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方膺研究的新突破——评张松林的《李方膺》

[日期:2018-07-11]   [字体: ]


□ 王美春

张松林先生所著的《李方膺》(苏州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为清代著名画派“扬州八怪”中的南通人李方膺作传,颇为精彩。《李方膺》,共分为“腹有诗书气自华”“不尽春光在眼前”“初入仕途‘谈笑轻王侯’”“从今不薄风尘吏”等八章,前有引言,后有尾声、附录、后记、主要参考书目,谋篇布局符合学术规范。《李方膺》在已有的李方膺研究成果中独树一帜,在不少方面有了新的突破。

一、见解新,发他人之所未发

迄今为止,国内已出版的“扬州八怪”研究著作众多。其中,李方膺的研究著作尽管不及“扬州八怪”之首的郑板桥,却也为数不少。张松林的《李方膺》并未因后出而逊色。

一是以考证为据。此传记中对李方膺史实的记载、作品真伪的辨别等,无一不是建立在考证基础之上的,也即以考证结果为据,言之有理,持之有故,令人信服。如附录三“李方膺梅花楼诗抄、题画诗文及语录”,以“编年作品”与“未编年诗文”排列,便是建立在著者考证基础之上的,而且实事求是,能确定的则归入“编年作品”,存疑的则归入“未编年诗文”,如此编排,可谓科学合理,持之有故,令人信服。

二是从文本出发。《李方膺》从传主诗文作品的文本出发,在著者获得的独自感受的基础上记叙传主的生平、思想、创作历程,揭示其作品的艺术特色,评价其艺术成就、艺术价值等。其新的见解来源于第一手研究资料,也即有可靠的论据支撑,因而此人物传记非“戏说”,而有可靠的新的见解,且持之有故,令人信服。故而,此传记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二、视野新,塑传主全新形象

已有的李方膺的研究成果,大都将李方膺作为一位艺术个性鲜明的画家来研究,研究视野也主要集中在其画上。而张松林的《李方膺》则选择了全新的视野,因而塑造出来的传主的形象是全新的形象,与众不同的形象。

一是将李方膺的画与其书法、诗文结合起来考察。“扬州八怪”之首的郑板桥号称诗、书、画“三绝”。其实,李方膺也是如此,他的诗、书、画的造诣皆很深,而且文的造诣也很深。此传记将李方膺的画与其诗文、书法结合起来考察,为之作传,也就具有了新的视野,塑造出了传主全新的形象,既能让读者深入了解名画家李方膺,又能让读者走近集诗人、散文家、书法家于一身的李方膺。

二是将为官为民的李方膺与文人画家的李方膺合二为一。李方膺是一位清正廉洁的好官。《李方膺》将为官为民的李方膺与文人画家的李方膺合二为一,塑造了全新的形象,当然这也是真实可信的形象。第三章中写李方膺在乐安县令任上,微服私访,了解民情,为民解忧,最突出的是“开挖、疏浚修成了一条福民河”,小官吏办成了大工程。

三、语言新,展传记自身之美

《李方膺》的语言新颖,展现了传记自身的艺术美。这突出地表现为典雅的语言与通俗生动的语言相结合,具有美感。正文之中,根据需要运用不同风格的语言。有些地方运用了典雅的语言。第七章中对李方膺《墨兰图》的题诗如此解读:“李方膺把满腔的忧虑、悲愤化作了笔下的万叶千花。叶含露似泣,花蒙烟如塞,他的兰叶画得密集、凌乱而遒劲,真不知他胸中郁积了多少苦闷,多少愤慨!”此语言是典雅的,而典雅之中又含有悲慨之成分。有些地方则运用了通俗生动的语言。第一章中的第一个小标题是“官二代的家世”,其开头的叙述中也言:“李方膺是凭官二代的身份做了官的。”“官二代”是当代人流行的通俗语,张松林信手拈来,以之反映李方膺特别的家世、身份。第四章中对李方膺为自己的牡丹画所作的题诗如此解读:“这诗境也像一个绝好的比喻,那些导演‘闹’剧的人,不就像‘抹粉涂脂的老卖婆’!”这是通俗的语言,当代化了的语言,而且是生动的语言。像如此通俗生动的语言在此传记还有不少。这些并非著者故作惊人之语,而是他在为古人作传时勇于在语言运用上创新,善于活用具有当代特征的通俗语言。故而,此传记具有当今时代的元素,让当代读者感到亲切而乐于接受。



录入:20044

阅读:37
打印
上一篇:贞心凝铁石 高手铸诗魂——仲贞子先生的诗书画印艺术
下一篇:老友王炎——观王炎先生画展有感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