鸯划水而过……二爷清早就一个人临窗而坐,吃着橱师为他专烧的三、两只馄饨、几根红汤面、四样小烧,小碗粯子粥。餐毕,穿戴整洁、头发铮亮地去约会他那众多的新旧女友……二爷会女友分好批次,繁而不乱,极少撞衫,还和吃饭一样,一日三餐,经年不变,体能和质量均一如既往……L说,二爷这样的生活,是个男人就会羡慕嫉妒恨,非议者无非就是命无能、钱无能和性无能罢了……近年来,二爷渐老,生意渐衰,红颜渐不更新,他引为自傲的“一日三餐”有点青黄不接和力不从心,渐被好事者嘲讽一二,二爷的心性从此稍有沮丧……L从京城给二爷传一锦囊妙计,二爷依计而行,隨即大乐……L说:你每天照吃、照倒饬、照旧开车说是去见小优,寻一树丛,进去后小憩一个时辰,弄乱发型,然后回到店里继续演义生动的御女过往即可……

二爷信任L,一般来说对L言听计从,即使在他醉酒十分时对L还有着一丝清醒。当然,背地里对L免不了百般评价,一个话题也会南北二极、差之万里,这是二爷的个性,也是他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将会永不脱离低级趣味的生存习惯。二爷真性情,在家乡时,二爷对L敬如上宾,遇事两肋插刀;L去北京工作,二爷替L照顾父母;L回老家,他会夸张地说:“中央来人啦”!是事实,也是佞词。二爷非常人,他总是会将普通的事情张罗得出格膨湃,引人入胜,让人有些鄙异,又好笑得心照不宣……

多年来,二爷的“香格里拉大酒店”类似福柯名著“愚人船”的现世堡垒,卑刚恒以至上的疯颠品质和狡猾的质朴性格主持着它,经年在那里快乐着、妄想着、自恋着、折腾着、淫欲而悲伤着;始终海吃胡塞,始终醉生梦死……让去过那儿的人经历着新鲜、惊愕、胆颤、臣服、感动、愤怒、讨厌、羡慕、嫉妒和放纵的现实勾引,几无一人例外……

如今,二爷不在了,病患要了他无限热爱且精彩纷呈的性命。L知道这个连奈何桥都奈何不了的二爷现时不知道身在何方,魂游哪处:是否又遇见了心动的女人,是否凛冽的口哨声连接着地狱和天堂,是否刁钻的口味依然在极端蔑视着另一个世界欢迎他的盛宴,是否射尿的暗器让黑白无常弄乱了勾魂索,是否出口成章的诗歌被地狱当成了神宗的青词,是否阎王爷正在考虑让二爷做他的文臣还是武将……不过,凭L对卑刚恒的了解,二爷既不会做文臣,也不会当武将,结果只有一个:登基阎王殿……

林晓

二O二O年九月九日



录入:20044

阅读:303
打印
上一篇:管怀宾:我的18岁
下一篇:记忆中的裱画店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