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僧何来——访觉禅和尚蠙山鸿爪

[日期:2019-08-09]   [字体: ]

□ 赵一锋


释觉禅荆棘兰花图

民国以来,皋东掘港文人圈子里流传一位法名觉禅的画僧在戊戌变法失败后隐居掘港的故事。过去僧道擅长笔墨丹青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而一个曾参与戊戌变法的画僧事败后来到掘港,给整个事件笼罩上一层神秘的光环,似乎纳入当年大历史的滚滚红尘,而现有地方志书语焉不详,又给后人留下无尽的遐想。 

一、戊戌雪后隐蠙山 

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年末一场大雪后的的某一天,江南省通州直隶州如皋县掘港场东三元宫,或许是东林禅院的山门外留下一串脚印,一个法名觉禅的和尚前来挂单。他的到来并没有给掘港带来什么轰动,过去掘港号称有“九桥十庙”,实际宫观寺庙远不止这个数,常常有挂单投宿的出家人,来了去,去了来,谁也不会注意。只有庙里的主持知道他的底细,他是“康党”,是朝廷的钦犯,一直到他离开都没有人知道。以上是笔者根据史料和传闻的猜测,突发奇想想象那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

这一年光绪皇帝在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派的支持下主导一场政治改革,史称“戊戌变法”。改革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要有得力的班底,康有为一定会招纳贤才为及所用,这时候或许是更早本文的主人公觉禅登上历史舞台,协助康有为开展维新变法活动。有一说觉禅是康有为的秘书,这时候他应该还不是僧人,当年在天子脚下一个僧人参与维新变法是很另类的,如果有历史资料上也会有记载,很可惜目前没有找到。

由于维新派大多数都是书生,缺乏实际操作能力,且并未掌握实权,103天的变法中共下达谕旨286件,大多停留在口头并未能实际操作。更主要的是这次改革缺乏群众基础,变法措施缺乏制度上的衔接,损害利益者众多,又没有合理有效的应对措施,导致以慈禧为首的顽固派的反对。9月19日,慈禧从颐和园回到紫禁城,宣布废除新法,囚禁光绪皇帝,捕杀维新人士,谭嗣同、康广仁、林旭、杨深秀、杨锐、刘光第六人于1898年9月28日在北京菜市口惨遭杀害,史称“戊戌六君子”。康有为、梁启超流亡海外,戊戌变法失败。据说,本文的主人公觉禅和尚外逃,逃亡至当年的江南掘港场东三元宫,或者是东林禅院,隐居了起来。当年觉禅和尚是否到过掘港?为何要到此地?在掘港又有何作为?接下来笔者作一番探讨。

二、七秀巷内忆伧叟

觉禅和尚在戊戌变法失败后避难于掘港东三元宫,或者东林禅院的说法大概是自民国以后的事,只在掘港文人间流传,普通的老百姓并不是很清楚。关于这一说法,从民国年间就有文人学着开始考证,并言之灼灼。其中掘港文人李斯可应该是承上启下的关键人物,其考证最为详细和接近真实情况,更有甚至认为此说为他首倡。笔者了解觉禅和尚的情况,大多是从其忘年好友孙德庚、孙保林、汪剑坤三位先生处获悉,并由此进一步拓展考证。

李斯可(1912-1997年),原名德恒,号伧叟,由于个矮,谦称短李、射翁,又称怡志轩主,掘港镇人,祖籍句容,其曾祖李步清祖父曾为朝廷二品官员,住掘港西街七秀巷。自幼诗才敏捷,得前清秀才冒贯之、石献之,以及掘港名士赵曾望女公子赵孟娥的宠爱指点,三人亦是其老师,年轻时就名誉乡里,早期诗文大部分散失,现存的也不多,如东诗人汪剑坤保存其巴掌大诗稿一张,“频年何地足优游,欲上春台叹未由。梦幻漆园聊作达,诗抚白傅少言愁。孙阳旷世才知马,丙吉何须待问牛。皮里媸妍谁识得,自来季野有春秋。”李斯可青少年时期曾在南通县金沙镇西四安学徒当“小相公”,东家孙儆,字谨丞,号伧叟,精于书法,尤其擅长甲骨文,李斯可在学徒时受其指点,研究甲骨文此时打下基础,后来自号伧叟,可见影响之深。他一辈子钟情于书画印章,书法真、草、隶、篆俱佳,追甲骨拓片,以笔代刀,古朴劲健。初绘画请教于经晨,后师法吴昌硕、任伯年等,擅长梅、兰、竹、菊。治印习赵之谦,取法汉印古玺,故后人评价其为“诗书画印”四绝的大家。

“诗书画印”其实是他的闲暇消遣,其解放前以教书为业,民国年间在七秀巷家中开设书塾,七秀巷历来是掘港文化的集中区,晚清民国年间该区域有私塾十余家,文化氛围浓厚,李氏书塾开有2个班,学生最多时达到五六十人,所教课程以启蒙为主,兼授书画。抗战爆发后在九总乡担任新四军教员和办事处文书,办事处设在南街管家临渠小筑,与当时苏中行政公署主任季方有交往,季欣赏其才,后来还有书信来往。解放初任教于蠙山小学,校长是其同学郭人和。

李斯可酷爱书画,平日收藏和鉴赏书画,从其现留存的画作来看文人画的气息浓厚。此间李斯可应该也会看到觉禅的画作,两人的画风也及其相似,影响可见一斑,日后其得到觉禅的画作打下伏笔,其间还有些传奇,后面详述。

解放后,李斯可在“三反五反”中被错划为“四类分子”,家庭、工作均受到影响,众人侧目,饱受世态炎凉,时至今日,说起他老掘港只记得西街上一个矮小谦恭的背影……他被安排在刻字店劳动,主要从事刻印,那时候很多公私印章、单位的牌子出自他的手笔。那时候店里一般是黄杨木、银杏木的,好一点的是牛角的,石头印章都是顾客自带。即使在艰难困苦的环境里,他还是不愿意放弃对“诗书画印”的追求,闲暇之余写诗作画刻印。1977年,李斯可摘掉迎来了“四类分子”的帽子,艺术创作获得自由和新生,现在留存的书画篆刻作品多是这个时期留下的,从中可以看出古意和创新,闲适和欣喜。19年秋,县文化馆举办书画展,馆长康平眼光独到,力排众议将李斯可甲骨文书法条屏对联放在首位,体现了对其的重视和尊敬,“大熟歌五风十雨,长征历万水千山”,这幅对联大抵也是诗人此时的心境写照吧!后来康平馆长还将其作品送省市参展,屡获殊荣。此时,掘港集聚了李斯可、郭人和、金喦石、陈道权、刘德生、郭振、杭继宗等一批文人,文人好友知己常常诗文唱和,笔墨雅集,那段日子应该是李斯可先生最为开心的时光。1992年,李斯可出版《李斯可书画篆刻选集》,潘宗和老师题写书名,郭仁和先生作序,孙德庚老师的舅舅张祖生捉刀书写,引起轰动。最近笔者在旧书摊得到一本1994年出版的《潘宗和画册》,是当年潘老师送给斯可老的,见证了两位书画前辈的一段友谊。


李斯可篆刻

李斯可格外关爱后学晚辈,孙德庚、汪剑坤等得到其指点,可谓亦师亦友。孙德庚,字玉麟,号微驼,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工艺美术师,如东印协主席。当年与李斯可交厚,常常昼夜长谈,促膝谈心,交流书画印章技艺,后来甚至达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汪剑坤,诗人,擅长古诗、楹联和盆景制作。当年在李的学生赵松武的引见下随李精研古诗,两人亦是忘年之交。李曾说过:“想不到文化大革命这么多年,还有青年人写古体诗写得蛮好……”, 两人常谈起扬州八怪、说起八大山人,一说就是二十余年……

笔者有幸在小时候见过李斯可先生,有次和其长孙到西街上玩耍遇到,还有几次路过正街砖西的刻字店看到,那时候他已经退休,估计是来店里玩的,其长孙讲过他爷爷会写甲骨文在刻字店里,路过朝店里多看几眼,印象深刻又模糊。后来遇到如东文史学者孙保林先生,当年孙先生是斯可老的同事,每每说起李斯可是个艺术奇才,诗书画印俱佳。到孙德庚、汪剑坤二先生处玩耍,又听到很多关于李斯可先生的故事。孙、汪、孙三位先生不约而同讲到李斯可与觉禅和尚的渊源,至此笔者有心要对此事做一番探究。

1997年7月11日,李斯可先生仙逝,有说是当年CCTV-11开通了戏曲频道,当年的老人都是戏迷,整日整夜的看京戏,当天看了一下午的京戏《荒山泪》、《锁麟囊》,晚七点许突发脑溢血,老人是幸福的走的,走前自己沐浴净身。汪剑坤先生曾写七律《赠李斯可老》:“五寸寒刀雕暮色,四方印石作田畴。取将鬓发层层雪,成就梅香细细流。踱到三更云出月,吟成半首露沾头。清晨深巷扫枯叶,不说天凉好个秋。”正是其写照。孙德庚先生曾为斯可老刻一方闲章曰“射翁”,曾对汪剑坤先生说过:“射,寸身也,此印文雅含蓄,有些自嘲,不失为大丈夫。”小小的身躯里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他的书画至今为本县众多书画爱好者喜爱收藏,在圈子里颇有影响,有人说不是历史原因,其定是中国书协会员,造化弄人呀!

最后,我再来说说觉禅和尚隐居掘港的故事。 

三、拾遗丹青访觉禅

历史上法号叫觉禅的和尚不少,能绘画者也有几位。曾有一种说法觉禅和尚,俗家姓王,清代陕西西安人,这个觉禅是不是我们要找的呢?笔者把该画僧的画作及签名的照片给本县接触过如东觉禅遗作的业内人士,均表示不是同一人所作,可以肯定到过掘港的觉禅另有其人。那事实究竟如何呢?

觉禅和尚逃到掘港的故事目前可见的官方文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县政协编写的《如东历史资料(第二辑)》中《如东的名寺高僧》,执笔人是郭振、杭继宗、郭人和等,文章提到觉禅在为僧前参与戊戌变法,失败后隐居掘港的过程,后返回镇江焦山,被清廷捕获杀害。这段记述较为简略。郭振、杭继宗、郭人和等均为老一辈掘港文人,他们的记述应该是民国后的传闻,内容简略,无修饰,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后来本县文史工作者也不断的挖掘整理,孙保林先生曾游览镇江焦山定慧寺询问寺僧无果,在2007年任《掘港镇志》副主编时,也是如实简略记载了觉禅的经历。笔者小时候住处离东三元宫不远,庙里的和尚还俗后大多住在附近,最后一任住持隆庆的徒弟林如和尚是街坊,可惜现在和尚们都作古多年,当时也不知道要问一问。日前笔者致信镇江焦山定慧寺,并未收到回复。写到此处似乎已山重水复了,但现在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尝试着探索下觉禅在掘港的“鸿泥雪爪”,也就是从他所遗留在掘港的画作中寻找蛛丝马迹。

据说,在戊戌变法失败后,觉禅和尚逃到海滨小镇掘港的东三元宫,或者是东林禅院。我们先来猜测下,觉禅当年在北京参与维新变法时的身份,估计不会是和尚,前面说过如果是和尚的话会很另类,政协资料上也得到印证。事败后,如果原来就是和尚,一个和尚出逃,沿途目标也会很大,所以极有可能是他当年是个近禅礼佛的人,出逃途中得到佛门弟子的庇佑,改装成和尚或者途中剃度逃到掘港隐居起来,进一步推测他与东三元宫(东林禅院)住持是莫逆之交,不然谁会冒着杀头危险藏匿一位国家要犯呢?


李斯可四条屏

觉禅为何会逃到掘港呢?笔者推测,一则是掘港当时交通闭塞,东北面临大海,南有长江,属于相对闭塞的地方,人流量不大,远离政治中心,相对安全。二则那时候和尚云游挂单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觉禅和尚的到来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三则掘港东三元宫(东林禅院)是文化聚集场所,寺内僧人都具有一定的文化素养,且应该和觉禅早就是知己,“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觉禅和尚隐居于此再合适不过了。那东三元宫或者东林禅院是怎样的庙宇呢?

东三元宫位于掘港东南范公堤内,现在的范堤路西侧,建于明崇祯六年(1633年),清同治二年(1863年)重修,有三进规模较大。东林禅院原址位于掘港东街杨家田边北端,戚家井西侧,现在的中央广场东部偏北的位置,建于明万历七年(1579年),清雍正三年(1725年)、乾隆五十七年均有重修并扩大规模。两个庙宇的僧人都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东林禅院更是文化聚集高地,该庙当年的僧人均擅长诗词歌赋、丝竹管弦,当时“儒释道”三界常常雅集于此,原掘港“蠙山八景”就有“东林诗社”,讲的就是当年的文化盛况。值得一提的是清末该寺出了一位古琴界“泰山北斗”级的人物,释空尘,法号“云闲”。云闲大和尚,清末通州如皋县掘港场人,俗家姓姜,自幼在此出家,东林禅寺和尚很多精通琴棋书画,受此熏陶,云闲大和尚酷爱琴艺,学琴五十载,成为晚清最重要的广陵派古琴大师,著有《枯木禅琴谱》传世,其弟子黄勉之、再传弟子杨时百(宗稷)、三传弟子管平湖都是开启一代琴风的琴坛重镇。这样一个即封闭安全又富有文化的地方,无疑是觉禅和尚隐居避难的好场所。

关于觉禅和尚到掘港以后究竟是在哪个庙里,如东文史界一直有争议,有东三元宫说,有东林禅院说,笔者经过考证认为是东三元宫比较可靠:第一,郭振、杭继宗、郭人和等在八十年代编写《如东历史资料(第二辑)》中《如东的名寺高僧》一文明确说是东三元宫画僧觉禅,并未说到东林禅寺,这是最早现存文字记载。李斯可先生当年告诉孙德庚老师也只说东三元宫觉禅。第二,汪剑坤先生回忆当年李斯可先生讲是在庙里看戏中途闲逛找到觉禅的画作的,当年有戏台,常常演戏的是东三元宫。第三,为什么后来又说到东林禅院呢,是因为东林禅院文化兴盛,画僧到东林禅院符合大众的想象,两个庙宇离得比较近,或许觉禅住东三元宫,常去东林禅院雅集。但到此为止还不能证明两点,第一觉禅和尚当年是否来过,第二觉禅和尚曾参与过戊戌变法。

前所述李斯可先生酷爱书画,民国期间的活动范围主要在掘港街,估计是听说过觉禅和尚的故事,有一种可能,其师经晓岚与觉禅是同一时期的人,说不定两人有交往,也会告诉觉禅的事情。李先生肯定不止一次来过东三元宫探访,和庙里的和尚较为熟识,和尚也讲过觉禅的故事,这时候已是民国并无禁忌,印象深刻。某一天,他到庙里看戏,大概那天庙里演的戏也不太精彩,发闲逛中现在厢房床下箱子里藏有觉禅和尚的五尺六条屏兰花图和一幅五尺中堂,和尚说是觉禅留下的。当时和尚也没有当回事,见李先生确实喜欢就赠与他,当时这七幅画都未装裱,这些画作均落款“焦山觉禅”,表明其籍贯是镇江。1946年冬,解放战争爆发,国共双方坚壁清野,位于东郊的东三元宫拆除大半。笔者猜测李斯可得到觉禅画作是在1946年冬以前,觉禅画水平都很高,是业内公认的精品,后来在文革前有两幅送给姜寅泉和孙德庚,后来两幅画都装裱。文革时剩下的四幅藏于家中柜顶上侥幸留存下来。文革后的八十年代两幅分别送与孙德庚、汪剑坤 ,两幅由其次子李青松收藏,后一幅送与姚亚南(收藏家,如东名中医姚九江的儿子)。那幅中堂见过的人不多,仅仅是孙德庚等少数好友,画上一块石头,石头上方题满诗句,名曰“拳石”,据李青松回忆该画在文革中被父亲撕毁。说到这里,我们可以肯定的是,通过一代代东三元宫和尚的口耳相传及留在庙里的画作,可以得出清代一个法名觉禅的和尚来过掘港东三元宫,至于该画僧是否参加过维新变法,业内一直存疑,笔者还是倾向于参加过。

首先,觉禅和尚的传说,只在掘港书画文人圈子很小的一个范围内流传,普通老百姓并不知道,符合历史事实。据说觉禅和尚在掘港隐居几年后,风声渐松,后回到老家镇江,后为清廷发现,杀害于镇江。笔者想掘港东三元宫当年是不想承担藏匿朝廷钦犯的罪名,也就是1911年前,只在很小范围内,甚至只有住持知道,民国以后知道的人多了,寺里历代和尚口耳相传,传到文人圈子,当时距离事发不远,应该较为可信。其次,觉禅的画作目前在掘港发现的仅仅有七幅,而且都是在东三元宫发现,可见觉禅的画作并未在掘港大规模流传,进而推测他是隐居。姜寅泉的儿子姜振祥回忆,他父亲曾在上海富商家任管事,收藏字画,解放前他家的名人字画有很多,有郑孝胥的字,蒋择的花鸟,与觉禅同时期经晨的画作有几幅,觉禅的画是后来李斯可给他父亲的,原来也没有,目前该幅画作也不知所踪。第三,尽管各类关于戊戌变法的资料里查不到觉禅这个人,笔者也曾翻阅过《康有为年谱》,由于觉禅是法名,极有可能是戊戌变法以后取的,在年谱中并无记载,也是说得通的。第四,有人认为觉禅和尚“沽名钓誉”,并未参加过戊戌变法,自说自话借以抬高自己。笔者认为不可能,当年说出这番言论是要杀头的,觉禅被捕杀害是在镇江,如在掘港就“自夸”,怕是到不了镇江就会被捕,事实觉禅也并没有因此得到什么“名气”,应该当年只有东三元宫住持等少数人知道,住持也不会自找麻烦说出来,掘港也没人认识他。当风声平静后,觉禅回到镇江,镇江一定是有人认识他的,所以被发现遭捕杀害。掘港人知道觉禅被杀害,也许是从镇江传过来,说不定当年官府还到掘港来调查过。后来民国以后,没有了禁忌,东三元宫和尚说了出来得以流传。最后,现存李斯可先生次子李青松所藏觉禅的一幅兰花条屏,似乎可以佐证画僧当年的心境,画面上主体是一大丛荆棘和一块立石,在石头和荆棘下顽强地长出两丛兰草,尽管环境险恶仍然开出美丽的花朵,整幅图气韵生动。画作右上侧题诗意首曰:“荊棘兰花共一场,须知杂乱又何妨。从来钟毓喜恒格,草莽之中有帝王。”,是怎样境遇会使诗人作出这样的诗句,一定是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劫难后,仍然以兰花自喻,保持高洁的品格,积极的生活态度。或许就是觉禅和尚在戊戌变法失败后隐居掘港古寺的写照吧!

觉禅和尚的故事讲完了,清光绪二十四年年末的那场雪很大,觉禅和尚的脚印迅速没掩盖,一点也没有踪迹,到此历史的谜团似乎还有很多,留有遗憾。历史是一代代的人在书写,我们能做的只有更加接近历史的真实,记录一段如东文化史上的佳话,画僧何来?我们今天留下一些线索,大体勾勒觉禅在掘港的“鸿泥雪爪”,待有兴趣的来者继续寻古探幽!最后向李斯可、郭人和、郭振、杭继宗等老先生们致敬,感谢孙德庚、孙保林、汪剑坤、丛国林、李青松、姜振祥等诸位老师为拙文提供帮助!!!


李斯可遗容

参考书目:《掘港镇志》、《掘港宗教史话》、《如东文史资料(第二辑)》、《康有为年谱》等。

注(以年齿为序):

赵曾望 (1847 -1913年 ),字绍庭,晚号僵汀、邵筳道人等,丹徒人,优贡生,清末学者,擅楹联、诗文、篆刻,学术研究颇丰,曾主讲于掘港回澜学社,寓居掘港至终。

孙儆(1866-1952年)字谨丞,号伧叟,通州人,举人,曾任知县,辛亥革命后任江苏省议会副议长,不久离职,归乡积极兴办教育和实业,精于书法,对甲骨文研究颇有造诣。

经 晨(1875-1963年),字晓岚,别号无为居士,祖籍句容,先祖为御史,避太平天国战乱迁掘港,居北街武庙巷口西,从照相业,擅长画兰,懂医术,精于疸疮治疗,乐助乡里。

季 方(1890-1987年),字正成,海门人。早年参加讨袁起义,追随孙中山先生任教黄埔军校,并参加北伐。抗战爆发,赴苏北根据地从事统战,与陶勇长期在掘港工作,此期间与李斯可有交往。建国后任交通部副部长、江苏省副省长、农工民主党中央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

姜寅泉,(1900-1996年),掘港人,居东圈门巷,书画家。初开石印社,解放后纸扎为业,笃信佛教。

刘德生(1914-2002),掘港人,居西典当巷,粮站职工,工绘画书法,尤擅长画麻雀。县政协曾征集其画作为礼物赠送外界。

郭 振(1914-1995),如皋人,后定居掘港南街烟墩场西,儒医,县中医院名中医,擅书法,笃信佛教,改革开放后恢复国清寺的首倡者。

陈道权(1916-1991),掘港人,居西南大街,儒医,县中医院名中医,擅长诗词创作。

郭人和(1918-1992),祖籍如皋,父秀才清末迁居掘港,居上真庙巷,县中学教师,擅长诗词、楹联创作。

金喦石(1919-1991),南通市人,六桥内世家,原为国民党政府文书之类,解放后寓居掘港大王庙横巷矮屋四十余年,擅长小楷。无业,靠朋友接济和编铁丝笊篱糊口,后在图书馆帮写卡片度日。 1991年,暌隔苦久的妻及儿女拟接其回故里时,老人竟喜极而死于浴后,老天悲悯,在早春下了一场大雪。忘年之交、诗人汪剑坤含泪为他作了一副挽联,请斯可李老书在白布上。地方志书对金先生未有记载,故多写几句。

康 平(1922-2007),字汉杰,栟茶人,书画家、美术教育家、鉴赏家,中国美协会员,江苏书协会员。早年参加革命,解放后担任省美术陈列馆馆长,1959年下放到家乡工作,任文化馆馆长,培养了大批绘画人才。

杭继宗(1932-1992年),掘港人,住西北大街井栏巷,文史学者,李斯可学生,1959年即编辑《掘港地方志》5册,20余万字,手工抄录,笃信佛教。



录入:20044

阅读:42
打印
上一篇:凌寒花开 功崇德钜——梅崇德老师的艺术功业
下一篇:此间大有苍深境——卫剑波书艺印象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