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淋漓师造化 笔走龙蛇得心源——东皋书画院访画记

[日期:2019-01-24]   [字体: ]


□ 陶建兵

冬日午后,阳光融和,东大街青砖黛瓦,鳞层栉比,小巷横斜、曲曲折折,平平仄仄,东皋书画院静伫于西南一隅,我应约而至。主人刚从法华寺书联送福回来,步履匆匆,数百年石板早已被时间和脚步打磨得黝亮,发出幽光,映出行人隐约身影,千年古邑,岁月沉埋,千年时光如转眼一瞬,静立其间,每每有时光错位之感。

主人打开木门,与我招呼,进门一小屋,中间设一大石磨盘,径达数围,底下一周以数根粗壮圆木支撑。绕行向前,盘面平滑,四周略有起伏,以所刻圆槽为界,槽中均布数孔与盘侧贯洞。四周小椅数个,闲闲而立,可围棋品茗,评书赏画。

出屋即为小院,豁然开朗,小青砖铺地,西墙角一株腊梅,独自盛放,幽香细细,若有若无。抬脚进西厢房,中间木板壁隔开,陈列主人近期画作:墨荷一塘,乱茎横斜;芙蓉数朵,带雨含春;葡萄数串,老叶纷披;山石间红梅数枝,红云灼灼,西北角壁上有明人仕女一幅,兰舟横陈,桂棹轻分,取《西洲曲》诗意。东皋四全汤老隶书一轴,书仿爨宝子,古意盎然,屏息一一观赏,清雅脱俗,不觉间尘虑顿消。


主人墨池耕耘三十余载,于中国画技法已心手相应,技艺日精。四年学院生涯,于西画素描色彩之学,亦经严格学院训练,于中西方美术史学亦烂熟于心,谈及如数家珍。

所悬《芙蓉图》与《墨葡萄图》,可见传统功力之精湛,芙蓉花为传统花鸟画常见题材,此画构图借用拼结(接?)手法,花与款分为两部分,左侧芙蓉花画面淡雅空灵,兼工带写,润含春雨,光影浮动。款取黄色古纸书唐人诗一首,书用金农漆书,右钤佛像连珠印,朱红灿灿,古拙高逸,寸幅之间,一诗、一书、一画、数印,对比鲜明,又融合无间,借现代之形式,得古人之趣味。


另一幅《墨葡萄图》,仿徐文长画意,以墨块表现风中叶面向背姿态,墨色淋漓;葡萄水墨点染,溶入西法,晶莹剔透;线条枯润表现藤蔓交错,墨色飞舞;变文长画之凄凉悲怆转为郁勃飘逸,才气纵逸,意态横生;款亦书文长原诗,笔走龙蛇、一气呵成,潇洒劲健、错落自然,尤其精彩!


此行实为主人新作而来,《红衣罗汉图》已装裱,列于东壁中央,六尺整张,在诸多小幅作品中显得异常醒目。元代赵松雪作《红衣罗汉图》,罗汉取西僧法相,赵氏《胆巴碑》即为胆巴法师所书,元代疆域辽阔,西域高僧往来中土频繁,斯图为赵氏人物画代表作。此后,红衣罗汉题材禅画不绝如缕。


新作《红衣罗汉图》为竖幅,画面采用三角构图,画面分上、中、下三部分,下面为画中主人公红衣罗汉,山间有石台如盘,四周如刀削斧劈,石上横铺蕉叶数片,罗汉著暗红色僧衣,盘腿趺坐于石台中央,双手合拢于膝前。罗汉相貌奇古,面容清瘦,额间数道皱纹深如沟壑,头骨高耸,双耳齐肩,长眉飘垂过膝,敛目沉思,修禅入定,静如止水。中间两侧数株古松相对而立,如山门、如盖、如护卫。或正或斜,或偃或卧,或苍劲挺立,或虬枝盘曲,或如巨龙腾渊,一飞冲天。树皮如龙鳞层叠,疤瘿累累,如精钢黑铁铸就,树冠上下盘纡,高低错落,右侧有松枝下探至罗汉身后,如云龙环绕,如老骊探珠,如渴骥奔泉、逸气横生。凝神之间,松涛如怒,凛凛如闻风吼雷鸣之音。上部为远景,二泉曲曲折折,云雾之间飞流直下,如青烟缭绕,左侧高山之巅,树木萧肃,寒气逼人,枯干残枝,兀兀独立,犬牙交错,森森然欲搏人。右侧三只仙鹤背载二女一男,振翅而飞,三人皆为现代青年装束,手举纸质小风车,作奋力向上之状,似乎嫌仙鹤太慢,欲借手中风车助其一臂之力,直上青云之端。

如无右上角骑鹤高飞三人,此画完全是一幅传统题材松下罗汉图,下部取法传统青绿山水人物,山石、蕉叶施青绿、周围小坡、零星点缀小石亦着淡彩,绿意溶溶,与罗汉的大红衣着对比鲜明。罗汉采用铁线白描手法,刻画入微,简洁传神,有唐代阎立本之风。松树更见作者扎实的传统功夫,历代画松者高手如云,五代画家巨然便有《万壑松风图》传世,尔后宋人米芾、赵伯骕、元人吴镇、明人文征明,清人李鱓、现代齐白石、刘海粟,佳作层出不穷,可借鉴学习之处甚多,树干由下到上墨色浓淡变化,上部明亮树枝与繁密松针处理,极具传统笔墨功夫。上部山顶清冷云气,逸笔草草之松林,烘托冷寂之境,亦见主人师古之功。

右上角现代人物插入,可谓神来之笔,可堪玩味,红衣罗汉、松林、高山、飞瀑、仙鹤皆为出世、隐逸、禅悦之象征,寓人生智慧自在之境,而仙鹤不能优游松下,或翩翩云间,却被当代青年捕去作飞天之骑,三人所热烈追求之天上宫阙,却是一片衰败冷寂,并非琼楼玉宇,鸟语花香之世外桃源。出人意表,看似荒诞不经,却耐人寻味。传统与现代、理想与现实、出世与入世、空门与世俗、冷寂与热闹、淡泊与浮躁,一一隐于画中,画中下部的红绿、中部之黑白、上部之灰冷或是不同之人生境界、人生之诸多色相、成为一种隐喻与观照。

东皋书画院主人,吴国华先生,号龙游人,擅书画、供职于如皋中专,如皋市美术家协会主席。童时即喜书善画,初中、高中班级、学校板报几乎为其所包揽。八十年代初,高中毕业,曾一度入父亲白铁店帮工,后弃工学画,求教于如皋沈忠颉、鞠如凡二先生,先生叹其颖悟,恐没其才,托亲朋荐之于沪上唐云先生。唐先生观其作画一幅,即收为弟子,取自作《墨荷》一幅,令其带回临摹,每周过来一天,指授国画技法。后唐先生原画不慎被损,先生知后不以为忤,淡然一笑,嘱今后画应装袋携带,损画不必归还,自己留存纪念。先辈高风,至今感念。

在沪学画期间,平日则入上海普陀夜校学习素描、色彩,准备参加艺术考试,指导老师陈逸飞、黄阿中、夏葆元先生,尔后皆成当代名家,驰骋画坛,各领风骚。三月后回如,师从如师温克信先生,矢志从艺,如饥如渴,学画更加刻苦。

越明年,高中南师大国画系,当年如皋入南师者仅吴与邢健健二人。八十年代南师大,为全省培养教师之摇篮,名师云集,书法有尉天池、国画有范扬,得其亲炙,如鱼得水,除学习传统技法,中外美术史论外,遍临历代名画、苦练书法,四年皆为三好学生,书画技艺精进。

学成归来,任教职,教授书法美术,课余耽于丹青,学画临书不辍,作品时见报端,参展、获奖,于江苏画坛展露头角。1991年,创作国画《红旗谱》获省文化厅、美协“江苏省综合美术作品展览”优秀奖,中国美协主办的“世界华人书画展”铜奖,并赴京参加开幕式。时任总书记江泽民亦参观展览,于此幅画作前驻足流连,听展会人员讲解,并问询画中内容,印象尤深,作品展出后被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数年来在全国、省级以上入展获奖累计近三十余次。举办多次个人画展,作品数次赴国外展出,获日本朝日新闻奖,2013年当选如皋美协主席,2019年连任。近年数上北京,远离尘嚣,追随何家英等众多名家重新学习梳理历代工笔画家作品,致敬传统书画经典,与古人笔墨晤谈。

书画一道,继承与创新可谓永恒之主题,诗、文、印及诸类艺术莫不如此。历代艺术家为之冥搜苦求,殚心积虑。明人文震亨于《长物志》云:书学以时代为限,六朝不及魏晋,宋元不及六朝与唐,画则不然,佛道、人物、仕女、牛马,近不及古;山水、林石、花竹、禽鸟,古不及今。清及近现代为书画艺术又一高峰,古人书画精品,灿如星辰,如何取芜存菁,古为今用,以传统之笔墨写时代之精神面貌,令人深思。加之西学东进,西洋画亦是历史久远,名作浩如烟海。中国画本乎《易经》阴阳,以线条描摹物象、以水墨表现气韵。西洋画本于雕塑、建筑,以立体透视表现人物、形体和宏大事件,多以画纪人、纪景、纪史。如何中西结合,用他山之石,取已之短,国华先生勇于尝试,收获颇多。

如他的成名之作《红旗谱》作于九十年代初,他大胆创新,融入民间纸马、泥塑、壁画的元素、把中国革命的历史、人物、重大事件,分割成大小各异十多板块,合成一幅大画,块面结合,描绘一段波澜壮阔历史,传统革命题材也可以如此表现,让人耳目一新,入展后一鸣惊人!


近几年,吴国华兄创作数十幅现代《墨荷》,以荷为主角反复探求现化水墨之新境,荷已不是现实之荷,而是笔中之物象、手中之道具。近期南通、如皋美术巡展一幅《墨荷》即为新近探索之作,已脱尽传统墨荷画形式,画面采用满构图,荷叶、荷花与荷茎已分解块面,以墨色的浓淡表现块面之间的分隔与融合,以传统的线与面表现荷花绰约凌风之韵,荷叶亭亭,风过倚侧之态。荷的花、叶、茎变写实为抽象,以水墨浓淡、笔墨枯润、构图组合,表现荷之意趣,似是而非,变幻迷离,空灵婉约,意象、墨象毕呈,独具现代人审美趣味。画中既有传统的笔墨技法,又有碑帖、诗文等中国文化元素融入。同时又见西方结构主义、立体主义影子。形成古意与新意、传统与创新、复杂而多元之艺术呈现。

书画之余,国华兄喜读书,学养深厚。丹青之外,于书尤工,所作之画,题跋尤其精彩,或诗或联、或隶或行、或篆或作小楷,楚楚可观,与画融为一体,内容与画妙合无间,相得益彰。他极富收藏,书、画、印之外,所藏书房历代文玩小件,笔、墨、纸、砚、笔洗、笔筒、水注等精品尤多,曾多次言及,如有合适地方,开一个人收藏文房博物馆,免费供人参观研究,惜无合适机缘。

……


出门已是华灯初上,东皋书画院已融入皋城无边夜色,白日喧嚣已去,夜晚是艺术家创作之黄金时光,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或许,皋城艺术之灵光,正隐在古城灯火阑珊之处!

2019年1月23日



录入:20044

阅读:197
打印
上一篇:纪念汤正幅先生诞辰100周年
下一篇:如皋林梓沈门三位书法家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