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出了名的人好画又好的“好人丁”走了……怀念湿润了朋友圈

[日期:2019-09-06]   [字体: ]

□ 宋捷

丁鸿章先生走了,没有来得及和那么多关心他的同事和读者告个别,就在8月的最后一天,在千里之外的北京,撒手人寰,走得那么匆忙!


他的离开,给许多人带来无限的哀伤。泪水打湿了他的朋友圈,特别是在他工作过36年的南通报业传媒集团,报人退休群、“永远的晚报人”工作群、《江海记者》等互动群里,哀思绵绵,泪水涟涟。

过去的一周里,我在朋友圈里读到多篇追述丁公高尚人品、精湛画艺的感人故事。

“正如你所看到的,今天我换了一个微信头像,是为了悼念一个人——这幅漫画像的作者。1993年7月1日《江海晚报》创刊后,丁公为晚报的每一位同仁都画了一幅漫画,其传神程度令人惊叹。”在朋友圈动情写下这段文字的,是南京《金陵瞭望》副总编辑陈永进。

我们3个人都曾参与了江海晚报的创刊。那一年,丁公和我同时被报社党组任命为晚报新闻部副主任,交往甚密。

我清楚地记得,他为晚报32位同仁漫画造像时,没有让大家提供照片,只花了两个晚上,就勾勒了32幅栩栩如生的作品,每个人的特点都抓的很精准,在1993年岁末的晚报上推出时,好评如潮。



精湛的“艺章”当然非一日之功。

鸿章老自幼爱画,南艺附中四年的磨砺,培养了他扎实的素描、写生等基本功,中学时代就因在《新华日报》等报刊上多次发表作品而名动南艺附中和故乡高邮。

南艺四年的名师指点,又让他畅游在前贤的墨趣笔意之中,而此后30余年美术编辑工作的“浸泡”,更使他对传统的写意人物画情有独钟。

于是,醉仙、美女、读书人、平民百姓等一个个形象各异又充满古诗意趣的人物,从他的笔端走上画案,和京剧的京腔一样“味浓”。

所以对他来说,要为朝夕相处的同事们造像,自然画的生动传神。

除了精湛的“艺章”,人们对鸿章先生崇高的“鸿品”也非常敬仰。

知名画家尤无曲的长孙尤灿在朋友圈两次推文,深情回忆丁公和他祖父尤无曲的交往。

尤老九十大寿时,丁公在江海晚报编辑部主持画刊版面。他为尤老出了一期贺寿专版,老人家请他去家里走一趟,要专门为他画一幅画,丁公婉拒了。

2016年秋,听说同事顾剑要去新疆伊犁日报支边,丁公连夜创作了一幅牡丹画《紫气东来》,次日专程送到报社,让顾剑“想家的时候就看看这幅画”。

顾剑在朋友圈还回忆了另外一段往事:多年前舟山日报发行印务公司成立时,他请丁公作画一幅道喜,丁公二话不说,花了三天时间,画了一幅八平尺的画裱好以后送到他办公室,却连裱画的成本也不肯收。

报社的老同事中,许多人都收到过丁公的画。扬子晚报文化专副刊部主任陈申至今还记得,30年前她在南通日报工作时,有一次生病住院,丁公给她画了两幅小品挂在病房,祝她早日康复。

多年前,老同事金星华曾和我说过,无论是深邃的思想,还是扎实的功力、绘画的技巧,以及对传统文化的坚守,丁公在南通籍画家中都走在前列。但他甘于寂寞,从来不炒作自己的画作。

他唯一一次举办画展是在22年前,为庆祝香港回归,他回报家乡,在家乡高邮举办了一次个人画展。

七十大寿时,儿子丁丁想为他在北京办一次画展,并在央媒上推介一次,被他坚决否定了。

今天凌晨,丁丁在电话里告诉我,父亲一生不事张扬,他有很多社会资源,比如在南艺附中读书时的班主任是南艺的第四任院长冯健亲,本科的班主任是南艺的第二任院长保彬,他还是人民日报社神州书画院的签约画家,这些,可能连他最好的朋友也未必知道。

丁公性情耿介正直,待人接物谦恭有礼,但从不吹牛拍马,有古君子风。为工作上的事,他可以跟头头面折廷争,不惜面红耳赤;而对同仁相求的份外事,他都是有求必应。

一位老编辑回忆,当年晚报社会生活版有一不定期栏目,每期都要配图。有时晚上临时安排上了稿子,电脑房等着排版了,而已经退居二线的丁公早已下了班。编辑踌躇再三,硬着头皮打电话请他帮个忙,他二话不说,从家中赶到报社。对编辑的歉意和道谢,他总是笑着说“不要谢,小事一桩。”这位编辑说,至今,丁公慢条斯理说“不要谢”时的音容和淳朴厚道的笑貌仍深深铭记在他心底。

本周一,在丁公的送别仪式上,我简短回顾了他的一生,讲到这些往事时,引发前来为丁公送行的中国记协主席张研农的感慨。

研农同志在担任人民日报社总编和社长期间,丁公的儿子丁丁作为秘书跟了他8年。小丁继承了父亲的低调,从来没有在领导面前提过半句父亲的画艺,包括在《人民日报》社总编室文化新闻版时,也没有利用便利宣传过父亲。

送别丁公是在国人都熟知的八宝山公墓。那天上午,丁公静静地躺在鲜花簇拥的冰棺中,面容十分安详,嘴角还微微露出他的亲友们都熟悉的“丁氏微笑”。

儿子在他的冰棺里特地放了两支他心爱的画笔。丁公生前爱竹,灵堂设在竹厅,大屏滚动播放着他生前的画作和作画的情景,背景音乐也是舒缓的小夜曲,这些,都是丁丁和人民日报的同事们精心布置的。

今天是丁公离开我们的第7天,下周就要过中秋了,我情不自禁写下这段文字,纪念我敬爱的同事、大哥和人生楷模,愿他的鸿品艺章照亮天堂!



录入:20044

阅读:67
打印
上一篇:张凯,南通书坛的一匹黑马
下一篇:如皋举办全国书画名家扇面作品邀请展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