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善华,笔下神牛奔涌出

[日期:2019-10-07]   [字体: ]

编者的话:10月7日是如东画家徐善华的忌日。三年来一直关注如东书画界的活动,以从中找到一些相关信息,对徐善华的绘画艺术做一个报道。徐善华是如东一名田园画家,擅长画牛,1974年开始在徐悲鸿弟子杨建侯教授指导下,专攻水墨牛,一生勤奋不息,创作不止,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得到了人们的尊敬。今天南通书画网推出煮石斋一文,让大家了解徐善华作品的艺术特色,同时缅怀这位值得尊敬的乡村艺术家。

笔下神牛奔涌出
——漫谈徐善华先生水墨写意“牛”的技法突破
煮石斋

我爱和老人们交朋友,他们对人生的看法已经在糊涂与聪明之间转了几个轮回,故,他们的探寻与思考能给年轻人很多启迪。

以我的老师徐善华先生为例,他奋斗不止,求索不辍,在文人画园地里耕耘了一生,师友谓其已探得明珠。了解他的一生经历,揣摩他的艺术追求,体味他的绘画创新是我近些年来自觉的工作,且有颇多感悟。

徐善华先生毕业于南师美术系,是杨建侯教授的高足,而杨又是徐悲鸿的爱徒,所以徐善华先生有一枚常用之印,曰“悲鸿再徒”。

徐悲鸿对杨要求极严,曾因杨贪睡误事斥其曰:以汝带兵,必将误国。又以睡猫赠喻之。杨先生对徐善华先生也是如此,在南师课堂自不必说,就是在路上见到,杨先生也是将手一伸:“徐善华,你的速写本拿来我看。”有此严师督领,再加徐善华先生善于思考,勤练不辍,很快便成了班上的佼佼者,且成为杨老师的助手,陪杨老师在南京一些场所画大幅壁画,因此画艺更进,在校期间便有许多作品发表与参展。毕业时,因当时所谓的成份不好,没能留在省画院之类的单位,而被分到一所中学教高中语文。在繁重的工作之隙,他坚持创作,为了能有作画的时间与空间,他申请调动多次,最终落脚文化系统。

徐善华先生说,画画的人很多,但大多是人云亦云,这样画下去只能达到一般水平。他希望能突破前人,能有所创新,毕业后他不断寻路,画人物、花鸟,也尝试过山水,虽说画得不错,但无异于同仁,更不能超出前辈。后来,他找到了一个题材-“海子牛”,这是如东海边的一种水牛,因为生衍在黄海边,吃的是海边多盐份的蒿草,做的是下海拖货的苦力,因此体型比一般的水牛要大出许多,骨骼粗壮,肌肉强劲,角如古松,蹄如磐石,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壮美,徐老师为此激动不已,从此开始了他一生的奋斗。迄今为止已画牛四十多年。这些年来,他要求我注意各地画牛名家的作品,与其对比,以求将其定位。于是,我在外出观展、欣赏画册、笔会交流时一直都极为留心,对古代画家的牛及在网上寻找到的名家画牛作品也一一存读,并与其对比。通过多年来的研读、对比、临习、探究,我认为徐老师的牛已经达到了这一题材上的较高水平,且有颇多创新、极富个性,可与古今画牛高手比肩。

笔者并不是因为亲近于他而抬高他的作品,下面便作一些细致的分析,望读者读后再来评判我的观点。


笔者先从古至今梳理一下画牛名家和他们的作品。先从《五牛图》说起。唐朝韩滉的《五牛图》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纸本画作,也是此题材的第一个高峰。五牛图画的是贵族出行时拉车的黄牛(画者以牛自喻),淡墨勾线,敷淡彩,形神完备,但此幅还不能算是文人画,可算工笔淡彩一算。(明代亦有画家以此手法画过,以牛配人物,画幅极小)


清任伯年画过不少牛(以牛配人物),很到位,他先在底稿上勾形,再在蒙上正稿点厾,然后撕毛。动作以静态为主,形体准确,墨色也很美。他的画牛是一是五言小诗。徐悲鸿的“牛”用重线中锋勾出形,墨随形上,尤其是环境描写得好,有一种静穆的味道,可算是一篇篇乡村散文。当时的刘海粟、傅抱石、潘天寿等人都画过水墨牛,但都是画面中的配角,并未以其表达画者情思。



李可染和黄胄的“牛”享有盛名,李的“牛”用笔用墨质朴纯正,与他的李家山水意味相同,但他的“牛”或在山水一角,或是极小画幅,只是算是一种高级的小品。黄胄对生活的捕捉能力强,他的牛画得很准确,生活味儿也浓,是速写加墨色的一种画法,不过其线条是速写性的,墨色是以光影素描的思路来画的,中国画的味道不浓,没能象他的“毛驴”一样找到中国画的水墨正味。

上海的汪观清、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张广,陕西的晁海是当下画坛中对牛这一题材有一定研究的几位画家。汪用传统水墨画法,牛画得大了些,水墨味儿很好。张是水墨加素描,画幅大,墨色浓重,形很准确。晁海淡化了牛的形,用淡墨堆积,使牛如同黄土高原一般浑沌,也自有他的一种美。估计这几个人也是被众多高手逼得没法子,才找的这样一个一般人不画的题材,他们都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

那么,在这高手林立的画坛,徐先生的“牛”又有什么独特之处呢?他的创新在哪儿呢?为什么说他的牛可比肩上面所说画牛人且有所创新呢?下面便来具体说说徐先生的牛:

一、徐先生画出了牛的精神

牛是什么?牛是人类最早驯服的走兽之一,是农家耕作的帮手,它含辛茹苦、忍辱负重,或春耕或秋收,或炎夏戽水于田畴,或隆冬碾谷于茅舍。年复一年,周而复始,从不计较报酬,更不奢求赏赐。其力大无穷,而唯孺子之命是从,外弱甘卑,生则利满天下,死则皮角见用,肩尻不保,尿溲入药,遗矢可燃。它的这种精神是老百姓精神,是公仆精神,是最为彻底的奉献精神。徐老师画牛最先要表现的便是这种精神,他对牛形体的处理,笔法墨法的锤炼,对构图图式的选用,自己所写的长题、诗句、落款,无一不是服务于这一精神。他没有斤斤计较于形似,没有受制于离奇光影,他画的是牛更是人,是具有牛的精神的人,也是他自己,他一生奉献于社会奉献于工作奉献于待他人,因此他的牛便不同于人物、山水、花鸟画中的衬景之牛。

二、徐先生画出了纯正的中国味道

关于中国的文人画,当下有各种各样的评论,对于中国画的发展自晚清时期始便有着各类学说,徐老师在实践的同时一直进行着理论的学习,很早就形成了自己的坚定的想法,他关注这些思潮关注这些理论,但从不被其左右。他要掌握的是中国绘中最纯正的文人笔法墨法以及文人绘画的精神。他一直认直中国的文人画是绘画中的最高级的形式,西方写实手法受到新兴照相技术的冲击,而抽象艺术先天不足,受众受理论制约,行为艺术无法摆脱荒诞,只有中国画中的不似之似是为意象,早已登上艺术顶峰。除此之外,因为他的善于学习、勤于思索,他对中国画还有着许多自己独到的见解。有了这些理论的支撑,他便能化素描意识结构意识色彩意识于笔墨的的书写之中,从笔理中寻笔法,从笔情中得笔趣。使得他的作品显现出一种纯正的中国画味道,表现出一种纯粹的中国精神,他常说笔墨可以伤形但不可以伤气、伤韵,不可以伤神,所以,在他的牛的笔墨处理上中国画的书写性是第一位的。情感的抒发是第一位的,文人精神的表现是第一位的。因此他的牛不同于张广的素描的牛、不同于晁海的构成式的牛,笔墨也比汪观清提炼得好。

三、徐先生的“牛”图式宏大

前人画牛大都是小品式构图,牛也并非画面主体,汪、张、晁三人是现今画坛的画牛人,有意识的放大了尺幅,并以牛为画面主体,取得了一定的突破。与这些高手相比,徐先生的图式更为宏大,首先他的每头牛一般都不小于四尺半开,目前最大至六尺整张(一头牛),而且还不是完整的牛形象。大家可以想像,在一张几米长宽的宣纸上,一头牛或一群牛奔腾向前那是何等的气势!那是何等的厚重!近来他常取四尺一头或六尺八尺横幅的构图,那种气势,让人感觉到轰轰隆的牛蹄掷地之声迎面扑来,能震得你的心脏狂跳不已。这种宏大的图式是迄今仅于其手才得以一见的。

四、徐先生的“牛”形成了完美的国画程式

关于程式之争,近来在各个领域都有不少,其实程式不是僵化的代名词,它应该是一个开放的、优美的容器。他是可以再度开发的,再度提升的。要中国艺术领域中,优美的程式是一些最高级艺术的必需,经如京剧里的唱腔及脸谱、诗歌里的格律。在国画艺术中,许多画家的经典作品无一不是经典的程式。如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齐白石的虾。徐老师的牛已经形成了可比肩上述大家的国画程式,细作分析如下:画大幅牛先用淡墨定形,额顶用焦墨画出,鼻骨至鼻用浓墨写出,然后画口、眼、颊,牛角的画法很多,一般用次浓墨枯笔加皴擦,既有其质感又有写的味道。接下去画牛的颈脖、前腿、躯干、后腿、尾。他在画牛的躯干时用笔法与墨法很是多样,有吸收李可染的笔法和染法也有傅抱石的皴法,也有花鸟画的阔笔的成分。在几处细节如头、角、蹄的处理上有着极强的个人特色。当然前面所讲到的一些高手也是有着个性化的程式的,但在牛的细节的处理上总有一些非常明显的缺陷。通过对比我们可以看到,徐先生之牛的国画程式已臻完美。

五、徐先生的人品与画品高度统一

徐先生画牛是为了表现牛的精神,是为了表现奉献着的老百姓们的崇高思想,他的创造不是躺在书斋画室里玩艺术玩出来的,他更没有一边喝着“牛”奶,吃着“牛”肉,画着老牛,一边用这画去换取更高级的“吃食”,他本身就是一头牛,他在工作岗位上时所作的贡献人人皆知。就算是退休后,他还无数次拖着病体为一些单位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出谋出力,毫无怨言。我觉得,对他的画感兴趣的人应该都了解他的为人,我说他就是一条牛,应是不错的。虽说徐先生的牛最主要还是得自于造化,得自于黄海之滨的瑰宝-海子牛,但也只有他这条“人牛”才能画出这海子牛。

六、徐先生的“牛”外功夫醇厚

我们都知道“功夫应在诗外”,徐先生除画画之外,更有丰富经历,教书、做文化工作、参与政治协商、组建民间文化团体、办经济实体。在画牛之外还时有独到的画论,所画的一般的花鸟、传统的四君子另及山水、人物都达到了很高或较高水准。

说过以上几点,我想徐先生之牛的独到之处我已经讲明白了,他确是“水墨牛”这一题材的一处高峰,无愧于他早在几十年前便获得的“画牛大师”这一称号,至于时代变迁、黄沙吹尽,历史会对他的整体艺术成就给予怎样的定位,那不是我这蠢才可以猜测的,对此,徐老师亦淡淡一笑。

只是,可惜了:他所处的地理位置偏仄无闻、他的一生多磨多难、他的身体时被病痛困扰,他没能象他的前辈大家一般身居画坛高位,没有拥有更大的艺术活动空间,因此他只能象他所画的牛一样身处草莽之中,孤独一生、奋斗一生、奉献一生。当然,他甘于如此,只不过我们这些俗人常常为之嗟叹。



录入:20044

阅读:56
打印
上一篇:理论和创作并行——国展入展者任建娥的翰墨人生
下一篇: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