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教于艺 心系远方——忆叔祖父刘嵩樵

[日期:2020-05-29]   [字体: ]

□ 刘谦

深春四月,每逢清明倍思亲。作古二十余年的叔祖父刘嵩樵先生,又在思绪中清晰地呈现。

刘嵩樵先生是我的家乡江苏南通艺术精湛的老画家,亦是德高望重的古琴操琴师。他优雅的一生,充满沧桑饱尝的睿智,有着阅尽世事的坦然,更显出经过千帆的淡泊。

刘嵩樵出生于艺术门第,刘姓家族中不乏从艺人才,他耳濡目染,自幼就对艺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尤其钟情绘画和抚琴。刘嵩樵从幼年就开始学习绘画,师从名家,到成年至中年时画技日臻成熟。1958年南通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创办后,刘嵩樵长期为其刺绣品设计图样和画稿,其间还创作了大量的精美国画。那时他已很有名气。1963年1月,南通市政协邀请社会耆老联欢,近60岁的刘嵩樵以老画家的身份出席,却娴熟地演奏起了古琴。琴声于雄浑凝重之中传达出清新俊逸的诗情画意,于含蓄质朴之中渗透出纯真超脱的意境。人们惊愕了,震撼了,为老先生的琴艺热烈欢呼,掌声经久不息。

从那时起,人们才开始认真关注刘氏家族对古琴传承所付出的努力,而刘嵩樵先生对子孙后代“寓教于艺”的家风也成为传世美谈。

无论是将家庭教育置于艺术之中,还是以画会友的兰心蕙质,刘老先生都有着可歌可敬的感人肺腑的故事。

刘嵩樵《松鹤图》

刘嵩樵《螃蟹图》

1.同堂学艺,是心弦的拨动

早年的刘家,曾经营过棉花的购销生意,刘嵩樵青年时也被派到无锡去收购棉花。季节性的生意,忙少闲多,刘嵩樵在工作之余学会了书法、绘画、下棋、骑马、舞剑、弹琴等,富有的家庭始终支持着他的每一项兴趣和爱好。

后来他专注于绘画,曾先后师从著名画家王一亭、王云轩。画作水平飞速发展和提高。与此同时,学习古琴的兴趣已和绘画不分高低。

在全国解放初期,已进入中年的刘嵩樵,以他过人的聪明才智当选为南通市政协委员,同时也成为南通市画院的创始人之一。

此时的刘嵩樵已感到各种艺术并不是简单的娱乐和个人的兴之所至,对于国粹应有承上启下的传承意识,每一个国民都应为此作出贡献。因此,他除了坚持学画、习画,开始更加认真地学习古琴。

刘嵩樵起初是跟堂兄刘浩然学操古琴,他是和侄子刘本初一起学习,又将琴技教给儿子刘赤城(当时儿子才5岁)。因为刘浩然曾师从梅庵琴社诸城派第二代传承人徐立孙大师,刘嵩樵决定入梅庵琴社直接向徐立孙大师学琴。

大约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刘嵩樵便和他的侄子刘本初、儿子刘赤城同门同堂,一起受教于徐立孙大师。

此乃嵩樵先生一大壮举!

时值半百的刘嵩樵,毅然选择与侄子、儿子成为同门同时的学艺方式,首先是家族良好家风的体现,面对知识和艺术,没有长幼和尊卑,只有领悟和进取。

学艺术者,先学做人,刘嵩樵深深地知道:薄族者,必无好儿孙;薄师者,必无佳子弟。虽然抚琴的爱好让他们走进了同一课堂,但这只是第一步。他们首先要拨动的是心弦,是将共同的爱好变为共同的志向,那就是让我国古琴的美好音韵得以传承,流芳百世!刘嵩樵首先要把积极的人生态度传给晚辈,只有心弦的拨动,琴韵的悠长,才能让他们共同走在寻求远方的路上。

这样的同堂,让人动容。他们是同学,有切磋,有交流;他们又是琴友,有欣赏,有情趣;他们更是亲人,有相伴,有搀扶。

对于古琴的操缦技巧,刘嵩樵是个努力的学生;面对不谙世事的后生,刘嵩樵又是个尽责的领跑,他一直都在给予中迈步,而孩子们始终在温暖中前行。

曾经读到过这样一段话:心中有志,才能成就人生;心中有诚,才能感化他人;心中有真,才能超凡脱俗。

这段话是刘嵩樵先生寓教于艺的成功家庭教育的有力印证!而数十年后,刘老先生一门三代人对古琴诸城派的成功传承,更是生动地记载了这历史上美好的起点和光辉的篇章!


刘嵩樵《育雏图》

刘嵩樵《芦花白鹭图》

2.音韵不朽,是传承的担当

古人云,人生百年,立于幼学。刘嵩樵的儿子刘赤城对艺术的热爱和学艺术的天分,似乎与生俱来,他5岁学弹古琴,8岁就走上舞台,奏出了许多成年人都演奏不好的曲子,小小年纪一鸣惊人,刘嵩樵和家里人都看到了他领略琴韵的天赋,更加悉心的培养这株有着卓越成长基因的好苗子。

在他成年时期,刘嵩樵便带他一起去梅庵社拜徐立孙大师学艺。

刘嵩樵不仅醉心于古琴操缦,而且酷爱古琴本身。在鼎革之际,同乡人邵大苏家被抄,一张唐代“潮音琴”落入一道士手中,刘嵩樵得知后,费尽周折买回了这张琴。他如获至宝,将自己的琴室也改名为“潮音馆”。

还有一张叫“一天秋”的清朝时期的古琴,是清末古琴家枯木禅的遗物,不少人想买,但还是让刘嵩樵几经辗转弄到了手。能拥有珍若凤毛麟角的古琴,且有两张,也可谓今世有缘了。

1958年,刘赤城就操着让人艳羡不已的“潮音琴”考进了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进修古琴专业。

刘赤城从师长们那里学到的不仅是艺术本身,更多的是对艺术实质的追求和传承国粹的追求。在校期间,他边攻读音乐理论,边倾力温习诸城派徐立孙老师教授的全部课程。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安徽省艺术学院任教,在断代的古琴重镇重新播下古琴的种子,先后培养了200多名古琴学生,刘赤城数十年致力于古琴遗产的挖掘、整理、打谱,不遗余力,在古琴传承中功成名就,成为名副其实的诸城派第三代传人,誉满琴坛。

其实,南通梅庵琴社也曾一度解散,1980年得以恢复,刘嵩樵先生被聘为顾问,刘赤城为名誉社长。

2005年,刘赤城在安徽合肥恢复重建梅庵琴社。6岁便跟刘赤城学古琴的儿子刘铭芳被任命为安徽梅庵社社长。他是浙江省和中国音乐家协会的会员,诸城琴派的第四代传人。

刘嵩樵先生,一门三代,皆为古琴之韵的传承作出了巨大贡献。功不可没的刘赤城先生,在2008年被文化部命名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

余韵悠长的琴声,表达着三代人对祖传艺术虔诚的生命般的守候,而那千百年古琴音韵的传播,也彰显了传承人不同凡响的担当。

刘嵩樵《献寿图》


顾云璈、尤无曲、刘嵩樵、刘子美合作《南通市东、西大街拓宽工程图》

3.画艺精湛,是兰心的不移

刘嵩樵自幼酷爱画画,他虽然活泼好动,喜欢走马习拳吹箫弄琴,但也能坐下来,安安静静地绘画。他在很长时期,每晚临习《芥子园画谱》,常至深夜,勤奋让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最早师从画家白龙山人王一亭,致力于国画的学习与研究。后又拜《人物三千法》作者王云轩为师,学人物画,尽得真传。

刘嵩樵先生的画,工笔、写意兼备,相得益彰。他笔下的人物,气韵生动,推陈出新,有别于传统墨迹,富有时代的气息。其笔下花卉,笔墨恣肆;禽兽形象率真,人称有海派移韵。先生擅长画翎毛,那鲜活的质感尤显工妙;他还喜画鹤,并自号白鹤山人,取祥瑞长寿之意。时至今日,画技仍居高临下,出类拔萃。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刘嵩樵在南通女子师范学校图书馆工作,工作清闲,得以静心绘画,画艺日臻佳境。在1958年南通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创立后,他便长期为所里的刺绣作品设计图样和画稿,得到研究所、厂家、用户的一致好评,为绣品畅销国内外立下了汗马功劳,也为我们祖国争了光。

在1959年国庆节之际,庄锦云、何浚英二人合绣的国庆十周年献礼的《百花仙子图》栩栩如生,在当地引起极大轰动,这幅美丽的图画稿,即是出自刘嵩樵先生之妙笔,也使先生名声大振。

刘嵩樵是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南通市美术家协会理事,他的画作多次参加大型美术展览,赞美之声不绝于耳。先生的主要作品是《榆园画志》,他与著名画家尤无曲、刘子美、顾云璈,被称为南通画坛四老。

1978年8月,刘嵩樵被南通书画院聘为画师。林晓、范扬等均得教于他的传授。

1984年4月,南通书画院举办了《刘嵩樵、尤无曲、顾云璈画展》,参观者络绎不绝,无论业内专家还是外行人士都赞不绝口。

1996年5月,刘嵩樵先生和他至交的老伙伴,家乡人眼中的南通画坛四杰,共同举办了四老画展,各自选出了他们毕生最优秀的作品,让展览馆蓬荜生辉。无疑,这是一次让人交口称赞、流连忘返的视觉盛宴。

这个画展的第二年,刘嵩樵先生无疾而终,安详离世,让人们欣慰的是他已93岁高龄,实属长寿了。

说起长寿,家乡人都说南通的画家多长寿,活到九十高龄以上的不下十人。乡人们都说,因为这些画家们,一生认真观察生活,心有丘壑,胸有成竹;他们常画画,常构思,铺纸濡毫,凝神静气,心无旁骛,物我两忘,如老僧入定的境界!

这即是养生的状态,真是获得了艺术,又颐养了身心,一举两得!

说起修身养性,刘嵩樵还颇有些精心作画,予以“兰交”。我们常以“兰章”喻诗文之美,“兰交”即喻友情之真。刘嵩樵先生常以画会友以画互动,在真情厚意的氛围中博取快乐。仅以他与当地乡贤孙蔚滨的交往为例,孙先生喜欢书画,但不作画,只收藏。刘嵩樵常常拿着画作去找孙先生在上面题诗作跋,一来二去,友情甚笃。在孙先生八十岁大寿时,刘嵩樵特意画了幅《松鹤图》,前去祝贺,孙老先生非常高兴,当时赋诗一首以作答谢:“嵩樵妙绘著南通,衡宇相望契好同,寿我霜缣写松鹤,愧无雅什报投琼”。

在孙蔚滨收藏的画中,有刘嵩樵的多幅作品,比如《古木八哥图》《育雏图》等。他们的真诚交往正是“气如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

王阳明先生曾说:“保持快乐不是一种天赋,而是一种能力,是一种通过智慧和修行可以获得的能力”。纵观刘嵩樵先生的一生,真是活出了健康的体魄,活出了生存的质量,活出了生命的精彩!

刘嵩樵《古木八哥图》



录入:20044

阅读:246
打印
上一篇:锥石:流水今日 明月前身
下一篇:追慕前贤经典 彰显自然率意——冯宗兵的书法之路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