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球山:坚守36年,守护着江海大地的文化遗存

[日期:2019-09-10]   [字体: ]

前些年,一部《我在故宫修文物》红遍大江南北,片中的文物修复师就像文物界的杏林圣手,一件件“垂危”的文物在他们手里起死回生。在南通,也有这样一位文物修复师,他用36年的坚守,守护着江海大地的文化遗存。9月8日,记者走访了南通博物苑古书画修复装裱师丛球山,感受他作为古书画修复工作者寂寞的坚守和严谨的工匠精神。


入行36年,做的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事

在南通博物苑新馆江海古韵厅陈列的《通州三十六行风俗画》创作于清代光绪年间,堪称南通民间版《清明上河图》。当您近距离欣赏这件文物、感受清代风俗人情时,也许不会想到,这幅长约1.5米、宽约0.7米的古画曾有过破损不堪的时候。如今,这一作品以最佳面貌呈现在市民面前,这一切,得益于丛球山默默细致的工作。

《通州三十六行风俗画》

丛球山年轻时在浙江当兵,转业后到浙江越剧团工作。1982年,丛球山回到家乡南通,因对文博感兴趣,留在了博物苑工作。1982年10月至次年10月,丛球山在南京博物苑参加文化部文物事业管理局举办的书画装裱培训班,结业后,他回到南通,正式接手馆藏书画的装裱与修复工作。

“书画装裱与修复就是慢工出细活,修复一幅画,花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是常有的事。”丛球山说,“我们手中的物品每一件都异常珍贵,修复方案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此,我们不但要出细活,更要出精品。”

想成为出色的修复师,仅会“修补”是远远不够的

起子、尺板、刀子、蜡板、收卷刀……在丛球山的工作台上,这些工具总是摆在最醒目的地方。丛球山说,书画装裱修复是个手艺活,“吃饭”的家伙自然最宝贝。

36年来,丛球山已经修复了大量的明清和近现代名家书画,其中包括明清时期的董其昌、郑板桥、李方膺、刘墉等名家精品,近现代包括张謇、张大千、唐云、王个簃、陈大羽、高冠华等名家作品。由于文物保存对湿度和温度都有特别的要求,因此记者无缘看到丛球山的修复作品,但是谈到自己的修复经历,丛球山的话匣子打开了。



张謇书法作品修复前后对比

丛球山说,以《通州三十六行风俗画》为例,在开始修复前,需要根据画的破损情况制定详细的修复方案,包括用何种纸张、调配哪种颜料等等,一点一点地将破损的地方补好后,再将修复的地方做旧,每个需要修复的地方都需如此反复。

当然,让丛球山最头疼的还是缺损的文字和画面。比如一张张謇的书法作品中缺少了好几个字,为此丛球山查阅了很多书籍,走访相关专家,才确定了缺少的字。随后,在修复过程中,还要用张謇的书写习惯将字补上,这对他的书法造诣是极大的考验。而当遇到绘画作品缺少画面时,则需要丛球山根据整幅画的内容来推测所缺的内容,这对他的绘画功底要求极高。

严谨是修复工作的根本原则,画出什么花纹,补成什么形状,必须以当时同类型书画作品作参考,如果找不到依据,宁可搁置也不可臆造。“想成为出色的古书画修复师,只有修复技术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文学和书画功底。”丛球山说。

一路坚守寂寞相伴,未来期待年轻人加入其中

书画装裱是我国古老的传统工艺技术,它的产生与发展,对于保存灿烂的民族文化遗产、传播人类精神文明,都起到了特殊的作用。丛球山说,民间广为流传的“三分画七分裱”之说便是印证,因此,自古以来,装裱艺人对于装裱工艺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过,对纸、绫、绢等不同材质作品的修复都需要不同的技巧和方法。


古画修复前后对比

为此丛球山不断自我“充电”,改革和提升自己的工艺水平。而丛球山发现,单就书画保护而言,迄今为止还没有比传统装裱工艺更好的方法,如20世纪90年代出现的机裱,使用的是化学粘合剂复背,就不适宜对书画的揭裱和修复保护。

坚守传统是一件需要极大耐心和毅力的事,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显得有些枯燥和乏味了,这也造成了高级装裱人才的手艺日渐失传和新生人才的断档。对此,丛球山认为其中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掌握装裱技术并达艺术之境,“非一日之寒”,成才期较长,加上修复装裱工作比较辛苦且收入较少,一些年轻人不愿学这门手艺。

但近年来随着文博事业的发展,各大高校的文博专业渐渐热门,选择相关专业的学生也越来越多。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博物馆学专业的朱文彦已经工作7年了,如今,她是丛球山不多的助手之一。对此,丛球山十分欣慰,他希望古书画修复装裱这门传统手艺能成为更多青年才俊的选择。(龚丹)



录入:20044

阅读:32
打印
上一篇:刀锋新锐——国展入展者欧阳铭的方寸世界
下一篇:理论和创作并行——国展入展者任建娥的翰墨人生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