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裱的古与今

[日期:2020-07-20]   [字体: ]

□ 李建东

古人有云:三分画,七分裱。装裱,是中国独特的非遗技艺,与中国的造纸术几乎一样古老。对于较有价值的书画作品如何缮补、护理、保存的问题,形成了蔚然大观的“装裱”业学问。

徜徉于华夏艺术长河,与“装裱”有关的词汇可谓多矣!比如“装治”。早在南朝虞和《论书表》中就有“装治卷帖小胜”之说。从字面上可以理解为修复、装饰和护理之意。上引是我国较早对“装裱”工艺的具体描述。再如“装背”。唐朝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开有“论装背褾轴”一章,曾多处用到“装背”一词。其中之“背”,主要指装裱书画的覆背工序。覆背也即衬底,历来是装裱工艺流程的重要环节。至于更为通俗的“装潢”一词,在明朝之后的装裱著录中开始广泛使用。《唐文典》曾载:“崇文馆有装潢匠五人,秘书省有熟纸匠、装潢匠十人。”可见当时各个文典秘书部门,均专设装裱师,以备时用。其他还有“装轴”“装界”“装护”“装理”等不同的专业术语,不再一一列举。其中“装裱”一词,是在众多类似的称谓中最为通用、通俗和易懂的术语。至明后,“褾”逐渐被“裱”所代替,即形成通用的“装裱”一词。明清装裱格局已备。特别是明代社会经济繁荣,风气开放;重墨和淡彩,雅俗分明,且各得其所。至近代,装裱业蔚为大观,门派纷呈,如苏裱、京裱、扬裱、岭南裱、杭裱等。

今天所谓“装裱”的意义,已远大于古代。不仅以书画为对象,包括其他美术与工艺制品,甚至以“布展”为主要内容的物化活动,也都可以列入装裱的范畴。但它与一般意义上的活动策划还不相同。如果说一般意义上的活动策划还属于抽象的事前准备的话,而以“装裱”为中心的布展,完全是对展出对象进行全面包装和选位、固定的物化劳动。其广泛性和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如从所装裱的内容来看,既以书画作品为主,也包括刺绣、剪纸、木雕、风筝等艺术品和工艺品。即使是书画装裱形式,既有传统的单色装、套色装、宣和装、册页装、手卷装等,也有新开辟新创作的装裱形式,如灯饰装、框式线装、边线装、组合装、小边线装等等。根据作品的不同,还可以采用卡纸装裱,增加了立体制作的美感。现代装裱工艺美术师,不仅具有坚实的专业技能,更具有历史与审美的心境和宏观的艺术视野及行业前瞻性。不仅要做到整体设计新颖、明快,而且通过新的构思与创意,努力使作品内容源于生活、贴近自然。达到书画及各种工艺对象与装裱流程最完美的结合。既充分弘扬装裱对象的内在精神和艺术效果,又尽力彰显符合现代社会中各个观赏层次的审美要求。

南通人杰地灵,书画名家辈出。明清以来,南通装裱技艺受苏州、扬州影响较大,同时吸收了海派风格,逐步形成了典雅古朴、简约明快的特点。改革开放以来,全市活跃在装裱创作一线的装裱技艺人员不下百人,装裱技艺也被列入“南通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由南通市装裱艺术家协会等举办的装裱艺术展迄今已举办第6届,南通市书画装裱艺术大赛更是吸引了老中青三代好手争相献艺,传承出新。

当今南通书画家的装裱精品中,屡见传承出新之作。李彬对魏武扇面的装裱,别出心裁地将载有字画的扇面富有立体感地载于托褙之上,大胆新奇,给人以触手可及的飘逸的动感;相类似还有陈蓉对王成硕国画的装裱。将古色古香的团扇扇面置于国画卷轴中央,既似一柄团扇,又透视着画作的局部,起到一个放大凸显的作用;同样是李彬对王汇涛《雪景》,采用中西结合的框式装裱。将原作衬于相框组成的窗棂中央,好似隔窗欣赏室外的雪霁远景。亦真亦幻,扑朔迷离;再如仲明对仲贞子国画《马三立》的装裱,将原作镶嵌于灰色封面的线装书之上,古朴且醒目,仿佛带领画作中躬身调侃的相声艺术大师呼之欲出。

遍览现代视野中的装裱创意与成果,可谓美不胜收,今胜于昔哉!



录入:20044

阅读:100
打印
上一篇:昆虫学家尤其伟的书印艺术
下一篇:魏碑书风探索展观感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