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薄奠——缅怀文博专家徐志楠先生

[日期:2018-07-06]   [字体: ]

□ 孙海雄

近日,家父在整理家中旧物时,发现了多年以前徐志楠先生画赠他的一幅山水画《秋江渔隐图》,睹物思人,勾起了我要写一写徐先生的欲望。

徐志楠先生名尔梁,志楠是他的字,以字行,江苏南通人。徐先生生于1929年,卒于2016年岁末,享年88岁。他与我的岳丈曹振东老师是念师范时的同学,他们于1949年7月毕业于南通师范学校,其后又一同执教。受校长张梅庵先生的赏识,岳丈曹振东老师留母校任教;而徐先生则先是分配到南通师范第一附属小学任教,不久又回母校通师执教,故他们既有同窗之情,又有同事之谊。徐先生还与我孙家念通师的长辈有旧,与家父孙鸿采也有交往,如此说来,徐先生当属我的父执。

由于工作需要,徐先生于1952年调到报社工作,先后在《江海报》、《南通日报》任记者、美术编辑。先生本是一个追求进步、富有才华的青年人,却不知怎么的在极左思潮掀起的政治风浪中被卷入旋涡,成了“反革命”,被列入牛鬼蛇神,成了地、富、反、坏、右黑五类之一。在这顶沉重的帽子的压迫下,徐先生顿时矮人三分,只能夹着尾巴做人,老老实实接受“革命群众”监督改造,在其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总要受到波及,注定这一生命运多舛。

1958年9月,徐先生调入南通博物馆从事文博工作。到了1966年,文革事起,南通博物馆也不消停,造反派们成立了“南通市文化系统革命造反兵团博物馆分团”,造了“走资派”的反,夺了“当权派”的权。老馆长尤勉斋不仅靠边站,家中多年苦心收藏的字画也被抄没一空,还时不时的受到批判。1969年,在干部下放劳动的风潮中,南通博物馆原有的八个老员工,四人下放农村,一人下放未去,一人监督劳动,一人病休,还有一人已故……在这样的政治生态下,徐先生顶着“反革命”的帽子,其处境可想而知矣。1975年,组织上虽然对徐先生作“摘帽”处理,但却没有给出正式的结论;直至1986年,终于等到了拨乱反正,纠正冤假错案,落实政策,市委组织部发出《对徐志楠政历问题的批复》,为他平反昭雪,其时的徐先生已垂垂老矣……先生的遭际又岂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个案,在那个极左思想统治一切的疯狂的年代,有多少善良无辜的人们蒙冤受屈,遭遇非人的待遇,但愿这一时代悲剧永远不再重演。

摘帽平反,恢复名誉,落实政策,使徐先生重新焕发出生机和活力,他恪尽职守,勤奋忘我地工作。自1980年起,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并受到单位的重用,担任陈列部、自然部主任。徐先生曾多次深入海安县青墩新石器时期古遗址,参与考古调查,征集出土石器、陶器和兽骨等先民遗存;还参与鲸骨、麋鹿骨的收集、考证和标本制作,并主持撰写了论文《黄海之滨的鲸》,刊印在《南通历史文物参考资料》。如今南通博物苑自然馆所展示的诸如鲸鱼骨架等许多动植物标本都包含着徐先生的贡献。徐先生从事文博事业凡31年,是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学会会员,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南通市地学会常务理事,1988年被评为副研究馆员,是南通文博界资深老专家。徐先生还注意点拨接引后学,把自己多年从事文博工作的经验无私地传授给年轻人。据南通市文化艺术创作研究中心陈金屏主任回忆,她刚分到南通博物馆工作时,曾得到徐先生的悉心指导,获益良多,至今师恩难忘。更令人称道的是,徐先生晚年主持编撰了一部《南通州书画家资料选编》。为了对所陈列的馆藏书画作品作笺注说明,徐先生总要对作品的作者作深入的研究;由于长期在博物馆工作,有近水楼台之便,使他有机会遍览馆藏历代书画作品;加之徐先生是美术教师、美术编辑出身,自然对书画艺术情有独钟,长期以来一直留心搜集整理南通本土历代书画家的资料,积数十年之功,累计整理有二十余本笔记资料集。在博物馆老领导和现任领导的热情鼓励和大力支持下,徐先生终于将这些笔记资料汇编整理成《南通州书画家资料选编》一书,并于2012年作为内部资料刊印。徐先生的这部书,上起明代,下逮当代,涵盖其间五百余年中南通、如皋、如东、通州、海门、启东、泰兴等市县的书画家,并兼及刺绣、雕刻等艺术门类的美术家,共计671人,其中还包括曾经寓居南通州的美术家诸如:李苦李、陈师曾、金泽荣等57人。取材广泛,旁征博引,翔实赅博,务求严谨,并多有存世作品为佐证,较之邱丰先生之前所编《南通地方书画人名录》更胜一筹,成为研究南通地域历代书画家及其源流不可多得的、重要的参考文献。

2016年初夏的一天,我为“中国美术南通现象”课题研究所承担的项目去拜望徐老先生,请求借阅徐先生主编的这部书。徐先生不久前刚刚腰部摔伤骨折,此时正呻吟在床,见我来访,勉强欠了欠身。我说明了来意,徐先生即让其夫人找来一本他编的那本书,蒙他慷慨相赠——虽然老先生自己也已所剩无几了,令我很是感动。见老先生虚弱地躺在床上,连呼吸都困难,我便起身告辞,以免打扰老先生休息。不意徐先生嘱我在床边坐下,从夏被里伸出颤巍巍的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问询我家里的情况,诸长辈身体还好吧,接着就谈起保护地方历史文献的事情。老先生虽言语困难,断断续续,但感情真挚,情绪激动,语重心长,其热爱家乡、珍惜保护乡邦文化遗产的殷殷之情溢于言表,令我深为感动。这体现了一位老文博深入骨髓的历史责任感和文化使命感,令人钦佩不已。

最后,让我们来谈谈徐老先生的这幅画。这是一幅临摹明代书画家姚绶所画的《秋江渔隐图》。姚绶(1423—1495)字公绶,号谷庵,又号仙痴、丹丘生、谷庵子、云东逸史等,浙江嘉善人。他于明景泰四年(1453年)举于乡,天顺八年(1464年)赐进士,官至监察御史。他为官清廉,不受财货,刚直不阿,因此得罪了朝中权贵,成化初被贬谪到江西任永宁知府。后以母老致仕,居嘉善大云,筑室曰丹丘,人称丹丘先生。又作沧江虹月之舟,泛游吴越间,日与文人雅士诗酒酬酢,书画自娱,忘怀湖山,望之若神仙中人。姚绶工书画,其书踪迹钟、王,并取法宋人苏轼和元人张雨,以行楷书见长,劲健而婉和;其画宗法元人,以山水和竹石见长,喜临摹赵孟頫、王蒙二家,尤得力于吴镇,墨气皴染,皆得其妙,用笔苍劲简逸,墨色清润,情致潇洒。与杜琼、刘珏、谢缙等同为明代早期文人画家,继承元四家衣钵,承前启后,开明代中期吴门画派之先河。姚绶的这幅《秋江渔隐图》是拟赵松雪的笔意而作,画秋林远岫,江面如镜,一宦者着红袍,戴乌纱,踞坐于一叶扁舟之上,独钓秋江。近岸的山坡上,老树虬曲,枝头的树叶经过萧瑟秋风的吹拂,已经泛出秋天的颜色。画面萧疏而静穆,传达出一种悲秋荒寒的意境。画法多变,远山近石,皴染结合,笔力沉稳,墨彩华滋。作者自题曰:“予晚年酷爱松雪赵承旨画法,近得其《秋江渔隐图》,朝夕玩绎,自谓颇有所向入……”,上方还有董其昌的题跋。原画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徐志楠临明姚绶《秋江渔隐图》


徐志楠临明姚绶《秋江渔隐图》(局部)

落款:曾见明姚绶临松雪此图,偶摹其大意以奉鸿采仁兄补壁。庚辰初春  志楠徐尔梁

钤印:朱文:志南、己巳生;白文:徐尔梁印、山水知音。


明姚绶《秋江渔隐图》原作

比较两图,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徐先生的这幅临摹之作,笔精墨妙,苍润华滋,深得原作笔意,表明徐老先生的画有着很深的传统功力。

谨以此文作薄奠,以表对徐志楠老先生深深的缅怀之情。 

2018年6月23日

参考文献

1、徐志楠主编《南通州书画家资料选编》;

2、丁泓《流年回眸》;

3、穆烜《南通博物苑大事记》。



录入:20044

阅读:45
打印
上一篇:孟大庆书法藏品展记
下一篇:顾平:温哥华——“龙”的印痕无处不在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