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名家之朱建忠:与众不同的“真画者”

[日期:2019-08-30]   [字体: ]
1954年生于江苏南通市。1982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



主要展览

1999  「广东省美术馆个展」

1999  「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2004  「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2013  「 “新朦胧主义”画展」東京画廊+BTAP、北京

2013  「“水墨文章”当代水墨研究系列展(第三回)」武汉

2014  「山外山---沈勤.朱建忠双个展」上海玉衡艺术中心

2014  「“新朦胧主义”第二回展」東京画廊+BTAP、北京

2014  「“东学西渐”中国当代水墨五人展」英国伦敦

2014  「“游心虚淡”新水墨邀请展」南京先锋艺术中心

2015  「林中路——美术作品展」英国伦敦

2015  「“虚薄之境”对画山水与风景」上海明圆美术馆

2015  「四维向度—梁铨陈琦沈勤朱建忠四人联展」上海玉衡艺术中心

2016  「青山归远——朱建忠个展」東京画廊+BTAP、北京

2017  「云深处---新朦胧主义四人展」東京画廊+BTAP、北京

2017  「高山流水---中国当代山水画展(第二回)」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

2017  「水墨中国---香港回归二十周年艺术展」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2017  「新人文画五人展(第一回)」常熟虞山当代美术馆

2017  「中国当代水墨年鉴展2016--2017」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

2018  「第五届新朦胧主义2013-2018总结展」清华美院美术馆、東京画廊+BTAP、北京

2018  「平行.上海--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上海青浦可美术馆

2018  「首届亚太艺术展」南京大学美术馆

2018  「“体用一源”—面向未来的水墨艺术」中国美术馆

2018  「卅年:田畑幸人和中国当代艺术」東京画廊+BTAP、北京

2019  「黄欣宾卞雪松楊键朱建忠四人展」虞山当代美术馆

2019  「水墨现在—第十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深圳华美术馆

2019  「水墨精神—从传统思想和智慧中生成新创造」济宁美术馆

2019  「整体观看」 東京画廊+BTAP、北京


镜像一 170x95cm  纸本水墨 2019


镜像二 138x68cm 纸本水墨 2019


自在二 68x138cm 纸本水墨 2019


慎独二 68×45cm 纸本水墨 2019


慎独三  68×45cm 纸本水墨 2019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艺术家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多种多样,有很多风格和尝试;另一类是是穷其一生只做一种题材的艺术家。只画一个类型的画,看似简单,却需要极强的意志品质。我认为创作上重要的一点是做其他人没有尝试过的事情,这一点也是看似简单,实则不易的。这就是为什么可以在艺术史中留下名字的艺术家寥寥无几。

我向来认同艺术家能够坚持自我表现,而不是太过于受到世俗生活的干扰和牵绊。因此只画“松”的朱建忠老师引起了我的注意,在中国绘画史上我不知道还有其他画松树的人。我知道的朱建忠是个倔强的纯粹的艺术家,为人以及作品的纯粹性都让我非常尊重。朱建忠始终执着于描绘那棵只身孤影的松树,以至于我们不得不驻足观看,尝试捕捉萦绕于画面之中的高士情怀。

他最终选择将这棵松树作为画面主体而非其它,一定有着耐人寻味的理由。显然,这棵松树也成其自身的写照,不仅仅是理想,更是状态。遗世独立,抑制自己的欲望,自我欣赏也自我规训。

——田畑幸人

品鉴精品——读《朱建忠画集》

陈孝信

我常为此感叹:功利与贪欲的驱使,使得当今的书画领地上乏善可陈,形同垃圾的东西比比皆是。相反的是:值得我们去认真品鉴的精品可谓是凤毛麟角。

刚出炉不久,置于我书案上的这本《朱建忠画集》正属于“凤毛麟角”一类。

我被分配到南艺教书时(1981),朱建忠尚未毕业离校。可再次相识,却已是二十多年以后的事。那年,我去南通策划展览,初次走进了他的画室,读过他的不少作品后,不觉眼前一亮。后来,又多次读到他的作品,印象便渐渐深刻起来。

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真画者”。为人低调,不喜应酬,不玩文字,沉静寡言,只是一门心思地画他的画。他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画不到“位”的作品绝不示人。凡可以示人的作品则几乎件件都是精品。

唯精品值得品鉴。

古人云:文章如日月,终古常见而光景常新(李文饶),绘画亦如是。纵观朱建忠的创作,真正做到“光景常新”的应是两大类作品:一类为“以渍染带写”的新山水;另一类为幡然出新的“青绿山水”。其中,尤以前一类最是夺人眼球。

创作以渍水、积墨为主的山水,无疑于“走钢丝”——经历一次次的历险过程。原因是在宣纸上反复多遍、且是正反两面渍水、积墨,“三矾九染”,不断地“破坏”宣纸的承受力,让它达到一个极致。如此这般,最后出来的效果已无法预测。尽管如此,朱建忠仍是义无反顾地一次次冒险,奇迹也终于一次次地出现(废画亦是难免)。诚如贡布里希所言:伟大的艺术作品,一方面总是强烈冲突的产物,另一方面又是作者更强烈地配合和控制这种冲动的结果。

顺便须指出:渍水、积墨与二十世纪大行其道的泼墨、泼彩之法有所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大异其趣。朱建忠之所以非如此不可,深层理由有三:一是为了求变,求自我。求变是为了从“文人画”的写意传统中疏离出来,创作出一种更富有时代感的新型“山水”;求自我乃是石涛留下的一笔宝贵遗产,所谓“我自发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满构图、通幅渍染、积墨正是朱建忠所确立的“我之须眉”。二是为了求醇厚,求蕴藉丰富。“所谓厚者,以其神厚也,气厚也,味厚也”(贺贻孙语)。亦正所谓“词若兰芳,含吐蕴藉”。按现代的视角来看,这种反复渲染、层层叠叠、光影闪烁的效果,乃是将空间的深度和时间的流逝(长度)结合在了一起,从而穿越了特定的时空,达到了一种不确定的恒久感。三是 为了求气韵。古人向以为“气韵非师”,“系得乎天机,出于灵府”( 郭若虚)。朱建忠的反复渍、积,似乎就是在“置之死地而求生”,最终浮出的是一种清气,固自迥绝尘嚣,并做到了:气韵流丽而不浊滞;厚重而不失隽秀;创见而不失陈腐。正所谓:气韵既高,生动不得不至。

画中的主体始终是围绕着“松”来做“文章”(间或也有人物),开始为松林,继而是几棵松,最后竟减至一棵松,且一律以简笔、小写意之法勾勒,显得笔笔松灵、自然,别具一种风致。缘何会对“松”情有独钟?个中原因画家本人虽有所交代,但也似乎无须深究。理由是画家对它早已是心有别寄,无关风月。

此“松”可以从三个角度察之:一、自然的物态化。“后皇嘉树”、“生南国兮”,纵览其松,说不上枝繁叶茂,高大挺拔,在有松一族之中,许是平凡到了不起眼的地步,可这也正是它和它们的可贵之处(画家想要的正是这种效果)。二、自然的人格化。“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闲心自慎,终不失过兮。秉德无私,参天地兮。愿岁并谢,与长友兮”(屈原:《橘颂》),在画家的精神世界中,此“松”不可或缺,甚至就是唯一。画中的松和松林皆静若处子,朴朴实实,似玉一般晶莹剔透,纯粹已达极致。其姿其状,其形其态,既是孤寂、独立、自在、逍遥的人格写照(代码),也是画家与远古之高士、贤人精神沟通(神交)的媒介。藉此,画家的精神世界便可以自由地遨游于历史的时空之中,显得何其充实,何其自由!三、禅意。“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一行禅师)。朱建忠画松亦如参禅(体悟内心)。虽其过程中动作不断,但最终营造出的境界却是一派闲静、清空、简妙、幽微,若真若幻,暗藏禅机和诗意,不免让人想起了倪云林的一首画跋诗:风雨萧条晚乍凉,两株嘉树近当窗;结庐人境无来辙,西山青影落秋江;临流染翰摹幽意,忽有冲烟白鹤双。画中偶而可见禅定中的高士,抑或又与台榭同在,则犹如是点睛之笔,将禅机微启,引人入定。

朱建忠画中的禅意自然不限于画松,几乎是随处可悟禅。但并非强加,而是发自肺腑,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禅意盎然。这既是他创作中的一大特色,也是画面内涵的一个主要支撑点。往深里说,向往禅境,达到内心的平和、自在、超脱乃当代人的集体无意识。

“青绿山水”远在盛唐便已趋于成熟,然因士人的无端排斥,成了宋以后山水画领域中的一个“冷门”,少有人敢去碰它,故其颓势延续至今。朱建忠反其道而行之,在近几年中,此类佳作连连,幡然出新,把它推到了一个令人瞩目的时代高度,啧啧令人称奇。

朱建忠创作“青山绿水”的成功之道首选立足点。立足点高,品格、境界自然也就高。具体而言,这个立足点就是:不能仅仅把“青山绿水”当作描摹自然的媒介,并一味地追求“金碧辉煌”的艺术效果,而是要返回内心世界,站在一个精神性至高点上,去返照自然,大胆取舍。故而朱建忠的“青山绿水”并非“写真山水”或“全景山水”,而是一再地做减法,求简约,将“自然”的因素从反向上推到了一个极致。在此同时,又在精神层面上,将“少许许”扩量为“多许许”。于是,他的“青山绿水”便从图真自然的层面上“解放”出来,成为了精神性的载体。若从精神性的层面来考量,“青山绿水”与前一类的“黑白山水”并无二致(许是略有逊色),实乃殊途同归。

其次,是语言层面。背景处理仍以渍水、积染为主。虽为薄染,但层次多变,蕴藉丰富,气韵超乎其表。主体山水则一变唐人的“勾斫”之法,而以“没骨法”或“空勾无皴”兼用渲染法完成,使山水平添了一层妩媚之态,显得虚灵儒雅,再无一种俗气。松、石点缀,则简赅而生动,俊爽、疏朗而如清风出袖、明月入怀。一位西方学者曾说过:简单是灵魂的精髓,秩序、和谐是灵魂的明晰澄澈(沙拉·班·布瑞斯纳)。此话用在朱建忠两类山水新作的品鉴上,岂不是十分允当?

朱建忠的上述两类山水作品在总体风格上十分近似,只是在用墨、用色、方法、细节上略有不同而已。所以,“黑白”—— “青绿”现已成为了他创作思路上的“双桨”。意欲做到“双管齐下”、齐头并进,或许就是他真正的艺术追求。

朱建忠一贯给人以既不激进,亦绝不保守;既不刻意追求“当代”,亦不甘于陈腐的姿态,并始终做到了不温不火,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拓进——这种渐进的姿态对当今的艺坛而言,难道不是一个有益的启示?

唯精品能为我们提供上乘的精神食粮。愿朱建忠能为我们提供更多、更好的精品!



录入:20044

阅读:50
打印
上一篇:南通油画三剑客
下一篇:挥毫落纸云如烟——记如皋籍青年书法家宋志伟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