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志中“印说南通话”篆刻作品精选

[日期:2019-08-26]   [字体: ]

南通话,通行于南通市区以及通州区中西部的方言,比较特殊。南通从前大部为长江口海域,南北朝时始成沙洲,叫胡逗洲,南通话是在这个小岛上融和了吴方言及海陵方言以及其它方言所形成的一种岛语,是吴语向江淮官话的过渡方言。

南通话的语言特征十分明显,词汇丰富,形容极限,其中在词汇方面有许多普通话所没有的独特的词汇。由于社会的发展,很多词汇正在逐渐消亡,但在老一辈的记忆中,仍然倍感亲切。画家蔡志中先生,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地方民俗和传统文化的传承,将南通话中独特的词汇用篆刻的形式保存下来,他说,南通话是的本土方言,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看着它一天天消失,要珍惜它、抢救它。

南通书协主席丘石认为:画家志中兄也一直流连于方寸之石的凿趣,其勤勉程度甚至超过了许多篆刻同道,着实令我等钦佩!他的篆刻入古,气息上、取法上与古人相接,尤其在汉印的古拙、封泥的烂漫处得益良多,刀下的作品格调高古;他的篆刻入境,有如他的山水青绿,淡雅清散,行运轻松,了无痕迹,而又长于意境营造;他的篆刻也能入世,无论前人佳句丽词,还是吉言俚语,都能跃然于他的印面之中,显得平和、亲切和自然。志中兄的印虽常常为其画名所掩,但依然丝毫不影响他在南通印坛的中坚地位和美誉指数。

南通书画网特从蔡志中近100枚南通话印章中精选了部分,供网友欣赏把玩。
































链接:揭秘南通方言的前世今生

万久富:方言有多大价值,南通方言就有多大价值

南通大学文学院教授万久富介绍说,南通方言作为一千多年在江海交汇之地逐渐融合发展起来的汉语方言小片,兼具南北方言诸多特点,十分的特别。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说方言有多大价值,南通方言就有多大价值;南通文化有多大价值,南通方言就有多大价值。

要研究南通方言,首先要明白南通方言的多样性与差异性,基本分为四个方言小片。首先如皋、海安西部一带是南通地区最先形成的陆地,西晋以前为吴语区。西晋以后,北方移民带来的北方话在这里扎根,进而取代了吴语,逐渐形成了古如皋话。后来随着北方移民和扬泰地区移民的不断迁入,加上宋元明清以来与南北下江官话区的士宦兵商民的来往,特别是吴语底层因素的部分影响以及数百年来江南吴语的渗入,终于形成了通行于海安、如皋和如东(大部分)一带的属于江淮方言泰如片的如皋话。

今南通市区、通州市西部一带直到唐五代才逐渐形成聚落,可以推测的是,当时居民主体所操方言与古常州 吴语有着历史渊源关系,还有一些居民是流亡逃生的外地人和流放犯人,他们栖居沙洲,煮盐为生,与外界 交流稀少,逐渐形成了古南通话。随着时间的流逝,北方官话逐步渗入,江南吴语和启海吴语影响该地区,如皋话也强势影响该地区,终于形成了今天这样一种具有下江官话主要特征又表现出吴方言的某些特征的过渡性质的特殊方言小片。

北宋庆历、皇祐年间(1041-1053)通吕水脊连成一片,古通州境遇基本形成,发展着的古海门话不断影响着该地区,使得古通东话渗入了更多的吴语因素。四百年间,反展着的如皋话也不断影响通东地区,通东话就这样在古如皋话和古海门话的影响和揉杂之下发展着。清乾隆以后,随着新海门厅与通东一带的涨接,来源于近代江南和崇明岛的属于近现代吴语的启海话再次强势影响通东地区,使得古通东话发展成带有浓厚吴语 特色的现代通东话。

今天的海门市、启东市的中南部,以及通州市的西南部、南通开发区的部分地区,成陆最迟,居民主要来自 江南崇明、太仓、松江等地的垦民,其方言早期正是典型的客籍方言江南吴语。三四百年来随着与南通话及 通东话、如皋话的交融,渐渐形成了与江南吴语略有区别的属于吴方言的启海话,一般也叫做崇明话、沙地话。

顾黔:现代南通方言处于江淮官话和吴语交界的最前沿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顾黔认为,南通方言古代均为吴语(江淮之间古为吴地),由于历代北人南下,南通( 西部、北部)方言渐次演变为官话,通州正处于演变过程中,启海仍为吴语。顾教授说,她曾连续8个暑假,走遍南通每一个乡镇方言,深入开展方言研究,并对南通境内江淮方言地区与吴语地区进行了分界。她认为南通方言是语言活的演变过程,研究南通方言能发现汉语从古代到现代的演变,这也奠定了南通方言的独特地位。

南通话是最难懂的方言吗?

南通大学文学院教授万久富认为,方言无难易之分,所谓会说者不难。但我们可以通过与普通话的比较,来判断某一方言与普通话的相似度,比如说相同的词汇,声韵调的异同,来对不同方言作相对客观的难易判断。不过在目前汉语方言还没有完全调查研究清楚的情况下,人们仅凭语感作感性判断,有时容易偏颇。根据我个人的研究,结合人们对南通方言的语感判断,南通方言作为一千多年来在沧海桑田变化突出的江海交汇之地逐渐融合发展起来的汉语方言小片,兼具南北方言诸多突出特点的南通方言确实很特别,其价值相当高。至于是否最难懂,还需要结合其他汉语方言的比较研究后才能说得清。

南通话与日语、蒙古与有关系吗?

万久富认为,南通话特别,外地人总会说南通话像日语,也有人说南通话是蒙古语发展来的。实际上这都是一种不科学的表述。南通话的语速快跟南通话声调多,入声字多有一定关系。而日语与古代汉语关系密切,日语中有唐音、宋音、吴音等,实施上日语与汉语不属于一种语系。说南通话像日语,可能更多的应该是从语言色彩、风格角度产生的一种感性判断,不是理性意义上的语言研究。现代汉语本身就是在多地域、多语言影响融合之下发展起来的,自然包括蒙古语,甚至日语中的某些放音或词汇。但我们应该全面认识到:一方面,南通方言与蒙古语有影响关系,其他方言也会有,只是影响成分多少的问题,这项研究工作目前学界尚未系统展开。另一方面,南通话还跟常州话、泰州话等等其他诸多方言以及普通话有影响关系。 



录入:20044

阅读:43
打印
上一篇:妙笔生花——周时君题匾集锦
下一篇:吴耀华太行山写生记行节选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