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知己是黄花”——“画侠”邓怀农轶事

[日期:2019-08-07]   [字体: ]

□ 吴剑坤


从润格说起

民国十四年(1925年),上海《申报》上曾经刊登一则冯梦华、魏梅荪、王一亭三位大名家所订《怀农村人花卉特例》,且特别说明:“邓君志豪,幼嗜丹青,寝馈其间者十有余年,模仿·二南,追随雪个,故其下笔不落恒溪。兹因事来沪,欲与海上人士结翰墨缘,特润半价一月,故蒿等乐为之介绍。”寝馈,比喻全身心地投入某项技艺或某一事物当中。“二南”,指清代著名画家恽寿平(南田)、蒋廷锡(南沙)。雪个,指八大山人朱耷。恒溪,即恒蹊,指传统、俗套的意思。“润”,即润格,又称润例,是指书画家出售作品所列价目标准。“邓君志豪”,乃如东马塘人邓怀农;“蒿”是冯梦华的自称。怀农村人花卉特惠之润格为:

“三尺中堂六元  四尺八元  五尺十元  六尺十二元


邓怀农照片

屏条减半 扇册二元”

润格后还注明:“件交上海宁波路五福衖口安定里魏广兴缎庄及各大扇庄 ……”。 魏广兴缎庄乃魏梅荪之产业。

如东县马塘人邓际昌( 璞君)与魏家骅(梅荪)俱为居士,同师冯梦华,且又同皈依印光法师。1922年,邓璞君与魏梅荪等创建南京法云寺。

王一亭(1867—1938),浙江湖州人,名震,别号白龙山人。早年参加中国同盟会,参与领导上海起义。1926年,王一亭与魏家骅等人在南京设立佛教慈幼院。他能书善画,画技纯熟,挥洒自如,尤为日本人所推重。1933年,曾为如东画家邓梅生的《邓槑生近墨》画册封面题签,款署“白龙山人”。

冯、魏、王三大名人之所以能出面为邓怀农订下润例见之《申报》得从邓怀农的身世说起。

马塘书画家严敬子在所撰《东皋老农小传》中说:“……

村人姓邓,七岁丧父,家贫壁立,依母陶夫人针线度日。常往来外氏家十余里负薪米还,日将晡,惫甚,衣蔽如乞儿。十四岁乃奉母迁金沙。一岁,母大病,割股肉和药以愈。有高氏者知其贤,资之读书,遂以品学为一乡师表,父老咸敬慕欣欣焉。

已而闻于江宁魏家骅太史,聘为子弟师。……”(《邓怀农先生画册》)

原来,邓怀农因曾为魏家骅之家庭教师,方得与与冯、魏、王三大名人以及诸书画名家得以交往。

邓怀农“与画家王一亭、黄山寿、顾鹤逸诸公交,而艺益进。”(严敬子 《东皋老农小传》),邓不仅师从他们学画,还兼习书法诗文。黄山寿(1855-1919),江苏武进人。曾官直隶同知。书画无一不精,曾鬻画上海。顾西津(1865-1930),名麟士,字鹤逸,自号西津渔父,苏州人。清末著名书画收藏家、过云楼主人顾文彬(子山)之孙。工山水。涵濡功深,故笔多逸气,尤长临古。

邓怀农于20世纪20年代举家移居唐家闸,建画室,潜心钻研中国画。本人则居上海。坐落于唐家闸河东南路35号的邓怀农故居现为唐家闸的名人故居之一。

抗战前夕,邓怀农一度回到马塘。1936年春,与严敬子、周筱斋、刘石荪、陈杏元、管华农、吴璞臣等本镇爱国文人志士以眠鸥楼为活动中心,组织了如东历史上最早的读书社——“鸡鸣社”。

“生平知己是黄花”

邓怀农(1894-1986),原名邓廷,字志豪,号如幻生,别署问天室主、东皋老农、怀农村人、东皋老僧,如东县马塘人。他从小喜欢绘画。1913-1914间,就读于江苏省代用师范校第七届讲习科,接受了绘画的入门教育,并师从于南通金沙镇著名画家张馨谷学画。毕业以后,曾任南通金沙镇第二十五校教师、扬州运河工程局书记员、上海十六铺平安轮船局职员等。

6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邓怀农在绘事上不仅以白阳、南田、新罗为宗,且广积博采黄山寿、顾鹤逸、王个簃、贺天健、吴湖帆、江寒汀诸师友之长,艺事大进,成为闻名海上的写意花鸟大家。

特别是,邓怀农在绘事上深得其师王震(白龙山人)的真谛。在艺坛上曾和齐白石并称(有“北齐南邓”之称)的邓散木(自号粪翁)曾写道:好友“怀农吾宗,得天独厚,工绘事。出入青藤、白阳之间。后从白龙山人游,心师手追,益臻神化。信笔所之,杳然远俗。其得于山人者亦至深且切,故能不丧其天。”(《邓怀农先生画册》题评)“青藤、白阳”指的是明代水墨大写意花鸟画的代表画家自号"青藤居士"的徐渭和自号为"白阳山人"的陈淳。

与李叔同等结金兰之谊,号“天涯五友”之一的袁希濂说邓怀农“先生尤工书画,顾不轻为俗子动笔。其书法孳乳平原,而参以近代诸城、常熟二家,而别树一帜,无意求合,而自无不合。如蜂之采花酿蜜,蜜成而花不见也。画以白阳、南田、新罗为宗,其气韵不凡,迥出时流之上。至其气节之处,识者皆称为今之古人。海上富翁往往以兼金求其文字书画而不易得。怀翁其不朽矣!”(《邓怀农先生画册》题评)。平原指颜平原,即颜真卿;诸城、常熟二家指刘墉、翁同龢。新罗指华喦,号新罗山人,清代著名画家。

邓怀农诗书画皆精。其作品钤印有邓廷、廷、怀农、东皋老农、学无止境、沧英、偶兴、人生知己等。另有一方“稚豪”的印章,尚未发现在作品中出现。

邓怀农偶作山水,青绿、水墨皆能;专攻花卉,尤以画菊最佳。其存世作品甚丰,深受藏家喜爱。陈毅任上海市市长时曾购其墨菊一幅,给予很高评价。

画如其人。邓怀农高怀绝俗,其作品苍古厚重,天真自然,别具一格。通常,牡丹画大都画的娇妍并且带富贵气,可是,邓怀农笔下的牡丹则富有傲骨洞达的气韵。他曾在一幅“牡丹图”直幅大堂上题诗:“世间富贵有浮沉,画里荣枯无古今。多买胭脂涂艳质,长留春色助我吟。”在另一幅淡墨牡丹图上题诗明志:“富贵场中本色难,尽驱春色入毫端。而今只应花含笑,那为胭脂画牡丹。”

邓怀农尤以画墨菊著称,不用色彩而胜于用色,墨色浓淡得宜,飘逸挺劲。邓怀农之师张馨谷原名蓁,南通县金沙人。因为人耿直孤高,放逸不羁, 标格不群,又爱以莳菊,爱菊,画菊如痴如醉,时称“菊痴”。张謇先生早就称其园艺“非蹈常袭故者流。将来必可成家。”1924年,其墨菊图于法国巴黎举行的万国博览会书画大赛上,曾获得一等奖,获金牌一枚。病逝后,县人挽为“东篱花神”。受老师张馨谷影响,邓怀农也尤爱画菊。他年轻时曾亲手栽培菊花数百种,常常独自默对,细心揣摩,对菊花的自然生性有着精深入微的观察和了解。既得菊花的形貌,更谙菊花的质理。他画菊务求形似神似,得心应手,随意之间,横生妙趣。故其笔下的菊花不但神韵生动,而且不同品种菊花的茎叶差异画起来毫不混淆。邓怀农的南通好友顾鼎和曾说:“怀公高怀绝俗,篤于风义。性爱菊,精艺圃。秋来红紫纷陈,仕女竞赏。公乃濡笔对花写照,凡数百种,一一毕肖。”(《邓怀农先生画册》题评)

邓怀农把菊花当作清新脱俗、雅逸超然情怀之物。在其胸中笔下,篱下崖边的菊花便是山水田园间的陶渊明。从他在画菊后的题款:“阅遍群芳谱,偏爱霜下杰。世俗尚繁华,君子重晚节。”“棱棱高节冠群伦,不畏霜风不染尘。老圃秋来有佳色,宛然世界又逢春。”“生平知己是黄花,我写黄花自一家,雅淡不须红与绿,孤高只许伴烟霞。”“出自东篱处士家,孤高品格玉无瑕。只因羞与春花伍,直待重阳始着花。”“三秋灌溉菊,短篱曲护之,重阳应后发,霜露本无私。”“春华秋实凭人采,我爱黄花晚节香。”“年年景物催人老,唯有黄花似故人。” 等都寄托一种高怀绝俗的气质和品格。

令人感动的是,邓怀农在解放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虽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十年动乱结束后,他虽然政治上解脱了,但生活境遇并不好,然他笔下的墨菊却清新脱俗,雅逸超然,可见老人心里笔下依然是一片山水田园意趣。

88岁时作

沪上艺涯

青年时,移居上海的邓怀农以卖画为生。1925年,“海上书画联合会”创立于上海,该会会员有王一亭、黄宾虹、张大千、吴昌硕等。邓怀农以邓志豪之名参加了该会。加上王一亭与冯梦华、魏梅荪联名于1925年在《申报》刊登所订《怀农村人花卉特例》,为其日后在上海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从此,涉足上海画坛的邓怀农崭露头角。

1926年7月,由海上停云书画社和书画联合会举办“时人书画扇面展”,展出邓志豪、黄小痴等四十余人的作品。邓志豪即邓怀农。

王一亭对邓怀农一直十分关怀。1928年2月,上海《申报》还曾连续刊登由王一亭署名所订的《怀农村人花卉例》。

1936年1月,徐悲鸿与汪亚尘、颜文梁、朱屺瞻等人在上海组织 “默社” 画会。该会取义为“沉着忍默,从事实际工作,而不空唱高调,从事宣传的意义,欲使艺坛的风气日益好转”之意。邓怀农亦为该画会会员。1937年6月19日,默社在上海大新公司四楼举办第二届绘画展览。展出王一亭、徐悲鸿、汪亚尘、齐白石、黄宾虹、吴湖帆、贺天健和邓怀农等共八十余人的300余幅作品。当时《申报》称其“俱系精心杰作,名贯异常。”

1949年4月,上海市美术馆筹备处举办第一届春季美术展览会,刘海粟、吴湖帆、冯超然、吴待秋和邓怀农等人的作品参加展出。

1949年,邓怀农从历来的创作中选出纸本14幅、绢本10幅计24幅,结集于1950年由上海安定珂罗版印行,宣纸线装。邓怀农好友吴湖帆为之题写封面:《邓怀农先生画册》。画册扉页邓怀农先生小像,同乡好友严敬子写有“东皋老农小传”。卷首有沪上名家王清修、魏家驊、马公愚、粪翁、白蕉、郑午昌、高尚之、袁希濂和南通好友孙沧叟、顾鼎和等的题评。题评后面为邓怀农写于1949年冬至的自序。

建国初期,新中国政府对传统国画提出改革要求,倡导新国画运动等,对国画发展和画家生活都有很大影响。1952年11月,上海市文化局长夏衍为此主持了国画界叙谈会,邓怀农与会。

1956年,最高国务会议通过了周恩来总理提出的国务院决定以长江为界,分别在北京和上海成立中国画院的建议。上海中国画院筹备委员会由赖少其任主任委员,吴湖帆和潘天寿、刘海粟、贺天健、沈尹默、谢稚柳等为委员,于1960年正式成立。画院从上海三四百名画家中挑选了69人为专职画师或画士。画师相当于教授或博士,画士相当于讲师或技师。据说,当年竞争十分激烈,邓怀农与刘海粟、傅抱石、潘天寿、林风眠、唐云、王个簃、谢稚柳、朱屺瞻、吴湖帆、贺天健等成为该院第一批专职画师。每个画师都有一个带卫生间的画室,负责培养一名学生。有文章说,邓怀农是经陈毅市长推举参与筹建上海中国画院,并任该院终身画师的。美协上海分会成立后,邓怀农成为第一批会员。

1958年1月,为怀念不久前逝世的齐白石先生,文化部、中国美协联合举办的齐白石遗作展在北京苏联展览馆文化馆开幕。周总理在审查“齐白石遗作展”时,指示要同时展出徐悲鸿的代表作品。因此,同时展出了黄宾虹、徐悲鸿部分遗作。4月,巡回至上海展出。上海中国画院委派邓怀农和贺天健、陆抑非、张大壮、陈佩秋等十一位画家到会作讲解。

合作书画

在沪上,邓怀农常与名家合作书画。

1934年,邓怀农与孔小瑜、汪仲山、陆伯龙、吴寿谷、徐晓邨、高尚之、张聿光等合写《秋华图》,“怀农画菊。” “小瑜牵牛。”“晓邨加鸡冠。”等。

1939年重阳后七日,与同师事王一平的画家陆伯龙、王牖民、钱一海以及金寿泉、梅兰芳弟子李斐叔(马塘人)等九人雅集于王个簃在上海所住的见远楼,九人乘兴合作 “九秋图”,由王个簃署款。

1942年与陆抑非合作《荷塘清趣 黄菊秋虫》成扇,赠送著名画家汪亚尘。

2005年北京诚轩秋季拍卖会上,一柄题为“八百延龄”折扇,成交价143,000元。此扇由邓怀农、郑午昌、商笙伯、洪庶安(丽生)、高峻(尚之)、王伟(师梅)、徐曦(晓村)等八位海上名家于1943年秋天各画乌龟一只,再由江寒汀于1948年补景,吴子深题字,十人合作,浑然天成,且极富吉祥之意。

邓怀农与江寒汀、张大壮诸君交好,邓、江有时往还无虚日。1947年冬,邓怀农创作了一幅富贵图,江寒汀在牡丹花上方补画了蜻蜓、蜜蜂两只小虫。

1948年,曾官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陈夔龙,在其92岁之际,许多著名书法家为其书“寿”字以贺寿,包括齐白石、吴湖帆、唐云、郑午昌、朱屺瞻、钱瘦铁、江寒汀、邓怀农等共六十余人。据说当年书写位置是论资排序的。邓怀农排在第30位。这是多位近现代名家共同创作的一件书法精品。

1961年7月1日,邓怀农与张聿光、朱屺瞻以及吴昌硕第三子吴东迈四人合作,创作“九皋春永”立轴,敬祝中共建党四十周年。 

1963年,毛主席七十寿辰。邓怀农与画家朱屺瞻、谢之光、程十发、张聿光、孙雪泥、钱瘦铁、刘旦宅、胡伯翔、李秋君、周炼霞相聚在一起,举行笔会,创作了《毛主席七十寿辰组画·寿山福海》。邓怀农除创作了《梅花小寿一千年》外,还与女画师庞左玉合作菊花。

1974年,他在同乡老友严敬子未完成的遗作上,补画老干、小鸟。

1983年,九十老人邓怀农与黄幻吾、胡若思合作《百鸟朝凤图》,以祝贺第五届全运会在上海召开。


为齐白石遗作展讲解员合影,后右第二人为邓怀农。

侠肝义胆 乐于助人

严敬子在《东皋老农小传》中还说:邓“尝为人会计八年,欲辞,不肯,留一夕,复谢。主人德之,授千金,不顾而去。友人某病,殆日奔上海真如间,招医恒费百金,不惜,及死,又为具棺殓。人有急,不顾祸灾而相走助。是以识与不识,一见咸钦其风义。”“行诸途,遇有卖果饵者,倾囊中金而易一枚,载食载行,人皆以为痴。”(《邓怀农先生画册》)

邓怀农重义疏财、乡土情深,尤关爱同乡后学。海门人王个簃早年赴沪求艺,曾幸蒙邓怀农热心资助与力荐方跻身上海书画界,终成海上著名画家;南通小海人、香港已故大实业家方肇舟年轻时初闯上海滩无以立足,也深炙邓氏敦睦乡谊,助其攻读英文并荐入沪商界谋生发展。

邓怀农有一种爱国爱民之心和超然脱俗的人生情怀。台湾商务版《民国书画家汇传》称邓怀农“寄籍上海,清光绪二十年(1894)生,工书,善山水花卉,意在青藤、白阳之间,潇洒出尘,无烟火气,书法雅近石庵,不落时径。”抗战以来,邓怀农“专济隐贫,恃其画以助膏火者甚多,故人恒以‘画侠’尊之。”石庵指山东诸城人刘石庵,即刘墉。

邓怀农经常为社会公益事业捐画义卖。1940年,为上海成人义务教育促进会、精武体育会、难童教养院募集经费,11月16日,上海精武体育会在慈淑大楼举办《现代名人书画展览会》,邓怀农与汪亚尘、吴湖帆、徐悲鸿、白蕉等人捐出作品。

上海解放后,邓怀农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让出居住多年的延安东路河南路口大楼一层楼面,供上海自然博物馆使用,自己则搬迁至居住条件较差的大境路。邓怀农是农工民主党党员。先后担任黄浦区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积极参政议政,解决了周边群众诸多困难。他还经常用自己微薄的工资资助有困难的左邻右舍。

上海市人民政府于1953年建立上海文史馆,文史馆员来自社会各个方面,有着广泛的社会联系和较高的学识和声望。邓怀农获聘为文史馆员。他积极参加文史馆各项活动。1956年,为配合解放台湾的宣传,邓怀农与上海市文史馆其他211位馆员一起,联名致函台湾耆老,呼吁他们为统一祖国而协力同心。

晚年的邓怀农对向其拜师学艺的青年人仍一直十分关心。教诲他们“画画要实实在在,做人更要实实在在。”其中不少人后来成为沪上书画界的中坚力量。《人民画报》书画院顾问、上海大地艺术空间馆长何百明在回忆中写道:上世纪七十年代,年轻的何百明在工厂当工人,拜邓怀农为师学艺,要跑很远。那时,物资十分匮乏。邓怀农有朋友在香港,时常寄来侨汇券给邓买些紧缺物品。于是,邓怀农请人在华侨商店用侨汇券买了一辆自行车,送给何百明,分文不收。当年,一辆自行车不亚于今天的宝马汽车。书画家白蕉、王个簃、贺天健、唐云、单晓天,古筝演奏家郭鹰等人常常在南市邓怀农家聚首谈艺。其时,邓怀农总要写个纸条请邻居小孩送给何百明,邀他速来求知求教,分享艺术。

晚年的邓怀农笔墨更为精纯,且专注水墨写意,尤其是墨菊墨竹于恣肆挥洒中不失敦厚意蕴的画面,赢得社会的广泛称誉,也奠定了他在近代写意花鸟领域的重要地位。晚年的他仍以画菊以表心境。1986年,93岁的他还在“采菊东篱 ”的立轴上题下“ 昔同陶令酒,今惬野人情,始识灵均意,篱边采落英。”在“老圃秋菊图” 立轴上题下“亭亭陶令菊,天寒倚老圃,独自傲岩霜,羞与凡范伍。”的诗句。他有一方“生平知己是黄花”的印章,常常钤印于菊画上。

郑逸梅在小品文“天花乱坠录”中说:“邓怀农晚年以画菊著称。……其岁严寒,拥炉取暖,不慎灼伤死。”仁者高寿。1988年在上海中山医院,邓怀农走过了93年漫漫人生历程、辛苦的艺术之路,静静地离开了人间。

并非多余的话

最后,有件事需要说明一下,予以澄清。

其一,关于邓怀农参加“甲午同庚千龄会”之事。 1943年农历正月初十,时任中华书局美术部主任、首部《辞海》编辑的郑午昌在家庆祝自己五十寿诞。是日,梅兰芳和著名国画家吴湖帆相约前来祝寿。席间,他们谈及国难当头、生灵涂炭,无不慷慨激愤。郑午昌、梅兰芳、吴湖帆三人都生于光绪甲午年(1894),而甲午年恰是中华民族蒙受奇耻大辱之际。联想华夏国土遭日寇践踏,三位艺术家义愤填膺,为激励抗敌之志,他们决定发起组织民间爱国社团。与他们同龄、矢志抗日的周信芳、陈少荪、范烟桥、汪业尘、李祖夔、席鸣九、蔡声伯、秦清曾、张君谋、张旭人、章君畴、汪士圻、孙伯绳、陆铭春、陆书臣、杨清馨等十七位文化艺术界、教育界、工商界社会名流代表人物,响应三人倡议,毅然加入。中秋节,他们在徐家汇榕园相聚,联袂成盟。20位名流年龄相加,恰巧一千岁,故名为“甲午同庚千龄会”。 又称“千龄马会”。

如今,有不少文章说,当年邓怀农也是“甲午同庚千龄会”成员,可能因为他也是1894年(光绪甲午年)生人。但是“甲午同庚千龄会”合影、签名等史料上,并没有邓怀农。出现上述情况,有可能是拍卖公司或者收藏家对邓怀农书画作品出于某种目的而无中生有的宣传。



录入:20044

阅读:31
打印
上一篇:怀念恩师刘子美
下一篇:凌寒花开 功崇德钜——梅崇德老师的艺术功业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