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皋印学》自序

[日期:2018-12-16]   [字体: ]

□ 刘聪泉

印章起源于商周,分官私两类。西汉以后以其征信功能、实用价值被广泛使用。唐宋之前,制印者工匠,用印者官商,与艺术无涉。得益于金石学崛起和士大夫助推,唐代始有斋馆鉴藏之印,北宋则为印谱之发轫。历经元明两朝,印章渐成文人风雅标识。文征明以诗赋入印、文彭亲自奏刀并首创双刀边款记事之风、何震自编《何雪渔印海》,均为篆刻史上划时代之贡献。文何二公在选用印材、亲自镌刻、制作边款、自编印谱、选刻诗词、斋号入印等系列活动中身倡力行,篆刻由此展示出文字学、金石学、历史地理学、职官制度学等方面的重大价值。印章的文人化,又催生了多姿多彩的篆刻流派,明后叶有三桥派(吴门派)、雪渔派(亦称新安派,后称皖派或徽派)、泗水派,清初有娄东派、如皋派(因如皋别称“东皋”,后人亦称“东皋派”)、莆田派(闽派),康乾年间有虞山派、云间派、浙派,嘉道而后则有邓派、粤派(黟山派)、吴派(海派)、齐派等等。这中间,如皋派阵势雄强,是清初唯一能与皖派并驾齐驱的一大印派。

明崇祯末年迁居如城的南通文人邵潜,首倡六书和金石篆刻,如皋黄经、许容、童昌龄概沾其惠,声誉鹊起,此即如皋派清初三大家。康乾以降,东皋派大匠辈出,俊采星驰。本阜有许之男、黄克业、姜任修、姜恭寿、姜鹿寿、蒋大本、胡之祁、施景禹、吴彬、乔林、乔昱、顾一中、范驹、魏乔、王宇春、顾均、黄学圯等等。寓皋者有程邃、戴本孝、钱觐、钱地宜、沈凤、黄宗绎、丁有煜、潘西凤、潘詷禋、钱文英、蒋宗海、仇燠、诸葛禧、释湛汎、吴叔元、朱逸、李霁、朱玮等等。东皋印人之中,邵潜实为开风启蒙之人物,其与赵宧光、邹迪光、朱简等为挚友,陈继儒亦为其印谱作序。黄经深得周亮工赏识,列黄经于《印人传》二卷之首,称其“一灯远继秦汉”,能求此道之盛、救此道之衰。许容印谱、印论,著述等身,龚鼎孳誉其与程邃“旗鼓一相当”。童昌龄铁笔久噪都下,朱彝尊谓其“缪篆之古,仿佛汉人”。三代寓居如皋的潘西凤,篆刻名列“扬州四凤”之首,“扬州八怪”之郑板桥有《赠潘桐冈》长诗。姜恭寿摹汉铜印几可乱真,百金难求,“乾隆三大家”之袁枚为之作墓志铭。乔林以竹根图章闻名天下,曾进献乾隆皇帝,“一代儒宗”钱大昕为之作传。黄学圯诗词书印成就斐然,其著述得陶澍、林则徐、石韫玉、梁章钜为之序跋;朱珪更评其篆刻雄浑高秀,有秦汉风格,与其相提并论者屈指无多。

东皋印派的主要特点:一是规秦范汉,篆法朴茂。东皋派上承秦玺汉印之风,正如陈继儒所言“以规秦范汉多之”,龚鼎孳所言“上继斯、邈”,冒广生所言“分行布白绍先秦”。东皋学者谨守篆法,李渔主张明“六义”、精《说文》;所谓“籀鼓存大篆之宗,斯碑定小篆之格”,强调“文须考订一本,不可秦篆杂汉杂唐”。 二是疏密有致,章法平和。朱文印多用小篆,排列有序,讲求雕饰;白文印借鉴文何,放白留红,布局疏朗。所谓“挪让取巧,当本乎正”,舒展自如,结构精巧。三是冲切并举,刀法细腻。不同印文、不同印材采用不同刀法。李渔总结“十六刀法”;许容则归为“用刀十三法”,并在其印谱中详述要领。“运贵直切,锋要纯正”,“转须带方,折须带圆,无棱角、无臃肿、无锯牙、无燕尾”。东皋之作,或得力于用刀精要。

东皋印人有三大共性:其一,大多出身书香门第,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熏陶,国学根柢十分厚重;由此而来的是知书达礼,博学多才,诗文书画,天纵多能,而金石篆刻之学自然起点甚高,这是东皋印派能够特立独行、睥睨江湖的底气所在,亦是较其它印派的主要差异之处。其二,大多有过宦游经历,或索米京师,或寄迹山林,遍交鸿公硕儒、方技隐逸,纵观夏彝商鼎、秦碣汉碑。见闻识广,自然触类旁通,铁笔生花,点石成金。其三,大多科场踬仆、布衣终身,即便一官半职,亦仕途蹭蹬,故尔淡泊名利,洞明世事。恬淡的耕读生活让东皋人的印章多了些许田园味和书卷气,倪瓒、黄公望的淡远俊逸,董其昌、陈继儒的萧散空灵,成为东皋印人的美学追求。于是,斑驳仿古的金石味被淡化,粗疏急就的火燥气被消释,有的是绚烂过后的平实,繁华落尽的真淳。

如皋古城,文化积淀深厚。东皋印人便以如皋为交游中心,活跃于扬州一府 (当时如皋、泰州、南通均隶属扬州府),波及苏南、浙江,于明清印坛,独领风骚,建树卓然。正如陈振濂先生在《品味经典》一书中所言:因为如皋文化发达,篆刻家才会有不断探索的可能。就中国篆刻史而言,东皋印学至少有五大贡献。

一、诗赋入谱之发轫。以古人诗句入印,当始于文征明。清初,以辞赋入印的主题印谱大盛于世,但以康熙二十五年许容所刻《谷园印谱》第二卷为最早一例。此卷印文内容源自宋代张炎词集《山中白云词》,全集存词约三百首,许容从中摘句镌印并辑为印谱。至于王睿章《西厢百咏印谱》、祁靖世《朱文公家训印谱》、王世《兰亭印谱》、程德厚《阴骘文印谱》均在其后。

二、以印述史之嚆矢。诗赋入印使篆刻文人化,而以印论史则让篆刻文史化。邵潜首开先例,其《皇明印史》收录明代名臣将相、文人学士四百五十人,治印五百八十二方,汇刻成谱,俨然一部断代人物列传。其后方有何通《印史》,收秦迄明历史人物九百余人,这是在《皇明印史》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历代人物列传。东皋篆刻家刻意向史学靠拢,体现了以学问自立的价值取向,这是东皋印学超越其它印派的根本所在。

三、史家专谱之始创。康熙十七年(1678),童昌龄于京师得秦汉铜印千余方,仿其印风,刻印辑成《史印》一册,共三十九印,自汉迄明,虽仅录史官二十二人,但却是第一部用印章记述历史学家的专题印谱。百余年后,嘉庆二年(1797),黄学圯辑自刻印成《历朝史印》五册十卷,自周迄明,收史官三百九十七人,将东皋印人首创的史官专题印谱发扬光大,此前无古人之举。林则徐有言:“自来篆刻家,无此体例崇”。迄今为止,亦是规模最大的以史入印的印谱记录。

四、印学理论之肇基。中国印学理论肇始于唐代李阳冰《论篆》,元明时期有吾丘衍、赵宧光、朱简、甘旸诸家之说。清初,如皋李渔、许容继起,李渔《芥子园图章会纂》成书于顺治间,详述章法、刀法及印泥制作使用之法;许容《说篆》成书于康熙初,明辨书法十大分类、奇正二十七体,细论章法十二则、用刀十三法。陈振濂先生称其为印论史上“一大里程碑”。以“博采精择”、系统建树而论,誉其清代印章技法理论之肇基,如皋人当仁不让。许容印谱,凡印蜕下附印章释文、用篆解说、刀法种类,且每每阐精发微,此又一独创,其学术贡献,印坛罕有其匹。

五、印艺融会之先河。清初如皋水绘园既是遗民文会之地,亦为印人论艺之所。黄经、许容乃冒氏姻亲,邵潜、程邃、戴本孝为园中常客,周亮工、刘履丁、张恂为冒襄文友,许容、童昌龄印谱题识多承冒襄引荐。水绘园盛,东皋派兴。斯时,四方精于此业者接踵而至,如皋城内“家祝秦汉、户尸斯籀”。陶澍言道:“国朝二百年来,摹刻名家可以指数,而大半皆得之雉皋”。可见当时如皋实为清初印人之圣地、印学之殿堂,就其技艺交流风气之开,在印学史上极具意义。延及雍乾、嘉道、同光年间,东皋印人与徽、浙二派印人仍交游频仍,佳话不断。

任何印派都非完美无缺,和所有印学流派一样,如皋印派亦有自身的局限和不足。为人垢病者有三:其一,如皋印章精致细腻、平稳和谐,虽在特定历史阶段具有积极意义,但终究缺乏灵动创新,失之程式呆板,难免归于式微。其二,许容以及李渔的用刀法,是在前人经验和自身实践的基础上总结而来,作为清代第一部印章技法论著,盛名之下必有苛论,如董洵、林霪便指为“欺人之谈”。其实,任何理论是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完善的。今人能为古人事,述者当知作者心。绝不应对古人以偏概全、求全责备。其三,印文“大小篆混用”,学界曾归美寓皋印人程邃对“文、何旧习”的突破,周亮工亦对“大小篆混用”倍加赞誉。其实,大多东皋印人对此持否定态度,但因许容治印偶有忤违之处,竟被人夸大成东皋印病。其实,今天看来,只要有利于艺术表现,都应该吸收,都可以探讨。

东皋印学近百年来湮没无闻尚有它因:一是因实物资料散佚较多而使得深入研究困难重重;二是地方政府并未视作珍贵文化遗产加以关注;三是由区域行政隶属所致的有心无意的诋毁和排异。

值得庆幸的是,有识之士不舍初衷,东皋印学一息尚存,民间印社屡散屡兴,如今刀笔重开、大旗再展,东皋先贤的丰神睿智又鲜活在朱敏、陈建华、韩林华、刘翔、吴建军、徐斌等人的金石之中、朱白之间。立于人杰地灵的宝土之上,无畏谗言,不自菲薄,内外兼修,博采众长,东皋印学必将继往开来,青胜于蓝。有鉴于此,笔者不囿于清代“如皋印派”的兴衰,而是将这一以如皋为中心的三百余年印学史作为研究内容,尽可能地展示这一文化现象的薪火相传和艺术湼槃。本书名之“如皋印学”,而非“东皋印派”,正是此意。

笔者自幼耽情艺文,亦有金石之癖。十四年云梦之泽的务工与求学,对家乡尤多眷恋。回如皋工作后,每每关注如皋文史研究,对地方文化遗产的毁损和湮没痛心疾首,故尔,政务之余,悉心收集、整理,林林总总积于箧中,《如皋印学》仅其中一帙。惜本人文史学识底气不足,印学理论一知半解,结集成书,当非易事,自忖非力所能及者。然二百年来,东皋印学无人究索,印谱印章散佚难觅,传承文化、抢救遗产,时不我待。于是,庶竭驽钝,勉力为之。

西泠学人刘聪泉于北京双井蜗居



录入:20044

阅读:86
打印
上一篇:琢玉思坚贞——夜读韩羽书法
下一篇:精研廿载今始成 凌云健笔意纵横——刘聪泉先生《东皋印学》读后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