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灿:留在画里的母子情深

[日期:2019-05-12]   [字体: ]

□ 尤灿

母亲节发段应景的图文。图一差不多有一百年的老照片,爷爷尤无曲和他的母亲在尤家老宅的院子里,那时尤家的院子里还有假山,文革时期这个院子被造反派所占,院子里的假山被拆去垒河坝了。图二是爷爷尤无曲20岁画的一幅画,算一下年纪距今整整90年。

图一

图二

这幅作品画于1929年的元月,曾祖母顾芷佳病重卧床。那段时间爷爷一直侍奉在母亲身边。农历二十六日曾祖母病情已十分严重,爷爷通宵陪侍心烦意乱,就在曾祖母病榻前画画以平静心情。陪了曾祖母一夜,也画了一夜,天亮后将完成的画给曾祖父看时,病榻上的曾祖母不顾已很虚弱的身体,也要看爷爷的画,爷爷将画拿到母亲的床前,母亲仿佛是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勉强睁开眼睛,强看了一眼爷爷的这幅画。

这是爷爷和母亲的最后一个场景。当天下午爷爷睡觉的时,母亲去世,终年61岁。

曾祖母顾芷佳是南通望族顾家的女儿,顾家是以耕读传家的读书之家,当年顾家老太爷选女婿,找的都是有真才实学的穷秀才。曾祖母嫁到尤家后勤俭治家,爷爷说过如没曾祖母的治家理财,我们这一房不会有那么大的院落。曾祖父是个教书匠,薪水不高,全靠曾祖母,一是节俭,二是精打细算的进行一些小投资,几十年下来,曾祖父不但花五百大洋,在日本买了全套的化学仪器做实验,还买了一处宅院,建了一栋小楼,可曾祖母却因长期的劳心劳力较早的去世了。

爷爷醒来时,母亲已去了天国。二十岁的爷爷清晰的直面了亲人的离去,他大恸,跪于母亲灵前悲泣不已,在这张画上题:已己元月二十六夜,母病势危,侍夜达旦朝不成寐乃随笔涂此,即就呈父观之,母神疲目不能起,强视曰:尔昨夜未睡,今又作画疲矣速睡去。孰知吾母竟于下午逝世耶。痛哉,因念是作尚邀吾母一顾,存以留念并题数语,永志吾悲。其侃记。

如今曾祖母和爷爷都去天国,但留下的这幅画的故事已给我写入了《画说百年――一个传统中国画家的生命历程》一书。或许从曾祖母强看此画后离世这天起,爷爷有了模糊朦胧的目标,他要画出一些名堂,以不辜负冥冥之中关心他、爱护他的母亲。对20岁的爷爷而言,虽然母亲去了天国,可是母亲弥留之际强视他画的一幕,却永远印在爷爷心中。这年夏天,二十岁的爷爷,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2019.5.12



录入:20044

阅读:54
打印
上一篇:劳动光荣——致“五·一”劳动节
下一篇:首届南通市中青年艺术家学术提名展”开幕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