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益多师 厚积薄发——在《南通历代书家研究》研讨会上的发言

[日期:2019-06-05]   [字体: ]

□ 石剑波

通城六月,莺飞草长,文坛艺苑,华枝春发。今天,由本人历时二十载所著小书《南通历代书家研究》借座市文联文艺之家召开研讨会,首先,我对恩师孙洵夫妇、苏金海老师等千里迢迢从金陵前来参加活动深表感激!对市文联、市书协、如东县委宣传部的各位领导、同道表示热烈的欢迎和崇高的敬意!

我1996年中专毕业前夕,业师孙洵先生布置我一个课题,做好南通地方书法史研究,辑录一本这方面的专著。至去年9月,这本书才得以出版,个中甘苦冷暖唯有自知。回想起来,心情难以平静。

1993年9月,我考取南京江苏省文化干校群文管理美术专业,先由庄希祖老师讲授楷书、行书兼及书法理论,庄老师是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入室弟子,其间我读了庄老师撰写的《腕平掌竖考》、《非碑论》等论文,上课时又听他讲孙过庭《书谱》及笪重光《书筏》等书论,获益良多,从一位喜欢写字但无理论基础的爱好者成为一位痴迷于书法艺术的追随者,在校期间写的一篇小文《频罗庵论书》的崇帖“思想及指导意义”曾得到庄老师的指导。庄老师还让我到书店购买了《历代书法论文选》、《历代书法论文选续编》等。

在学校二年级时,由孙洵先生讲授篆隶、篆刻及书法理论,在此期间,写了一篇《腹有诗书气自华——略论陈师曾的书法篆刻艺术》,得到孙老的鼓励,此文后刊登于《中国书法》杂志。从此每周末休息天便从学校坐中巴从马群白水桥到市区孙老家中,孙老搬家多次,我也坚持周日不辍!多有请益,耳濡目染,收获颇多!

南通书法源远流长,名家辈出,本人有幸对此作了一番探讨和研究。明代书法大家董其昌与南通的渊源颇深,南通军山普陀寺正殿内西壁上董所书《通州军山新建普陀别院记》,该碑为董晚年书法成熟后所作,应为巅峰之作,十分珍贵,南通后世从中汲取了无尽的学养,对南通后世书法影响不可谓不广。如皋水绘园,丰利文园都是古代南通文化高峰。本人几经考证,当年汪之珩在修水绘园之际,将冒家的一些旧物,如冒辟疆1635年请刻石名家顾公彦将董其昌赠序记、诗歌、题跋、手札,冒与当时文人倪云璐、周亮工、王铎、范景文等的翰墨信札刻入家中碑廊。这些都是点燃南通书法的星星之火。又有实业家张謇先生、政治家韩国钧等均为南通书家中的佼佼者,见字如面,得与乡贤对话,收获颇多。

南通江海明珠、风水宝地,人杰地灵,明清之际,活跃在清初印坛南通州印人, 造就了“东皋印派”,走上历史舞台,导致了“扬州四凤派”的产生,享有重要历史地位。又如金石学一门综合学科,通州冯云鹏、冯云鹓所著《金石索》,将金石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这些“吉光片羽”无不闪亮着古人智慧的光芒,令人敬畏。

这本书由单篇文章串成,属个案研究。还有些专家教授给予帮助,如天津南开大学王成彬教授寄给我《范风翼文集》董其昌序文复印件,南通“三范”书法墨迹照片。南京艺术学院黄惇教授让我关注黄济叔,让以书信寄来答疑。冒鹤亭后裔版画家冒怀苏先生寄来大作《冒鹤亭年谱》作参考,因此完成了《冒鹤亭的印学情结》一文。其它如西泠印人孙慰祖、吴承斌、沈慧兴、杜志强、朱天曙等先生都在我研究中给予资料提供和热情帮助,南通顾启、赵鹏、丘石、李夏荣、丛国林、徐继康等师友对相关文章也提出了修改意见!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1996年我从学校毕业前夕,业师孙洵布置我一个课题,即完成《南通历代书家研究》,从二十几岁的毛头小伙,到知天命之年,一晃二十多年啊!在此岁月里,得到中国美院博导王冬龄题写书名,西泠名家韩天衡、李刚田、苏金海等先后题词勉励,尤其让我感动的是!孙慰祖老师在我出书之前,提出将多年前题字收回,重新寄来了两幅作品。这些先生古道热肠都令我十分感动!并受到莫大的鼓舞!

文友微雅为《南通历代书家研究》题诗“弄波墨海问金陵,颜柳开蒙几砚冰。五岳寻灵入钤印,十年一剑寄书情。”其中;“十年一剑寄书情”一句道出本人研究的甘苦,在对南通书家研究中每一个发现,每一点收获都使我欣喜,如:张謇请张裕钊为其母金太夫人撰并书写墓志铭,张謇向李联琇请教书法执笔方法拨镫法,这些都是本人长期做读书笔记的成果。

时间如白驹之过隙,转眼年又将过半,今天,小书召开研讨会,令我诚惶诚恐,我生有涯,而知也无涯,本书在撰写过程中还存在不少不足!敬请今天在座的各位领导、老师、同道好友给予中肯无私的批评!

再次谢谢各位!



录入:20044

阅读:33
打印
上一篇:稚子· 老子――黻翁书法管窥
下一篇: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