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村书画往忆

[日期:2019-01-12]   [字体: ]

□ 沈秀峰

欣闻南通书法篆刻研究会平潮分会成立,并在平潮镇举办了首届书画作品展。在艺苑繁荣无比的当今盛世,这是值得庆贺的。我为之高兴之余,自然想起了我的既往。

平潮,虽非生我养我之所,却是我书画艺术开始的地方。自幼我对书画情有独钟,家贫无以从师,便自己揣摩临习,偶有心得。1977年我高中毕业后的第二年,被分配到南通石油化工机械厂。很快,我就在平潮镇结识了几位志趣相投的书画爱好者,虽然那时我们对什么笔墨皴法知之甚少,有的甚至连宣纸也不明所以,但只要提及书画,我们便有了无穷尽的话题。

由于我在上学时练就了一手漂亮的美术字,加之也能涂抹两笔,不到两年,我被调到厂工会做宣传工作,后来又接管了厂职工俱乐部图书室。大量的阅读,使我对书画艺术有了更为深入的理解。一段时间后,我与平潮镇蔡志华、杨德华、汪俊、汤建、蔡志忠六位书画爱好者共同协商,有了一个创办书画爱好组织的想法,并将其取名“桃村书画友会”(桃村是平潮镇的旧称)。令人羡慕的是,当时蔡志忠便结识了南通国画院的朱淦先生,并师从他学习山水画。另外,杨德华在南通市航运公司工作,结识了张晏,陈云等前辈,于是我们首推杨德华担任会长。但他因经常出航,工作较忙,加之当时南通到平潮镇的交通也不太方便,“画会”的活动开展不多。经大家商量,改由我来担任会长。


第一排左起蔡志华 汤建 第二排左起汪俊 杨德华 沈秀峰 蔡志忠

书画组织的活动,自然要有书画作品说话,才便于探讨得失,提升画艺。因此,开办同人画展,便是交流切磋的最有效的途径。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装裱一张画要10—20元,这对一个月工资才20几元的工人来说,实在难以承受。怎么办?于是,我暗下决心学习装裱。可那时有关装裱的书一本也买不到,我只能到南通市国画院旁边的一个装裱店观习(地处现在市群艺馆对面的老侨鸿)。为了节约时间和路费,一看就是一天,虽然很辛苦,但不时能看到名家作品,又能学习装裱,一举两得甚是欢欣鼓舞。但在没有任何人的指导下,真正想把一幅画装裱挂起实非易事。从浆糊的配制到花绫的托裱以及天地杆的安装,无数次的实践,才勉强裱出了一幅画作。同时,我们把创办书画组织的想法通过书信与在北京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