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重今遗墨留芳

[日期:2019-05-26]   [字体: ]

□ 彭 伟

清晨一阵暴雨过后,我忽然收到李夏荣老师传来的消息:3月20日9点,西泠名家郁重今老捐馆西去。李老师也是西泠社员。他的篆作受到老人认可,又屡获老人书稿,于是打算写副挽联,为郁老送行。我也存有郁老遗墨,但结缘郁老,却是“另辟蹊径”。

本世纪初,我寓居新西兰奥克兰,陆续发表些文章。聚沙成塔,我想日后编书付梓,分别取名《域外旧书话中国》《故纸堆里寻东皋》。小题大做固然不好,但是“小作大题”未尝不可:我想请一位与南通有关的文化老人为两书题签。收藏家、篆刻家郁重今时已年入耄耋,又是海门人,自然是不二人选。我去“朗素园”求助友人周素子。她久居杭城,又是画家周昌谷的妹妹。她说:“可惜故人多有凋零,若是早年,可托请沙孟海先生更好。”我答道:“沙先生已是旧话,能请到郁先生题签,我已知足。”“郁重今当年是西泠印社的会计,手头宽裕,购藏书画,尊重画家,几次见他告别昌谷哥,都是慢步退出书房,出门才肯转身”, 周老师淡淡道来,“他业余时间刻印写字,我和他太太张琴娟很谈得来。由于移居海外,与他久疏问候。”我哈哈一笑:“西泠会计又何妨,金庸小说中的少林寺火工头陀不也有几招绝活吗?你帮我联系,结果随缘吧。”

2010岁末,素子返杭省亲。求书一事,她委托外甥女卓妹代为联系。郁先生得知素子的音讯,很是高兴。时至2012年,卓妹来函,寄来郁重今的墨迹。“域外旧书话中国”为篆书,“故纸堆里寻东皋”为行楷。令我惊喜的是,郁先生还为我题写了书斋名“苇航书屋”,也为篆书,落款:“八十五叟郁重今”,钤有朱文起首章“西泠社中人”,白文名号章“一枝书斋”“郁重今印”。

卓妹很热心,她愿意带我去谒见郁老。我有些过分,好像买空调“一拖二”,又请了两位书友同行。素子老师还从新西兰寄来她的推荐信,我到杭州时,居然发现信没带来。2013年1月13日,在卓妹的引荐下,侯君、倪君和我,一起来到利兹公寓,叩开郁府的大门。郁老正在书斋看书,他上方悬有一幅深黄色横匾,上有学者顾廷龙先生所书青字“一枝书斋”,右方是一幅他和范曾的合影。见到书友来访,他移步来到客厅,接待我们。小厅大雅,墙上挂有名家的书画作品,阳光从阳台上直射厅中小圆桌上的花草中,窗明几净,远离尘嚣。郁老和我聊起他收藏的周昌谷的画作就有七八十幅,其余还有潘天寿、黄宾虹诸多书画大家的真迹,平日寄存在银行。我取出带来的两套自存印谱,向他请教。一套是印于1914年的钤印线装本《悲庵印胜》。因为题签上写明“西泠印社藏石”,书中每页又印“西泠印社鉴藏”,我一直认为此书印于杭州。不料郁先生翻阅数页,便说:“印是赵之谦的无疑,书是上海西泠印社印的”,令我受益。另一本是1976年10月荣宝斋发行的《鲁迅笔名印谱》,篆刻者正是郁先生。他谦虚至极,翻到扉页,工整地写道:“彭伟先生教正”,落款“郁重今 时年八十五”,钤有白文印“郁氏重今”。他又现场为侯君挥毫,我在一旁静静观赏。临行作别,谈起素子回杭来如一事,郁老有些激动:“素子啊,老朋友了,回国了,怎么也不来看看我啊。”郁老的遗墨,不比大家名作,但寸缣尺楮,都有着友谊乡情,我自当珍爱。

行文至此,李夏荣的挽联已写好:“踏西泠鸿雪,金石半生映白首郁崫孤山;问一枝初心,江海余梦有几重念兹今学。”望联生情,忆起郁老往事种种,我又想起春在楼中的一幅妙联:“金石其心,芝兰其室;仁义为友,道德为师”,这不也是郁老的人生写照吗!



录入:20044

阅读:27
打印
上一篇:看看,一群博士跑到南通大学艺术学院干啥?
下一篇:友人馈赠书画的故事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