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人的玉泉 只取一瓢饮——石剑波书法赏析

[日期:2020-08-19]   [字体: ]

□ 龙海秋

“天下大雅书乃最,人间至乐学当先”,人常说,观摩一件好的作品,如品香茗,观其作品,似听清泉流水,更似沐清露而踏芳草之野。是福分,是缘分。”

观石剑波的作品,如欣赏高山流水,又如见万马奔腾,其格调清新高雅,沉着端庄,爽朗而又飘逸,古朴而又华美。足见他无日不临帖的深厚功力,勇于创新的精神,开创一代新书风的气魄。

书法家为什么让人心生敬意?

因为他的字流露出东方文人的典雅之气?风流倜傥,潇洒俊逸,皆得羲献遗韵;一点一画,自有清刚雅正之气,一如他的为人,睿智执着,博学笃厚,文雅高致,颇具文士性情。 

《晋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东晋王献之的小楷书法代表作,在漫长岁月中奇迹般地保留下来。原作是写在麻笺上的名篇《洛神赋》,又名“玉版十三行”。曹植的笔下,洛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其字,通篇秀丽小楷,如美人婵娟,或如美女桃叶。所谓万种风情,一怀愁绪,都净化了。而不可思议之处,正在于千百年之后,又有一个书法家石剑波与他相遇——所谓云霞烟霭之变,光风霁月,雨昏雪缟之际,千状万态,不可胜言。所谓魏晋风度,证明了一个民族的灵魂是无法窒息的。

石剑波说起《十七帖》,给我们打开了另外一扇看待二王审美的一面,即自然圆转、方圆兼济。醉人的玉泉,只取一瓢饮,他在揣摩先人无限深刻的内心感受同时,融入自己浓郁的个人特色,用笔清隽飘逸,流转圆润,可令人追想《兰亭》那种平和简静的意境。其笔法在坚实传统功力的基础上,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他说后世书法家关于《兰亭序》的诸多评语的曼妙之处,如“清风出袖,明月入怀”、“龙跳天门,虎卧凤阙”,闪电的后面,是滚滚春雷。

书贵“形在能合,神在能离。”书法的"形",来自历代法书经典,消化、吸收、重新组合之后,又借古人之形表现了自己的“神”——石剑波的一些作品,为抒情华丽的即兴创作,笔锋一贯而下,游丝牵连,既有一气呵成的气势,又流露出飘逸的笔趣。似乎,他并没有拘泥于这一家哪一派,而是“学其法,得其气,忘其形”。在学会之后,则考虑得到了什么?在得到之后,又要忘掉什么?这是一个书法境界升华的过程——如果没有这种升华,再好的书法,也只是行走在中国书法史名家笔墨阴影里。

清风徐来,树影婆娑。观石剑波的书法作品,或工巧,或秀逸,或雄强,或高古,磅礴郁积,浏漓顿挫,苍劲古拙,典雅醇厚,自成一家,可谓一绝,耐人寻味。他的这一支笔,一定是受了什么光辉的照耀,或是某位神灵的庇护?先贤在和他促膝谈心?古往今来文化精神一脉相通:有时,书家的心灵需要强烈、复杂、过火、古怪、变化多端的刺激与冲动,为激情寻找旋律,甚而与前人相抗衡。在我们看过书家对世俗之美淋漓尽致的表达过后,则更加体会到他对美的克制及充满信仰的艺术尺度。 

观其书作,用笔迅疾而劲健,雄雅清新的视觉冲击扣人心弦,仿佛蓦然响起的序曲掠过飘香无尽的夜空;仿佛与力量似有某种默契,其旋律清晰,时而高潮,时而如泣如诉浅吟低迴;其结字自由放达,倾侧之中定含稳重,端庄之中又见婀娜;用笔讲求米芾所言“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把裹与藏、肥与瘦、疏与密、简与繁等对立因素融合起来,成为“骨筋、皮肉、脂泽、风神俱全,犹如一佳士也”。点画精致,美轮美奂,讲究技法又讲究情趣境界,骨骼清秀,布白相间,圆转自如,笔势上委婉含蓄,整幅作品给人一种清朗之感。

石剑波为人敦厚朴实,坦诚谦和。生平交往多直谅之友,与不少书家交谊尤笃,与之墨林相晤,论艺谈心,探讨书法艺术的真谛,互相师法,亲若手足。

唐代书法家张怀瓘说:“深切了解书法的人,只看它的神采,忽略也不需要重视字形。”石剑波用笔最富变化,结体生动,字体有挺拔险劲的风度而气宇轩昂。让人联想起王铎,笔尖是那般灵敏——虽然有时淹没在他的涨墨法之中,但王铎书法中所有的迷人风采也是屡屡体现于其中——其征服人心的威力无法抗拒。 凭着清晰明确的感觉,辩别那迅速且细致变化着的那种种微妙,由此,天神般的喜悦狂热感染了他,浓浓的醉意中激动得不能自持。这种不可遏制的如狂欣喜,使他可以像张旭一样墨迹落在无边的白纸上,让人飘忽遐想。墨实处为万物所生息,空白处任灵气袭来,迷漓苍茫的墨云,创造出一片生机玄妙的氛围,这和中国画有异曲同工之妙。由是,其书品的形体极尽变幻,或整齐匀称,或参差错落,或空旷清朗,或密不透风、形随笔出,字随势生,呈现万千气象,诸多风情。

对书法欣赏者来说,书家只有通过形体组合线条,把自己真挚,强烈的感情贯注到作品的境界中去,才能使观赏者感动,产生思想感情上的共鸣。石剑波作品不仅概括简约,呈现出有意味的形式之美,而且在线条的起伏流动中,让你能感受到奔放之力,其间蕴含着音乐的节奏之美。其笔墨精妙、墨韵飞扬、淳淡婉美、精致雅淡,字体飘逸而未流于狂放,蕴含着魏晋风度,从书法角度讲,可以说达到了儒家所要求的"文质彬彬"的"中和"之美。

汉代蔡邕《书论》中云: 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豪不能佳也。故曰对于书法,是性情的发散和表达,是心之所现。要想写好书法,先扫除心中尘埃,持之以恒,明心静气,摆正心态,淡泊明志,则必有所成。毋庸置疑地说,石剑波书法中的书卷气给人印象最深。何谓书卷之气?竹影弄月,风姿绰约。箫吹古梅,萧散中和。灵动俊丽,温文尔雅。清虚高简,蕴古扬逸。如束身老儒,节疏行清。有春阳之丽,夏荷之芬,秋兰之韵,冬泉之冽。非学识广博,裁择宜精者弗能至也。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他的家乡南通海天雄奇、人杰地灵,素有“海风山骨”之说,在近现代走出了一批书画名家。南通文人灵动拓新、追求卓越。石剑波的草书飘洒流丽,笔力圆浑而富变化,使转纵横,奇态百出,似在追求一种“非理性”的创作方式,即他在运笔时的速度甚至是超过他思索安排之速度的,由此达到一种出乎意外的天真效果。他的楷书高古硬朗,有浓厚的篆、隶意味;他的行书,则清逸洒脱,一点一线,都极精美,墨法的使用,也堪称一流。我想,有意味的书法可谓是静夜的化身,或是沉浸于静夜的安宁。像一列火车驶过,像一次漫长的旅程,从神秘的时空中行过,带着不可抗拒的温柔,留下了江河日月的生命轨迹。威严,使之具有了宗教的意蕴,慈悲,又使之发散着人文的情怀,美的形式,更使之成就艺术珍品。我想,他如果他不曾深入经藏,就无法发掘出宗教的意蕴;如果不曾对生命有深刻的感悟,就不会发散出如此动人的真情;如果没有深厚的美学修养,就不会有如此充满意味的美的形式。而这样的作品,其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醉人的玉泉 只取一瓢饮——石剑波书法赏析


龙海秋  1962年8月生于南京。作家、资深媒体人、影评人。历任南京日报专副刊负责人和周末报副总编、金陵瞭望杂志社副总编。长于写作文艺评论、人物传记等,采写了杨丽萍等各界艺术精英,曾在《周末》和《金陵晚报》开设书评专栏,有《海内有仙山》《听琴》《长干里情事》《千里之外》《那年的绿岛》《不能用母语来诉说》《让浮云妖娆飞》等多篇散文见诸南京日报、金陵晚报等;《水磨腔的前世今生》《我们的文化乡愁》《问世间琴是何物》等获省报纸副刊好作品一等奖。



录入:20044

阅读:170
打印
上一篇:亦装亦裱指间柔
下一篇:《抗“疫”日记组印》:“皋”人援汉,金石永固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