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艾于香港电台"寰听世界"专访内容:我看待世界的方式

[日期:2020-01-05]   [字体: ]

艺术家秦艾与主持人陈嘉佩小姐在香港电台大楼合影

当代艺术家秦艾沙龙展于2019年12月12日至2020年2月1日方由美术(Ora-Ora)H Queen’s 画廊空间展出,秦艾接受香港电台普通话频道"寰听世界"邀请受访,以下是访问内容。

主持人陈嘉佩:陈(简称)

秦艾:秦(简称)

陈:今天寰宇生活风情的嘉宾,希望想探讨:一位艺术家如何透过创作和不同阶段的经历,让自己的人生丰富起来。她透过画画疗癒自己的内心,同时让这感觉体现于作品裡。她就是中国当代女艺术家,来自江苏的秦艾老师。接下来她会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新的作品。今天的直播室邀请到一位艺术家,秦艾老师。秦艾老师你好。


秦:你好。

陈: 欢迎来到香港。这一次来香港感觉怎麽样?

秦: 很好,这几天天气特别好,人也没有那麽多。

陈: 老师这一次来香港是带来了自己最新的展览以及很多新的作品。我看到老师的作品都带有一种"静意",这象徵着某一种心境吗?为什麽会你的作品裡经常出现"鹿"这种动物呢?

秦: 我想在画面里营造一个特别安静和远离现实的一个世界。很多人因此问我为什麽会选择画"鹿"?因为"鹿"本身在中国文化裡是一种非常吉祥的动物,同时有着很好的寓意。然后鹿本身也是很灵动的,我自己是很喜欢鹿的。然后鹿是一种很灵动的动物,所以我很喜欢鹿。

曾经创作过一件作品叫《望春风》,里面画了四种动物:豹子、鹿、仙鹤以及猴子,牠们代表了人生四个重要阶段。画面的树相传是汉代刘禹手植的,流传至今大概已经有2000年了,所以这是一个棵非常顽强的树,经历了2000年的风雨。我在这个画面当中就画了四个动物,就是豹子、猴子、鹿和仙鹤,这代表:"少年的冲动"、"青年的义气"、"中年的沉静"以及"老年的超脱",这四个阶段就是利用这棵树串连起来。

我觉得人生是很悲凉的,因为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但是,我这作品取名为《望春风》其实背后是有着一个非常美好的憧憬:远方是有希望的。其实意思就是:希望春风抚去现实的悲凉。


"寰听世界"陈嘉佩小姐与艺术家秦艾进行访谈。

陈: 我也觉得有一点这种感觉,因为确实人生有很多的糟粕,同时也有着很多美好。所以,两者必须要加起来才能显得我们整个人生是一个圆满的状态。

秦: 对。其实就是要认清这个世界的真面目,然后拥抱这个世界。

陈: 而且我觉得若果没有经验过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能体现开心的意义在哪。

秦: 嗯。没有痛苦就没有欢乐。

陈:确实是这样。我听说老师在南京的家是一个非常古色古香的地方,这是如何反映你平常生活的态度和状态?如果平常不工作不画画的时候又会做什麽呢?

秦: 这个房子其实已经住了二十年了,就是住出感情来了。因为我自己本身就是和丈夫在家的时间比较长,这个家处处都留有我们生活的痕迹:有我们的平时喜欢的文玩啊或是我们孩子的成长轨迹等。

我们的门框上都刻有孩子的身高的印记,然后我们的小院子也是养活了很多年——上面有很多青苔、果树、松树和盆景。还有我们收藏的石雕都放在院子裡,它代表了一种时间的积累,一看就是一个老院子。

陈:嗯,老院子的感觉就是特别好,像是保留了岁月留下来的印记。例如院子裡的石雕也会根据时间变化而显得不一样。

秦: 对,他们都是有生命的。

陈: 若然你觉得它们都是有生命的,那作品呢?

秦: 作品也是有生命的。我觉得它们有各自的因缘啊。譬如每次我将画完好,我都很不捨得把它送到画廊去。因为每次我都在想,它会嫁给谁呢?需要给它个好人家。

陈: 你觉得自己在创作上或心境方面产生了怎样的变化?或是当中有着怎样的高低起伏呢?

秦: 有啊,这是肯定有的。一个人在每个时期对人和事的看法都是不一样。年轻的时候我可能比较喜欢西方的东西,可是岁月慢慢增长之后,便会重新审视自己的文化和根源:例如就是平时在南京大家所知道的玄武湖、台城、中山陵等地方——这像是我的"第一口奶"。当我遇到不如意的时候,便会泛起这种乡愁,同时这个亦是支撑着我的一种力量。

所以,我平常也会经常去园林裡看看——"苏州园林"是我经常休憩的地方:例如看看那边的石头和树木等。这都能让你体悟我们中国人真正的精緻以及审美高度:他们为什麽要这样建园子?我后来有一幅画叫《寻花山》,其实就是把我心中的游园感受记录下来,可以说是"移步换景":套上一个秋天的园林景色,但是又把它的迴廊等细节给全部去掉,看上去像在是一个空白的地方上绘画,这一切种种都带给我创作的灵感。

秦艾,《众妙之门 4》,2018 年,水墨设色纸本,  198  x 134 厘米。 

陈: 刚刚老师提及的玄武湖或是一些南京的景色等,让我想起老师其中的新作品名为《众妙之门4》。我知道那一幅画其实是描绘老师在某年的一个冬天,在鸡鸣寺的鼓楼上面获得一些感受。我看这幅画的感觉:就是一个黑色的背景,然后中间有一个门,它好像是通过一个非常萧瑟的冬天状态,可是门前又有两隻生气勃勃的小鹿站着。这幅画创作的心境到底是怎麽样?

秦: 很多香港的观众都很喜欢这幅作品。同时也是这次香港之行裡,大家讨论最多的作品。我觉得原因是大家都能从此作里面找到很多共鸣,画中所描述的冬天是是发生于几年前的南京,当时的天气可说是又冷又湿。

陈: 嗯,好像这几年的南京都不太下雪了。

秦: 南京还是会下雪!但下雪时却不是最冷的时候,反而下濛濛雨的天气让人感到又冷又湿,而且天色也是阴阴的。我记得那时我们就正好因为人少,所以就跑到那个塔里去。它是明代流传下来的一个塔,刚好我们两个人站在那个塔裡,就能看到前面灰濛濛的玄武湖,再来就是右边是一个台城。如我们再远看一点就是烟雾缭绕的紫金山。

这时我忽然就想到老子那句话:"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就是仿佛天地都浑然一体了。"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裡的道理就是:宇宙的一切都溷和在一起,你现在所身处的这个世界,未必就是你的所有,可能后面还有其他世界,一直延伸下去,最后我们发现自身只是万物裡小小的一部分。

所谓宇宙间都有着自身的规律:例如你看到玄武湖便会觉得水更加深或是山更加远,水底下和山后面可能还有别的世界,所以人其实都很是渺小,我想表达的就是这种感觉。

陈: 嗯。人的确是很渺小,那鹿呢?

秦: 鹿就是我和我先生两个人。


秦艾,《遗忘之山》,2019 年,水墨设色纸本,  55 x 110 厘米。 

陈: 好有意境!另外还有一幅叫作《遗忘之山》。这作品跟老师往常的创作有点不一样,当中还是包含中国山水和鹿这些元素,可是作品的底部却是绘图了黑白几何图案,显得有一点现代主义的味道。这样的创作构思是怎麽得来?

秦: 在2015年前,我就已经画了很多这样的作品:就是一个空间里面包含了一些穿越和超现实主义的感觉。这张作品其实是跟过往的作品互相呼应的,我在表现手法上进行了一些更多的探索。

陈: 那这是未来创作的一个主要方向吗?

秦: 有可能。但是未来的路向还是有好多不确定性在内,所以我其实就是往前走一点,然后再调整一下,再走一点再调整一下,然后再看看。我就是这样把一个想法完全体现出来的。

陈:我知道老师以前曾经说过在刚刚开始唸大学和学习艺术的时候,都很喜欢看一些带有很批判性的东西,包括一些对于社会和反映政治的一些作品。为什麽当时会喜欢这一类型的作品?现在观看当代艺术品的时候,你在思维上有哪些改变?

秦: 我觉得这个跟年龄是有关係:就是说年轻人在二十岁的时候都比较激进,像是看到不好的东西都觉得需要赶紧把它除掉。但是,世界于很多时候并不是这样运作,它没有绝对,有好就有坏。你可能现在觉得不好东西,也许以后是好的;现在觉得好东西,以后可能就坏的。

陈:这是你的体悟吗?

秦: 对,就是所有东西都不能一概而论。

陈:这个真的很难去定义。

秦: 很难。所以你就要接受它,然后等待它改变。万物都有它自己的规律。无论人也好或事也好,都有它本身的规律。所以,我们不用那麽急下定论,因为也许自己的判断不一定是对,因势利导是最好的。我们应该顺应着这个世界的变化,说白一点就是"随波逐流"——其实是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一切都有老天的安排。

于我来说,画画只是一种方式——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决它,就你力所能及地解决它。如果解决不了就不要管它了,换一个心态去看待它。因为如果这个事情很让你困扰,你怎麽努力也解决不了,那你就得换个角度去看。其实所有的痛苦和快乐都是来自你自己的心态,当你换了一个角度面对,可能它就没有让你感到那麽痛苦了。

陈: 这也是一个做法比较圆满的过程。如果你选择逃避它的话,那就一定不行了。相反,若是你尝试去解决它,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便有一个新的答案给你。

秦: 对,所以就不要夸大痛苦感。痛苦没有我们想像中那麽严重和可怕。当然,我们也不要把这世界上想像得过于美好。我们应该在自己有限的一生裡,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样人生就已经很圆满了。

陈: 嗯,所以老师你希望把这种想法带到作品里面,还是说你的作品总是特别期望带给别人这种感觉?

秦: 对,我绝对会。首先,我其实没有办法透过这作品解答很多人生问题。于我来说,它只是一个能让我如何面对这个世界的「出口」而已。我有时候就是运用自己喜爱的方式以及境界绘画作品,我只是纯粹把它这样画下来。

陈:你的风格在整个创作的历程裡有带着变化吗?

秦: 有,就像你所说的:我的作品都带有超现实的意味——就是一个东西在其表面上看来像是有着别的不一样,但是它的内核其实都是一样的。它都在寻找一个世界的规律:一个我看待世界的方式,或许我一直在营造着一个自己的世界。

陈:一般人当了艺术家这麽多年,一定会想说:我要透过作品跟观众沟通,或说哪一藏家会喜欢哪个类型的画等等。老师你觉得两者之间能够得到一个平衡吗?就比如说我画这类型的作品他们喜欢,那我可能会多画一些,而创作风格就往那方向走。你会存在这种纠结吗?

秦: 我不是特别多。因为我没有办法知道别人在想什麽,所以就不要费心去猜度别人在想什麽。自己做好自己,我相信:只要你做好你自己,爱你的人自然会来到你的身边。购买你的画的人肯定是因为欣赏你,或者是跟你性情相近的。如果你为了别人的想像而活,这想法并不正确。你倒不如做自己,这样自己也不累。

陈: 老师平常不画画的时候都喜欢做什麽呢?

秦: 我的生活很枯燥,基本上就是待在家裡。因为孩子到在唸小学,年纪还是比较小。因为我是年纪比较大才生孩子,所以我希望用更多时间陪伴他们。我一般在家里是跟他们一同起床,然后送他们上学后才工作。他们放学回来后,我就一直陪着他们,都是很有规律的生活模式。

陈: 那老师生了小孩子以后的心境有怎样的变化?

秦: 有啊,就是之前是想做"丁克"(丁客族)的,然后当我快到快四十岁的时候,我就忽然把持不住,还是觉得应该有一个孩子。

陈: 这种冲动是从哪来的?

秦: 其实不是冲动,是觉得遇上了困难及一种焦虑。有一天我忽然觉得:如果将来老了,住在老人院的时候没有一个跟我有(亲缘)关係的人来探望我,那种觉得好惨啊!我一路想着就觉得不行了,我要有个孩子。即使以后我俩不适合住在一起,他可以给我写明信片或是来看看我。

就是这样,我们就有了孩子,最后还要了两个。因为当你要了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就觉得他好可怜,以后他就这麽一个人了。所以我就再生一个小孩,最係变成有两个。其实孩子都是会添麻添乱的,如果你从功利方面来看是添麻烦的,但是反面来看,他其实是在帮助我们成长。

孩子其实是自己的一面镜子,他的出现和成长能够让你知道自己其实是有着很多奇怪的行为或是一些不能解决的事情——就是心裡过不去的坎,还有它的根源在哪裡。从他们身上你就可以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裡,这是一个共同进步的过程。

陈: 孩子在成长时我们也一同成长。如果没有生小孩这个决定就不会体验得到那种心境。

秦: 其实养育小孩的过程是很琐碎的。但能够让你慢慢地知道一个人是为什麽会造成现在这个样子。例如我的孩子在小时候最喜欢画画后,现在长大了。他们的兴趣点就开始从那里扩散起来。所以,他们会有很多属于自己的爱好。他们长大了以后所面对的世界也发展太快了,我们完全没有办法为他们的人生去规划,只能够让他们成为一个随时应变的人。无论他们的世界往后发生什麽变化,都能够从容的面对。这可能是我比较注重的想法。对于孩子们具体能够学到什麽,怎样的技能和兴趣也好,就随他们。


陈: 我们长大后也不一定会听父母的那一套。

秦: 对啊。所以,为人父母就要"时尚"一点。其实,我要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从来都没有说你一定要干什麽、一定不要干什麽。因为我的父亲也是一个艺术家,他比较能体会当中的纠结。我大学毕业后很多年都卖不到作品,其实都是父母一直在支持我——他们从不会说怎麽这麽多年也没有赚到很多钱等等。他们总是塞给我钱,然后说:把自己照顾好,就是这样。

所以,如果没有父母的支持,我其实很难坚持一直当艺术家。同时,有一个好的画廊、一群好的藏家都是在扶持艺术家。而艺术家其实是需要这样的鼓励。

陈: 嗯。希望老师将来有更多作品,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我也希望更多人能够从你的作品裡,对于人生有更多反思。谢谢你。


沙龙—— 秦艾
展期:2019年12月12日至2020年2月1日


本次展览,是秦艾在方由美术的首个沙龙个展,将全面展示她在不同创作时期的绘画作品。秦艾擅长将中国传统的工笔绘画技法与西式的图景制作相融合、贯通,处处流露着鲜明的时代气息。她的作品笔触细腻、用色凝练,画面空间华丽精细,能给观者带来梦幻之感和柔雅的审美体验。她喜欢将动物作为表现对象,暗喻深刻的创作意图。秦艾在绘画技法上保留了传统工笔画的特点,除了没有勾勒线条外,大多都是以传统的 “三矾九染”技法绘製而成。在这次展出的作品中,都是以东方的视角出发,例如《堂庭之山》、《滂水之云》以及《天河之水》。这些作品创作方向都是远离现实,带出一种隐逸的观点面对现实,并对传统文人画作回望与致敬。

关于艺术家

艺术家秦艾

秦艾1973年生于江苏省南通市,在1996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秦艾的作品画风细致柔和,经常以动物作为画中主角,并以西方的多重空间构图融入于传统工笔画的技法之中,流露着当代的气息。她的创作营造了现实与虚幻的强烈对比,借以对发展急速的现实世界作出反思。秦艾曾于北京、香港、台湾、义大利等地参与联展。2012年于台北、北京以及南京举行首个巡回展「靠近我的天涯」,2015年于北京今日美术馆举行双个展。她的作品被美术馆如江苏省美术馆以及私人收藏。秦艾现生活及工作于南京。



录入:20044

阅读:211
打印
上一篇:从“自说自话”到以史说话——“中国美术南通现象”研究札记
下一篇:细朱文的创作应该怎样思考,南通印社李夏荣社长告诉您~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书画篆刻研究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10983-1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