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汤正幅先生诞辰100周年

[日期:2018-11-21]   [字体: ]

 汤正幅先生小传

刘聪泉


汤正幅(1920-2002),字意工,如城人。少年就读如皋实验小学、如皋县立中学。1936年负笈海上,入学上海美术专门学校国画专业,得刘海粟等大师教诲,但次年因贫困肄业。其后相继执教于如皋南淮中学、如皋县立中学、南通平潮中学。中岁命途多舛,历经劫难,但卑亢不取,豁达乐观。晚年声名日显,远播海内。公博学睿智,通古达今,时人有“诗书画印四全老人”之誉。其诗词,咏物述怀、友朋唱和,可录传者,在纸凡数百首,皆匠心独运,其言铮铮,其骨傲然。1986年自撰“茶余戏考,酒后弦声”,获全国离退休老同志春联书法大赛一等奖。其书,求篆于金,求隶于石,四体皆备,古风翩然。隶书深得张迁、石门笔法,亦受伊秉绶启示,质朴多姿,雄威率意。篆书圆转挥洒,铁画银钩;最是行草诗篇,多为自作诗,字体似碑似帖,笔意夹篆夹隶,行列无序有序,笔触顿挫游丝,诗意书情尽在笔墨之中。1988年自撰“史有陈仓用秦地,书留殷墟金石文”,入选“九成宫杯”全国书法大赛精品专辑。又撰“复去山一瞥,归来笔千诗”,载《中国楹联墨迹荟萃》。其画,风骨丰瞻,神明自在,或山水,或花鸟,或人物,有工有写,冥心造化,江左名流无不拥崇备至。其印,上宗周秦两汉,下继明清诸家,刀笔奇崛天真,典雅超逸,不染时风,自成家格,作品多见于全国各大报刊杂志。二十世纪,如皋印派几成绝响,汤公一出,新风重开。汤正幅为学勤笃,为为耿介,为艺精博,惜作品珠散民间,未能成书成谱。卒后,邑人陈秀骥为作《汤正幅先生墓表》。

《九秋露菊》思旧雨

彭伟


秋雨浥城,出门未便,我独守芸馆,翻阅新书《汤正幅诗书画印作品集》。汤正幅(1920-2002),号意工,江苏如皋如城人,幼年学诗于同乡宗孝忱先生,青年求学于上海美专,又得黄宾虹、褚乐三、王个簃诸师亲炙,故而久谙诗书,兼通画印,里人赞为“四绝”。他傲骨嶙嶙,不媚权贵。时任南通市委书记向他求印,居然要付定金。他又平易近人:后学李夏荣,获赠其字;友朋汤一建、李金奎、冯植诸君,皆得馈画。书中第20页《九秋露菊图》、第55页《雪后竹雀图》也是送给友人吴克坚的,现今由我庋藏。

克坚老人(1932-2018)是我的“忘年交”。他命运多舛,祸从口出,久禁囹圄,直到平反,任职房产公司,生活方才好转。吴老激赏汤书,每遇单位活动,常常备好礼品,亲自登门,恳请汤老挥毫。久而久之,两人成为好友。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散文诗学会在京举行文学培训班。吴克坚年近花甲,依然负笈北上求学。全班只有十三人,作家柯蓝誉为“散文诗十三勇士”。吴克坚不只师从名家牛汉、吴泰昌,而且谒见诗人艾青,受益良多。1994年,他一鸣惊人,在《中国散文诗》上刊出短诗《圆明园》,深得柯蓝赞赏:“构思独特,行文如匕。”由京还乡,好友汤正幅、陈膺浩表示祝贺。陈膺浩(1925-1994),如皋丁堰人,先后就职于少年儿童出版社、新文艺出版社、春泥杂志社,编有《龙游河》(陈伯吹题签)。

汤正幅深知友人痴迷诗歌,为此“四绝”俱出,精心创作《九秋露菊图》,以示庆祝。他在画上题诗:“夺冠京国散文诗,笔底才华得意时。莫道人生桑暮晚,九秋露菊世间知”,落款为“克坚挚友为开文学作品研讨会,用志其庆,甲戌年秋菊月陈膺浩、汤正幅仝祝”,钤有白印两方“汤”“正幅”。他的书法,用笔既有钟繇的厚重遒劲,又有李邕的飘逸险峭,看似东倒西歪,其实亦庄亦谐,涉笔成趣。尤其是签名“正幅”二字为连体合书,更是潇洒清爽。画作充满海派风味,寓意考究,内涵深刻,但是用色清淡,更具文人雅趣:一座瘦骨嶙峋的青石,恰似一位老者凝睇下方的笔筒笔扇、菊花菊叶。笔扇着色简朴,黑白灰中夹上数笔蓝黄;花叶设色稍浓,茜红花边,淡红花瓣,浓墨花蕊,配上深黑叶茎、浅灰叶片,自然清新。红花两三朵,青叶八九片,集任(伯年)菊的明净简约、潘(天寿)菊的古朴凝重于一体,尤显秋菊傲霜之态。整幅作品选择怪石、笔扇、花叶入画,无疑象征着老友人如顽石、人直如笔、人淡如菊,促人深思。画末钤有汤老最为钟爱的自刻闲章“淮南江左海西人”。古城如皋,北有淮河,南临长江,东近黄海。汤老爱乡入篆,于戊辰年(1988)治印,又赋诗四首,兹录其一共赏:“青山割取玉璘珣,剑削沙磨堪自珍。用到边陲能起色,淮南江左海西人。”印为白文,篆风私淑齐白石、赵悲庵,追求天真古拙,正如刻者所作《读〈读齐白石印影〉》:“歪倒横斜根底正,世人谁敢薄雕虫。”钤有爱印,可见《九秋露菊图》并非应酬绘图,而是赠友力作。

秀才交情纸半张,来而无往非礼也。陈膺浩病逝,吴老吟诗《走进白雪》;汤正幅仙逝,吴老写文《忆汤正幅先生》。吴老晚年,久困二竖,所存书画纷纷送人。一则,笔者素喜乡人翰墨;二则,吴老与我的外公是旧邻老友,亲如兄弟:赠我《九秋露菊图》,并于画末小楷留痕:“转赠侄外孙彭伟存念 丁酉(注:2017)仲夏银杏居主人”,钤印“寒林”(注:吴老笔名)。如今三位老人都已作古,不过一段小城的画坛趣事、文人情谊却在画中,伴着绵绵雨丝,淡淡墨香,挥之不去。

汤老赠我一幅画

汤一建


与汤正幅老师结识,还是上个世纪的事,想来真有恍如隔“世”之感。1993年6月,《如皋市报》创刊,作为市委机关报,在当时的小城确实红火得很。有幸忝列其中,主持报纸的副刊,只是不怎么出去威风,而是做了一只“坐堂虎”守株待兔。因此与乡土的一伙儿舞文弄墨的同好,陆陆续续交上了朋友。这其中最令我敬佩和感动的就有汤正幅老人。

报纸初创时的副刊,也就是一个以“水绘园”名之的文学版面。除了刊登一些诗歌、小说、散文、杂文之外,每期版面还配发一幅摄影或美术作品,另外还有刊头题字。本土作者或书画家的作品当然是优先刊用。一天上午,编辑部来了个瘦小的老头儿,一副浅茶色的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双肩微削,衣着简朴。几句寒暄之后,他从中山装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信封递给我,说是写了几款“水绘园”的字供贵报补白。说实话,当时我这个半料匠的副刊部主任虽然识得几个字,但于字画完全是门外汉,只是直觉老头儿的字写得不丑,而且这么一把年纪,还亲自摸到门上赐稿,心上一热就说了许多感谢的话,并嘱咐老人家此后不必亲自上门送稿,花个角把钱邮票就可直接寄到我这里,又顺手递给老头儿一张名片。然后客客气气将他从二楼护送到一楼。

不久副刊就陆续刊出汤老的刊头题字。有识货的文友大赞题字,并与我聊起了这个命运多舛的老先生。我对他有了了解,颇为敬佩。也许是受了作品迅速刊用的鼓励,此后汤老除了投些数指宽的刊头题字,又有诗文来投,那当然是有稿必用,而且排版的位置也留心上移前移。总之,汤老的这些“零料”为当时的副刊增色不少。那时的稿费,只是十块八块的,微薄得很,还得作者亲自来报社会计处领取。在报社过道内也曾碰到过汤老,一问,是来领稿费的。心里就觉得老大不忍的。就打听汤老的住处。一问,他住河西的百岁巷,我住雁桥河东,两家仅为一河之隔。于是跟汤老说好,以后有稿费,积存到一定数量后,由我代领送上家门。

后来我果然怀揣稿费摸到汤老的家。那是一处逼仄的小四合院。汤老与老伴竟住在难得阳光的北向南屋。走进东首汤老的卧室,室内仅一床一小方桌一藤椅。倚东墙似乎还摞着几只旧箱子。很难想象,汤老的那些传世之作就出自这样的蜗居!汤老见我登门,自是高兴,又是递烟,又是倒茶,又从客厅搬来一圆櫈让座。为了藏拙,我也没敢与汤老聊书画的话题,只是拉了些家里人手,生活起居的家常,便匆匆起身告辞。不久,汤老也摸到我家,说画了一幅画送我存念。心下顿生感激,这感激多半倒不是为了画,而是为了八十一岁的老人亲自上门送画!待送走老人后,打开画作细看,这是一幅两平尺多的竖幅山水,还配有一首五言绝句:“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劲柏长年绿,苍松品格崇。”落款是:“一建贤契方家雅鉴两正,庚辰仲夏汤正幅写并题时方八一”。好一个“时方八一”!透足了不卖老,不服老的精气神。没想到一年多后汤老就驾鹤西去。

如今每每打开汤老赠我的这幅画,总能看到满纸的谢意。一个命运多舛的人,最知道别人对自己的尊重是多么的重要和暖心。

忆汤老

李金奎


岁月如梭,汤正幅先生离开我们已十六年了,可他的音容笑貌却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假若健在,汤老应是接近一百大寿了。

有人问我:“你又不是书画界的,与汤老怎会如此熟悉?你手中为何有那么多汤老的精品之作?”这话要从汤老的父亲说起。在我小的时候,我家就和汤家是邻居,都住在北门外花子街北头鲍家场,他家住许家巷东首,我家离他家不远,所以经常串门,往来频繁。汤正幅的父亲汤木匠是远近闻名手艺最好的木匠。我和小伙伴们常常在他家玩,看老爹打家具。他打的家具做工精细,造型好看,结实耐用。记得上世纪70年代,木材紧张,我用一些小木料请他帮我打了一张小碗橱,至今还在家中使用。老爹有三个儿子,我和老三汤正山最为熟悉,他在如城百货业工作,我们同属商业口子。当时我不认识汤正幅,可能是他在外上学工作的缘故吧。后来有一次,我去他家玩,老爹告诉我:“我家老大回来了。分在北门地毯厂工作,搞绘图设计。”我这才知道了汤老。他个子不高,穿一身中山装,与人不说多话。这以后去汤老爹家有时也会遇到他,也谈谈家常,谈谈我认识的朋友,如王福祥、黄士英等,他总是笑笑,点点头。一次我去状元坊头东边朝南的如城镇政府内开会,会后在书记办公室的墙上看到一幅国画,画的老虎非常威武传神,并听说是汤正幅画的。我才知道,汤正幅原来是个会画画儿的人物呢。

说也奇怪,我虽不会画画儿,但我很喜欢欣赏书画,我也很喜欢结交画界的朋友,如徐尔昌、鞠如凡、范存进等,我们都非常处得来,经常一起吃茶聊天。起先汤正幅先生刚回如,与外界接触不多,他也很谨慎,也没什么朋友,我就把他和徐尔昌、鞠如凡、范存进一起请到我家来玩,后来经常一起聊天后就一起笔会,他也蛮高兴的。我准备一些笔墨、宣纸,让他们随便画画沓沓,于是就在我家吃饭的桌子上画起来、写起来,有一个人作的,也有四个人合作的,他们画得很是高兴洒脱,痛快淋漓地挥洒着笔墨,抒发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他们在说说笑笑中相互切磋,在说说笑笑中画作就出炉了,虽是随意之作,也不乏好的作品,有些画作被现在人们誉为精品。我也是乐在其中,弄点小酒,搞点小菜,大家热热闹闹,很有意思。来得最多的还数汤老,他没事或下班后就逛到我家来了,我们的友谊日渐加深。一次他说:“我下了班,走走,走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你家了,吃点茶,讲讲经,觉得蛮高兴的。”

见到经常有这些画画写毛笔字的先生们来玩,我的两个女儿也喜欢拿起毛笔画画写字了,汤老见到她们聪明好学,就经常主动来我家指导她们,他说:“我教她们一点书法绘画知识,将来有些好处。”当时她们已上中学了,接受能力挺强的,在汤老的指导下,学得像模像样的,画竹、画石、画猫、画鱼,汤老不厌其烦地示范指导。画画的课稿至今家中仍有收藏。

我家的藏品中,汤正幅、徐尔昌、鞠如凡、范存进四人合作的就有好几幅。现家中挂着的一幅四人合作作品(见右图),题词很有意思:“谢金奎,下次再来,汤正老着意写紫藤,如凡作石,存进画迎春,沧陵补竹并题记。”每天看着画作,就想起和他们在一起作画、喝酒聊天的日子,非常快乐充实,感受艺术的熏陶,欣赏水平、审美能力提升很快,徐尔昌老师还用鸡毛笔写上“艺鑑”两个大字送与我并题“金奎先生艺界之友兹书之”。我觉得我与他们四人的友谊是我一生最大的财富。和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也是我一生中最美好幸福的时光。汤正幅先生等书画界朋友赠给我的画作,我都视如珍宝,精心收藏。一次陈秀骥先生来我家,他对着汤老的一幅作品足足看了一刻钟,只听见他说:“好!汤老的字真好!变化大,像这样的人不多啊。”一脸欣赏崇拜之情。南通书画院几位青年画家来我家,看到汤老的作品也啧啧称赞:“好!真好!件件都是精品啊!不愧为书画诗印俱全的‘四全老人’”。

三十年前,汤老就有搞画展、出画集的想法,但他也感到条件还不成熟,他的作品也不够多、不够全。那时他的先生王个簃写给他的“汤正幅金石书画一览”那幅字还是我给他拓的。当时如皋没有裱画的,那时仅存的西云路巷头朝东第一家蔡家裱画店的先生说年老了,早就不做了,于是我想起在南通朋友那看到的方法,自己动手帮他把这幅字拓了。三十年后的今天,汤老的女婿沈永祥先生四处奔走,努力征集作品,辛勤组织编辑,《汤正幅诗书画印作品集》终于问世了,沈永祥先生为他的岳父大人实现了多年的愿望。

往事已矣,让我们记住如皋有过一位“四全老人”,一位在逆境中顽强奋斗,卓有成就的艺术名家。永远怀念他!

《汤正幅诗书画印作品集》后记

沈永祥


我的岳父汤正幅先生,在江海书画界颇有一定名望。他为人耿介谦和,诚朴善良,为学刻苦勤笃,不悔初心,为艺博学睿智,通古达今,勇于开拓。其诗书画印,古朴典雅,浑然天成,有“四绝”之美誉。可惜,正当先生意气风发、才情横溢之时,蒙冤受屈二十余载,年逾花甲才得以平反昭雪,枯木逢春。然而,谁都会相信,他一生坎坷曲折、清贫寒涩,但却铁骨铮铮,豁达开朗,精神、艺术堪称富有。正如先生所作题画诗:“二十余年尽劫灰,辛酸一去不堪回。蜗居简朴身容膝,斗室经寒竹伴梅。衣食无华青少训,诗书有兴白头催。云烟变灭霞光日,漫笔江山照眼开。”仔细品读,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催人泪下,这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

2002年5月先生病逝,享年83岁。不少书画界的朋友出于对老人家的崇拜,敦促我将其作品整理出版,以飨世人。同时也了却先生遗愿,为弘扬民族传统文化艺术,建设如皋历史文化名城做点贡献。鉴于当时本人工作繁杂,加上先生作品多数散于民间,家中所剩无几,难以成册。幸运的是,后来在整理先生遗物时,赫然发现他有20多本诗书画印笔记和数十枚印章,连同家人保存的一些书画作品,汇集起来可观可赏。顿即产生了为先生出版作品集的念想。当将此想法告诉岳父生前好友时,大家一拍即合,拟在先生诞辰100周年时出版面世以示纪念。

于是,我们在2016年12月开始策划征集先生作品事宜,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们赴南通、去平潮,在如城走街串巷,拜访先生生前好友,发函外地寻求先生作品踪迹,共征集字画作品500多幅,整理诗词1000多首,收集印章(含影印件)近百枚,好歹算是有米之炊。

我的岳母吴桂芬大人一生劳碌,给岳父以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相助。可以说,没有她的支持就没有先生现在的艺术成就,在这次整理作品资料过程中,93岁高龄的老人家又给予很大的支持与配合,使我感动不已。



录入:20044

阅读:92
打印
上一篇:徐卫:江海闲人,倚杖听江声
下一篇:墨色淋漓师造化 笔走龙蛇得心源——东皋书画院访画记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