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南通籍著名画家周京新:探路者与追梦人

[日期:2018-06-15]   [字体: ]

□ 吴莹

周京新,1959年生于南京,祖籍江苏通州。

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国家画院特聘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美术创作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中国画作品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第九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第十届全国美展铜奖。


五月的四明山庄,庭树新阴叶未成,玉阶人静一蝉声。周京新在展厅里徘徊,画家们聚拢在他身旁,观摩品鉴刚刚在此开幕的南通籍画家王法的中国画作品展。他就画论画,又或专注凝视,眼神总是很亮,像一把温柔的刀,可以穿透画纸背后的故事。待到观展人散尽时,池子里的水也终于恢复了平静,地上还有微微发烫的阳光。

曾在各种视频中,见他在各处画画,似乎站在哪里,那片土地就变成他的。脚步扎实,手臂有力,腰板挺直,毛笔起落间,充满一丝不苟的沉着腹语。那种墨色,非纯黑,似淡墨,余地尽显,又不容质疑。

周京新是南通人,他的父亲是新四军的老战士,对自己要求很高。老家通州川港镇政府曾想为他父亲修建房子,供其年老后回乡住,但被父亲拒绝了。后来要平整土地,父亲也直接授权镇政府将祖坟平掉。每次陪父亲回乡扫墓,周京新记得都是在原来那个坟地处,临时用土堆一下,鞠躬纪念。

耿直与磊落的作风似乎是有基因遗传的。作为江苏美术的领头人,这些年周京新一直在呼吁:不能让那些善于经营的人总是站在好的位置和平台上,而那些不善于经营的人,可能恰恰是很有潜质的,他们有定力有自尊,做事有底线,美术界更应该给他们一席之地。每次评奖,周京新从来拒绝关系与招呼,对一些优秀的新人新作,他却是厚爱有加。“如果作品是优秀的,就应该让他们出来。我在这个位置上,就要起到我的作用”,他的语调是平静的,却往往掷地有声。

他提出了“中国美术南通现象”

正直,是周京新身边人对他最多的评价。

周京新说,南通濒江临海,长久以来无论教育还是实业始终敢为人先,这个城市呈现出的博大、贯通与开放,也潜藏在南通人的血脉中。

20世纪以来,南通地区涌现了一批又一批的美术人才,他们持续不断地推出有影响力的作品,在南通、江苏乃至全国范围内都有不小的名气,形成了比较聚集、具备人气且有广泛影响力的南通美术现象,受到了圈内外人士的普遍认可。周京新认为,南通之所以能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的美术人才,是与这个地方的人文底蕴有很大的关联。

“我们那一代有如雷贯耳的袁运甫、袁运生,他们的作品都有很强的个人风格和面貌,具备引领性。比如袁运生的《泼水节》,当时大家都没想到要这样画、更不敢这样画,很多人还在一个比较陈旧平台上纠结时,他已经脱颖而出,影响力非常大。”周京新历数了一长串在中国美术史上可以留下名字的南通人,“辨识度很高具备符号性特征的范曾,我的同班同学徐累,还有范扬,冷冰川,朱建忠,王法,包括画油画的沈行工等等。”

最初,有人提出了“江海画派”、“南通画派”的概念,但周京新认为,“画派”很多,为了推动当地美术发展、宣传,人们常常会命名为‘画派’,但打造画派其实是不客观的,‘现象’则比较客观,学术形象也更好一些。“中国美术南通现象”,在周京新的提议下叫响。

因为南通人的身份,周京新常常会在各种美术学术会议上碰到别人张口细数“你们南通美术有谁谁谁”,每每此时,他都会涌动一种认同感。感受到南通这个地区长久以来形成的艺术氛围和风尚,甚至于画家群之外,一个本地普通的民众都能知道“我们南通出画家”。

“这样一种文化现象,在短期内是用其他的外力支持都难以形成的,这对于南通来说,对于中国20世纪之前、之后的美术发展来说,是一个可贵的资源,也是非常值得去关注回味、去欣赏研究的一道风景。”周京新说。


苏州写生 60cmx90cm 2014

起飞于南艺,扎根在江苏

周京新的祖辈几代人都生活在南通,至今还有一些老亲待在通州。周京新的父亲小时候因读书成绩好,被选送到崇明岛的高级步兵学校学习,毕业后分配至南京第四步兵学校做教员。周京新的母亲曾在南通工作,建国前入伍,后又跟随丈夫到了南京。

父亲跟着部队走,周京新一家也就跟着父亲迁徙多地。“在连云港待过六年,在徐州也生活了十年。”周京新回忆,“在学校里上过美术班,高中毕业后又在徐州的国营工厂里工作,也到工人美术班去培训。”

进入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学习前,周京新坦言自己是“一张白纸”,虽有基础,但无系统的学习,他有幸在大学校园里遇到了一批好老师:画花鸟的陈大羽、刘菊清、李长白老师,画山水的张文俊老师,画人物的陈德曦老师等等。“不太喜欢盯住一个老师直接去学他,我自己的想法比较多,习惯把老师们对我的影响消化后再转变成一种积累,呈现到我自己的创作中去。”

1984年,周京新本科毕业,由于成绩优异,被破格直接留校任教;任教两年后,又在南艺攻读研究生。1994年,他被任命为南艺美术系教研室主任;一年不到,又被任命为美术系副主任,分管美术系的教学。从南艺最年轻的副教授到正教授,这一路的破格,他都对南艺的培养和器重深深感恩。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国内多个顶尖的美术院校和研究机构虚席以待,期望周京新前往,他无一例外地婉拒,选择了留在南艺。直到中国国家画院发出调令,要直接任命他为副院长;与此同时,江苏省委组织部也找他谈话,要他到江苏省国画院担任院长。那一刻,到底是去还是留,周京新有些纠结,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留下:“江苏美术的发展需要聚集人才,我又有一个这样好的平台,应该带头,留在这里有所作为。”


花卉 33cmx112cm 2017

求变的“痴心人”

本科毕业时,恰逢第六届全国美展,《水浒组画》夺得银奖,这套以线为主的工笔重彩成为“开创中国人物画一代新风”的作品,也让25岁的周京新一举成名天下扬。

五年后,在准备研究生毕业创作时,又碰到了第七届全国美展,周京新心有所动,但画法又变了,他认为工笔只是一个阶段,而学术性的写意路是前方。一个果断的急转身,诞生了兼工带写的水墨淡彩《扬州八怪》,又夺美展银奖。

再到第九届全国美展的优秀作品《战洪图》,打破了人们心目中对英雄模范人物的定式,让画面尽显它敦厚滚动的“骨气”,而由周京新构建的绘画语言的核心脉络——“水墨雕塑”再一次刷新了观者约定俗成的目光,具备了最纯正的绘画精神的体现。

他一直在求变,从未停歇。美术界除了惊讶,同行们除了期待,谁都不知道周京新还要不断地制造出怎样的惊喜。

“我非常注意我眼前的实景、人物,喜欢从自然造化中汲取营养,思考这些鲜活的形象是如何形成一种生命的律动。”

“我感受到这个东西,然后就会想怎么去把它变成我的东西体现出来。在整个过程中,即便是面对同样一片景色,同样一棵树,同样一个人物,我今天去感受和明天去感受都会有细微的差别。”

“在‘中得心源’的时候,我绝对不把自己限定在一个固定的层面上,要让绘画语言像春夏秋冬一般进入轮转的轨道。”他觉得幸运的是,当初在构建自己语言时,就比较清楚不要只构建在一个点上,而是要构建在一个自然变化的轨道上,“遵循自然规律,像春夏秋冬般活动与流转,有如生命律动的内力,才是我的痴心。”


鹭鱼系列 152cmx83cm 2016

“无中可生有,一切可入画”

他一直在画,随处可画。他画四明山庄系列,画苏州园林系列,画鱼鹭系列,画墨羽琳琅系列,各种主题、各种体裁跳跃极大,却又得心应手。

“很多人说,情绪不好的时候别画,但我觉得这时画出来的东西有别样的味道。”周京新说,《水浒组画》就是这么画出来的。那时,父亲病重,他每天要伺候父亲起居,陪在床边,常常熬到凌晨两三点,大画画不了,就铺张小纸在父亲床边画。即便是在父亲弥留之际,他心绪难平,仍要在父亲床头画两张速写,平静一下内心。

周京新相信在一切境遇下,背后总有一个更强大的自己在观照,合理地作出调节,任何时候都具备创作机会。如今他带着学生们外出写生,有时突然停下来,觉得这个地方可以吃饭,还有两间房子一棵树可以画,学生们就会迷惑“这有什么画头”!周京新笑言:“戈壁滩上可以画,静水面前可以画,古代不就有人画海浪,在我看来,无中可生有,一切可入画。”

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他钟情绘画理论,常言中国绘画不如中国绘画理论,中国经典绘画不如中国经典绘画理论。他敬畏经典与传统,善于从中获取有益的一切,不断滋养、激励自己。他坚持工写两腿并进,时刻遵循法度,不忘表达自我,在和谐共处中达到关联与通气。“境界高,你脚下的步伐才能走得更坚实,才能不断地往高处走。很多画家后劲不大,到了一定的年纪后开始退步,慌不择路或索性迷路,我觉得都是因为内心信念的构建没有形成。”

位于四明山庄里的周京新的画室整洁非常,报纸书籍叠放方正,毛笔支支悬挂于墙,可见之处一尘不染,其人其语其姿态,充满大气、智气与静气。窗外大片的三角枫到了秋天自当绚烂,叶片上储些雨露,池子里泛些浮萍,回廊间白墙上受些树影,都是很美的。想到曾看见周京新画的一幅京剧人物青衣,水袖一挥,眉眼相对处,蝴蝶掠过,如果宣纸上的暮色再深一点,所有奇妙的相遇,也都可以成为诗阙。


角色系列 226×53cmx4 2014



录入:20044

阅读:89
打印
上一篇:邵连:雨里青山梦中人
下一篇:徐卫:江海闲人,倚杖听江声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