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章精技法 汇编集菁华——陶路《篆刻汇编》之“蒲塘十景” 赏析

[日期:2019-03-20]   [字体: ]

□ 刘政 刘志平

陶路(1924—2012)号月秋,白蒲镇治印名手。

他一生潜心钻研篆刻艺术,广读碑帖、印谱,上自周秦汉魏,下至明清,无不涉猎,尤其推崇大印家吴昌硕,对《吴苍石印谱》《朵云轩印存》等有深入的研究。早先他从摹刻开始,逐渐领悟构图要领和运刀之法,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后来在创作的道路上渐臻佳境。退休以后,有更多的时间篆刻不辍,治印更加得心应手,用刀更见老辣,表现手法更具多样性。他生前(2000年至2010年)在《中国旅游报》《中国老年报》《山西日报》《江海晚报》等近20家报刊上发表篆刻作品300多方。1992年,如皋书协白蒲分会成立,南通市的陈云、张宴、秦能几位书法家一见到陶路先生展出的作品,立刻兴奋起来,大加赞赏,惊觉白蒲民间竟有此“卧龙” ,《如皋日报》也有人多次撰文,介绍了陶路先生。


2006年夏,由徐瑞庚(如皋山水画家)编辑,以“东海堂书画馆”的名义出版了一册《篆刻汇编》,集中刊出他的印蜕一千多方,按篆刻的内容分成“诗词组印”“名言赘语”“风景名胜”“ 斋馆姓名杂编”等栏目,集中诸作印材各异,风格多样,涵盖面广,内容丰富,颇具玩赏、收藏价值。这本印谱为篆刻爱好者提供了丰富的摹刻资料,可供有志学习篆刻者作为范本。但这册书仅在东海堂书画馆学员中小范围流行,时隔十多年,或将湮没无闻了。

《篆刻汇编》共122页,现就其中“蒲塘十景”十方印蜕为例,对他的作品进行赏析,以求管中窥豹。

渔火一湾

小篆朱文“渔火一湾”两行字作一大一小,一小一大摆布,“渔”“湾”二字夸大、拉长,两字的“水”字偏旁水的流向相反,使人有渔火倒映在水面在水波中晃动的感觉。“火”字左右两点改用两个半圆,“一”字也略有弧度,这样处理使整个印章笔笔环回飘旋,无一笔不动,似龙飞凤舞。

虎关潮涌

满白文印“虎关潮涌”四字虽然分布均匀,其中“虎”“朝”“涌”三个字不同部位出现朱与白的不等量,虽为满白,白不平均;几处朱的面积增大,使印面不呆板,特别是“关”字的处理,“门”字的左半边内一短横四边不相关联,扩大了朱的面积,使“关”字的朱白关系也出现不等量,真是别具匠心。

法宝楼台

“法宝楼台”这一印章,作者选用“瘦金体”,四个字四平八稳地布满田字框内,选用这一字体,凸显法宝寺为佛门圣地,给人一种端庄感。作者用刀转折、顿挫、轻重皆得心应手,所刻笔画对“逆锋起笔”“回锋收笔”勾勒提顿的毛笔字笔法都能体现,真是用刀如用笔,刻的字浑如毛笔挥毫。“台”用简化字入印,不拘于古,切合时代潮流。

夕墅评琴

“夕墅评琴”是一方封泥样式的印章,古味极浓,笔画密处留细边,笔画疏处用粗边,印文结构变化较大,四字在框格内笔势穿插、相互争让,如乱石铺地,看似零乱却整体严谨,线条古拙又显刀笔流畅。 

碧霞钟磬

朱文方印“碧霞钟磬”,线条细直方挺,布局平稳,疏密匀称,笔笔交代清楚,有些笔画虽相关联,却无牵扯纠缠之感,此印有周秦朱文小玺风格。内囊字的线条细实,边框线条粗犷,粗、细形成鲜明对比,反衬出文字笔画的清晰和挺括。

画桥晴絮

“画桥晴絮”又是风格特殊的一方印章。观此印,映入眼簾特别醒目的是“画”中的“田”字、桥中的“口”字、“晴”中的“日”字和“絮”中的“口”都一律变圆,边框四角也作圆处理,方笔转角处有的方挺,有的圆润,十字框和边线线条细而时断时续,方圆统一于一体,显得活泼可爱。

东郭柳溪

虹梁三曲

文峰遥岚

“东郭柳溪”“虹梁三曲”“文峰遥岚”是汉白文风格的方印、长方形印。三方印粗的笔画,既用冲刀,又用切刀,及具吴昌硕治印神韵,细的笔画全用冲刀,一刀刻就,刀笔雄强,几处小地方石花翻驳,有自然古朴之韵。“文峰遥岚”四字字体稚拙,笔画转角处有方有圆,“虹梁三曲”一印更具特色,印面有疏有密,笔画有粗有细,贴边有整有残。疏密、粗细、整残形成对比,极有韵致,是这三方白文印中个性鲜明的上乘之作。

燕浦舟邨

还有一方印是腰圆形朱文印。“燕浦舟邨”四字填满印面,笔画疏密匀称,笔意活泼多势,整体布局、字体结构和边栏的断连都具装饰性。为了将“邨”字布满印面,作者化用“九叠文”的笔法右“邑”下端转折后下垂,左“屯”数弯后呈弧形右折,和边框相熨贴,自然而美观。

这十方印章有七个字带“水”字,陶先生将“水”处理得无一雷同,十方印章中,绝大多数印的边栏都通过人为的处理使之残破,使印边和印文在整体布局中产生相辅相成的作用。

这十方印蜕仅占《篆刻汇编》的百分之一,仅从豹之一斑便可见陶路先生治印方面的造诣。纵观全册,集中有多字印,有“瓦当”,有“铁线”、有“急就章”,有生肖图案印……印文以小篆为主,间以甲骨文、瓦当文、汉篆……,可以说形式多样,风格各异,包罗万象。

“始于摹拟,终于变化。变者愈变,化者愈化,而所谓摹拟者,逾工巧焉。”(《苏氏印略》语)陶老的印章都有“古”的影子,但在继承中皆有变化和出新,作者对这千余方印蜕动了脑筋,付出了心血,所以更见工巧了。“印先字,字先章……”《篆刻汇编》中对印文的结构变化十分注重章法,有的印结构平整匀落,有的紧凑丰满,有的笔势穿插,有的古拙奇巧,不能尽述。

印家们都强调,治印使刀如笔,为“不易之法也”。陶路先生六、七十年操刀不辍,手上有过硬功夫,所以他刀下的线条,有的平直朴拙,有的坚挺劲辣,有的细润圆劲,有的雄浑凝重,做到意在手先。

我们于篆刻,缺乏深入研究,却枉加评说,见解粗陋,见笑于方家。写作此文,是因对《篆刻汇编》十分喜爱,特作一点推广。谬误之处,请行家们不吝指正。

2019.3



录入:20044

阅读:48
打印
上一篇:李鱓《花鸟十二屏》(影印件)来源及诗文注说
下一篇:新书速递‖《李苦李篆刻集》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