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峰绘画随想录

[日期:2019-06-08]   [字体: ]

□ 钱泽麟

三月里,笔者在江海晚报夜明珠版发了一篇《友人馈赠书画的故事》,文末提及:“有次相聚,报社老同事袁峰送我一幅老虎头画,还答应画只虎给我。后想想,我家也不是白虎堂,还是画幅《唐代仕女图》。但愿袁峰能看到这篇文章。”

能写这段话,因为我和袁峰是有老交情的。约在上世纪70年代初吧,袁峰还在市二中上学,我们造纸厂宣传队排演小歌剧《追鱼》,我曾请他画了一条鱼作道具。1977年我到了报社,因为要请袁峰为我们《学大庆战报》插图、美化版面,我还常和唐闸邻居的他联系。约在年底或翌年初,报社领导也把袁峰从通棉一厂调进了报社。

当年我们是同事

此后,我与袁峰的联系就更多了。因为我是副刊文化生活版面的编辑、记者,他不仅要为报纸插图、美化标题和版面,还常常要和我去采访。当年,我写的《霜寒已过沐春风——访著名书画家范曾》的文章,因比较长,分两期刊登,袁峰为之制作了一竖一横两个标题。美化的制题,为文章增色添彩。随即送报纸给范曾,他也点头赞扬,表示满意(此文见《南通市报》1981年3月26日、28日)。然而袁峰绝不随便苟同,有意见看法便对我直说。有次他提建议,使我获得一个好题目。

记得那是40年前的1979年夏末秋初,我去采访南通薄荷厂,写了一篇南通“白熊牌”薄荷脑是怎样获得金牌的(副标题)文章,主标题大概叫:“亚洲之香”诞生记。我拿去请袁峰制题。他说:这个亚洲之香是个什么香?不大好体现。你不是喜欢古典诗词吗,干脆用一句古诗词作题,如何?我立即想起唐诗,宋之问的五言古诗中的“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用天香云外飘好。”袁峰高兴地说。我推敲了一下说:“宋之问的诗又不是为我的文章写的,我把诗句字序变通一下,‘香飘云天外’,一个字不增不减、不多不少,意思不变,如何?”袁峰笑了(此文见1979年9月15日《南通报》)。我们一起去兴仁庙会采访,我写了文章,袁峰画了速写“农民买嘉陵(摩托车)”;我釆访南通第一个女排世界冠军国手张洁云;釆访越剧著名演员傅全香、陆锦花等大家,他都为文章配画了人物肖像……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

自学成才的袁峰并不满足于制题配画美化版面,还钻研人物画,他画的一批连环画作品,由人美、上海、天津和江苏等出版社出版。他曾任南通日报主任编辑、南通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他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我调市委研究室工作后的2001年,袁峰调去南京,任江苏省文联书画研究中心主任、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百家金陵画展组委会副秘书长兼常务办公室主任等职。这期间,袁峰的中国画《人老话多》《雄视大千》《烟林吟秋图》《长夏无痕》等多幅作品入选全国美展。其中《人老话多》获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三等奖。袁峰绘画硕果累累,我从心底里为之庆贺。

惊闻袁峰画老虎

怎么用“惊闻”,而不用“欣闻”呢?且听道来。

忽听报社老同事告诉我,袁峰在南京画起老虎来了!这一听,很是吃惊。根据我对袁峰的了解,他的性格温和、温文尔雅、甚至温良恭俭让,似乎画画猫儿、兔子之类,比较适合。这里没有看不起的意思,比如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黄冑的驴、李可染的牛、吴作人的鱼、陈大羽的鸡,不都是平和动物吗?一样有特色、有成就。特别是齐白石的《蛙声十里出山泉》连青蛙都未画,仅画了几只蝌蚪在山涧中顺流而下,使人隐闻远处的阵阵蛙声。可称名画,真是绝了!

话又说回来,袁峰1950年出生,属虎,好像天生就是要画虎的。再说,袁峰欢喜画虎,做自己欢喜做的事,一定能做好。此后,我便开始关注袁峰的虎画了。

多年前我去南京参加吴镕、黄玉生组织的炎黄文化研究会的活动,期间去了南京图书馆,碰巧看到了瑞虎迎春画展,其中陈列的袁峰几十幅虎画精品,使我眼界大开。袁峰的老虎形态多样,或静或卧,或雄踞俯视,或奔腾长啸,纤毫毕现,层次分明,有着非常强的质感。他通过细微的毛发层次处理,来表现老虎的肌理与骨骼,非常自然生动。而在老虎的背景画面上,袁峰釆用工笔加以点彩画法,做到整体的和谐与协调,大自然的美丽景色,成为作品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清夏无痕》中,老虎的安详与四周繁茂的树木的蓬勃生机,互为映衬。从每一根小草,到每一片树叶上的筋络,都清晰可见。细致到树叶和草丛投射在老虎身上的阴影,都是那样的逼真,全像是一张取材于现实真实中的摄影作品。这样的精细,真是让人叹为观止矣。而在另一幅《石破天惊》的画作上,一只威风凛凛的老虎正在迅猛地跋涉过一条湍急的河流,两岸是峻岭峭壁,涧流奔腾,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这正是袁峰虎画作品的魅力所在,也足以可见他的艺术功底。

袁峰赠我仕女画

清明节期间,袁峰回通扫墓,路上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带了一幅仕女画送我。我一听喜出望外,问他怎么知道我要仕女画的(我是明知故问)。袁峰说是黄俊生发了刊登在晚报上《友人馈赠书画的故事》给他,特别标明文前这段话。俊生是个好同志呀。

于是我约袁峰吃饭,其实我与侯德剑、秦能已经说好了,袁峰回来一起聚聚。那天袁峰把仕女画带到饭店来了。结果是我请客,秦能结了账。

我把包装好的仕女画带回家打开一看:哎呀,不仅画了两位唐代仕女,而且还骑着马,题目叫《万木春声细雨中》。整个画面是两位仕女骑马缓行过来,背景是无边的垂杨柳,沉浸在潇潇烟雨中。看得出骑黑马的一位是公主,飞仙髻高耸,此种套环式的大髻,为当时贵族妇女最高贵华丽的一种发式装饰。另一位骑白马仅用红布条扎着头发,丫环使女也。两仕女都是柳叶眉,丹凤眼,且都偏瘦小,约莫十五六岁吧。都不是唐贵妃、虢国夫人那种肥嘟嘟的标准唐朝丽人,却与汉代美女赵飞燕有点相似,倒是同样体态。

人不肥胖,马却壮实。骑马是古代重要的交通方式,加之古时讲究六艺,礼、乐、书、数、射、御,御即骑马也。两位小仕女骑马挥鞭(折的柳枝条),缓辔骑行,满地花叶,却也显得英姿飒爽,气魄非凡。

这幅仕女画我自然是满意的,家中也必须有老朋友袁峰的仕女画,将挂在我的书房里。

如果我当时站在绘画的袁峰旁边,我会请他把画题改为《踏花归来马蹄香》,因为满地花瓣,似乎更切题一些。还要在空白处题上一首《赏花归去》的回文诗:“赏花归去马如飞,去马如飞酒力微;酒力微醒时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



录入:20044

阅读:53
打印
上一篇:友人馈赠书画的故事
下一篇:海门市“田园山水画种子教师培训班”开班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