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印人郁重今先生去世

[日期:2019-03-21]   [字体: ]

西泠印人、著名篆刻家、收藏家文物鉴定家郁重今先生于3月20日上午9时去世。老人家的传奇一生,谨以旧作略述一二。


亦儒亦商 积健为雄­——访西泠海门印人郁重今

初冬的一天,踏着梧桐树的落叶,怀着景仰的心情我叩开了西子湖畔郁重今老先生的一枝书斋。郁老先生1928年出生于海门连元镇(今德胜)的八字桥,少小离家,游历于沪渎湖上,以金石书画延誉,又因擅经营贾值显儒商本色,一生颇多传奇色彩。古稀之年深居简出,终日搦管弄翰,照顾陪伴着偏瘫十年卧床的老伴。人间晚晴,乡音未改,尤念数十年未归的故乡。

从沪上“小K”到功德林掌门

15岁那年,海门地方的日军、伪军、地方抗日武装和新四军犬牙交错、冲突激烈。为了躲避战乱,父亲将郁重今送到上海伯父开办的同泰祥饭庄。郁重今开始了半工半读的学徒生涯。伯父对待自己的侄儿自然有别于一般的学徒,让他白天上午到学校学习功课,晚上在账房做账,下午做收银员,言传身授“生意经”,每个周末还送侄儿到宁波同乡会馆师从铁牛翁学习书法。同泰祥菜馆就在今日的西藏路凤阳路口,对面是大上海电影院、宁波同乡会馆,旁边又是国泰大戏院, 少了一般学徒的清苦,多了公子哥的优裕,十里洋场的光怪陆离也曾让一度迷离,聪明伶俐的他像“小K”一样游走于三教九流之间,是伯父的严厉呵斥才让他回到正本,没有荒废学业。上海解放之初,百废待兴,各类建设人才奇缺,因多年的账房工作经验加之激进的思想,郁重今被上海新城财贸部选送委派进入上海财经大学深造学习。1956年公私合营之后,他成为功德林饭庄第一任公方经理。

结缘西子,交游翰林

上海解放前夕,郁重今结识了越剧演员张琴娟女士,两人情投意合并于1950年结为伉俪。西子的湖光山色令人沪连忘返,妻子在越剧演艺界名声渐炙,为杭城家喻户晓。1956年,妻子出任杭州越剧团团长,1959年郁先生终于夫随妻愿在杭州定居安了家,初在杭州文化局下属的美术公司从事财务工作,1963年正式调至西泠印社。在起初做本行财务工作的同时,拜西泠印社总干事,清末宫廷画师王仁治的嫡传弟子韩登安先生为师,开始精研金石篆刻。虽是半路出家,但凭借天资聪颖和良好的文化素养,他后来居上,成为浙派印坛之中坚。程十发在为《郁重今印存》作序称:“上溯西泠八家风范,近参赵悲庵、吴昌硕之法乳,自成家法。其所作苍秀兼得,为世所重。”先生博学多才,书画作品同样为人称道。论书,初从《圣教序》,继学李北海,使转流畅,开阖自如。论画,初临所藏之名家力作,渐得其形神,虽云自娱,亦足可观。先生沉溺于西泠几百年悠远的金石氤氲之气中,广交沪杭两地金石书画大家。在其装帧的手札册页中,多见如刘海粟、潘天寿、黄宾虹、周昌毂、启功、王个簃、程十发、黄胄、谢稚柳、陆俨少等大家的书信和题赠,可见相知莫逆。先生和吴门弟子王个簃是同乡至好,个老为《郁重今印谱》题赠“积健为雄”,是前辈对后来者的殷殷勉励之言。

编辑生涯 人生华彩

西泠印社出版社成立之后,先生调到出版社开始了编辑生涯,也谱写了他近二十年的人生华彩乐章。

在编辑《西泠艺丛》、《杭州篆刻》的岁月里,先生不避寒暑,在葛岭六号文物仓库幽暗潮湿的房间里,曾心无旁鹜夜以继日地工作十月有余,拓边款、盖印面、编印屏、归类印章,登记造册,清点文物,使濒临轶散的500多部社藏历代印谱菁华重新面世,并在《西泠印丛》辟专栏精选介绍社藏印谱,对中国印学史的抢救保护功不可没。1974年,为了纪念鲁迅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北京荣宝斋决意要出版一本《鲁迅笔名印谱》,为此,米景扬总经理拜访了郁重今。鲁迅生前用过的笔名据查有156个之多,每个笔名寓意深远。在方寸之间隽刻深邃,单字、多字比比皆是,边款介绍文化背景,史料浩如烟海,印面经营苦心孤诣而又自然天成,经过一百多个日夜的穷经皓首,铁笔耕耘,《鲁迅笔名印谱》终于脱稿。其时斯文久歇,万马齐暗,故在思想解放之初,一时洛阳纸贵,荣宝斋付梓出版后一再增印,发行逾十万册,手拓珍藏本亦达八百本。

《革命胜迹印谱》的出版亦是先生的贤劳。荣宝斋因《鲁迅笔名印谱》发行获得了巨大的社会效应和经济利益,为此又找到先生和当时中共党史研究所主任,闻一多之子闻立树共同策划出版一本《革命胜迹印谱》。作为西泠印社出版社的编辑,先生飞鸿四方、旁征博引,邀请海内外44位金石书画大家,诸如王个簃、沙孟海、方去疾、钱君匋、陆维钊、马国权等,捉刀精铸,共同完成了这一盛举。后经协商,改由西泠印社出版,这也是西泠印社出版社成立以来出版的第一本印谱,正值国庆四十周年庆典之际,盛况空前,海内瞩目,新华社为此刊发了长篇通讯。

先生长期在外,亦不忘故土乡情,对乡党俊杰更是关怀提携倍至。范曾先生回忆起当年先生的关怀呵护之情至今感激至深。范曾未名时,曾在北京历史博物馆沈从文先生中国服饰课题研究做插图配画,每次去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经过杭州,必到万安桥畔的一枝书斋拜访先生,常常留宿先生家中,两人情同手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先生同已故海门文人刘延驰的一段往事。刘延驰是海门中学的语文老师,一生热爱书画,仰慕郁重今先生大名,每每致函西泠印社,向先生讨教,而先生也想通过这个未曾谋面的同乡了解家乡的情况。于是,刘老师就每隔半月给先生寄去一打《海门报》,两人的书信往来持续了近三年。后来先生有了奇怪,怎么刘不给他寄《海门报》了,也没了信息,再后来先生得知了刘延驰去世的消息。如今十年过去了,谈到这段往事,想起这未曾谋面的朋友,郁老激动之后便沉默了。但他们是有缘的,郁老还不知道,他现在的居所利兹城市公寓,是上海证大投资集团建造的,而刘延驰的儿子刘鼓川现在已是证大集团的高层领导。

收藏鉴赏家的情怀

潘天寿给先生的信中云:“你俩爱画入骨髓,至为难得”说的是郁老和妻子张琴娟夫妻俩都是爱画如命的。已年近80高龄的郁老回想起往事前尘,值得回忆的事情大多与书画篆刻有关。先生高尚的品格和爽朗大度的性格,得到广泛的赞誉和认可,也因此同许多当代艺术大师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周昌毂是先生鉴赏和收藏字画的引路人,郁老的收藏品中有一本周昌毂在1975年病重住院期间断断续续半年多时间里给先生画的四幅花卉、八幅人物和八福书法组成的合册。先生和周昌谷是挚友,“一枝书斋”的室名就是周昌谷起的,盖取《庄子》“鹪鹩巢千林,只栖一枝”之意,婉转告诫先生不要贪多,先学好一样再及其他。这部珍贵的册页后来由沙孟海题写大篆签条和行书扉页,陆维钊题跋。这位比先生小一岁,当时浙江美院最富才情的青年教授画家书法家,在史无前例的“文革”中,受到冲击最厉害的莫过于他和院长潘天寿了。潘天寿是前苏联艺术科学院的名誉院士,周昌毂27岁就名扬天下,是第五届世界青年艺术节金质奖章获得者,因此两位艺术大师被批斗、关牛棚最早、时间最长,潘先生至死也未解放平反,周昌毂在牛棚里得了肝炎得不到及时治疗,七十年代初“解放”出来已经肝硬化,从此一直住院多年直至1985年去世。郁老先生和夫人在“文革”期间受到冲击均未能幸免。妻子是“反动学术权威”被关进牛棚失去工作,先生战战兢兢地睡在葛岭的办公室里。可悲的是,当时正是他先前工作过的单位杭州美术公司的造反派串联了杭州越剧团的造反派一起来抄家的,把潘天寿专门给张琴娟题上款的八福册页和黄宾虹的一部十二开册页,以及三千多张明清篆刻名家的拓片、一百多封当代书画名家的手札信函,堆在小院当中付之一炬,还勒令他们全家24小时内搬迁到只有12平米的中山路扁担弄15号居住———即便在当时如此肃杀严峻的政治环境下,先生自身如泥菩萨过河,还是接收应允许多好友的委托,利用自己做会计的工作便利,将友人的收藏艺术珍品存放在西泠印社的会计凭证柜里,使得诸如黄宾虹的《松蘅宝图》手卷、李复堂的绢本人物、潘天寿的绢本花鸟及个人收藏的艺术珍品得以完好保存。杭州大学哲学系教授严群,是近代著名思想家严复先生的侄孙,他收藏的清四高僧黄道周、傅青主、倪元璐和王觉斯的书法精品为海内独有,也是委托了郁老保管庇护,这些绝世珍品才得幸免被沦焚的厄运。当潘公凯从郁老手里接过父亲的遗作,泪飞顿作倾盆雨,他将父亲潘天寿这些历经劫难、逸散复得的书画作品捐给了潘天寿纪念馆。

儒商本色 人间晚晴

1985年,即将退休的郁重今受好友程十发先生之荐,南下深圳,受聘出任深圳华侨大厦艺术品公司总经理。当时中日之间还没有形成直接的文化经贸交流,先生通过香港辗转,将中国的文房四宝(主要是宣纸和毛笔)出口到日本,第一年就为公司创汇380万元。中国书画作品已开始受到东南亚爱好者和收藏者的青睐。艺术品收藏向来是水深莫测真伪难辨的行当,稍不留神,你倾囊而出换得的却是一件伪作和赝品。先生凭借自己在书画方面的博学经验,在作品征集、鉴别、考据方面树立了良好的信誉和权威。深圳香港一水之隔,香港嘉德拍卖行经常带货过来请先生掌眼。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中国艺术品在海外的巨大需求和超额的利润吸引着越来越多手商家加入到这一行业,短短几年时间,当初深圳华侨大厦独家经营的艺术品出口业务一下子涌入了26家同业的竞争。先生以商人的敏锐果断地脱身而出,目光又盯上了南亚一些饱受战乱、物资匮乏的小国,于是便有了河内、金边的大街小巷穿梭飞驰的中国造钱江摩托。

正当深圳这边外贸经营业务红红火火,顺风顺水之际,杭州家中传来不幸消息。相伴自己数十载的妻子脑血栓三度爆发,重症偏瘫正在医院进行抢救。先生毅然辞了公干,回到妻子身边。妻子从此就偏瘫卧床脚不能着地口不能言语。先生从此几乎闭户绝尘,每日悉心服侍,在无言之中默默地陪伴着妻子,一晃就是十年。先生膝下只有一独女,如今也两鬓染霜,退休在家和父亲一同照料母亲。女儿深情地说,爸爸是大好人,是天下最好的爸爸。

黄海 2005.11.22

补记:

首次拜访郁老是2005年我在中国美院进修期间,记得是个阳光灿烂的冬日。那时老先生精力体力强健,每日清晨和傍晚都去楼下沿着东湖散步锻炼,遇见我这个初次拜访未曾谋面的家乡晚辈十分亲切也十分健谈,拿出了自己收藏的黄宾虹、潘天寿、李可染、程十发等当代书画大家的精品让我看的如痴如醉,于是有了这篇十年前的旧作《亦儒亦商 积健为雄》。记得郁老的妻子已经偏瘫在床,意识清醒但需要护理起居饮食。门半开着,张阿姨一个小小的动作就会引起郁老的注意,郁老不时会进房间服侍老伴儿,我们的交谈也被不时打断。

郁老的妻子张琴娟是当时的越剧名角,解放后参与创建了杭州越剧团。1956年担任剧团的第一任团长,1989年退休。1995年因为白内障手术的并发症导致中风,三年后偏瘫在床丧失生活自理能力。2010年,张琴娟去世。之后,十多年来一直在杭州家中陪伴妻子的郁老终于得以返回阔别了二十多年的海门家乡参加“金花节”,收到海门市政府的隆重接待和本地和南通文化界人士的欢迎。

郁老曾经就读于海门中学,1940年日军占领海门以后转到启东读书,也算是海门中学的老校友了。2011年初夏,在海门中学隆重筹备来年的百年校庆活动之际,我陪同海门中学的领导和海门市文化局官员前去看望郁老,郁老当即挥毫书写下“百年弦歌 桃李芬芳”,又向前去的海中领导捐赠了自己的十多本著作,表达对母校的殷殷之情。

海门市副市长王拥军去年七月曾经去杭州登门拜访郁老,告知海门将建设自己的江海博物馆,婉转请求郁老捐赠一批自己的作品作为馆藏艺术品收藏,郁老整理之后,一下子拿出255件作品(包括130幅书法、120幅国画和5幅印屏条幅)。海门市政府为此给老先生颁发了收藏证书,送去了感谢信。这些作品将于年底完成刊印成册出版,连同作品原件被即将落成的海门市江海博物馆收藏。

我本人今年3月15日那天再次前往杭州看望老先生,此时先生已经是过了米寿89岁高龄,虽然和十多年前相比先生神采依旧、乐观诙谐,但体力已经大不如前,每天只能是在家中走动,基本不再下楼运动锻炼,两耳基本失聪。郁老十分惦记家乡的父老乡亲,让我回海门后去看望下他的堂兄郁重德,问及即将建成的“江海博物馆”更是再三询问他向海门市政府捐赠的255件书画篆刻作品何时能刊印成册,让我转告海门市文化局他的作品集一定要用黄海拍摄的拍摄的他本人的肖像在作者简介一栏做一个跨页肖像照片。
郁老依旧爽朗风趣,说他现在值得自豪的就是这口牙,“全部是原装的,没一颗假牙”。

黄海 2016年3月16日



录入:20044

阅读:427
打印
上一篇:大道至简丨西泠印社社员李夏荣访谈录
下一篇:怀念恩师刘子美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