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昌明:难以割舍的思念情怀

[日期:2020-08-20]   [字体: ]

邹泰先生是南通颇有名望的教育、书法名士。邹老是我的前辈,源于书法爱好,使我与邹老成为忘年交,结下一段难以割舍的情怀。

邹老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与家父是南通师范的同窗,后又与家父同在南通女子师范学校任教,因此两家早有交往,但那还是父辈间的情缘。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初涉笔墨,那时邹老已是在市书协有一席位置,后我与其长子邹浩先生结友,使我与邹老的接触甚密。邹老虽为长者,但他的风趣幽默、平易近人,使后学全然没有丝毫拘束感,每每交往都是那么的轻松、开心、获益。

邹老不仅在文学、书法上有较高的造诣,且是一位充满生活情趣的长者。造访邹府,独门独户院落,清雅幽静,邹老热情满满,天南地北侃侃而谈,两三个时辰不知不觉。其间印象较深的是,他家凡有落座处必备有烟灰缸,粗略一计有30多个形态各异的烟灰缸,也算一道风景。自入宅到道别,香烟未断火。兴起,邹老撩开床边的被沿,床下珍藏着上百个酒瓶,空、实皆有,足见烟酒是邹老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那些年邹老年龄已然六十开外,却是一头油亮漆黑、一丝不乱的黑发,询由,答,勤洗头是伤发的。我从不用肥皂、洗发水洗头,浴毕用毛巾擦拭头发即可,还讲述了其中的一些道理。可见邹老在日常生活的一些细节方面还是很讲究的,也很注重文人雅士的体态仪表。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市书协举办紫琅杯书法大赛,那是文革后我市举办的首次书法展赛活动。当时我也应征书作一件,当时邹老是大赛评委,他发现我的作品中有一字不规范,认定是错字。凭我与邹老的关系,完全可以网开一面,但邹老决然将我的作品淘汰了,我便未能进入决赛。事后,邹老说,参赛作品中出现错字属硬伤,必定刷掉。交流中还与我谈起一位年事已高的市书协理事也投作品了,邹老觉得很不妥,理由是挤兑了后学者入展、获奖的机率。小事一桩,却充分体现了邹老办事的严谨度和原则性,同时体现了他对后学的严格要求和关爱、提携。后来,邹老和王树堂老师成为本人加入市书协的入会介绍人。

加入市书协后,本人有幸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与邹老、陈云主席、冯智主席一行四人代表市书协去安徽安庆市参加南通、绍兴、安庆三省三市书法作品联展闭幕式活动,并由安庆市文联组织我们前往邓石如故居参观了还在修缮中的邓家大院。此间一些有趣的细节现在历历在目。此处不再累述。

邹老仙逝时,我作为后生,并代表家父前往祭拜、吊唁。十多年过去了,恰逢邹老诞辰百年,记此短文,以示对邹老的深切怀念

2020年金秋



录入:20044

阅读:246
打印
上一篇:侯德剑:邹泰先生趣事
下一篇:管怀宾:我的18岁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东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