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是遗集》收藏缘起——一本令黄裳魂牵梦绕的书

[日期:2019-05-08]   [字体: ]



□ 周建锋

2012年4月中旬,我和往常一样来到公司,泡茶,翻书。大部分都是各公司即将要上拍的图录和宣传册。我把注意力集中在一本嘉德的《通讯》上面。书设计很雅致,里面文章和图片都很专业。在我看完书画和瓷器的内容后,古籍文献的宣传页映入眼帘。其中一篇文章成就了我对柳如是的痴迷和执着。

我一直从事明末清初如皋乡贤冒襄、董小宛的诗文书画的研究,而对于同一文化圈的历史人物也有所涉猎。柳如是和董小宛友情甚佳,所以平时对于柳如是也极力关注。这次中国嘉德通讯里面这本《柳如是遗集》毫无疑问产生了我浓厚的兴趣。《柳如是遗集》的图片极为精巧,内有柳如是画像一幅。在看到通讯的那时起,我开始了长达一月的资料查询。因书中内容需等拍卖时才能看到,所以我当初的工作只是停留在古籍文献学的搜索领域。

据嘉德通讯可知,《柳如是遗集》为南祴居士手抄,首有乙丑年(1919)章钰手书序文,目录依次为张存摹顾苓儒服《河东君小像》、张存摹高垲《河东君小像》、张存摹改琦绘《河东君小影》等等。简短的文字介绍,提供给我们极大的遐想空间,我开始将研究的中心首先放到了校编者南祴居士身上。经查找,我得到关于南祴居士如下资料。

南祴居士,名张继良(1871-?),字南陔,又字南祴,号兰思,常熟人。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进士,翁同和门生,任刑部主事,山西河津县知事。入民国,任江苏省公署秘书,河南督理军务署顾问,1938年任临时政府司法委员会秘书,著有《南陔词草》,辑有《佚丛甲集》《瓶庐诗补遗》,善于抄书,所抄书籍均为稀世之书,精抄本《摩西遗稿》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藏。

张兰思爱书藏书成癖的故事我们可以通过一件事情看出来,张兰思曾经有和常熟藏书家丁祖荫争地方文献《古今杂剧》的故事。常熟历来藏书家辈出,这是常熟历史文化方面的一大特色。丁祖荫性嗜图籍,故对旧书图籍尤其是对乡邦文献、先人著述的收罗不遗余力,他所收藏的古籍中,最有价值的就是常熟旧山楼赵氏藏书《古今杂剧》。旧山楼是清末常熟赵氏的藏书楼,内藏大量珍贵善本图籍。楼主赵宗建死后,后人不识藏书价值,致使大量珍贵藏书流散。上世纪20年代初,军阀战乱时期,赵氏后人争夺藏书,经常让山民把书籍藏入柴筐运到城里出售,邑中嗜书者争相购买。丁祖荫听说后便与张兰思相约同往旧山楼看书。但丁祖荫提前一日去,捷足先登得到了一部《古今杂剧》,藏于轿肚(轿中坐柜)带回。张兰思得知此情后,非常恼火,在茶馆中痛诋丁祖荫,但丁祖荫却死不承认。他不承认,别人也就无从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得到赵氏的藏书。直到丁祖荫死后,这部书从他家中流散出来,这事才真相大白。

在考证了编校者张兰思后,我开始顺藤摸瓜,因通讯里面提到此书有藏书大家章钰的序文。章钰,近代藏书家、校勘学家。字式之,号茗簃,江苏长洲(今苏州)人。少孤力学,10余岁时即佣书养母,又节衣缩食用以购书。光绪中,黄彭年开藩吴中,建“学古堂”,他以高材生肄业。不久举本省乡试,与胡玉缙同为学古堂长。光绪二十九年中进士,官至外务部主事。辛亥革命后,寓居天津,以收藏、校书、著述为业。家有藏书处为“四当斋”,取宋尤延之以书籍“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之语。储书万册。著有《四当斋集》《钱遵王读书敏求记校正》《胡刻通鉴正文校字记》,世称校勘精审。《四当斋集》共计十四卷,录有“柳如是遗集序”。在本篇序文中,章钰清楚的写了本书的由来和张兰思其人的执着精神。因当时未能审看原书,故只能记下内容,留着日后拍下书籍核对。


章钰《四当斋集》中的《柳如是遗集序》使得《柳如是遗集》成为了后代学者“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牵挂!这里面对于《柳如是遗集》最为牵挂的当数藏书大家黄裳先生。黄裳(1919--2012),原名容鼎昌,笔名勉仲等,山东益都人,现代散文家、高级记者、藏书家、版学家。作品有《榆下说书》等。黄裳一生对于柳如是极为钟情,也许是受著名历史学者陈寅恪《柳如是别传》的影响,黄裳一生写了关于柳如是的文章有27篇之多,其中就有两篇文章提到《柳如是遗集》,可见黄裳先生对此书的孜孜不倦的情怀。

在黄裳的《榆下说书》中,对于柳如是的考证极为详实,其中一篇文章为“关于柳如是”,在本文最后部分做如下描述:

长洲章钰《四当斋集》有《柳如是遗集序》一篇,为常熟张南械所辑柳集而撰。说是“尝从赵氏旧山楼传录汪刻,复辑补诗词若干首,而附以康雍以来记载文字,定名日《柳如是遗集》。此本似未刻行,今亦不知仍在人间否。

黄裳先生对于《柳如是遗集》的了解只能是通过章钰的《四当斋集》,然而对于《柳如是遗集》实物的拍卖,在我了解到这么多信息后,我更加欲罢不能。目前我能做的只能是等待,等待嘉德拍卖预展时刻的到来。

2012年5月8日,中国嘉德春拍预展第一天,我带着期待和激动的心情来到北京国际饭店。当我走进国际饭店大厅时,我傻眼了,我念念不忘的“柳如是”被嘉德拍卖当成古籍善本专场的封面,并且在各个广告位均赫然印着这件《柳如是遗集》卷一的图片。尽管嘉德书画古玩琳琅满目、奇珍异宝应有尽有,但我已经都看不下去,我唯一惦记着的还是“柳如是”。我需要一睹真容。

走进古籍预展大厅,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古籍碑帖专家孟宪钧老师正在看书,我走上去躬身施礼,待我说明来意,孟老师让我先把书看看,正准备提书看时,服务人员说此书已经有人在看,我转眼望去,书画收藏家颜明正在津津有味地翻看《柳如是遗集》,那是我第一眼看见心爱的“柳如是”。颜明先生边看边问嘉德古籍部拓晓堂一些问题。大凡都是此书的来源、柳如是专家范景中教授是否留意等方面的问题。我唯一期待的就是颜明先生不要和我争,否则,我没戏了。等颜明看完书后,我和孟老师仔细地把书研究了一遍。

此书长17.2厘米,宽12.4厘米,没有函套,封面没有题签,书为白棉南祴草堂红格专用纸所抄而成。估价18万到20万。起首为章钰序言,后为目录,张存摹顾苓儒服《河东君小像》、张存摹高垲《河东君小像》、张存摹改琦绘《河东君小影》、顾苓《河东君传》、严熊《柳是小传》、钮琇《记河东君》、徐芳《柳夫人小传》、沈虬《河东君记》、陈文述《重修河东君墓记》、查揆《河东君墓铭》、孙原湘《书陈云伯大令河东君墓碑后》、言朝标《书红豆图像后》。此书内有柳如是《湖上草》一卷、《尺牍》一卷、《诗词辑补》一卷。书内钤印:南陔张氏丁丑劫余物、章钰、式之、章氏之辛亥以后文字、南陔居士、张颜荔秋、谢刚主读书记、双南元赏、张兰思、谢国桢、俞平伯。末尾有俞平伯、张兰思、谢国桢跋文。整书给人感觉极为可爱。书中小楷极为工整,柳如是三张画像笔墨楚楚。

孟老师看完书后,啧啧赞叹好书,希望我能收藏,但因实际价位不知,虽然底价18万,但不知最终多少钱能拍下此书?孟老师侧面打听了一下嘉德古籍主管拓晓堂先生,拓先生说最少准备50万,此书一直为谢国桢珍藏,秘不示人,这次得以重现天日,藏界可喜可贺。并且二位还给我透露了一个消息,就是此书曾经见于《中国书店三十年所收善本书目》。原为中国书店收藏,后谢国桢从书店购买。在做好全面的心里准备后,我开始纠结于多少钱拿下此书,在纠结的同时,我没有放弃查找资料。在我购买到《中国书店三十年所收善本书目》,书中“清别集类”的第三本即为《柳如是遗集》:“柳如是遗集三卷,清柳如是撰,南祴居士校编、辑补,张兰思手写本,竹纸一册”。

到目前为止,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2012年5月12日,在拍卖的当天,为了给自己壮胆,我找到了上海收藏家封琪刚,封先生在古玩拍卖界多年,对于举牌、以及买家人脉都比我厉害。古籍拍卖如期举行,在即将要到218号《柳如是遗集》的时候,我们走进拍卖大厅。嘉德的客户毫无疑问的多,黑压压的整个大厅坐满了人,最后一排经常坐些老玩家,他们坐在后面可以一览众山小。同时也可以根据场上情况决定自己是否竞投。我本意是坐在后面,但是封先生执意要往前面坐,他的想法我会意了,我跟着他走到第三排坐下,他给周围几个熟悉的人打了个招呼,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拍卖师宣布218号《柳如是遗集》18万起拍,在从18万到50万的竞价范围内用时不要三十秒,当时那牌起牌落的现象极为壮观,几乎没有一个标能有如此关注度,从50万开始,我们一直和一个神秘的电话委托在竞争,电话委托出价71万,我们出价72万,他们继续出价73万,我们出价74万。最终电话委托放弃,我们74万拍下《柳如是遗集》,加上佣金85.1万。在成功竞价后,我们走出会场,也许当时是兴奋过度,我已经记不清周围是谁和我打招呼了。走出会场后,我给孟老师打了一个电话,电话的那头孟老师传来已经知道此书成交的消息,他表示恭喜,让我好好收藏,留着传家之宝。

2012年5月13日,书是买下来了,对其文化价值的探寻,我更加用心了,我在微博中告知友人:成功购买后的喜悦。一天突然收到一条微博留言,说他是黄裳先生的助理,黄裳先生要看我这本书,看看我能否给他传些照片?我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我的藏品从来没有遮遮掩掩,故作神秘。我不喜欢那种秘不示人的做法,所以我的好多藏品只要专家学者提到需要图片,我都是无偿提供,绝不拖延。但是这次我也许是出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或者还沉浸在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竞拍过程里面,我拒绝了他的请求,我也许觉得他只是为了要我的图片而谎称是黄裳先生的助理,因我对于古籍略知一二,对于黄裳先生也不是很了解。怎么也没有想到,黄裳先生还健在,并且还让助理给我打电话要《柳如是遗集》的图片。我在婉言拒绝了对方后,我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我没有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2012年9月5日,各大网站、媒体均发出黄裳先生去世的消息,我在此时突然发现我做错了一件事。我从来没有的“自以为是”发生在我的身上,2013年9月份,在黄裳先生去世一周年的时刻,中华书局将黄裳先生生前所写的关于柳如是的文章全部罗列出版成《绛云书卷美人图——关于柳如是》一书,在书中有插图若干,但未见《柳如是遗集》图片。我回忆起当初黄裳的那个助理给我的留言,他确实是提出要图片出版,但是我根本就没有理会,我的这种无知的行为致使黄裳先生生前也没有见到这本《柳如是遗集》。

为了弥补,我和黄裳的助理吕浩再次通过电话,解释了我们之间的误会,我希望将《柳如是遗集》在《绛云书卷美人图——关于柳如是》再版时能将图片收录进去,我想去圆黄裳的梦,圆一个对于柳如是比我更加执着和痴迷的人的梦。

最后我想抄录黄裳先生在“旧辑柳如是《湖上草》及《尺牍》跋”一文的笔记作为结尾,我们通过这些简短的文字,足可以看出黄裳先生对于柳如是的情缘不亚于陈寅恪:

余箧中尚有清初旧抄一种,为女史诗,后半卷为如是作,一时无从检得。又前所得嘉业堂本,亦是女史所辑旧抄,下卷为清人题咏,又见《四当斋集》有柳集序,亦是辑本,出虞山张南裓手,殆未墨板,今不知尚在天壤间否?其本亦出汪刻而补葺成之者。附志于此。己酉五月十四日更记。

中国美术学院范景中教授痴于柳如是研究,曾与其妻周小英共同编辑《柳如是集》,当范教授得知我买下《柳如是遗集》后,非常兴奋,为本书作跋文如下:

《柳如是遗集》为常熟张南裓所辑,南裓名继良,号兰思,又号双南、懃生。光绪二十一年中进士,越二年梓行《佚丛甲集》,其《柳如是诗》一卷乃戋戋小册。此集则旁搜远绍,寻拾遗绪,钞撮加详,遗事中有数条向未之见,佳本也。用纸亦佳,色如白银,粲若嫩蕊。卷端小像数帧,流传香艳,雕红刻翠,为书增美。前有霜根老人序,黄裳先生从《四当斋集》中读之,以未见原书为憾。此册曾为谢刚主先生旧藏,今归周君建锋,癸巳秋相晤京师,命余缀跋纸尾,因录旧作《桃花下读河东君尺牍,感赋五章》,以为补白:

门前一片鸳湖水,写出柳花无定姿。

小字珍珠十五纸,蘼芜砚冷是何时?

木兰舟动欲何之,玉女低回寒柳词。

况是西泠飘细雨,桃花不语坠愁思。

玉钗初坠几黄昏,又别水边怀玉人。

此去柳花如梦里,郑笺原是费精神。

尺素不随香草残,从来烟柳向云端。

迎车因是红豆路,欲绝美人衍波笺。

秋柳晚烟思华年,如锥十指是逃禅。

捉刀真上船尾住,花气也难到虞山。

范景中写于甲午五月竹醉日翌晨



录入:20044

阅读:22
打印
上一篇:李夏荣等开西泠印社社员作品捐赠新风 韩天衡副社长欣然作序
下一篇:走向崇高 ——成汉飚的书与画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