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俗有趣是端阳

[日期:2020-06-26]   [字体: ]

□ 汤建

一眨眼,今年端午又至,逢此佳节糯香飘。夏忙季正逢端阳,旧时有些忙碌的人家,是要摆点小宴庆赏的,尽是快乐。大人乐,小伢儿乐,乐在其中,满是祥和、喜气。若此悠悠淳朴之民风,每每至此,思怀尤多。

“少年佳节倍多情,老去谁知感慨生;不效艾符趋习俗,但祈薄酒话升平。鬓丝日日添白头,榴锦年年照眼明;千载贤愚同瞬息,几人湮没几垂名。”读罢唐人殷尧藩《端午日》,虽说诗之品质一般,句式不华。然平实用笔,倒反而无不令人同有感怀!

诗中有云:鬓丝日日添白头。此句,不正如今日之我。白驹过隙,时光荏苒,不觉我亦已年近花甲,凡事无成,怎不慨叹人生。故而随之年纪渐长,总好似对旧事有些莫名之念想。那些过去的民风习俗,诸如吃粽子,赛龙舟,挂艾叶等等,凡此我还是有点记忆的。小时候的五月端午时节,除有粽子吃,好像其它食之味亦多蛮有意趣的,无外乎乡野俗食。

少时,我们这些伢儿,是在原生态环境中被“放养”长大了的。其实,玩也好,吃也罢,留存于记忆中的,乃是节日间那别具风味的迷人氛围,这些节日习俗透射出来的氛围,时至今日我依然萦绕于心里。


我之所以对这些过去了的事物记忆尤深,或许与我从小生长在老平潮镇上不无关系。一条长长的石头铺成的旧街,两侧店铺相隔三五家便是居民住户,邻里世代多同住在此街上,虽日子过得简单朴素,然相处倒是很融洽和睦的,生活淡然有乐,今人恐难有此感受了?不过街确实是有了些年轮了,看似老旧,实则这里曾是长江北岸之上颇有灵性的老镇。农商昌阜,民俗气息浓厚,到了逢时过节就叫个热炒。

其实真正热闹的地方,应该还是早前石桥西的“中坝口”。运河岸上,杨柳依依,桥头往南街,尽是周边农家的蔬果,鱼肉家禽摊位。凡节日,不必言之,更是人流熙攘,络绎不绝,整个中坝口早晚总是鼎沸喧哗之声阵阵。 

记得小时候过端午节,老街上就是热闹而有趣。那老味道、老玩意儿、老习俗,直至今日我尚还是忘记不了。做糖人儿的,敲粥糖的,卖薄荷茶的,还有小推车在卖些竹纸制品的,如竹叫叽儿,纸风圈儿等等。用硬纸爿做成的“万花茼”,将脚踏车装点成五颜六色的,在街巷里穿行,吸引的当然都是我们伢儿。那个年头没有电视,何谈有什么动画片,故而一有“万花茼”上街,我们这些伢儿都是追前追后的。“万花茼”虽小,里面藏着的好似“花花世界”,不过我印象最深的是“万花茼”里还有皮影般的图画。

▲南通·楼传兴  艾叶辟邪保平安

艾草悬挂门窗前,只因佳节届端阳。从前端午的中坝口,石桥下停舶了好多船只,与岸上的节日氛围似已相融。一眼望去,有好多绿茵茵的长长的草,说是艾。听大人说,艾草可以驱毒避邪,难怪桥下水上人家,船上挂满了这种草。其实家家挂艾已就是个习俗,有人家插门上,有悬窗前,有挂房檐下,亦有插于堂屋瓷瓶内。旧时避邪驱毒好像还有“酒”一说。

▲南通·范曾  戏蛇

街上当年端午节,是有些人家要拿点老陈酒小喝喝的,说可以除除毒气。酒虽陈,不过少有“水明楼”,大多是南通酒厂产的“老黄汤”,要是言其酒可以祛病毒,我倒以为药酒可行。药酒者,耍蛇人都说有其偏方,过去南通一带出了名的蛇医季德胜,他的门人大多居于陈桥,年年节日要到平潮街上表演卖蛇药。端午这日,说是毒气特重,故有蛇人早早便乘渡船,过九圩港赶至街上石桥中坝口设摊卖药。小时候看耍玩蛇技,就是乘个热闹,然而现今想来,玩蛇确实是门非一日之功的活儿。蛇有五步蛇、赤练蛇、四脚蛇,还有民间说的家蛇,当然还有许多蛇我是不知其名的。

说实在的,耍蛇看似好玩,然实属不易。端午表演蛇技,观者众,为引人气,得使出绝活,让人信服药效,蛇人居然给毒蛇咬自己的手臂,受毒后再用其药治愈。如此这般,掌声过后,药自然便可卖出许多。陈桥季氏门中蛇药之名气,可见乃是从民间走出来的。当然不光是季氏蛇药有效,若用其配方再加中草入酒浸泡,是可防治“百病”的,我想端午节喝酒避病毒,其实不外乎酒中有草药。

看耍蛇,对于我们伢儿来说,仅仅就是有些刺激感罢了。野了性子的我们,当然有自己的玩乐之趣。每年夏至过后,天日还尚未大热,伢儿们便约上三五邻家同伴,偷偷去了乡野河塘游水玩。那时小河的水都是清澈见底的,水中多有鱼虾之类,未听说过有甚水质污染,我们口渴了就喝生水亦无妨。小同伴玩在一起,都满是快乐。我们游戏的沟塘河泥间有的是许多蚌螺蚬,凡摸到又扔了,太多了亦不足为奇。不过一但抓到活虾儿,便直接送入口中食之,其本味乃鲜可谓佳也。

旧历五月天,又值时梅雨季。真是每逢佳节雨纷纷,此刻你若身于街上,一定有感老镇的市井人家,满溢而出的是最本真的生活原味。细雨绵绵中那粗油布的黄伞,在粉墙黛瓦的映衬下又是何种意境?然即便是如此朦胧雨天,少时的我们得“闲”还是要偷着去下河,水里浸泡时间一长,嘴唇泛紫乃常事。为不露馅,免得晚归受皮肉之痛,我们自有妙招,爬上桑树吃桑葚,随后嘴唇和牙齿即刻紫里透黑,回到家里,父母还以为是多吃了桑葚,不过被教训几句那是肯定的。


▲齐白石  端午

到了端午,满街又闻粽叶香。无论阴晴或雨天,总之有得粽子吃。小时候我最喜欢吃奶奶裹的粽子,轻咬一口,那丝丝缕缕的清香,就是不蘸白糖,亦甭提多美味了。奶奶包的粽子好吃,固然是手艺好,不过她选择原料还是蛮讲究的。选的米为上好的圆糯米,淘洗后经通夜之浸泡,次日捞起沥干,再将粽叶洗净用温水泡软,凡所需材料备好方才包裹。看奶奶包粽子,她那熟练缠绕的动作,在我心目中就是个裹粽高手。粽包好,待翠绿色的粽子下锅,大火后其色变为墨绿,用文火再一捂即可开锅。剥开粽叶,露出的乳白色糯米,尤如玉质,尝之口感黏度适中,精而不烂,白中透出的鲜红,那是枣儿。

至于吃食,虽无山珍其味,不过端午过节,家里还是要来点本土时蔬小菜的。记得有一年端午日,父亲一早就起来生煤球炉子,炉子冒出的浓浓青烟,好似要弥漫到半条街。佳节喜庆,本以为父亲会煮许多好吃的菜,那知中午菜上桌,就是一大盆五色杂烩,何为五色?即粉皮、蛋皮、韭菜、瘦肉丝和绿豆芽调和而成。虽说菜不甚丰盛,然其鲜亦若我当年生长环境,淡而有滋有味。日子过得平淡,反感到温暖快乐有趣。直至今天,真难忘父亲做的那顿端午菜,还有淳香甜味的奶奶酿的浆糟酒,由是我想我好口酒,未知是否少时喝多了奶奶的佳酿?

都说端午时节赛龙舟,平潮通扬运河上,南来北往的行船穿镇而过,有时机器轮船经中坝口石桥时,贱起的波浪冲上了两岸水踏子,此刻欢声中带着尖叫的,一定是正在洗衣淘米的些女人。至于河上龙舟赛,倒真的少有听说。

赛龙舟少有而喜事有,我记忆中有一年子,端午日尚未至,天正柔柔的飘着细雨,中坝口石桥和东西河岸上,已是拥满了许多人。锣鼓喧天的,我好奇的往人缝里钻,看到河上有好些木船,装点得喜庆,原来是水上人家在办婚礼。喜船各停两岸,待鼓乐鞭炮响起,男方喜船便徐徐驶往女方喜船,女方也同以鼓乐鞭炮相迎。待两船系紧后,新娘子在亲友的簇拥下,走出船舱,走上船头,这时新郎向女方长辈亲友行礼毕,然后满心欢喜地背起新娘子进了男方喜船洞房。如此船家婚礼赶于节前举办,亦或为借平潮河上风水,避过端阳当日之邪毒?婚俗虽有别于本土,然喜气欢乐无异。


水上婚礼,有喜有乐,乐在渔家。实则平潮也有渔民,有渔民的地方,据说就有龙舟赛。话虽如此,不过我只记得一次此类赛事。小时候的印象有感,此赛规模蛮大。参赛者多为镇上渔民,亦有些年轻力壮者加入,所谓龙舟,乃渔民平日捕鱼之木船。赛程,河东庙至平潮中学,比赛好像分成三组。我爬在石桥栏杆上,豋高而望,河两岸站满好多观者。一切就绪,发令枪一响,岸上掌声便起,各船如剑般的经石桥向南追逐而去。说是龙舟赛,倒不如说是划船其乐。

当年龙舟之赛,名次若何?我们伢儿真乃无甚兴趣。不过现今想来,最后冲入终点的一组者,获得季军恐无惊无险,谈笑而已。日月如流,不觉笑谈间,小时候的端午节那粽子醇香的味道,经时光之浸染,亦已更加回味悠长矣。

今年春上,我带着孙女儿到街上通扬运河东岸的老宅看看,油然生发了对往昔的回溯,那些原先熟悉的许多东西已渐渐成了记忆。望河之西岸,中坝口老石桥没有了;南街上二坝桥没有了;谭家院老房子没有了;最后一条老南街没有了……,唯有的还是亲情,将一直芬芳在我们与家人相聚的岁月里,拂之不去。我一个曾经懵懂的少年,而今手牵孙女在河边,又有何感?小时候的端午节,那趣,那味,更是有说不出的情长。

岁次庚子端午日午后于墨耕斋

  习俗有趣是端阳(老平潮的故事)



录入:20044

阅读:158
打印
上一篇:南通烘番芋 香飘海内外
下一篇:白兰花开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