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连:兄弟广春

[日期:2019-01-27]   [字体: ]


□ 邵连

人与人相识是有机缘的,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相遇不相识。我和广春的相识就是源于一个机缘。大约十多年前,中国美协在北京办了一个美术高研班,我和广春怀揣着一个共同的理想——学习、提高、交友,不期而遇走到一起,由此相识相知,成了好朋友。

当时学习班的地点在琉璃厂一幢楼房的三层,若大的房间里摆放了五六十张画桌,这里既是教室又是画室,课余时间大家都在此写字画画,相互聊聊看看。广春经常有事无事来我画案前转转聊聊,我们相互之间很是投机。他虽然学的是花卉,我学的是山水,但并不妨碍我俩之间的交流,因为画理是相通的。我喜欢他的画,他似乎也很欣赏我,真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再见广春已是十年之后,当年英姿勃发的青年也已两鬓染霜了,真让人感叹岁月的沧桑,人事的艰辛。从事艺术创作实在是一门劳心劳神的行档。还好,广春还是那样风趣幽默、乐观豁达。

广春的专业经历是经过一番坎坷和波折的,大学毕业后,他先后从事过多种的工作,但都与他的理想相悖,以至于不断地改变着他的生活,辞职、闲赋、再学习,最终才找到自己理想生活状态,这些都是为了能从事自己喜爱的行业。可见他的毅力和执着的追求,令人赞叹。其中的甘苦是常人难以体会的。


广春的画属传统小写意一路,工写结合,清新雅致、平和文气、品位不俗,明显受华新罗、恽南田的影响,但是再深究可以看到唐、宋、元人的影子,特别是黄筌、边鸾、崔白等人的影响,可知,他对传统是有过深入研究且下过功夫的。他心慕手追,研习书画几十年,已形成了自己的个人面貌。

广春专攻花卉,虽表现的内容无外乎梅、兰、竹、菊、花、鸟、虫、鱼等传统题材,但是,更多了一点自己的风骨和精神。他的画属传统文人画一路的风格。说到文人画,我倒想多说几句,我们都知道,中国画的发展是经过从稚拙到成熟,从写实到写意,从重色到重墨发展过程。文人画是中国画发展的巅峰,自宋元发轫、兴盛,之后,逐渐式微,所谓“衰败极矣”。究其原因,我以为有两个方面,一是时代的变迁,审美趣味的改变;二是文人画需要多方面的修养和才能,要具备诗、书、画、印等素养,但愿意下此功夫且具备能力的人越来越少。因此,它的衰落是必然的。

广春崇尚先贤,敬畏传统,有志于传统经典的传承与发展,他拥有这样的能力和条件。他经过学院正规的艺术学习和中文学习,甚至还参加过“艺术评论”的研修班,扎实的绘画基础和良好的艺术素养,以及文字功底,使他具备向高峰攀登的能力,加上他对绘画的热爱和痴迷,一定会达到理想的境界。

中国画博大精深,经过千余年的发展演变,已形成了一套完备的体系,产生了经典的样式——文人画,它是中华民族审美趣味的典范。但是,艺术需要不断地向前发展,传统本身就是一条流淌的河流,是一个时代一个时代风格的链接和传承。因此,作为一名专业画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怎样去发扬光大,形成我们这个时代的“传统”,需要每个有志于中国画传承、发展的人共同努力,也是当下每个画家的责任和义务。广春心存高远,欲达高峰,而且起点高、路子正、功底实,又很年轻,假以时日,必有大成。


耿广春,安徽淮南人。身材高大,文质彬彬,北人南相,说话柔声细语,不乏幽默,一看便知是受过良好的教肓,有修养和底蕴的人。现为淮南画院专业画家。

广春叫我哥,一声哥让我倍感亲切、温暖,瞬间似有血脉相连之感,所以为他说几句情理之中、理所当然。广春也一直希望我能为他写点什么,因此,写下以上文字,不知他以为如何?

(作者系南通书法国画研究院院长)



录入:20044

阅读:94
打印
上一篇:“非遗工坊杯”春联书法大赛结果揭晓
下一篇:南通民盟书画家 迎新送福千万家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