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泉:怀珠被褐黄楚桥

[日期:2019-01-23]   [字体: ]

【编者按】刘聪泉先生《怀珠被褐黄楚桥》被第五届“孤山证印”西泠印社国际印学峰会论文评为一等奖。获一等奖的社外作者由专家评委会根据终评结果,考察既往学术简历、经论文查重程序确认无疑议,推荐至西泠印社社长会议,批准加入西泠印社。刘聪泉先生是南通继仲贞子、李夏荣之后第三位西泠印社社员,也是南通第一位因印学学术研究出类拔萃而被吸收入社的社员。

□ 刘聪泉

黄学圯,字孺子,号楚桥,亦自称海西渔夫,室名雪声堂。工诗,精研六书篆隶之学。早年从真州吴叔元习篆刻,嗜印成癖,为清嘉道年间东皋印学一代大师。黄学圯对如皋文化尤其是东皋印学的主要贡献在于五部著作,即《续东皋诗存》、《黄楚桥诗稿》、《东皋印人传》、《历朝史印》、《黄楚桥印稿》。所谓“东皋印派”即得名于《东皋印人传》。

不少学者将“黄学圯”误为“黄学圮”或“黄学屺”。“圮”者,塌坏、毁灭;“屺”者,乃山无草木。而“圯”者,桥也。所谓名、字相应,读者不可不明。

一、黄学圯生卒生平

《黄楚桥印稿•自跋》(1)首页左下钤有“东晋新安太守四十五世孙”印(附图1),可知黄学圯先祖为新安太守黄积(元集),而黄积乃东汉尚书令黄香之子、邟乡侯黄琼(世英)之后,江夏郡安陆县人也,可知黄学圯远祖为湖北安陆人,郡望为“江夏”。黄氏郡望有江陵郡、江夏郡、会稽郡、零陵郡等等,堂名则有三忠堂、山谷堂、江夏堂、宽和堂等等。尝见友人所藏黄学圯隶书《图经》立轴,左下钤“黄山黄氏”白文印(附图2),似乎黄学圯与歙州亦有渊源。考黄学圯家在如皋柴湾,民国三十年(1941),黄宾虹有挽如皋柴湾许情荃 (树枌)诗,诗后附注“寒宗潭渡村支向有迁柴湾者百余年。”(2)可知黄学圯先祖乃乾隆年间自安徽歙县潭渡村转徙如皋柴湾。东皋印学开宗先贤黄经家谱《黄氏家乘》亦注明为“江夏堂”(见本书《穷工入妙黄济叔》附图),然《黄氏家乘》中并无黄学圯。从黄学圯以上两印可知,黄经与黄学圯虽然同为江夏黄氏,但一自休宁居安村转徙如皋南乡,一自歙县潭渡村转徙如皋北乡,同宗而不同支耳,后人于黄学圯是否是黄经后裔或有争议概源于此。西泠邓京所著《邓京谈明清印章》记黄学圯为“黄经儿子”(3),父子年龄相差一百四十余岁,误矣! 黄宾虹为六凤山人黄吕之后,黄吕之父为黄琯,均精于篆刻,黄学圯为其宗亲,篆刻之艺亦有家族基因乎?

(附图1)《楚桥印稿自跋》


(附图2)“黄山黄氏”白文印

南通博物苑藏黄学圯篆书八言联语“结交老辈推倒时辈,金粟后身明月前身”,落款行书为“道光十有七年秋七月楚桥黄学圯时年七十又六”(附图3)。韩天衡先生藏有黄学圯于道光二十年(1840)为达人所刻“贰十八宿罗汉胸”等五面印,边款注明“时年七十又九”,据上述一联一印推算,黄学圯生于乾隆二十七年(1762)。

(附图3)黄楚桥篆书联

王重民先生《中国善本书提要》附录《黄楚桥诗稿跋》(4),文中有云:“学圯盖生于乾隆三十年前后,其妻蒋氏,卒于嘉庆二十五年,于归已三十七年,则结褵在二十岁左右,亦一旁证。”嘉庆二十五年为公元1820年,倒推三十七年,黄学圯大婚当在乾隆四十八年(1783)。据查,清代男子普遍结婚年龄在二十至二十一、二十二岁,取其中间值,可知黄学圯出生于乾隆二十七年左右,与前面一联一印之推断完全一致。王重民先生实际上是以十八岁成婚为推算依据,所以只能得出“乾隆三十年左右”这样大致正确的结论。

通州李琪曾为《东皋印人传》作序,序中记载,黄学圯于“屠维赤奋若之旦月既朏,买舟过访,以所著《印人传》示余”(5)。这里借用了司马光《资治通鉴》的太岁纪年法, “屠维赤奋若”即为己丑(道光九年),“旦月”即六月,“既朏”为初三。由此可知,《东皋印人传》撰成于道光九年(1829)。李琪又云:“楚桥年且七十”。据此倒推,黄学圯似应生于乾隆二十六年(1761)之前,抑或李琪仅是虚指罢了。

乾嘉年间,如皋最著名的园林莫过于柴湾斜阳馆和丰利文园。斜阳馆主人黄振即黄学圯的长兄,文园主人汪之珩即黄学圯的姐夫,此两大名园、两位主人均名噪一时。黄振(1724-1773),字舒安,号漱石,一号瘦石,于柴湾筑斜阳馆,集宾客放情诗酒,与扬州八怪交情尤笃,罗聘曾为其画像,黄慎《漱石捧砚图》裱边之上有郑板桥、金农等二十六人题诗。黄振寓居文园二十余年,协助汪之珩辑刻《东皋诗存》。《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对黄振著作述录颇详。所著《石榴记传奇》名传遐迩。黄振对黄学圯这位年幼的胞弟自然有楷模之范。汪之珩(1717—1766),字楚白,号璞庄,祖籍亦为安徽歙县,迁居如皋已五代之久,累世经营盐业,富甲一方。汪自幼聪颖好学,诗词书画无不精通,于园林之建独有会心。所建文园独步江淮,天下名士如郑板桥、黄慎、罗聘、金农、李鱓、袁枚等常赴此园文酒之会。其本人辑成《东皋诗存》48卷,保存宋元明以来江淮历代文人诗词。汪之珩远宗李、杜,近追辟疆,对童年和少年的内弟黄学圯影响巨大。

黄振的父亲黄元灿,字云圃,号莹川。道光《如皋县志•文苑》记载,黄元灿筑古春园,子振雅有父风。而原乾隆内阁中书、后任如皋雉水书院山长的蒋宗海有《古春园》一文,中有“黄公系出江夏,世居城北”,“探其本源,黄香之派。” (6)此可印证黄学圯祖籍湖北安陆之说。有印学同好撰文云:黄元灿“曾于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和另几位盐商吴达始等组织同乡会,在如皋雨香庵内设立会馆,取名新安会馆。”(7)笔者思想,若黄元灿参与创设新安会馆,当在成年之后,若黄学圯为其所生,黄元灿当在百岁后得子,查乾隆以后五部《如皋县志》,又均无黄元灿、黄学圯父子关系的记载,故本人曾对黄振是否是黄学圯之兄存疑,幸得如东丛国林先生提供资料为我解惑。其一,据南通李懿曾《黄楚桥印谱序》(8),其盛赞黄学圯“家学渊源,盖黄子楚桥即瘦石先生之难弟也,长公彩笔夙擅雕龙,伯氏芳名原同噪鹊”。又据邑人冒春荣《满庭芳•题黄楚桥印谱》词(9),有“记肩随伯氏,少小年华,冒见雕琼妙手”句,在“伯氏”之后原有三字附注“谓瘦石”,由此可知,黄振确为黄学圯之兄。其二,据邑人江干《题黄楚桥独立小影》所云:“黄童最小,意极飞扬。共诸兄济济,逐处成行。不道龙头老去,飘零况败叶经霜。”(10)在“龙头老去”之后原有附注“谓令兄瘦石下世”。由此可知,黄学圯不仅是黄振之弟,且在兄弟之中排行最末。黄学圯友人称其为“八兄”,可见黄学圯在堂兄弟之中亦是小弟。其三,据南通朱玮《见雁思乡图》诗前小序:“黄诗林为瘦石先生弟,黄学圯之兄,旧业废后寄居古丰,所叙多感咽忧离之思,绘图属赋”,且诗中有“荆花零落斜阳馆,见雁思乡四十年”句(11)。由此可知,黄学圯的长兄为黄振,二兄名黄诗林,因斜阳馆在黄振去世后废圮,故黄诗林亦长期寄居丰利。其四,据《历朝史印•赠言》最末列有“兄振瘦石七古、甥汪为霖春田七律、胞兄杰诗林五古、胞姪畯古民词、从兄岩晓峰五律”,(12)由此可知,黄学圯的二兄名黄杰,诗林是字,乃黄学圯同胞兄弟;黄杰之子名黄畯,字古民;汪为霖为外甥,黄岩为从兄。依“兄”、“胞兄”之别而论,黄振有可能是黄学圯同父异母之兄。因为他们并非出自同一个“胞胎”,所以不可以“胞兄”相称。论证了黄学圯与黄振的兄弟关系,那么,所谓黄元灿于康熙十八年(1679)参组新安会馆一说必为误传。

同治《如皋县志》载有邑人胡连耀挽黄学圯诗四首,(13)其四云:“高谊曾闻贯白云,素车心事薄尘纷。名山荷鍤仍良友,诗碣留题待使君。硕果如公余几在,瓣香悔我未先焚。他时傥问逋仙迹,杯茗来浇水畔坟。”诗中原有小注:“黄山吴叔子客死如皋,先生敛资葬之,谷人先生题叔子遗画赠之”。诗中所言吴叔子即吴叔元。嘉庆《如皋县志•流寓》载:“吴叔元,字苍书,号思堂,真州诸生。工篆隶,能诗,善画,山水尤称绝技。” (14)按《黄楚桥印稿•黄学圯自跋》所言,乾隆四十五年(1780)真州印人吴叔元游艺如皋,向其展示所珍藏的邵潜、程邃诸谱和秦汉玺印千余方,黄学圯得吴叔元朝夕提训。这明确说明,黄学圯未及弱冠便已结识吴叔元。又按黄学圯《东皋印人传》所载,吴叔元“乾隆甲辰(1784)至丙午(1786)皆游于皋,圯得师之。”说明黄学圯是正式拜在吴叔元门下,绝非“私淑”。嘉庆《如皋县志》又载,吴叔元“在皋三十余年。殁于雨香庵,黄楚桥葬之”,(15)墓在柴湾黄氏故土。这与当年黄经之兄黄辅义葬邵潜何等相似。吴叔元殁后,黄学圯为表达对恩师怀念之情,持吴叔元《山水》遗作奔走各地(附图4),请诸名家题字画后。国子监祭酒吴锡麒(谷人)题有“素车白马风逾古,流水文松梦偿还”句,(16)赞赏黄学圯买地厚葬之举,胡连耀挽诗首句中“白云”“素车”即源于此。婺源胡翔云(羽溟)题诗极有史料价值,因有“今年皖江遇楚桥,纵论时贤共杯酒。言及思堂泪欲零,十载门墉亲授受”之句(17)。可见,吴叔元与黄学圯有十年师友之谊,这是黄学圯青年时代的主要印记。

(附图4)吴叔元山水卷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此言读书与阅历,二者不可偏废。清代学人之中,专门从事学术活动的游幕者甚众,贫寒士人尤其如此。幕主或藏有大量图书资料,或因是朝廷官员而使幕下学人有机会接触官方藏书,游幕者望门投止。游幕学人撰著活动分为两种,一为自撰,一为代撰。自撰是指幕宾在幕府内自行著书立说;代撰是指由幕主组织多名游幕学人协力进行某些大型学术研究与著述。黄学圯的中年时代便是三十余年寄人篱下的游幕经历。

陶澍《历朝史印序》云:黄学圯三十余年中“遍游吴越江淮,一时士大夫莫不思得君片石以为重”。(18)胡连耀挽诗之二云:“幕府当年列客星,华胥一梦已全醒。无双白璧镌名士,有尽黄金付小伶。乞米作书成宝墨,典衣沽酒卧空瓶。渊明责子诗休赋,餐菊何堪慰暮龄。” (19)首句中“客星”乃逸士之谓,“华胥”代指仙境,这是对黄学圯三十余年游幕生涯的高度概括。至于其余三句,则是对黄学圯游幕生涯的具体描述。

王重民先生《黄楚桥诗稿跋》载:“学圯工诗善书法,尤精篆刻,无科名,游幕寄食,以终其身,故事迹无传……,盖自嘉庆至道光三十年,足迹已遍于皖、贑、两浙。道光十三年,陶澍以书招之;翌年,再客五山(按崇川、五山皆指南通州)。年逾七十,遂归老故乡。” (20)据《黄楚桥诗稿跋》所言,《黄楚桥诗稿》有徐珠序(21),王重民先生之跋必是在阅徐序之后所作,其史料殊可信也。嘉庆初,恩师吴叔元去世后,黄学圯便开始了他的游幕寄食生涯,前后三十年,年逾七十,方回乡定居。

黄学圯中年时代足迹“遍于皖、贑、两浙”,可见其游幕生涯大都居无定所,这与一般的官宦幕僚有所不同。“道光十三年,陶澍以书招之”,这应该是入幕两江总督陶澍府的准确记载,《陶文毅公全集》所载《复黄楚桥书》可为印证(本文后有论及)。

约在嘉庆二年(1797),黄学圯始刻《历朝史印》。印学同好在相关论文中写道,黄学圯曾入嘉庆帝师、时任安徽巡抚朱珪之幕,这似乎史证不足。王重民先生写道“嘉庆三年,与黄洙(22)谒朱石君于皖江使署,呈以所辑《历朝史印》,石君为序而行之。”王重民先生所记,仅仅是拜谒求序,与入幕并无相干,后学不可牵强。

黄学圯晚年潜心著述。据西泠印社所藏《历朝史印》钤印稿本(不分卷),江阴闻诗(过庭)题词注明“壬午长至前七日过庭弟闻诗”,可知道光二年(1822)黄学圯已着手修订《历朝史印》。其后,石韫玉、陶澍、梁章钜等诸多友人为之作序题词(附图5)。道光九年(1829),刻成《历朝史印》重订本。同年,撰《东皋印人传》,在篆刻史上开地域印人传之滥觞。李琪、陶澍先后作序。同年辑成《续东皋诗存》,又请乾隆五十五年状元石韫玉作序。黄学圯游学一生,晚年厚积薄发,为中华印学和如皋文化留下了一笔丰厚的财富。

(附图5)《历朝史印》钤印稿本

黄学圯晚年也曾收集整理毕生诗作,辑成《黄楚桥诗稿》。据王重民《黄楚桥诗稿跋》所记,邑人徐珠为该诗稿作序,顾翃、李开春等有题词,又吴存义、沈裕本、吴寿民有题诗,均系手迹。首录《感怀》三十首,次五言律三十首,次七言律四十九首,次五言截句十首,七言截句二十四首,又次为诗余十二首,不分卷。稿纸上书口刻“黄楚桥”三字,下书口刻“雪声堂”三字,写定待刻之本也。此集不知如何落到王姓人氏手中,在天津被美国人购去,现与李琪《少山诗钞》稿本一起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噫吁!真不知《黄楚桥诗稿》何日才能回归故里,让皋人一品先生诗章风采。

黄学圯卒年尚难断定。友人藏有黄学圯晚年所刻五面印一方,另有一面镌“己亥小暑楚老人时年七十有八,六月七日”,时道光十九年(1839)。(附图6)次年再刻“贰十八宿罗汉胸”等五面印。沈裕本《黄济叔印存序》:“乙巳春三月十五日,楚翁旧仆李,携一卷求售,展之,皆翁遗物,内一函藏印百余方,外书黄济叔篆。共一百四十方,内‘书阳八十方,阴五十九方’,盖楚翁亲笔也。”“窃念公印难得,楚翁颇自珍秘,不轻示人,歿后数年,乃归余处。” (23)由沈序可知,道光二十五年(1845)时黄学圯已辞世数载,卒年约在1841年。

(附图6)黄学圯五面印

二、黄楚桥交游考述

同治《如皋县志》载:黄学圯“交游多四方名士”。考察黄学圯的交游,无疑是了解其心性与学术的必由路径。试以陶澍、林则徐、石韫玉、凌霄、熊琏、范仕义以及朱珪、梁章钜、邓石如、李渡、吴合纶、汤贻汾、蒋敦复、吴铠、李琪、徐珠等等为例,借窥一斑。

陶澍(1779-1839),字子霖,号云汀,湖南安化人,嘉庆七年进士,官至两江总督加太子少保。陶澍出自边远农村,世代无人为官,仕途全靠个人奋斗。勤政爱民,任劳任怨,整饬吏治,克己奉公,被称为“晚清人才第一”。 黄学圯与陶澍相识,当在道光五年(1825)陶澍自安徽巡抚调任江苏巡抚之后。据陶澍所言,道光九年(1829)夏秋间,黄学圯曾为陶澍作印数方,时任江苏巡抚的陶澍则欣然为黄学圯《历朝史印》作序。次年,升任两江总督的陶澍,应黄学圯之邀,再为《东皋印人传》作序。据《陶文毅公全集》所载《复黄楚桥书》(24),陶澍曾委托黄学圯收集、校审和镌刻《麓山寺碑》。《麓山寺碑》现存长沙岳麓公园,乃唐开元间李邕撰文并书,词章华丽,笔力雄健,刻艺精湛。因文、书、刻工艺兼美,故有“三绝碑”之称,又因李邕曾官北海太守,故亦称之为“北海三绝”碑。此碑为历代艺林、文豪所推崇。因年代久远,碑面风化,清代摹本多有脱阙讹误,陶澍发心整理并重新勒石,此事具体交由黄学圯经办。陶澍写道:“接来书及《麓山寺碑》双钩本,具见好古佳致”,可见黄学圯曾致信陶澍,并附呈数本《麓山寺碑》双钩本,其中二本得自“芝楣方伯”(25),说明此事已小有进展。陶澍在复信中谈及各种俗本舛误之例,尤其感叹“苦无古本可校,《文苑英华》未载此篇,若《全唐文》则荒谬尤甚”。再三叮嘱黄学圯,“仆以事冗,不能逐一细校,所望细心审为之,斯文幸甚,将来刻成后,如果佳善,必当不踁而走,不患洛阳之纸不贵也。”“此碑之阴,有赞十余段……,仆处尙有其文,为友人胡墨庄持去(26),容写信回长沙,觅到后,与‘英英披雾’一段同刻(27),此时切勿上石也” 。又云:“此事洵非老手不办,相距稍远,倘有疑难,方伯处当可商榷耳。”此处固然对黄学圯评价颇高,同时,又提醒黄学圯多与芝楣方伯商榷。芝楣为陈銮之字,道光十二年(1832)任江苏布政使。可见此信当在道光十二年之后,此与目录版本学家王重民《黄楚桥诗稿跋》中所言“道光十三年陶澍以书招之”吻合(28)。

林则徐(1785-1850),字少穆,福建侯官人。道光三年(1823年)任江苏按察使,道光十二年(1832年)任江苏巡抚。直到道光十七年(1837年)调任湖广总督。林则徐任江苏按察使时,陶澍是江苏巡抚;林则徐任江苏巡抚时,陶澍是两江总督,均系廉明能干、正直无私之良吏。道光十三年(1833),二人曾联名上折,奏请道光帝褒奖如皋县令范仕义。又整饬如皋吏治,兴建农田水利,造福如皋百姓。林则徐的岳父、安徽巡抚张师诚,与如皋亦有渊源,曾为如皋吴篪所辑《明太和令吴楫侯御寇始末》作序(29)。道光初年,林则徐亦曾为吴篪所绘《橹摇背指菊花开图》题诗(30)。对如皋黄学圯的诗文篆技,林则徐亦仰慕已久。道光十五年(1836)十月十八日,林则徐邀黄学圯和齐彦槐(梅麓)、朱绶(酉生)等相聚于苏州的江苏巡抚署中小酌(31)。齐彦槐乃徽州婺源人,时任苏州知府,善诗,出入韩苏,兼擅书法,精于鉴藏。朱绶乃江苏元和人,工古文辞,为“吴中后七子”之一,尝佐梁章钜幕,章奏多出其手。林则徐将此三人设为同席,可见对黄学圯十分器重。林则徐《题黄楚桥学圯〈史印〉》)一诗或即写于此时,全诗载于《林则徐诗集》,(32)兹恭录如下:“周官重玺节,汉为斗简封。后来私印出,杂用金玉铜。昔之拨蜡法,今作攻石工。偶得秦汉章,珍逾琥璜琮。颜姜与吾赵,谱录纷异同。琅山有老学,苍雅罗心胸。余事擅镌篆,著手斤成风。六书究奥恉,此技非雕虫。慨念古史才,裒集以类从。凡四百余石,钤以丹硃红。想当运腕初,光气宵贯虹。旁可证碑碣,肃若列鼎钟。自来篆刻家,无此体例崇。何况龙泓后,浙派非中锋。巨编一展对,金石相昭融。乙部四千年,留迹如霜鸿。三长欲兼擅,八法谁争雄。君真古为徒,颉颃斯与邕。”“六书究奥恉,此技非雕虫”,可见林则徐对篆刻作为一门独特艺术的重视;“自来篆刻家,无此体例崇”,林则徐肯定了黄学圯《历朝史印》在中国篆刻史上的地位;“何况龙泓后,浙派非中锋”,是林则徐对“东皋印派”的一种褒扬,即认为其成就超过了龙泓山人丁敬之后的所有浙派传承者;“三长欲兼擅,八法谁争雄”,则是林则徐对黄学圯史才、史学、史识,以及对汉书八法驾驭能力的赞赏。

石韫玉(1756-1837)字执如,号琢堂,又号花韵庵主人,亦称独学老人,苏州人。乾隆五十五年(1790)状元,授翰林院修撰,累官至山东按察使。后引疾归梓,主讲苏州紫阳书院二十余年。石韫玉与如皋渊源极深。其“总角之交”沈复(三白)曾作幕如皋十年,石韫玉曾为其《水绘园旧址图》题诗。如皋名士汪之珩之子汪为霖病殁后,石韫玉为撰《墓志铭》,黄学圯篆额。与黄学圯之交往至少可举三例。一是应黄学圯之请,在吴叔元《山水》遗作上题诗:“不见思堂画,闻名即赏心。妙传王宰笔,衾盛伯牙琴。陈迹留鸿爪,芳声播艺林。故人珍重意,情极为知音。”二是道光七年(1827)黄学圯重订《历朝史印》,石韫玉为之序,此即《历朝史印》序四。序中有言:“如皋黄子楚桥工于铁笔,尝聚石作古时各史家名印,积至四百枚,为《历朝史印》十卷,诸法皆备,总之以汉京为宗,可以正俗流之误,且令千载良史集于一编,斯真洋洋乎大观也。”三是道光十年(1830),石韫玉为黄学圯所辑《续东皋诗存》作序(33)。石韫玉写道如皋“人习诗书而尚文采,风雅之士踵相接也。乾隆中,有邑人汪君璞庄,蒐罗其邦人之诗,自宋元以迄本朝,共三百七十余家,分为四十八卷,合为一集,名曰《东皋诗存》,既授梓行世矣……。今黄君楚桥亦如皋人也,继汪书之后,广收博采,复得四百余家,即名《续东皋诗存》……。存其诗即所以存其人,此邦之人风雅道存,不致散失而无徵者,黄君与汪君可以后先嫓美也矣。”

凌霄(1771-?),字芝泉,江宁人。曾经袁枚推荐,入毕沅幕,约于嘉庆十九年(1814)寓居如皋。其工诗,善书画,亦擅篆刻,与东皋印人黄学圯、乔林以及寓居如皋的钱塘吴锡麒(谷人)、泰兴姚功立(麓桥)、东台周序(琴生) 均有交谊(34)。嘉庆二十年(1815)后侨寓白蒲紫微道院。据如皋《吴氏家乘》所载凌霄诗序(35),其与白蒲吴廷瑞(玉田)、季标(霞客) (36)等常有诗酒之会。《白蒲镇志•流寓》有《凌霄传》,言其“四十五岁寓蒲塘,”“其所撰著甚富,惟《芝泉集》《快园诗话》两种授之剞劂。”《快园诗话》至少有三处提及黄学圯(37)。一是与冒晴石、乔普、胡春岩等为冒耘德《东皋送别图》题诗;二是凌霄客东亭时,黄学圯来访,携编年图十六册索题,凌霄分古近体诗文词逐一题遍;三是黄学圯和冒耘德、乔普等曾相赠笔墨汁纸砚、字画图书。最能说明凌霄与黄学圯友情的,当推凌霄为黄学圯《客游诗草》所作的序文(38)。“东皋黄子楚桥,工于诗而深于情者也,……偶得一咏一联,发其情郁,莫不神味冲淡,意致缠绵。”“楚桥之情正而真,其诗固已浸合乎敦厚和平之旨,是故不知情者不可与论诗,不深于情者尤不可与论楚桥之诗,至楚桥工摹倣乎鼎彝、精雕锼于金石,人多以此称之,愚谓特其余技耳”。看来,黄学圯众多友人之中,最知己者,还是凌霄芝泉先生。

江干(1739-?),字片石,号黄竹,如皋掘港人。曾与里人冒国柱、仲鹤庆、宗孔思等结“香山吟社”,与汪之珩、黄振等结“近社”,赋诗填词,名噪东皋。江干曾为江苏学政刘墉题《赤壁赋》诗,刘墉称其“江南老名宿”。江干长黄学圯约二十三岁,作为汪之珩、黄振的好友,自然对黄学圯多有关注与提携,譬如为其印谱、诗集和小像题词,字里行间无不褒赞有加。如《贺新郎•题楚桥历朝史印》写道:“嗜古谁如尔,便都教自微而显,合春秋义。一笔坚刚原是铁,远轶从前秽史,大抵为流芳百世。”《贺新郎•题楚桥印谱》写道:“不过些微方寸地,腕下千钧气力,尽扫却纤浓结习。我笑庸人刀易捉,竟一时灾遍名山石。令见此,面应赤。开函一片寒芒色,熌双眸陆离光怪,讶为神物。造化而令公洩尽,疑有灯窗鬼泣,别自具雕龙风格。”《满庭芳•题黄楚桥独立小影》写道:“无双,名大著,黄童最小,意极飞扬。共诸兄济济,逐处成行。不道龙头老去(原注:谓令兄瘦石下世),飘零况败叶经霜。风流尽,苍茫独立,应是九廻肠。” (39)

熊琏,字商珍,号澹仙,亦号茹雪山人,如皋人,江干女弟子,生性旷达,艺术秉赋极高,有“清代李清照”之誉。翁方纲、法式善、罗聘、朱长溶等曾为《澹仙诗钞》题词。熊琏与黄学圯年龄相若,因钦慕黄学圯之才华风义,且有诗文书画同好,故引为知音。《澹仙诗钞》中有四首词专为黄学圯所作。即《百字令•题黄楚桥先生读书秋树根图》《满庭芳•题黄楚桥先生古春园图》和二首《望江南•题黄楚桥先生独立图》,词中有“遗经自守,一脉书香续”、“飘零四海,随身是累世青箱”,“湖海飘浮形逐影,”“今古才人都冷落,一腔歌哭付文章”等句,可见熊琏十分熟谙黄学圯的游幕生活,十分敬重黄学圯的满腹经纶,十分同情黄学圯的怀才不遇。此外,据凌霄《快园诗话》所载,黄学圯曾与熊澹仙等人一起为冒耘德《東皋送别图》题诗。而为《澹仙诗钞》作跋者,正是嘉庆三年陪黄学圯远赴皖江使署,求朱珪为《历朝史印》作序的那位乾隆庚戌二甲进士、如皋雉水书院山长、扬州黄洙(澹人)。与熊琏交往十分密切的邑人黄理(艮男),与黄学圯也是诗友,清王豫《淮海英灵续集》收有徐邦殿七绝《得楚桥书次黃艮男韵》可为佐证。(40)

范仕义(约1785—1865),字质为,号廉泉,云南保山人,清嘉庆进士,官至通州知州。道光年间五任如皋知县,共约十年以上,是如皋历史上任届最多、任期最长的县官,颇多善政,有“佛子”之誉。范仕义工诗词,有《廉泉诗钞》传世。如皋图书馆藏有一本印蜕剪贴本,共218方印(中有两枚连珠印),前后并无一字,但首页与尾页却各有两方范仕义私印,乃范公遗泽无疑,可见当年范仕义亦有篆刻之好。道光年间,东皋印人首推黄学圯,且黄学圯与诸多清廷大吏交厚,范仕义遂因仰慕而趋之。道光十一年(1831)范仕义抵任后,与如皋士子唱和的第一首诗是为胡瑗后人胡春岩而作,第二首便是《题黄楚桥〈历朝史印〉册后》,诗中有言:“手披云汉昭天章,胸罗星宿生光芒。阴款阳识奇且奥,字中出力何轩昂。先生好古有真癖,铁笔一枝含风霜。三千余年著图史,四百余印纷琳琅。”(41)

范仕义的友人当中亦有数位与黄学圯有交往。一是大画家、武进汤贻汾(雨生)。汤贻汾与黄学圯已相识三十余年。道光十五年(1835),汤贻汾曾为黄学圯所藏恩师吴叔元遗作《山水》题诗二首。诗曰:“金奁玉轴重连城,无限山阳笛里情。覆瓿纷纷叹何物,东涂西抹念平生。”“论交湖海卅年多,知己无如董与何。遗草未编惭后死,因君老泪独滂沱。” (42)而汤贻汾与范仕义亦早有诗文之交,《廉泉诗钞》多有唱和之载。道光二十一年(1841),范仕义邀汤贻汾等名士补禊于水绘园,汤贻汾作《水绘园补契图》,题诗者有祁寯藻、徐宗干、沈兆澐、王藻、周开麒等四十二人。窃以为,设使黄学圯在世,当不会缺席此等盛会,极有可能黄学圯即卒于是年之初。二是蒋敦复和吴铠,这两位身份特殊。蒋敦复,号剑人,范仕义于道光六年(1826)宰宝山时收为门下弟子,后常客寓如皋。吴铠,字梅孙,范仕义于道光七年(1827)宰仪征后所识,调任如皋后即举荐其为如皋雉水书院山长。吴铠有《东皋咏古十四首》,至今脍炙人口(43)。蒋敦复《啸古堂诗集》卷二载有《偕梅孙访黄楚桥布衣学圯听徐道士弹琴》五言诗(44),可见,蒋敦复、吴铠与黄学圯亦有交往。三是通州才子李琪。道光九年(1829),黄学圯撰《东皋印人传》,李琪为之作序。而《廉泉诗钞》卷二十八有《赠李少山长歌行》,范仕义与李琪以及李琪之父李懿曾皆为挚友。四是如皋名士徐珠。徐珠,字生庵,如城霁峰园主人,浙江盐运副使徐观政(湘浦)之子。据王重民《黄楚桥诗稿跋》所记,徐珠为该诗稿作序,而范仕义《廉泉诗钞》序亦为徐珠所作。《廉泉诗钞》卷二十八有《秋风响答八钟楼》,诗序中言及重阳节前,范仕义曾邀吴铠等十数位同人齐集徐珠霁峰园诗酒唱和。

黄学圯还有几位文友需要略述一番。

首先是为《历朝史印》作序的朱珪。朱珪,字石君,顺天大兴人,乾隆十三年进士,官至太子太傅、体仁阁大学士,是与黄学圯交往者之中官职最高者。朱珪与如皋雉水书院山长黄洙早有交往,黄洙曾以《奇孝论》一文呈示,朱珪感泣而作《孝子朱龙云割肝诗》,载于嘉庆《如皋县志•艺文》。黄学圯请朱珪为《历朝史印》作序,便是携黄洙同行。朱珪为《历朝史印》作序时正留安徽巡抚之任。其在《历朝史印序》中写道:“楚桥黄子著《史印》十卷,雄浑高秀,有秦汉人风格,元明来名家可与颉颃者,屈指无多人” (45)。

其次是为《历朝史印》题诗的梁章钜。梁章钜,字茝林,晚号退庵,福州人,道光二年后先后任江苏按察使、江苏布政使、代理江苏巡抚。晚年主扬州安定书院,与如皋沈岐、仪征阮元并称“南河三老”。梁章钜为《历朝史印》题词 写道:“钟鼎因君存款识,居然秦汉见风规。”“三千年史存胸次,历落嵚崎有此才。”“怀珠被褐风尘老,秋雨扬舲远渡江。愧我琼瑶无以报,一编郑重读灯窗。”

再次是以诗相赠的邓石如。邓石如,号完白山人,安徽怀宁人。终身未仕,浪迹山水,以书法、篆刻名动天下。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其纸本《隶书七言》轴(附图7),纵134.7cm,横62.6cm。释文:“划破清波触面来,横拖皖口浪花回。盘根忽据鼋鼍窟,倒影疑飜艳滪堆。风拂帆樯缘蓼岸,月明云水隐珠胎。江城木落关荆画,一片寒沙雁阵开。皖口新洲诗,次江上草堂韵为楚桥八兄先生正之,完白山人邓石如初稿。” 下钤“石如”、“邓氏完白”印,引首钤“日湖山日日新”印。此诗俗称“新洲诗轴”。从用印、题款用语及书法风格分析,当为嘉庆年间所作。“皖口”者,皖河入长江之口也,地在安庆。黄学圯曾游历安庆,结识邓石如,二人有诗倡和。

(附图7)邓石如赠黄楚桥诗

再次是朱玮,字悔之,号石甫,乾隆、道光间南通人。工诗擅书,与李芳梅、白懋初、陶云骧并称嘉道间南通四书家,号“陶朱李白”。朱玮两度坐馆黄学圯姐父汪之珩的丰利文园,黄学圯的侄孙汪承镛从其受业。嘉庆十三年(1808),黄学圯为其刻“仲山朱玮石甫”印。嘉庆二十年(1815)朱玮将赴秦中,黄学屺又刻“朱玮”“石甫”两印相赠,朱玮集唐人句为诗回赠。诗曰:“无那春风欲送行,(高适)劳君故有诗人赠。(司空曙)岧峣太华俯咸京。(崔颢)身贱多惭问姓名。(卢纶)”落款:“乙亥三月余将有秦中之行,楚桥仕兄作此印为赠,灯下检玩,因集唐句识之,八月廿又六日,玮跋”。(46)

最后是“文园六子”中的吴合纶。黄学圯六岁时汪之珩下世,十二岁时黄振卒,兄长和姐夫对黄学圯有启蒙之功,而文园对黄学圯一生影响更巨。乾隆五十七年(1792),曾经的文园老诗人吴合纶为《黄楚桥印稿》作序。吴合纶,字德严,号樵月,博古工诗,精举子业,《白蒲镇志》有传略。吴合纶评价黄学圯“风雅绝伦”“翰墨擅长”,对其印作则以大画家高其佩(且园)喻之:“奕奕有神,直入古人之室”。

至于为吴叔元遗作《山水》题诗的国子监祭酒吴锡麒(谷人)、主讲紫阳书院的胡翔云(羽溟)、扬州学派代表人物焦循(理堂)、清内廷供奉金玠(铁蕉)、大画家钱杜(叔美),京口三诗人之一顾鹤庆(子余),文学家刘邦鼎(石臣),以及为《历朝史印》题诗的江西“诗佛” 吴嵩梁(子山),为《楚桥印谱》作序的白蒲名士吴经元(渔门)等等,容不详述。

三、《历朝史印》考校

《历朝史印》为黄学圯的代表作,全谱10卷,有成书于嘉庆年间的初刻本、道光年间重订本、民国年间影印本三种。(附图8-10)二百余年来,未有人对其进行过系统研究,笔者试为考校。

(附图8)嘉庆版《历朝史印》


(附图9)道光版《历朝史印》


(附图10)民国版《历朝史印》

嘉庆二年(1797),丁巳。黄学圯辑自刻印成《历朝史印》五册十卷,尺寸约为26.9×16.3cm。此即文园初刻本,前有朱珪序,后有沈业富、汪棣、李谨、胡翔云、顾翃跋。上自周朝太史史佚,下逮明代史官邓粲,人篆一印,集于一书。按各卷目录统计:卷1收周代5人,汉代4人;卷2收东汉18人,后汉10人,补遗5人;卷3收晋代25人,补遗4人;卷4收南北朝和隋代36人;卷5收唐代40人,补遗4人及五代5人;卷6收宋代55人;卷7收宋代59人;卷8收宋代39人,补遗16人;卷9收元代20人,补遗4人;卷10收明代40人,补遗5人。合计为394人。但因卷4目录与卷内印章数量不一,全书共计实收史官397人。人各刻印一方,下注释文及传略。朱文线条甜润,白文用刀老辣,古雅绝伦,笔笔中锋,可谓诸法皆备。朱珪序落款为“嘉庆丁巳秋七月盘陀居士朱珪石君撰”。按王重民先生《黄楚桥诗稿跋》所言,“嘉庆三年,与黄洙谒朱石君于皖江使署,呈以所辑《历代史印》,石君为序而行之。”(47)此与朱珪序落款中“嘉庆丁巳秋”(嘉庆二年)相牴牾,朱珪于“嘉庆戊午”之年落款“嘉庆丁巳”似不可信。不知王重民先生所本为何,若有史证,则《历朝史印》初刻印行便是嘉庆三年之事。

韩天衡《中国篆刻大辞典》中关于《历朝史印》词条中有六处存疑:卷1收汉代5人,卷2收东汉28人,卷4收35人,卷9收补遗3人,共收393人,此五组数目均与原谱不合;另跋文作者“李谨”记为“李槿”。不知韩先生是否细检卷4目录和卷中之印,因为黄学圯及黄锦、黄铭在卷4编校时有一重大失误,即卷4目录共列36人,但卷内实收39人,多出《梁典》作者南陈何之元、《前汉学义》作者南陈张沖、《梁典》作者北周刘璠。

按韩天衡《中国篆刻大辞典》载:道光七年(1827)《历朝史印》之重辑本为一函六册。据西泠印社所藏《历朝史印》钤印稿本(不分卷),道光二年(1822)黄学圯已着手修订《历朝史印》。若《中国篆刻大辞典》所言“道光七年”为重辑之年,此与史实不合。又据笔者所见,《历朝史印》重订本,版框黑刷,横10.4cm,竖15.4cm。书口有“历朝史印”字样,下注朝代,最下署“楚桥书屋”。书籍外观:线装16.5×27cm。其中陶澍为《历朝史印》重订本作序时间为道光九年(1829),《历朝史印》刊印当不早于此年。若《中国篆刻大辞典》所言“道光七年”为刻成之年,亦与史实不合。

韩天衡《中国篆刻大辞典》云《历朝史印》重辑本“印有增删”,但并未具体介绍更改内容。根据笔者所见,道光《历朝史印》应称之重订本更为准确,因其所举史学家的内容和顺序间有更改,尚有数十枚重摹之印。一是印文、章法、释文以及印章尺寸全部更改。如周代“史佚之印”,原为白文印,下注“佚武王太史”;重辑本改为“史佚”,朱文印,下注“武王太史”。 又如周代“史克私印”,原为无框白文印,下注“克字里革鲁宣公太史”; 重辑本改为“史克字里革”,粗框白文印,下注“鲁宣公太史”。二是印文、章法以及印章尺寸更改,释文不变。如东汉“应劭之印”,右二白文小篆,左一朱文小篆;重辑本改为“应劭”,左右排列,朱文大篆印。又如唐“令狐德棻之章”,3列小篆白文;重辑本改为“令狐德棻印信”,3列大篆朱文。三是章法以及印章尺寸更改,印文、释文不变。如唐代“游秦”白文印,笔划取方势;重辑本仍为白文印,但笔划取圆势。又如元代“汪克宽印” 白文小篆大印,重辑本改为白文大篆小印。四是印章先后次序更改,卷10中王世贞原与方孝儒同页、徐溥与冯琦同页,而重辑本中徐溥与王世贞的位置前后对调,徐溥前置与方孝儒同页、王世贞后移与冯琦同页,以人物生卒年代而论,重辑本作此调整甚为有理。(附图11-13)

(附图11)嘉庆版《历朝史印》十卷选页


(附图12)道光版卷十选页


(附图13)民国版《历朝史印》十卷选页

至于黄学圯为何要对部分印章进行重刻,余以为不外二点:一是自嘉庆初刻至道光再刊相距二十余年,部分印章遗失或破损;二是黄学圯对部分原有印章自觉不满,故尔重摹再镌。其实重镌之印未必胜过原刻,试举数例(黑色为嘉庆本,红色为道光本):



笔者所见南通图书馆所藏《历朝史印》道光版中,卷4晋代“何琦之印”、“荀绰之印章”一页上印章与释文左右错位(附图14),谅为编校疏忽。

(附图14)道光版印章错位页

值得一说的是,《历朝史印》重订本较之初刻本而言,多了四大群体。一是题词群体,即除原有朱珪序外,增陶澍、汪端光、石韫玉、陆荫奎等序及梁章钜、李芳梅、王有庆、平翰、陈赫等人题词。二是释文群体,《历朝史印》卷一注明:“如皋黄学圯孺子篆,真州吴叔元思堂释”,于是大多印学书籍便介绍《历朝史印》为真州吴叔元释,其实不然。《历朝史印》卷1为吴叔元释,卷2至卷10的释者有:仪征汪棣韡怀、吴陵宫增祜节溪、扬州黄洙澹人、新会谭大经傅五、芜湖邵士铠铁君、吴门卢元爃湘槎、扬州金桂沅余山、延陵季惇大莲溪、婺源胡翔云黄海等人。三是校对群体,为《历朝史印》校对者除黄学圯之子黄福、黄翰外,还有黄学圯的胞侄、从侄、侄孙,如黄畯、黄珍、黄鈺、黄锦、黄铭、黄瑜、黄鏊、黄崟、黄之涛等等,说明黄氏家族兴盛,书香绵延,后辈多精于史学小学。四是赠言群体,修订本卷末有《历朝史印赠言》(附图15),列93家赠言者姓名、字、故里、文体。《历朝史印赠言》和题词群体、释文群体相互印证,说明《历朝史印》初版问世后的巨大影响。现将姓名整理如下:

(附图15)民国版《历朝史印》赠言表

《历朝史印赠言》表


此93家赠言中,序28篇、跋6篇、五言诗(五绝、五律、五古、五排)14首、七言诗(七绝、七律、七古、七排)29首、词3首,余为乐府、赞、长短句、四言、九言、四六句、柏梁体等等。另表内另有两处字误:石缊玉应为石韫玉,马廷變应为马廷燮。

民国十一年(1922),重订本《历朝史印》影印重刊,一函六册十卷,黑字红章,白纸精印,尺寸为25.1×15cm,郑孝胥为之题签。

《历朝史印》全书集周代至明代史家姓名治印,有为封建王朝奉为正史的二十三史(除明史外)编纂者,如司马迁、班固、魏征、欧阳修、脱脱等等,无一或缺;有中华历史典籍体例的创立者常璩、杜佑、苏冕、刘肃、司马光、袁枢等等(48);有秉笔直书、万代钦崇的实录者,如董狐、南史氏、刘知几、方孝儒等等;亦有学究天人、文史并茂的著述者,如谢灵运、诸遂良、苏轼、黄庭坚、韩愈、陆游等等。且印文姿态各异,无一雷同;苍劲淳古,典雅绝伦。正所谓数百文星蔚成十卷,千载良史汇于一函。

对于黄学圯的史学史识,众多学者评价甚高。陶澍在序中写道:“虽然上自周初,下逮明季,有良史数十百人,一开卷而如晤焉。夫以印为印,业此者所知也;罗良史数十百人于胸中以为印,则非业此者所知也。楚桥之胸有此数十百人与之往返,噫!此其所以能为楚桥也欤。”石韫玉在序中叹曰:“令千载良史集于一编,斯真洋洋乎大观也。”梁章钜则题诗以赞:“三千年史存胸次,历落嵚崎有此才。”李谨(49)在跋中褒扬有加:“对酒高歌兴未阑,放怀尚论神尤喜。为言读史感史臣,手勒姓名於仰止。古文用篆古人名,一印如见一朝纪。内史外史采无遗,万卷史编集腕底”。

然而对黄学圯《历朝史印》之史家甄录,笔者却有三点异议:

其一,部分史家界定不准。譬如汉代董仲舒,以哲学家著称于世,所谓《春秋繁露》17卷,是否为其所撰,学界尚有争议,且此书宣扬“春秋大一统”,实为奠定汉代中央集权理论基础之政治哲学著作。再如陆贾,亦为汉初思想家、政治家,其《新语》总结国家成败教训,为汉初统治者设计为政原则,此亦为政治哲学著作。黄学圯将上述 “经”“子” 二部之书列为“史” 部著作,并将二人列为史学家,似有不当。其二,少数乡贤流寓牵强入列。如胡瑗,所著《春秋口义》实已亡佚,所论不外微言大义,是否在史学范畴?曾巩、曾肇、陈瓘均曾客寓如皋,均著《两汉议论》,其内容如何查考?苏文韩、冒起宗均为明代如皋人,一为冒襄岳父,一为冒襄父亲,分别撰有《晋书纂》和《史拈》,虽然名传乡梓、雉邑留芳,但其史学成就可登兰台大雅?黄学圯于此有挟私之嫌矣!其三,不少著名史学家释文不详。黄学圯对每位史官均记述其字、故里、官职、著作,但在卷2、卷3、卷5、卷8、卷9、卷10之“补遗”之后均有“爵里不详”之注,其中不少是极有影响的大家,僻如:赵煜(一作晔),字长君,浙江绍兴人,东汉史学家,其《吴越春秋》可补《左传》、《史记》之不足。又如:计有功,字敏夫,大邑安仁人,南宋绍兴时曾以右承议郎知简州,曾向朝廷献所著《晋鉴》,其以《唐诗纪事》八十一卷蜚声文坛。再如胡三省,字身之,浙江宁海人,南宋宝祐间进士,历任县令、府学教授等职,其《广注》、《通论》、《辨误》三书总成为《资治通鉴音注》,古代对于《通鉴》的注释,卷帙浩繁,历来以此书声价最高。如此大家,《历朝史印》中字、里、爵均不载,黄学圯之史识终有缺憾。

对于黄学圯的印学印艺,众多学者不吝颂辞。朱珪在《历朝史印序》中写道:“楚桥黄子著《史印》十卷,雄浑高秀,有秦汉人风格,元明来名家可与颉颃者,屈指无多人。”陶澍在《历朝史印序》中对黄学圯印艺作如下评价:“古雅绝伦,笔笔中锋,三代法物如将见之。”石韫玉生平爱篆刻,对汉印尤有心得。他在《历朝史印序》一力抨击浙派、推崇如皋印学:“汉时官印皆冶铸而成,安得有斧凿痕迹。近日浙中一派,卤莽灭裂,自以为汉法者,皆谬种也。如皋黄子楚桥工于铁笔,尝聚石作古时各史家名印,积至四百枚,为《历朝史印》十卷,诸法皆备,总之以汉京为宗,可以正俗流之误。” 梁章钜与石韫玉所见略同,其《题历朝史印》诗:“几人真得龙泓法,海内徒夸浙派奇。钟鼎因君存款识,居然秦汉见风规。”“小篆八分因代异,笵金锲古亦殊能。六书融贯源流合,不入旁门得上乘。” 对黄学圯印学艺术之影响,顾翃(50)则在跋中大胆预言:“君看余子足刀笔,此道日下同江河,他年定入经籍志,期之千载毋蹉跎”。时任苏松道道台的昆明人陆荫奎(51)所撰《历朝史印序》,最是字字珠玑,句句锦绣。“廿二种传人燎如指掌,数千年往迹朗若列眉。润古雕今,擅乎三十五举;钩心斗角,奇探乎八十一家。”“周栎园六十一人无其典重,童鹿游三十九印逊比精详。”

嘉道年间为如皋印派中兴之时,而黄学圯印学尤称登峰,无人能出其右。

四、《东皋印人传》瑜中之瑕

清道光九年(1829),邑人黄学圯撰《东皋印人传》一册二卷。作为中国第一部地域性的印人传,她专录雉皋地区之印人。上卷收录黄济叔至范藿田13印人,皆雉皋本阜人氏;下卷收邵潜夫至李瞻云15人,则客寓雉皋人氏。各综其生平崖略于前,而以所存遗刻摹勒于后。江东名士李琪和时任两江总督的陶澍先后为之序。道光十年(1830)汪氏文园刊印行世。道光十七年(1837)楚桥书屋再刊。1937年西泠印社有宣纸铅印线装一册发行,26*15.5cm,此重刊本未录印拓。

黄学圯将分列于县志方技、客寓中的印人归并成集,就体例而言,可谓县志分卷,但将“方技”易名“本阜”。因其单独成册,且录有印拓,更以其“地域性”而别于周亮工《印人传》,便“开地域印史先河”矣。因为《东皋印人传》,黄学圯为地方史与篆刻流派研究留下一份宝贵史料,也为如皋印人在中国印学史上争得一席之地。

然而,余读黄学圯《东皋印人传》,即发现诸多与史实不合处,试举二十例。虽瑕不掩瑜,但研究东皋印学者不可不知。

1、《东皋印人传•黄经》云:“《印人传》推先生第一”。

所谓“第一”当有两种含义,首先是编排次序。不少印学文章牵强此说,认为“《印人传》将黄经排在第一”。可见这些作者和编者均未翻阅过《印人传》。事实上,《印人传》记述篆刻家共六十四人,第一卷便列有许友(有介)、文彭(寿承)、何震(主臣)、金光先(一甫)、胡正言(日从)、梁袠(千秋)、梁年(大年)、方其义(直之)、万寿祺(慧寿)等等诸位先贤。加之《印人传》是周亮工之子周在浚在周亮工辞世后缮录付梓的,周氏父子从流派革新观出发,在《印人传》第二卷才将黄经列在第一位。黄学圯断不会连《印人传》都没有读过,故不会犯此低级错误,他用了一个“推”字,而不是“排”字,“推”与“排”一字之异,但差毫失里,也许正是为了避免“排序第一”之误解。如皋政协《如皋历史文化》所言“《印人传》将黄经排在第一”谬矣!

所谓“第一”的第二种含义是印学成就。周亮工在《印人传》中写道:“惟以秦汉为师,非以秦汉为金科玉律也,师其变动不拘耳。寥寥寰宇,罕有合作,三十年来,其朱修能乎,次则顾元方、邱令和,次则万年少、江皓臣、程穆倩、陶石公、薛穆生。诸君子往矣,存者独穆倩、石公、穆生耳。然三君各有所长,亦有所偏。求其全者,其吾济叔乎……当今此事,不得不推吾济叔矣。” (52)此段叙述仅就明末清初印学大家进行了排列,朱简、顾听、邱旼、万寿祺、江濯之等均列于程邃之前(周亮工将程邃列为徽派领军人物),在这几位大家辞世之后,即“当今此事”,程邃、陶碧、薛铨因各有偏颇,惟黄经在印学造诣上较为全面,但黄经终究列在五位之后,更何况前有文彭、何震、苏宣、汪关等等明清篆刻艺术上的煌煌巨匠。事实上《印人传》并没有“第一”之说,周亮工在印学成就上力推黄经,即便含有“第一”之义,其所指的也仅是周亮工著书之年的第一,而非清初顺康年间的第一;是“当今此事”的第一,而不是明清篆刻艺术史上的第一。《东皋印人传》所谓“《印人传》推先生第一”,乃作者误读《印人传》所致(附图16)。

(附图16)《东皋印人传黄经》

清初印坛并不荒芜,文何派积淀已厚,娄东派、泗水派、莆田派方兴未艾。印人依傍门户,因袭类比,习气日重,黄经明确反对这一流俗,力主“变本”“继美”,其印学见解有《论定六书》可证。对黄经在印学上的创见和成就,周亮工大为欣赏,赞黄经“留心篆籀之学,故印章入神品。”“济叔能以继美增华,求此道之盛,亦能以变本增华,救此道之衰,一灯远继秦汉。” (53)平心而论,周亮工的排行榜有溢美之嫌。清印学评论家魏锡曾认为:“济叔秀不至弱,平不至庸,巧不至纤,熟不至俗,然终有纡徐演漾之病,不如修能有新意,穆倩之苍浑更非所及,栎园誉之过也。” (54)作为写给朋友的信函,多作推崇情有可原,后世印人不必挂怀。但除了黄经的定位因挟私过誉之外,其它的排名显然都经过深思熟虑,值得借鉴。魏锡曾云“济叔自在江皓臣、顾元方之右,” (55)此排序与周亮工有所不同,正所谓仁智互见。况且,黄经师从邵潜(许容、童昌龄亦师邵潜),溯及东皋印学之源,邵潜“第一”的位置无可置疑。再者,即便东皋立派,在清初印坛亦非“最老”“最早”。东皋印派虽为清初重要流派,其成就与影响如何“与徽派抗衡”,恐言过其实。

亦有读者认为黄学圯《东皋印人传》亦将黄经“排在第一”。 其实,《东皋印人传》中二十八位印人是按“邑人”和“寓公”分卷,第一卷“邑人”十三人,第二卷“寓公”十五人,黄经列于“邑人卷”第一位,于生卒、于体例皆合,读者断不能因体例分卷而生误解,“邑人”如何高出“寓公”?黄经如何高出邵潜?《东皋印人传》列黄经于“邑人”第一,并不等于黄经便是东皋印人群体中的第一,读者当慎察之。

2、《东皋印人传•黄经》云:黄经“所著《六书论定》二十卷为友人黄冈杜茶村携去归栎园先生焉”。

查杜浚《与周栎园言黄济叔所注六书》可知,《东皋印人传》所记,一是将《论定六书》误记为《六书论定》,二是误记杜浚将《六书论定》携归周亮工。据杜浚所记,黄经生前尝著《论定六书》二十卷,自谓颇极苦心,曾求序于杜浚,杜浚认为其书“一正诸家蹐驳附会之陋”,(56)故为之序。因黄经无嗣,继子愚鲁,谨愿力田。黄经卒后,杜浚忧其继子未必能珍惜保管好黄经遗书。康熙八年(1669),杜浚小住如皋,曾拟向黄家索求《论定六书》二十卷手稿,又考虑自已赤贫无家之人,力不能为付梓以传,又怕自己行走江湖时不慎放失,故踟躇而止。为传黄经之作,杜浚呈书周亮工,恳请周亮工“于东皋人士之便一言及之,其书当自至”,(57)从而为已故好友传心血之作于世。据《与周栎园言黄济叔所注六书》分析,极可能在杜浚来函后不久,周亮工便通过东皋人士之助,得到黄经书稿。当年,黄、周二人在狱中曾有焚书之约,所谓:“奇字悔多识,残书约共焚”。后来,周亮工果有焚书之举,《论定六书》终遭不测。

3、《东皋印人传•童昌龄》云:“邑乘吕志载选举表之首”。

考“邑乘吕志”即明万历年间由县学教谕吕克孝主修的《如皋县志》,吕克孝,青浦县人,明万历间应天府解元,官至工部郎中。“吕志”始修于万历四十三年(1615),成书于万历四十八年(1620)。而童昌龄出生于清顺治年间,试问:明代“吕志选举表”如何收录清代的童昌龄?清代《如皋县志•选举表》表首为举人丁日乾、岁贡刘愈炤,遑论明代《如皋县志》选举之表(附图17)。

(附图17)《如皋县志》选举表

4、《东皋印人传•童昌龄》云:“又朴巢《同人集》中有与鹿游唱和石诗”。

“朴巢同人集”即冒襄《六十年师友诗文同人集》,笔者于此书浸淫颇深,可以确认《同人集》中并无《与鹿游唱和石诗》。本人曾翻检1933年沙元炳主修《如皋县志》手写稿本,发现卷十三牛皮纸封页上有冒广生先生题字:“童鹿游篆刻与许实夫斋名应有传”,钤“疚斋七十后作”朱文印。而卷内夹有一纸便笺,其上有蝇头小楷六行:“童昌龄,旧志无,字鹿游,善篆刻,工画水木竹石,有《史印》一册行世,同里冒襄题其《史印》诗云:‘秦碑汉篆叹销沉,玉血斑铜未易侵,谁辨六书开史籀,重摹金石到如今。《史印》焜煌点画新,射穿老眼见精神。知君绝艺能千古,一册能昭历代人’。见《图绘宝鉴续录》、黄楚桥《东皋印人传》。”(58)虽非冒广生亲笔,但肯定是依据冒广生考证而撰。原来冒襄曾题诗于《史印》之上,收于《同人集》卷十一,诗题为《题童鹿游印史册子》,乃七绝二首。既非与童昌龄唱和之作,诗题更非“与鹿游唱和石诗”。

叶铭《广印人传》记为“冒襄《同人集》题其所著《印史》云:《印史》焜煌点画新,射穿老眼见精神。知君绝艺能千古,一册能昭历代人”。(59)冒襄诗中本为“《史印》”,但诗题误为“《印史》”。叶铭一误再误,将冒襄诗句中的“《史印》”亦改为“《印史》”,贻误众多后学。(参见本书《雅劲遒古童鹿游》)

5、《东皋印人传•童昌龄》附注有言:“香溪翁与垢道人同时,不知程师童、童师程耶?”

程邃生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童昌龄生于清顺治七年(1650),相距四十三年,既非同时,当无“程师童”之可能。萧高洪《篆刻史话》亦曾就此提出质疑,黄学圯有此一问实在有失缜密。

6、《东皋印人传•许之男》附注:“冒巢民《朴巢集》赠田夫诗一首”。

冒襄并无《朴巢集》,而有《朴巢诗选》和《巢民诗选》,查此二书,均未检到《赠田夫诗》。据杜濬《朴巢诗选序》,其诗稿为康熙戊子年(1648)冒襄嘱其选编,可知乃冒襄早年诗作。许之男为许容之侄,生年不详。然“朴巢诗”选编之时,许容年仅十四。其时,许之男恐尚未出生,何来《赠田夫诗》耶?查《东皋诗存》卷十四有许之男《得全堂讌集同吴闻玮张茗柯巢民先生分韵》,说明冒襄有提携后辈之德,晚年与许之男确有诗文唱和,但唱和诗未必传世。黄学圯概未查检冒襄著作,故尔出错。

7、《东皋印人传•姜任修》:姜任修于“雍正癸卯,改授清苑知县”。

康熙五十九年(1720),姜任修中举;康熙六十年(1721),姜任修进士及第,授翰林院庶吉士。按黄学圯所记,雍正元年癸卯(1723)改授清苑知县。查《东皋诗存》卷二十六,姜任修有《甲辰仲春奉命出宰留赠同馆知旧》诗。姜任修《鸿干集》目次之下亦明注:“甲辰春奉命往清苑”。(60)可知姜任修改授清苑县令当在雍正二年甲辰(1724),而“雍正癸卯”则是雍正元年(1723),可知黄学圯之记有误,嘉庆《如皋县志》亦误。

8、《东皋印人传•蒋大本》“乾隆壬午恩科改期春闱得选副车”。

查乾隆二十七年壬午(1762)无恩科,此年乡试正常举行。嘉庆《如皋县志•文苑》记蒋大本乡试为“壬申闱”,即乾隆十七年(1752)恩科副车。民国《如皋县志•选举表》亦在乾隆十七年“贡举”一栏中记载:蒋大本,顺天副榜,考授州同。(61)如此说来,黄学圯将蒋大本中副车的年代推后了整整十年。

9、《东皋印人传•胡之祁》:“乾隆癸酉顺天孝廉,英德县令。”

查嘉庆《如皋县志》,记胡之祁为癸酉顺天乡试南元,孝廉是明清两朝对举人的雅称,而南元则是顺天乡试中南方籍举子第一名,此黄学圯缺漏。胡之祁先授江苏安东县教谕,迁安徽太和县教谕,因课士勤劳、论文雅正,擢广东英德县令。遗漏胡之祁安东、太和两县教谕经历,此黄学圯又一缺漏。

10、《东皋印人传•乔林》:乔林“世居邑之北丁家所”。

乾隆未年,国子监祭酒胡长龄曾手书《钱大昕撰乔墨庄先生传》,据乔林外家后裔朱文松在此抄本上所作跋文(附图18),乔氏“本为宝应望族”,后迁如皋双甸,“再迁如皋石庄,至乔林墨庄公时以金石镌刻家名闻当世”。(62)子乔普因祖业继承发生诉讼,家事中落,乔氏后人再迁县北丁所(今属海安李堡)。由此可知,乔林生于如皋石庄,亦长于如皋石庄,至乔林之子乔普时才北迁丁所。

(附图18)朱文松跋

11、《东皋印人传•范驹》附注:“范驹尝馆于泰兴县莫公署中,时宝斋督学在署相与唱和,后十数年,督学来试通州,讯范驹近况”。

莫晋(1761~1826),字锡三,号裴舟,又号宝斋,浙江会稽(今绍兴)人。清乾隆六十年(1795)乙卯恩科榜眼。嘉庆间历官侍读学士、通政使司使、左副都御史。嘉庆九年十二月,曾提督江苏学政。范驹馆于泰兴莫府用乾隆五十四年(1789)拔贡之前,未期年而卒,其时莫晋尚未入仕,何来督学之说。

12、《东皋印人传•范驹》:“《藿田文集》二十卷”。

民国《如皋县志•艺文集下》:“南京图书局书目二编记载,范驹有《藿田集》十三卷。按《崇川咫闻录》作十六卷,《海曲拾遗》作若干卷。” (63)上述卷数之记均是转引而来,县志编纂者似未亲见其书,故莫衷一是。如皋图书馆藏有清道光十二年重镌本,注为四册十四卷。查末卷为范驹之子范日觐诗集《岳班集》,故实为十三卷。如皋师范图书馆所藏《藿田集》亦十三卷。《东皋印人传》为道光九年(1829)所镌,黄学圯斯年尚未见到《藿田集》道光重镌本。据《藿田集》书前诸序可知,范驹之婿张金诰于嘉庆、道光间两度刻印《藿田集》,黄学圯所据必嘉庆刻本。而较为可信的《崇川咫闻录》成书于道光十年(1830),所据亦嘉庆刻本。两书所记卷数为何差异竟如此之大。笔者虽未见嘉庆刻本,但可推论通州徐氏和如皋黄氏必有一误。

13、《东皋印人传•邵潜》云:“公无嗣,殁于皋,黄君求葬之已墓之东南二十步,可谓不负死友云”。

依《黄氏家乘》,黄应徵乃万历年间所生(1577),殁于天启六年(1626),享年五十,此无可置疑。而邵潜小黄应徵四岁,卒年为康熙五年(1666),享年八十有六,此亦无可置疑。于是,《东皋印人传》所言令人大惑矣! 邵潜去世时,黄应徵已作古四十年,试问黄应徵如何为邵潜下葬?即便黄应徵在世,已年近九旬,如何将死友“葬之已墓之东南二十步”?此必为黄学圯之误记! 据陈维崧《邵山人潜夫传》所载,邵潜卒后,乃黄应征长子黄辅经纪其后事。(64)

14、《东皋印人传•邵潜》:“冒巢民《同人集》载诗十五首”。

冒襄《同人集》收录邵潜诗作仅3首,并非《东皋印人传》所说的15首。分别是应冒襄诗邀而作的七律《并蒂茉莉诗》、贺冒嘉穗生子而作的五律《谷梁世兄生子以己亥人日满月赋以赠》以及康熙四年王士祯、杜浚等人修褉水绘园时而唱和的七律《如皋上巳修褉水绘庵即席分体》,分别载于《同人集》卷五、卷六、卷七。

15、《东皋印人传•邵潜》云:“《皇明印史》之刻,上自开国六王、上公徹侯以至名臣、将相、文学、布衣各刓一印”。

《皇明印史》四卷,共收印582方,但前后对照,并非582人。邵潜刊印或有徇私,或有好恶,譬如为父亲邵旻这位七品京官立印,又譬如第四卷中,王世贞有 “小祗林”“弇山园图书印”“爽堂”“离薋园”等五方之多;邹迪光有“调象庵”“绳河馆”“洛如斋”“蔚蓝亭”四方;文征明有“玉磬山房”“晤言室印”两方。“各刓一印”之说无法成立。

16、《东皋印人传•程邃》云:程邃“新安人”。

程邃的父辈因故远徙江苏,程邃即生于江苏松江府华亭县(今属上海市),少时即以文章和气节称于庠序。程邃先师事陈继儒,并从陈继儒处结识黄道周,且为黄道周收列门下。程邃年轻时曾寓居南京十年,为杨廷麟幕僚。明清易代,程邃崇尚先师气节,毅然作了明朝遗老,迁居扬州。晚年则移居南京。可见,程邃是地地道道的华亭人、江苏人,与黄克业“寄籍”如皋类同。

17、《东皋印人传•吴叔元》云: 吴叔元“乾隆甲辰至丙午皆游于皋,圯得师之”。

嘉庆《如皋县志》载:吴叔元“在皋三十余年”。(65)吴叔元《秋芸馆摹印自跋》中明确注明“已卯夏” 刊于如皋。原来,早在乾隆二十四年(1759),吴叔元便常寓雉皋,并在如皋有《秋芸馆摹印》之作,时在黄学圯出生之前。《东皋印人传》对此未有记述,由此致误导后学,以为吴叔元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后才客寓如皋,对“在皋三十余年”亦无法理解矣。

18、《东皋印人传•吴叔元》附注有“胡彦颖《吴叔子印谱序》、吴赓咏《秋吟馆印谱跋》”。

考胡彦颖为康熙乙未进士、雍正翰林院编修、德清人氏,曾为吴叔元《秋芸馆摹印》作跋,未见有《吴叔子印谱序》。秋吟馆为吴叔元馆名,《东皋印人传•吴叔元》正文中仅提及吴叔元有《秋吟馆摹印》,疑《秋吟馆摹印》即《吴叔子印谱》或《秋吟馆印谱》。又,查嘉庆《如皋县志》,有《吴景新传略》:“吴景新,字赓韵,号磨轩,廪膳生,及贡期以足疾废,肆力稽古,上下数千百年,识力深沉,意象高旷。” (66)吴有《隐玉斋记》传世,今如皋水绘园内“宋曾文昭公读书处”即为其所题。黄学圯所记“赓咏”或为“赓韵”之误。

19、《东皋印人传•沈凤》附注中有“方南塘《卷葹集》赠沈凡民二首。”方南塘(1679-1747),名贞观,字南塘,别号南堂,安徽桐城人,荐鸿博不就,著有《南堂诗钞》。方贞观与沈凤交善,《南堂诗钞》卷三、卷五共载有四首赠沈凤诗,参见《清代诗文集汇编•方贞观诗集》。黄学圯将方贞观诗集《南堂诗钞》误为洪亮吉诗集《卷葹阁集》,且仅记方贞观赠沈凤诗为二首。

20、《东皋印人传•潘詷禋》云“桐冈客皋,本山从之。”

潘詷禋(本山)拜如皋白蒲姜任修为师,学诗学印,终得姜任修之真传。但黄学圯可能对康熙初年潘澂迁居如皋之事确有不详。潘詷禋的祖父潘澂早就迁居如皋,且葬于如城;(附图19--20)父亲潘西凤虽一度寓居扬州,但却是自幼生活在如皋。潘詷禋应该便是出身在如皋,故黄学圯所言随从潘西凤客居如皋或有不当。

(附图19)《东皋诗存》选页


(附图20)《东皋诗余》选页

五、黄学圯印章赏析

东皋印人之中,以印学著述而论,无人能出许容之右;但以传世印章而论,则无人可望黄学圯之项背。黄学圯一生治印无数,今上海、如皋等地博物馆均藏有多枚黄氏印章;民间所宝不胜枚举,邑人杨增余所藏堪称繁富;亦有印人仿刻以为市利者,让后学难辨鱼目。黄学圯遗印当以“二十八宿罗心胸”五面印和田黄石太狮少狮纽“梅垞”印最孚盛名,“梅垞”一印乃道光十一年(1831)黄学圯为如皋林梓培园少主人沈廷荣(字梅垞)所刻,2013嘉德秋拍以1115.5万成交。(见本书封二插图),五面印则藏之名家,容后论及。此处虽仅列举二十五方印作,但足以体知黄学圯在传承汉风、仿效遗风、探索新风等方面的文心匠意。

1、传承汉风

吴叔元游艺如皋,曾向黄学圯展示所藏汉印,黄学圯谨遵教诲,以临摹汉印为始,打下了坚实的汉印功底。

汉字结体变化多样,笔画多寡悬殊,利用篆书固有的结构疏密,进行均等占位的布局,是汉代篆刻艺术中最为常见的艺术处理手法,这在黄学圯《历朝史印》《楚桥印稿》中屡见不鲜。


“司马光印”、“徐次铎印”、“富弼之印”都是均等占位的布局方式,不论字的笔画多少,都占有均衡的印面空间, “司”“次”“之”字画简少,而“马”“铎”“富”“弼”等字的笔画多,于是疏密的对比就自然产生了,黄学圯有意识地采取延伸的方法,或将字画简少的字向四周扩张,撑实四角;或将字画多的字向字画少的字那一方扩张,实现文字的均匀和线条的均匀。而在用刀方面,黄学圯多以双刀切削而为之,以保证印面的匀停方整。


强烈的疏密虚实对比,能产生另一种章法之美。黄学圯四十九岁所刻“水边篱下”白文印,四字的笔画多寡极为悬殊,然而“水”“下”二字并不相让,与“篱”“边”各争四分之一的印面。“水”字三线分立,中线两侧的空处留红;“下”字顶天立地,左右下方的空处留红;两大红色块面对角相峙,与“篱”“边”两大白色块面相交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于是,印章在斜角呼应的同时,又取得稳重中寓空灵之妙。而“下”字一斜点使朱白的分布不再刻板,“篱”“边”二字的下部则稍加收敛,这一细小变化,更在整体疏密强烈对比的主旋律的基础上,又增添了活泼和谐的意韵。

方正中寓波曲,或波势隐微,或曲直分明,或盘绕连绵,这也是汉印艺术特色。黄学圯注意运用线条的方圆互映技巧,即在平直的线条中间,穿插一些带有波势的线条,或者弯曲的线条,以此增加静动交映的效果,产生不同的艺术意境。从“贾纬之印”“于志宁印”中我们可以便可以看到黄学圯在线条变化上的匠心。“贾纬之印”多数横线呈上拱状,“之”字大块留红,使本来僵化的印面增添些许活跃的气氛。“于志宁印”四个字中都有斜势笔画,且巧妙运用了增减笔画的方法,即“于”字以缪篆为之,下部延伸盘曲;“宁”字下部略去,使之与其余三字在笔画上大致相当。整个印章静中寓动,亦庄亦谐。


汉印之中尚有“凿印”一路,多以单刀直冲而成,黄学圯朱文印屡用此法。其风格简直险峻、瘦厉明快。 “司马康公休父”“柳芳私印”概为一类。二印布局注重四角定位,在方挺的框架之中,构成了相互通畅的宽绰空间,笔势开张,稳健劲挺,密处齐整一律,尤见功力。线条转折处形方实圆,拙厚朴茂,从容不迫,显示出笔画的刚强与坚韧。“司马康公休父”一印中,“司”“父”二字密中见疏,似乎形成对角印眼效果,这使得印章多出了一种节奏美。


2、仿效遗风

黄学圯精通篆籀、印宗秦汉,又潜心仿效遗风,摹刻先贤遗作,用功既深,自然得其真髓。试举摹刻五例: 

以上许容两方印钤于《谷园印谱》卷一,沈凤两方印钤于《谦斋印谱》。朱文震印载于《郑板桥印册》,该册计有四方“二十年前旧板桥”印,一为历城朱文震所刻,一方为乾隆二十五年李霁所刻,另两方刻者不详。黄学圯五方印均钤于《楚桥印稿》。原刻与摹刻惟妙惟肖,不分轩轾,若非仔细比对,实在难辨鱼目。其中“纸窗竹屋灯火青荧”一印,黄学圯所摹似更富金石味道。

清初印坛,许容、程邃为一时瑜亮,旗鼓相当,黄学圯在《东皋印人传》中将二人分别归于邑人和寓公。清乾隆年间阮葵生《茶余客话》有言:“清初印章刻手,以程邃、许容为最。”(67)故黄学圯私淑二公,且以如皋印派的复兴为己任,在印史上再谱华章。

许容治印篆法工稳,章法疏朗,字画整齐,用刀精细。布局故作松散,大篆小篆得心应手,朱文印和多字印最为常见,印风平和,秀逸可人。黄学圯传承许容印艺,意在篆先,工在刀中,韵在钤后。不少印作神形俱在,匠心独运,有的更胜许容一筹。

“仲山朱玮石父”一印,约为黄学圯四十九岁时所刻,现藏上海博物馆,韩天衡、张炜羽先生评点为“新奇的仿亚字形金文印”(68)。金文入印,许容治印早已有之;“亚”形印在《谷园印谱》中亦屡见不鲜。如“志在名山诗酒”“鹤貎鸥心”“一簾秋雨剪灯看”“不言不语”“横玉度一声天碧”“没多想”“落日山横翠”“不是云山几万重”“世间人把炎凉须看破早”“酒倾竹叶笛奏梅花”等等诸印皆是。冒襄常用印“冒襄巢民辟疆”亦为“亚”字造型,笔者依印文风格猜测,此印或许便是许容所刊。黄学圯甚喜许容的这一创意,故每作效仿。

附图“问竹评花”“数点梅花天坠心”“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三方印在许容印谱中是最为常见的用篆和布局,但黄学圯在刀法上似更为沉着老到。


程邃首创朱文仿秦印,黄学圯则潜心效法,文取大篆,布局均分,采取宽边细朱文的古玺形式,如“应劭”“退之”“叔和”“叔宁”,线条苍古,粗细相生,章法空灵,结体多姿,整体效果端庄和谐。程邃存世印章并不多,因此黄学圯在仿秦印方面的实践似更生动、更丰富。

3、探索新风

黄学圯在精研秦汉金石、借鉴先贤技艺的基础上,力求突破东皋印派的窠臼,在皖、浙二派之外,别开生面,另创新风。


“南园主人图书”一印,隐有黄经之风。黄经印作多延伸印文下部笔划,有仙鹤卓立之隐义,而黄学圯治印,在笔划的圆转对称方面采黄经所长,将每字比例调整得体,故较黄经印作多出一分沉实。“游秦”一印屈伸恣意,动感十分强烈。“秦”字右侧一捺与“游”字偏旁二水合流,成为整个印面的中枢;“游”字部首“方”“人”“子”本为左右结构,黄学圯易作上下结构,且方字稍作揖让;此印章法于古玺约略可寻,但在东皋印人的作品中极其罕见,黄学圯亦未循此道深入探索。“杨述曾印”为黄学圯中年所刻,总体为汉白文,但在笔划的设计上饶有新意,即一改东皋印派笔画规整的积习,以冲切双刀并用,于起笔和收笔处略作变化,不仅不同笔划有粗细之别,一笔之中亦具粗细差异;不仅每一字生动有趣,每一笔也婉转有情。令人欣慰的是,这种风格后来在赵之琛、唐醉石的作品中还能看到。

最值得一提的是黄学圯“二十八宿罗心胸”五面印,据说现由韩天衡先生珍藏。


此五面印印文分别为:“干青云而直上”“二十八宿罗心胸”“昼夜六时恒吉祥”“若谷山房”“以天得古”,黄学圯在用篆、布局、用刀及边款上都进行了巧妙的设计。主印为元朱文“二十八宿罗心胸”,此印篆法章法均为仿刻潘西凤竹根遗印而来,但有五处差异,“罗”字下垂脚偏长,古篆“弍”中两横稍长,“宿”中人旁与宝盖不相连接,“胸”中“凶”字下部连接点改为三等距,印章长宽比例略有不同。此印反面为隶书边款,与主印“二十八宿罗心胸”正好一阴一阳。边款内容为:“道光庚子天中节,楚桥老人为达人囗生作五面印,时年七十又九”。道光庚子为道光二十年(1840),天中节即端午节,达人姓名已不可考,作为年届八旬的老人,廉颇虽老,宝刀尤坚。上下两面分别为“干青云而直上”“昼夜六时恒吉祥”,均为两列布局,也是一阳一阴。阳者大篆朱文,有秦玺之风;阴者小篆白文,有汉印之韵。左右两面分别为“若谷山房”“以天得古”,与上下两印风格正相对应。五面印恰好二十八字,既拙且工,斑驳陆离,灿若星汉,“二十八宿罗心胸”形义合辙,相得益彰,亦当得“一印胜千百”之誉。


余事作诗人

唐代韩愈诗《和席八十二韵》诗曰:“多情怀酒伴,余事作诗人。倚玉难藏拙,吹竽久混真。”(69) 黄学圯据此镌有白文印“余事作诗人”,载《黄楚桥印稿》;而黄牧甫亦据此刻“余事作印人”印。其实,无论诗余作印,抑或印余作诗,印学诗学不可界分。治印者若无儒学之德、诗学之品,必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其作品终因人俗而品俗。黄学圯诗文书画俱佳,尤以诗“作必奇构,自成一家言” (70),腹有锦绣而后,其印必化琬琰,同仁自当鉴之勉之。

附:黄学圯系年要录 

1759乾隆二十四年,己卯。吴叔元游雉皋。吴叔元之侄、如皋吴景新为《秋芸馆摹印》(即《吴叔子印谱》)作跋。
1762 乾隆二十七年,壬午。黄学圯生。
1766 乾隆三十一年,丙戌。汪之珩卒,其所辑《东皋诗存》48卷刻板印行。
1773 乾隆三十八年,癸巳。黄振卒。
1778 乾隆四十三年,戊戌。吴叔元作《山水图》,署“秋芸馆叔元”款,钤“藻雪斋”,现藏安徽省博物馆。
1779 乾隆四十四年,己亥。陶澍生。
1780乾隆四十五年,庚子。吴叔元客于皋,寓居舍桴庵。吴叔元向黄学圯展示所珍藏的邵潜、程邃诸谱和秦汉玺印千余方,黄学圯得吴叔元朝夕提训。
1783 乾隆四十八年,癸卯。黄学圯大婚当在此年。
1784 乾隆四十九年,甲辰。吴叔元游于皋,黄学圯师之。
1785 乾隆五十年,乙巳。林则徐生。
1786 乾隆五十一年,丙午。吴叔元游于皋,黄楚桥师之。
1788 乾隆五十三年,戊申。黄学圯于古丰辑成《黄楚桥印稿》。
1792 乾隆五十七年,壬子。吴合纶为《黄楚桥印稿》作序。
1797嘉庆二年,丁巳。黄学圯辑自刻印成《历朝史印》五册十卷。黄学圯与如皋雉水书院山长黄洙谒朱珪于皖江使署,呈《历朝史印》,朱珪为之序。黄学圯刻“画船载得春归去”。婺源胡翔云为吴叔元遗画题诗,说明黄学圯之师吴叔元思堂约此年卒,黄学圯敛资葬之。
1800 嘉庆五年,庚申。黄学圯刻“杨印述曾”。
1807 嘉庆十二年,丁卯。黄学圯为李仙舟《七十二侯印谱》作序,该谱辑自藏何震刻印而成。
1808 嘉庆十三年,戊辰。黄学圯为朱玮刻“仲山朱玮石父”。
1815 嘉庆二十年,乙亥。游扬州、崇川。朱玮将赴秦中,黄学屺刻“朱玮”“石甫”两方大印相赠。
1816 嘉庆二十一年,丙子。黄学圯刻“大富贵亦寿考”。
1817 嘉庆二十二年,丁丑。五月,黄学圯于小山泉阁仿程穆倩刊朱文“江山文选楼”印。
1820 嘉庆二十五年,乙酉。黄学圯妻蒋氏去世,于归已三十七年。
1821 道光元年,辛巳。黄学圯刻“子孙永宝”印。
1822道光二年,壬午。黄学圯重订《历朝史印》,成钤印稿本(不分卷)。
1823 道光三年,癸未。林则徐任江苏按察使。
1825 道光五年,乙酉。陶澍接张师诚任江苏巡抚。
1826 道光六年,丙戌。黄学圯刊印百枚,钤成《百寿图》,落款为“道光六年岁次丙戌六月之望楚桥黄学圯”。黄学圯辑自刻印成钤印本《楚桥印稿》四册,朱玮、刘绍曾等多人在各自名号印边题诗附识。
1827 道光七年,丁亥。乾隆五十五年状元苏州石韫玉为《历朝史印》重订本作序。林则徐擢江宁布政使。
1829 道光九年,己丑。夏秋间,黄学圯为陶澍作印数方。陶澍、梁章钜为黄学圯《历朝史印》作序,《历朝史印》约是年刻成。黄学圯撰《东皋印人传》一册二卷,在篆刻史上开地域印人传之滥觞。李琪为《东皋印人传》作序。 
1830 道光十年,庚寅。陶澍擢任两江总督。陶澍为黄学圯《东皋印人传》作序。黄楚桥辑成《续东皋诗存》,乾隆五十五年状元苏州石韫玉为之序。
1831 道光十一年,辛卯。黄学圯为白蒲沈廷荣刻“梅垞之印”。
1832 道光十二年,壬辰。林则徐在苏州接任江苏巡抚。
1833 道光十三年,癸巳。陶澍以书召之。约于是年,陶澍有《复黄楚桥书》。陈銮任江苏布政使。
1834 道光十四年,甲午。黄学圯客五山,刻“五山珠婣珍王氏收藏书画记”印。 
1835 道光十五年,乙未。十月十八日,江苏巡抚林则徐邀黄学圯和齐彦槐(梅麓)、朱绶(酉生)等苏州署中小酌。林则徐《题黄楚桥(学圯)<史印>》一诗或即写于此时。
1837 道光十七年,丁酉。楚桥书屋刊《东皋印人传》。黄学圯书八言对联“结交老辈推倒时辈,金粟后身明月前身”,落款行书为“道光十有七年秋七月楚桥黄学圯时年七十又六”。石韫玉卒。林则徐调任湖北总督,陈銮接任江苏巡抚。
1839 道光十九年,己亥。两江总督陶澍卒。黄学圯刻五面印,另一面镌“己亥小暑楚老人时年七十有八,六月七日”。
1840 道光二十年,庚子。黄学圯为达人刻“贰十八宿罗心胸”等五面印,边款注明“时年七十又九”。同年端阳,刊 “微云河汉疏雨梧桐”印,边款为“道光庚子天中节楚桥老人作时年七十又九”。
1841 道光二十一年,辛丑。黄学圯约是年卒。

:(1)《黄楚桥印稿》,乾隆五十七年雪声堂刻本,南通图书馆藏。
(2)见《黄宾虹诗集》,漓江出版社,2012年2月1日版。
(3)邓京《邓京谈明清印章》第53页,山东美术出版社,2010年1月版。
(4)(20)王重民《中国善本书提要》,第二十六《黄楚桥诗稿跋》,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 
(5)参见李琪《东皋印人传序》,1937年西泠印社宣纸铅印线装本。李琪(1781-1842)字东美,一字元朗,号少山,通州人,清嘉庆十五年恩贡生。李琪为扬州八怪之李方膺曾侄孙。父李懿曾,才名甚噪,琪得父膏腴,名亦藉甚,江南北词家,咸折其才。著《少山诗钞》、《少山文钞》。王重民先生《中国善本书提要》附录有《跋少山诗钞》可资李琪生平之考。
(6)蒋宗海《古春园》见嘉庆《如皋县志》卷二十,如皋档案馆藏本。
(7)参见南通书法网《书法研究》2012年5月所刊《明末清初东皋三印人论述》。
(8)李懿曾《黄楚桥印谱序》,见《崇川咫闻录》卷四第三十二页。
(9)冒春荣《满庭芳•题黄楚桥印谱》,见民国如皋冒氏自刊本《如皋冒氏丛书.冒氏词略》。
(10)见江干《片石诗钞(七卷,附诗余一卷)》,清嘉庆三年(1798)萍香书屋刊本,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藏。
(11)见朱玮《独行堂诗存》卷二,道光四年(1824)刻本。
(12)见民国十一年(1922)版《历朝史印》卷十。 
(13)(16)(19)见同治《如皋县志》卷九《黄学圯传》,如皋档案馆藏本。
(14)(15)见嘉庆《如皋县志》卷十七《吴叔元传》,如皋档案馆藏本。
(17)见附图《吴叔元山水卷》。
(18)见黄学圯《历朝史印》卷一,道光七年刻本,南通图书馆藏。
(21)徐珠(1700-?):《清代诗文集总目提要》785页,著录《画雨楼稿》,作者误为“徐珠生”,未详其生卒年。安徽师范大学图书馆藏有《画雨楼稿》六卷、《画雨楼词鈔》一卷,合为一书,著者为清徐珠,字生庵,如皋霁峰园主人,浙江盐运副使徐观政(湘浦)之子。据其数首诗词考知,其生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卒年不早于1841年。《江苏艺文志》有传,《中国典籍与文化》2009(总第69期)有李言《徐珠生卒年考》。
(22)黄洙,字澹人,扬州名士,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恩科二甲进士,嘉庆年间曾任山东肥城知县。嘉庆元年(1796)曾设讲于皋,任如皋雉水书院山长,与黄楚桥结为文友。嘉庆《如皋县志•艺文》载其《娑罗树记》,乃应徐珠之父徐观政之请而作。道光《如皋县志•艺文》载有其《许工部墓诗记略》一文。黄洙与朱珪相识,曾示以《奇孝论》,朱珪感泣而作《孝子朱龙云割肝诗》,载于嘉庆《如皋县志•艺文》。
(23)见《黄济叔印存》,西泠印社藏本。
(24)见清陶澍《陶文毅公全集》卷四十一《文集》,清道光刻本。
(25)方伯芝楣:方伯为布政使专称,芝楣,即陈銮(1786-1839),字仲和,亦字芝楣,湖北江夏人,嘉庆探花。道光十二年(1832)任江苏布政使(驻苏州),道光十七年接任林则徐为江苏巡抚,道光十九年陶澍病逝后署两江总督。
(26)胡墨庄:胡承珙(1776-1832)字景孟,号墨庄,安徽泾县人,清代文学家。嘉庆进士,累官补台湾兵备道,在任三年便辞官,闭户著书。著名思想家魏源即其门生。嘉庆十九年(1814年)冬,翰林院编修董国华组织消寒诗社,定期集会,集会必有诗作,参加者多为京城名流,如陶澍、朱珔、李彥章、梁章鉅、林則徐等,胡承珙亦在其中。
(27)英英披雾:《麓山寺碑》碑阴有赞十余段,最后一段即“英英披雾,其德允烁。卓立隽才,标举明略。雄辩纵横,神情照灼。备闻政理,深悟禅乐。”
(28)见王重民《中国善本书提要》第二十六《黄楚桥诗稿跋》,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
(29)见道光《如皋县志》。如皋档案馆藏本。吴箎,字简庵,号渭泉,如皋人,少负经济才,且精医术,游京师,为公卿契重。历任江西金溪县丞、安徽东流知县、六安知州。道光初擢福建粮道权藩臬,再擢两淮运使。
(30)据如皋《吴氏家乘》载,吴箎曾绘《橹摇背指菊花开图》,当时文坛巨子纷纷为之题识。如体仁阁大学士朱珪、文华殿大学士董诰、礼部员外郞姚鼐、东阁大学士王鼎、山东兵备道孙星衍、刑部侍郎陈希曾、国子监祭酒吴锡麒、内阁中书赵怀玉等等先后赋诗其上。据《林则徐诗集》所注,约道光元年(1821),时任杭嘉湖道的林则徐亦题诗其上。
(31)来新厦《林则徐年谱新编》2008年12月28日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
(32)见《林则徐诗文集》,海峡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又参见来新厦《林则徐年谱新编》道光十五年。
(33)《独学庐五稿•文卷二〈续东皋诗存序〉》,见《清代诗文集汇编》第447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
(34)吴锡麒(1746-1818),字圣征,号谷人。钱塘人。乾隆四十年(1775)进士,官至国子监祭酒,致仕后主讲扬州安定书院。姚功立,字麓桥,泰兴人,工诗画,通六壬舆家言,书法瘦劲,卒于皋。同治《如皋县志》有传略。周序,原名周鸣,字琴生,道光时东台人,善山水花鸟,其兄周庠,字西苓,亦为同时书画名家。
(35)如皋《吴氏家乘》卷七十九《艺文下》载凌霄诗,诗前小序中写道:“嘉庆乙亥夏由邗上之雉皋,秋客蠙山,冬游茗海,十二月朔至蒲塘,侨寓紫微道院,越五日,吴丈玉田招同吟社诸子集海棠精庐,即席分韵各赋二律。”时在嘉庆二十年(1815)十二月初五。
(36)吴廷瑞(1753-1827),字晋臣,号玉田,廪贡生,白蒲人,沈猷的舅父。少承家学,未弱冠游庠,屡荐不售,里中知名士及掇巍科者多出其门,如郑铣、沈岱、沈岐,皆少而从学者也,胡长龄亦尊其为兄长。吴廷瑞精书善画,诗宗初唐。晚年集同人为诗酒社,数百里内名流唱和,推其为宗匠。吴廷瑞曾绘《读书秋树根图》,当时名流诸如南通状元胡长龄、乾隆解元季惇大,铜陵教谕李懿曾,乾隆内阁中书赵怀玉等人,纷纷为之题诗,成就白蒲文坛佳话。季霞客,即季标,号五峰,亦为白蒲人。季标长于山水、花卉,名噪一时。嘉庆二十三年(1818),汪为霖招致丰利文园,绘成著名的《文园十景图》。
(37)分别见于凌霄《快园詩話》卷四、卷六、卷十五,清嘉庆二十五年刻本。
(38)民国《如皋县志•艺文》载,黄学圯有《客游诗草》,凌霄作序。
(39)嘉庆《如皋县志》,江干《片石诗钞(七卷,附诗余一卷)》,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藏。
(40)清道光刻本王豫《淮海英灵续集》庚集卷一收录徐邦殿《得楚桥书次黄艮男韵》诗,曰:天涯何处卜安居,未得依人得自如。争似柴湾村舍好,半窗灯火课儿书。诗下有注:徐邦殿,字硕夫,号芍园,如皋掘港场人,诸生,官南昌县尉,与江片石、李渔衫、周陆舫、宗杏原、黄楚桥、艮男辈,弦诗斗酒蠙山,风雅称盛一时。著《留香草堂集》。
(41)见《廉泉诗钞》卷二十八,藏南京、云南图书馆。另见《清代诗文集汇编》第548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
(42)诗名《黄楚桥学圯藏其故人吴思堂画乞题》,载汤贻汾《琴隐园诗集》卷二十一。清同治十三年曹士虎刻本。
(43)《东皋咏古十四首》见道光《如皋县志》。吴铠,字梅孙,仪征人,道光举人,如皋雉水书院山长。
(44)见蒋敦复《啸古堂诗集》卷二,清光緖十一年王韬淞隐庐刻本。《偕梅孙访黄楚桥布衣学圯听徐道士弹琴》:“与鸥盟素心,春事复幽寻。花气上禅榻,道人弹古琴。言归流水外,相送夕阳深。余欲发高唱,孤云眠碧岑。”蒋敦复(1808—1867),字纯甫,号剑人,宝山人,诸生,有《啸古堂诗集》。
(45)朱珪《历朝史印序》,见黄学圯《历朝史印》卷一,道光七年刻本,南通图书馆藏。
(46)见陈振濂《中国印谱史图典》第632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11年版。
(47)见王重民《中国善本书提要》第二十六《黄楚桥诗稿跋》,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
(48)晋常璩《华阳国志》为我国现存最早、最完整的一部地方志。唐杜佑《通典》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记述历代典章制度的典志体史书。唐苏冕《会要》记载从高祖到德宗九朝的典章制度,是典志类史书会要体的创立者。唐刘肃《大唐新语》是一部笔记小说集。宋司马光《资治通鉴》是中国第一部编年体通史。宋袁枢《通鉴纪事本末》在体例上开创了以事件为中心的纪事本末体。 
(49)李谨,清代松江学者,生平不详。
(50)顾翃(1785-1861),清代诗人。字兰崖,金匮(今无锡)人。诗人顾翰堂弟。生员,官宣城、昭文诸县训导。
(51)陆荫奎,字梦坡,昆明人。嘉庆年间进士,改庶吉士,官江苏布政史。工书,有东坡意趣。道光九年(1829)接替周景贤任苏松道道员一职。
(52)(53)参见周亮工《印人传》卷二《书黄济叔印谱前》,广陵书社1998年版《印人传 续印人传》。
(54)(55)参见魏锡曾《书赖古堂残谱后》,《绩语堂论印汇录》一册,民国西泠印社活字印本。
(56)(57)杜浚《变雅堂遗集》文集卷四《与周栎园言黄济叔所注六书》,清光绪二十年黄冈沈氏刻本。
(58)民国《如皋县志》未刊本卷十三,如皋档案馆藏。参阅本书《雅劲遒古童鹿游》(附图4)
(59)《广印人传》,宣统二年(1910)西泠印社刻本。
(60)《白蒲子诗编》卷十三,南通档案馆藏。
(61)民国《如皋县志》未刊本卷九,如皋档案馆藏。
(62)胡长龄书《钱大昕撰乔墨庄先生传》复印件,海安政协文史委员会提供。
(63)民国《如皋县志》未刊本卷十九,如皋档案馆藏。
(64)《陈维崧集》卷五《邵山人潜夫传》,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12。
(65)嘉庆《如皋县志》卷十七《流寓》,如皋档案馆藏。
(66)嘉庆《如皋县志》卷十七《文苑》,如皋档案馆藏。
(67) 《茶余客话》卷十九,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
(68) 见韩天衡、张炜羽《东皋印家许容与黄学圯》,载《新民晚报》2014年1月18日。
(69) 韩愈《和席八十二韵》,载《全唐诗》卷344-2。
(70) 徐珠《历朝史印》题词:“楚桥先生诗不易作,作必奇构,成一家言,吾能识之也。印亦不易作,作必洞精骇观,吾知其妙而未能右其所以妙也。近为吾作数印,远出芸门、理根诸公之右,戛戛乎媲美实夫而落雁行。余以不知印之妙者,置喙如是,未知先生云何。葚葊拜题。”见黄学圯《历朝史印》钤印稿本(不分卷),西泠印社藏。



录入:20044

阅读:307
打印
上一篇:南通市书法家协会第八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下一篇:“非遗工坊杯”第一名作者张佳玺获奖感言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