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崇高 ——成汉飚的书与画

[日期:2019-05-26]   [字体: ]

□ 杨 谔

这两年在海门江海博物馆看过三个展览:一个是江海门户通天下——全国中国画展,一个是薪火相传——吴昌硕、王个簃书画展,一个是成汉飚书画展。后两个展览之间也有薪火相传的味道,这是我观展后的体会。

艺术创作是一种“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马克思语)的人类所独有的活动,但由于作为创作主体的人对美的规律、性质认识不尽相同,再加上天资、勤奋、机遇、接受教学、目的等方面差异,导致许多冠以“高大上”之名的艺术展名实不副。少数名不副实的作者,长袖善舞,与权力、商业共谋,大行欺世盗名之举,真实如成汉飚者,反而少为人知。纵观艺术史,此种现象非为仅见,只是于今尤甚而已。我言成汉飚之书画,小显于今日,必大显于将来,其信心源自时间之公正。现略述如下:

“大块假我以文章”(李白语),此是成汉飚书画最鲜明之特色。成汉飚是一位成名较早的小说家,他的书画,与他的小说一样富有浓浓的泥土味,浑朴真率,不露声色,动人心魄。《秋菊能傲霜》一画,师法自然,又改造自然,实为作者心造之自然,画中物象,饱满凝练,神气逼人。《长青长春长寿》一画,合造化之妙,意在笔先,画尽意在,淋漓郁勃,老而弥坚,分明是作者自我之观照。

 《长青长春长寿》

绘画一道,做到“画中有我”并不是一件十分难的事,问题是画中之“我”是一个何等样的“我”?大气?偏狭?崇高?自私?油滑?做作?坦荡?……大可讲究。“我”之境界之高下,是决定画作境界之高下的关键。古人云:“书者,如也,如其人,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而已。”(刘熙载语)概括为一句话:书者,如其格调而已。画亦如此。

以前很少见到成汉飚的画,现在一下子饱览了30件之多,大有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之感。也可见其于画已不是偶一为之,亦不是无聊时之墨戏,而是其追求美好与崇高的一种行为方式。不必讳言,成汉飚的画技还未如他的书技一般纯熟和得心应手,“吴派”痕迹尚存,但因出之自然,故有“生”“新”之美。他以书入画,多草情隶意,绝去甜俗蹊径,乃有士气;胸襟阔大,心境宁静,下笔无滞,道通天地,乃呈大气。董其昌《画旨》说:“画与字各有门庭,字可生,画不可熟;字须熟后生,画须熟外熟”,几个“熟”字,尤须仔细玩味。

食古能化,借古开今,这是我断言成汉飚的书画最终会迎来大成的理由之二。书画创作最忌“结壳”,所谓“结壳”,即是一成不变,不断重复,故步自封直至僵化。结壳是死亡的开场白。风格的形成,既要保持主体精神的一贯性,又要不断地吸收和扬弃。风格的确立,始终是一个发展、调整的过程,它像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即使汇入了大海,也会随着大海奔涌不息。不断学习,不断突破,不断创新,是保证艺术之树常青的唯一之路。从古代书法经典、遗存中汲取营养,发现机会,从日常生活中获得创造的灵感,这是成汉飚为自己规划的奋斗之路。据他自述,对于书法,他学古渠道有二:一是追摹历代大家的经典,如“二王”、颜真卿、怀素、张旭、王铎、傅山等。二是向民间书法及处于“变体”过程中的书法学习,如金文、帛书、汉晋砖文等,希望从中获得出新的参考和帮助。

书学意义上的楷书可分为三大体系:“二王”体系,胜在韵味;魏碑体系,胜在奇变;唐楷体系,胜在法度。成汉飚于书之五体均有实践,最为出彩的是他的魏碑体楷书。《唐武元衡春题龙门寺》,以北碑为基,融入隶味,笔势飞动,有翩翩欲舞之势。其意不在书,然已尽得于书,书作给人带来天朗气清,“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论语》)之类怡悦的联想。《杜少陵沙苑行诗》一作,结构用魏碑法,墨气盘旋,取自山水画之水墨法,点画纵横,方一落笔,生气已见。名为楷书,意气却在楷行之间。一般来说,历史上魏碑体楷书多呈方正质朴风貌,而成汉飚却文气馥郁,心手双畅,可谓发展了魏碑体楷书的审美内涵。寓之于文,魂之于诗,令人耳目一新,回味无穷,体现了他独有的“文学家书家”的本色情怀。

《唐武元衡春题龙门寺》

《杜少陵沙苑行诗》

书画一道,如今大热,学习者、从业者、附庸者,车载斗量,人们大多浅尝辄止,直奔技法而去,又止于技法,以为得技法便得了艺术之一切。在审美方面,世人皆以工细、华丽、逼真为上上之品,孰不知识者之判断正好相反。作为艺术的书画当以不可见但可感可悟之“神”“气”“韵”为判断高下的主要标准,如南朝王僧虔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笔意赞》)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分画为五等,“谨而细者”为“中品之中”,列第五等;“精者”为“中品之上”,列第四等;“自然者”“神者”“妙者”,则分别为一、二、三等级。

有担当的艺术家,其创作不是为了迎合,不是为了市场,而是为了提升,为了引导;不以热闹为喜,而是甘守寂寞。多少年来,成汉飚不阿世曲世,不随世俯仰,默默耕耘,精进不已,以哲人一般的睿智,铁人一般的信念,始终以美和崇高为追求,对自己的艺术理想与艺术处境,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他说:“书法是精神上的修行,经五十三参,方得入三摩地。岁月蹉跎,笔耕未辍,心无旁骛,抱朴含真,非上上智,无了了心。人如此,字如此,境况如此,如此而已。”



录入:20044

阅读:24
打印
上一篇:《柳如是遗集》收藏缘起——一本令黄裳魂牵梦绕的书
下一篇:稚子· 老子――黻翁书法管窥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