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剑寄书情——读石剑波先生《南通历代书家研究》

[日期:2019-02-22]   [字体: ]


□ 赵一锋

近日县文联石剑波先生赠我新书《南通历代书家研究》,原以为此等书法研究的专著对于一个外行人而言读起来会很枯燥,但细读下来犹如读史,每每读到熟悉的历史人物,犹老友重逢,惊诧于其书法篆刻造诣。剑波先生十年一剑,鸿篇巨制,寄情书印,上溯秦汉,下延当代,纵横捭阖,考据归纳,展示了南通地区历代书家的风貌,为后人留下了一部书法研究的专著。

一、秀才人情纸半张

《南通历代书家研究》开篇即写到明代书法大家董其昌与南通的渊源,南通军山普陀寺正殿内西壁上董所书《通州军山新建普陀别院记》,俗称军山碑,为通州士绅范凤翼于明崇祯三年军山普陀别院竣工时请董其昌作记书写的,十分珍贵。董其昌在中国书法史可谓是领军人物,后世对其十分推崇,清代康熙皇帝就十分崇敬其书法,成为后来科举考试标准字,翰林院中都争相模仿,影响到后世馆阁体书法。有书家研究得出,明清两代馆阁体是不同的,是有一个演进的过程。明代的馆阁体一般又称之为台阁体,台阁体更多的是二王和赵体书法的融汇,但是清代的馆阁体更多的融入了董其昌书法的味道。通州士绅范凤翼,宋代范仲淹的后代,世居通州城,当代书画家范曾也是其后人。万历戊戌年(1598年)中进士,历任知州、国子监教授、户部主事、礼部员外郎等职,与董交谊甚厚,故此才请得动天下闻名的董其昌为家乡新庙作记书写。剑波先生从地方史志、书法造诣、董书演进等考据出其确实自董其昌之手。该碑为董其昌晚年书法成熟后所作,应为巅峰之作,对南通后世书法影响不可谓不广。

过去有句俗语“秀才人情纸半张”,指的是过去读书人常常以书法或者书画相赠,诗文唱和,一方面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另一方面有些戏谑的味道,文人多“穷困”,实在不行了还可以鬻文卖字。明清之际,如皋水绘园和丰利文园为文人雅集之所,留下了诸多文坛佳话,也造就了一段段翰墨情缘。《一碑曾系两园情》一文就详述了此间的过往。如皋水绘园为明末四公子之一冒辟疆建造的私家园林,文士陈其年、戴本孝、杜浚等寓居于此,与冒谈诗论文。明末战乱,冒辟疆殒后,水绘园几近荒废。待水绘园文峰衰落之际,丰利文园又成为江左南通州、如皋等地,雅集、赋诗、书画交际应酬之所。丰利汪家可谓是明清皋东文化巨族,汪氏祖籍安徽徽州歙县,在丰利经营六代,以盐业起家,第三代汪澹庵时已富甲一方,好文雅意购置丰利进士张祚别业改建为天下闻名文园供子弟读书。第四代汪之珩读书于此,清乾隆年间应如皋知县何廷模之邀出资修复水绘园。石剑波先生考证出,汪之珩在修水绘园之际,将冒家的一些旧物,如冒辟疆1635年请刻石名家顾公彦将董其昌赠序记、诗歌、题跋、手札及冒临颜、米诸刻石嵌寒碧楼四壁,成《寒碧楼贴》,冒与当时文人倪云璐、周亮工、王铎、范景文等的翰墨信札刻入家中碑廊。一些被汪之珩带回丰利文园,解放后这些石刻残碑流落民间,为丰利藏家精心收藏,称为点燃皋东书法的星星之火。丰利一藏家家藏残碑一块,上有王思任、范景文、倪云璐的诗作书法,这三家均为明末重臣,诗文书画俱佳。当代书法泰斗启功先生在鉴赏此碑文拓片之后,乘兴题跋,不吝惜赞誉之词,评价颇高。

南通张謇先生是近代著名的政治家、实业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这些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号,但其书法之名并不为人知,剑波先生认为其“一生须臾未离开过书法,只不过书名为政名所掩”。张四先生自幼家贫,父亲张彭年虽读书不多,但极力培养他走科甲之路。清代书家柳诒徵在《京口书人述》云:清以书取士,不工书不能入词馆,世遂以翰林皆工书矣。可见科举对书法要求极高,除熟读四书五经外,即使一个秀才也必须写一手馆阁体的小楷。张謇幼时即习书法,十二岁在三叔家旁药王庙用泥水匠的笤帚在庙里题字“指上生春”,字大二尺,出手不凡,受到乡邻赞颂。后外出求学,参与幕府,大魁天下,兴办实业,一刻也未离开书法,曾拜师桐城派古文名家、碑学泰斗张裕钊,研习书家李联璓的“拔鐙法”,汲取恩师翁同龢行楷,博采众家之长,摆脱了馆阁体的习气,自成一体。剑波先生总结为:早年劲健,中年豪迈,晚年苍劲。其在书法界的地位虽不能与当时诸如翁同龢、罗振玉、郑孝胥、吴昌硕、梁启超书家比肩,其能将书法爱好与事业契合,互不得当,在晚晴民国之间享有书名,占一席之地。

海安韩国钧先生即是享有盛誉的政治家,又是一位知名学者。剑波先生亦认为其书法造诣很深,也是为“政名”所掩盖而已。韩国钧先生,早年和其他士子一样受馆阁体影响较大,从欧、颜入手,经此严格训练,楷书方面基础扎实。中年之后转益多师,习米南宫、赵之谦、翁同龢等,师古不泥古,完成了从生拙到成熟,感悟到变通的过程。晚年韩老书法尤为厚实遒劲,字如其人,正如其拒就伪职的民族气节。

二、心远地偏立印宗

过去对文人的要求很多,“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又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等等,这都是宏观巨止,为天下社稷苍生。又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在尚未能够出仕之际,或时运不济,或功成名就归隐山林之后,对文人又有一番要求,即要能够“诗书画印”,凡能精于此道者方能言文人雅士,缺一不可。这一要求大概到明清称为定则,印学脱胎于书法,独立成章,十分考验文人的素养,明之唐伯虎,清之翁方纲,近代之吴昌硕,莫不如此。

明清之际,文人操刀弄石,以篆刻为书画诗文之余事,成为时尚,清初的“东皋印派”走上历史舞台。如皋旧称东皋,“东皋印派”指活跃在清初印坛以如皋、通州一带的印人,与之对应的在扬州的徽派,在长江以北相互摩漡,相反相成,导致了扬州八怪印派的产生,足见其历史地位的重要。

为何地处江北的如皋、通州在文化上会产生“东皋印派”?剑波先生认为,一个流派的形成必须有与所处良好文化氛围适应的一批艺术创作者,且艺术上要有与地域风貌相一致的艺术共通语言。“皋东印派”的萌芽,正是徽商涌入扬州、通如一带,他们从商之余,附庸风雅,带来一批书画篆刻家,或出仕、或经商,传播印学。 “皋东印派”的崛起,正是由一批寓居如皋、通州外籍篆刻家和本地印人共通探索创新的结果。“皋东印派”在明清篆刻史上占有重要一席,使篆刻艺术更加流派纷呈,耐人寻味。

明末清初,印学大家文彭、何震倡印学于江南,自然也影响到江北。江北的通州、如皋二地,虽素有文风,但受制于地理位置,又有“文化洼地”之实,远不及南京、苏州、扬州之文风昌盛。至文坛盟主王士祯推重的邵潜客居如皋,倡导“六书”之学,一时文人黄经、许容、程邃、童昌龄、乔林、黄楚乔、汪怀信等聚集南通州、如皋研究印学,遂成“东皋印派”。

邵潜,字潜夫,号五岳外臣,通州人,虽为布衣,但诗文俱佳,精通六书。性情耿直,中年游学四方,与钱谦益、陈继儒等素有交往,得文坛盟主王士祯推重,晚年徙居如皋,著有《州乘志》、《皇明印史》、《邵山人集》等,为公认的“东皋印派”开山人物。

黄经,如皋陈堡黄家庄人,清初书法篆刻家,世代书香,其父黄应徵著名书法家,兄辅世也是篆刻家,与邵潜是忘年交。受父兄熏染,工律诗、书画、金石。年轻时在南京遭同姓名犯人牵连,与同在狱中周亮工相识,成为知己,共研印学。后世尊其为“东皋”开派印家。

许容,清初如皋人,善书画篆刻,治印上追秦汉,尤以白文为胜,韵味俱佳,著述《说篆刻》,概括用刀十三法,被后世誉为“东皋印派”开山人物之一。

程邃,字穆倩,号垢道人。安徽歙县人,明末秀才,明亡后重气节,不愿仕清,移居扬州达四十年之久,其间往来扬、通、如三地,工山水、尤善篆刻,对“东皋印派”形成起到推动作用。

童昌龄,字鹿游,号香谿渔父,浙江义乌人,后徙居如皋,官至陕西兰州司马。善篆刻,以金文入印,疏密参差,离合有伦,临程邃几可乱真。

乔林,字翰园,号墨庄,如皋城北丁所人。少读诗书,篆刻师法许容,被后世誉为“东皋印派”的殿军,即第四名。

黄楚桥,名学圯,字孺子,楚桥是号.如皋人. 文园主人汪为霖舅父,曾为之刻阴文印“为霖”,仿程邃印作。清代乾隆一一道光年间我国著名篆刻家,也是东皋印派的大家之一,著有《东皋印人传》。

汪怀信,安徽歙县人,工篆刻,后迁居如皋掘港场,著有《稽古阁印章》四卷。

此外,书中剑波先生还谈到近代学者、诗人、校勘专家冒鹤亭先生的印学情节。冒先生为冒辟疆之后,因恰诞辰日相同,时人趣称为“冒襄复生”,与吴昌硕、王福庵等各地金石篆刻大家多有交往,并终生对印学关怀和喜爱。凡此等等。

三 、江海金石树高峰

金石学创建于宋代,到清代鼎盛,入民国后逐渐衰落。金石学涉及古器物、古文字,其中涉及典章文献、文字进化、文字规范、书法雕刻、图案艺术、雕凿工艺……等等,可以说金石学是一门综合学科,把许多学科从中心到边缘联系在了一起,在金石学中,对石刻文字的研究并不是孤立的,而又是与其他学科相互联系的。

宋代欧阳修、元代赵孟頫扛起复古大旗,文人纷纷摹古,朱剑心《金石学》论述:至宋刘原父、欧阳公起,搜集考证,著为专书,而学以立。至清代金石学家主要集中精力在铜器方面,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石”,有鉴于此通州冯云鹏、冯云鹓兄弟决心自己动手改变这种状况。

冯云鹏,字晏海, 通州人,清代增贡生,著有《扫红亭诗集》、《红雪词》四卷。

冯云鹓,字保芝,通州人,举人。冯云鹏之弟,著有《济宁金石志》、《圣门十六子书》等。兄弟二人合著《金石索》,剑波先生认为该书将金石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

《金石索》十二卷,金索(六卷)收商周到汉和宋元时的钟鼎、兵器、权量杂器,以及历代钱币、玺印和铜镜等。石索(六卷)收历代石刻,以及带字的砖和瓦当。每种器物大多有器形图和铭文拓本,后面有冯氏的释文或考订。书中所用材料,一部分为作者的藏品,一部分则采自黄易、叶志洗、桂馥诸家。还有的采自宋代和清代的各家钟鼎款识或专著。材料取舍尚算严格,但也有鉴别不当者,如把所谓的比干铜盘列为商器,相信“岣嵝碑”、“坛山刻石”是夏、西周时之物;又把战国布币误认为葛天氏、神农氏时代的遗物。但此书内容丰富,实为一部古器物大全,因此对于一般读者仍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剑波先生认为,《金石索》不仅可以作今日收藏金石器的指南,更重要的是它还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收藏,收藏就是对藏品进行鉴别,进行考证,进行整理著录及研究。

四、扶海薪火翰墨情

如东旧属如皋,远古为扶海洲,剑波先生认为如东翰墨文风是植根于江海,脱胎于通如,扶海翰墨薪火相传。

如东翰墨文风之高峰当发源于丰利文园,当如皋水绘园衰落之际,丰利文园称为文人雅集的新的场所。文园主人汪之珩雅好文艺,四方文人雅士多会于此,时邑人黄振、李御、顾駉、吴合纶与刘文玢,在加汪之珩称为“文园六子”。 扬州八怪金农、罗聘、郑板桥等都曾来文园。东皋印派,吴叔元、黄楚桥师徒先后游览文园,徽派印人项怀述也曾到文园与主人切磋文艺。汪之珩辑成《东皋诗存》48卷,袁枚为之作序,书中收录了许容、邵潜等印人诗作,为研究“东皋印派”提供了丰富资料。汪之珩之子汪为霖的陪读魏乔也是一位造诣极深的篆刻家。

清代如东重要的书印人还有王俊、马久襄、郑济、朱鼎文、朱亚陆,赵增望赵总抃父子。

王俊,字琴圃,马塘人,活跃于清同光年间,篆刻师法黄楚桥,著有《读画轩印存》四卷存世。

马久襄,字秉乾,丰利人,清末秀才,本业中医,擅长书法,工金石。

郑济,字宗燮,丰利人,善山水、花卉,人物,印传皋东派。

朱鼎文,字耕梅,潮桥人,清末出任山东章丘蒲台后补知县,善水墨松梅,喜爱金石篆刻,辑《听泉楼印谱》。

朱亚陆,字少青,潮桥人,善隶草书法,精于篆刻,后人将其遗墨、遗著编辑成遗墨等汇辑成《陟岵录》,由海安韩紫石题签付梓。

赵增望,号芍亭,别署绰道人,旅居掘港,清秀才。工书,致力于北魏《张猛龙碑》,尤精于篆隶书。据县书协理事长孙德庚回忆,他年青时曾看到赵增望所刻白文“赵伯子”印蜕,汉官印风格,满白。

赵宗抃,字蜀琴,赵增望子,举人,诗古文辞造诣精深,兼擅书法篆刻。楷书专攻魏碑,行书自成面目。篆刻以汉印为基,又受赵之谦、徐三庚印风薰染,独具风范。有《悔庵印存》传世。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如东书印届的老一辈大家主要有刘宗、严肃、李斯可三位,在外的如东籍篆刻家有任铭善、汤成沅。剑波先生认为,他们自身都具有良好的艺术修养,或根植于秦汉传统,或沿袭明清印风,或固守流派师承,因而艺术水准一直处于较高的层次上,他们理所当然成为如东当代篆刻艺术复兴的主导者。

刘宗,马塘东乡十里墩人,字石荪,号国宗,晚号石宦。刘宗秉承家学,书临王右军、得米芾八面出锋之笔法,然后上溯秦汉,致力于篆隶的研习。其篆刻初学吴昌硕,并受夏丏尊影响。亲刻印辑成《七十二候印谱》,行刀稳健,冲切兼施,老辣苍劲,独树一帜。

严肃,字敬子,马塘人。曾任南通复兴面粉厂职员,初画无师,后师从王个簃,早年曾在南京与傅抱石合作山水,与张大千亦有交往,画苍劲而清丽,后专研书法、金石及佛学,皆有所获,篆刻承吴缶翁衣钵。

笔者是书印门外汉,对以上两位大家都不甚了解,但有幸见过李斯可先生,每天上学路过北街刻字店都能看到。李斯可先生,号伧叟,由于个矮,谦称短李,住掘港西街七秀巷横巷内。自幼诗才敏捷,钟情于书画印章,书法真、草、隶、篆,追甲骨拓片,以笔代刀,古朴劲健。绘画师法吴昌硕、任伯年等,擅长梅、兰、竹、菊。治印习赵之谦,取法汉印古玺。故后人评价其为“诗书画印”四绝的大家。李先生解放前以教书为业,后被错划“四类分子”,在工艺品厂、刻字店劳动,仍对“诗书画印”孜孜以求,改革开放后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画展,并多次获奖。如东诗人汪剑坤曾写七律《赠李斯可老》:“五寸寒刀雕暮色,四方印石作田畴。取将鬓发层层雪,成就梅香细细流。踱到三更云出月,吟成半首露沾头。清晨深巷扫枯叶,不说天凉好个秋。”正是其写照。后人说,不是历史原因,李斯可因该是中国书协会员无疑,造化弄人呀。这些都是笔者后来知道的,当日只晓得是个貌不惊人的普通小老头而已。

任铭善,字心叔,双甸人,我国著名语言文字学家,曾执教于浙江大学等国内一流高等学府,工诗词。30岁时曾自辑印谱,收印40余方,治印风格为清末江淮派一路,由学养浸润,典雅灵动,率真平和而见功力,治小印,尤为精彩。

汤成沅,字涤生,号双枫居、百石斋主人,岔南人,1919年生。在台湾从事文教工作四十余年,现居美国南加州。篆刻师承黄牧甫及明清流派。著有《金石字典》、《涤翁八十留痕印谱》、《涤生纪年印存》、《肖形印谱》、《石刻唐诗三百首》、《涤生生活记趣诗文集》等。今岔南建有“汤氏金石纪念馆”。

目前如东书法篆刻家主要有王冬龄、潘宗和、张德斌、孙德庚、谢骏、吴延卿、刘旭峰、李夏荣、石剑波、冯宗兵、江国昕等,新秀如洪善祥、俞天石、陈少华、杜建华、惠咏宾、潘文国、孙天浩、季丹青、刘晓军、朱永峰、马浩等,都是我县书法篆刻的中坚力量,整体实力在省内名列前茅。

后记:南通,旧称南通通州,魏晋之时之只是县,到宋称为州,只是和县平级的散州。明清开始领县,清雍正年间领如皋、泰兴二县,称江南省通州直隶州,成为地级,政治地位提升,文化随之繁荣,但困于江北一隅,南通文化远不及省内南京、苏州、扬州、镇江,也不超淮安、徐州,大体和海州、泰州处于同一等级之上。江苏是文化大省,南有吴越,中居江淮,北涉楚汉,南通想独占鳌头,显然有些困难。石剑波先生,青年书法家,号抱瓠斋主。拜如东书法家潘宗和为师,并得到本邑书家孙德庚、张德斌指点,大有青出于蓝之势,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南京印社社员,南通市书法家协会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如东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初识剑波先生,其为乡镇宣传委员,只知书法之名。后常有书法篆刻作品参展,书论发表于《中国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等国家级期刊。闻剑波先生十多年前负笈南京求学,问道于南京艺术学院史金城、晓庄师范庄希祖二教授门下,回如后专事案牍之余,对书法仍孜孜以求,书法篆刻技艺精进,更为难得甘于寂寞,十年磨一剑,潜心研究南通地区历代书家,总结提炼,终成专辑。该书为研究南通地区书家,提供了详实资料,由是提升了南通在全国书届的地位。近日又被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实乃江苏文化盛事。因笔者的局限,术业又不专攻,学《南通历代书家研究》的心得难免肤浅讹误,所述还不全面,敬请各位书家印人老师指正,不胜感激!最后一首小诗赠剑波先生,小小总结一下。

无 题

弄波墨海问金陵,颜柳开蒙几砚冰。

五岳寻灵入钤印,十年一剑寄书情。



录入:20044

阅读:112
打印
上一篇:“非遗工坊杯”第一名作者张佳玺获奖感言
下一篇:吴耀华教授新著《现代写意花鸟画画法研究》出版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