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心凝铁石 高手铸诗魂——仲贞子先生的诗书画印艺术

[日期:2018-05-21]   [字体: ]
□ 杨久祥

内容摘要:从诗书画印四个方面分析仲贞子的艺术成就:其诗歌言之有物、意境高迈;书法谨守古貌、时出新意;国画融会笔墨、简约生动;印章厚重质朴、以气取胜。探求其取得各项成就的主客观原因,概括起来有五个方面:书香门第,醴泉有源;名师指点,广采博涉;孜孜以求,老而弥勤;关注社会,与世融合;安居乡间,处世平和。

关键词:仲贞子 诗书画印 成就风格 渊源

仲贞子(1918-2008),名谅,字贞子,以字行,江苏海安人。生前为江苏省文史馆馆员、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在江苏省书法家协会成立时即当选为第一届理事。曾任南通市书协名誉主席、南通诗词学会名誉会长等职。作品入选第一、第二届全国书法篆刻展,国际书法展,全国第二届篆刻展等大型展览。著有《刻印门径》《书法学习提要》《新编楷书84法》《仲贞子诗书画篆刻选》《一盫印稿》《仲贞子诗集》等,有论文《试论“如皋派”篆刻的兴衰》《论“虞山派”篆刻的继承与创新》等,是南通在全国有较大影响的书法篆刻家。

一、诗书画印的主要成就

潘天寿先生曾说 :“诗书画印不求四绝,但须四全。”自古至今,达四全者屈指可数,但仲贞子做到了,而且还达到了相当的的高度。1996年,《西泠印社社员作品选粹》中出版《仲贞子诗书画篆刻选》,南京艺术学院陈大羽教授见到此书爱不释手,对仲贞子感慨道:“当今能将诗书画印编成一集的作者太少了,这是艺术界应该努力的。” 并为仲贞子题字:“贞心凝铁石,高手铸诗魂。” 著名书法家、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佟韦先生致函仲贞子评价说:“阁下诗书画篆刻皆精,乃书坛之模范。”他毕生对诗、书、画、印的不懈追求,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多姿多彩的艺术天地,他的艺术花园是多元而又丰富的。其影响最大的是印,功夫最深的是书,而画又是书印的发展,诗歌是其艺术人生和时代风貌的生动记录,四者浑然一体而又各有千秋。可以说,他是南通地方书坛、诗坛、印坛的不朽人物,这样全能型的人物以后已很难再出现。

(一)诗歌言之有物,意境高迈

当今书坛,能自撰诗词楹联者凤毛麟角。面对火热生活,美好事物,许多书法家欲咏无才,创作的内容无非唐诗宋词或者古文,缺少底蕴和内涵,无法真正打动人。而仲贞子腹有诗书,尤精于此道,锦词妙句,信手拈来,再加上他阅历丰富,所以其诗抒情遣怀,常常是有感而发,言之有物,让人回味无穷。宋代著名书法家黄庭坚曾云:“学书要须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若其灵府无程,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余尝为少年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所以,技进乎道的过程,就是读书修养、陶冶性灵的过程。

他刻制陈毅《题西山红叶诗》印屏并题诗“戎马功勋举世惊,犹留豪气以诗鸣。丹枫不是寻常色,尽是英雄血染成。”著名诗人钱静人评价此诗“豪爽豁达,置诸宋人集中亦不逊色。”他曾就西场镇的刘景韶平倭碑赋诗一首以明志:“昔日倭氛炽,惟公御侮多。勋碑今不灭,字迹久难磨。古寺初经燹,神州未止戈。誓为公继起,一举靖风波。”其仰慕民族英雄,欲为国御侮的情怀可以说是感天动地、催人奋起。如七律《访如皋水绘园故址》:“昔读同人觞咏篇,名园堪信以人传。千秋艳史悬疑案,一代骚坛仰大贤。剩有荒墟环碧水,漫将盛事问苍烟。低回不尽风流慨,恨我迟生三百年。”咏史怀古,风格沉郁。从这首诗中可知,他认真读过冒辟疆的《六十年师友诗文同人集》等书,熟知董小宛结局的种种议论,故称冒襄“一代骚坛仰大贤”,重其气节。他为如皋水绘园寒碧堂撰联:“寒月映梅凝素影,碧窗摇竹透清风”,契合实景,对仗工整,充满诗意。其三次访问日本,每次均留下感人诗篇。1984年应日本东海书道艺术院之邀第一次访问日本,诗云:“鉴真东渡历艰难,今日飞行顷刻间。文化互通千古盛,邦交巩固万年欢。三生有幸惭行列,两世观光亦宿缘。执手临歧蒙慰勉,浓情高谊薄云天。”(图1)心情是兴奋的,文化交流的使命也是光荣的。第二次访日在大阪国际空港留别日本书法家朋友,当场赋七律一首:“ 观光处处足流连,款待殷勤感万千。晁李交亲生死重,鉴空道广古今传。 山川异域情无隔,风月同天梦有缘。莫唱骊歌心易醉,互通书艺志弥坚。” (图2)在场日本友人感动得热泪盈眶。1993年,仲贞子应邀第三次访问日本,交流书画篆刻并讲学,又赋诗一首:“九年三度访扶桑,七五年华万里航。鱼雁频传敦夙愿,雪泥重踏趁斜阳。已从书艺开新局,更喜邦交续盛唐。岂独相邻衣带水,友情深似太平洋。”(图3)以诗会友,以诗传情,诗书合一,留下一段段佳话,同时,也显示了深厚传统文化功力,让日本友人钦敬不已。2008年,仲贞子给海安作家蒋琏写了一副对联,嵌上蒋琏两本书《通扬河》《海安老师》。上联:“生范公堤前读岳阳楼记忧乐早关天下计”,下联:“说通扬河畔述海安老师文章今激世间情”。 情与景,古与今,巧妙结合,思路开阔,境界高迈,催人奋进,言辞中充满了对后辈的激励之情。

图1


图2

图3

因此,与一般书法家不同的是,其书法作品的内容,几乎都是自撰诗词、对联。可以这样说,一个书法家有了学问特别是诗词的支撑,才会有独特的个性和气质。书法的形成集中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如果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没有深入的研究和了解,就不可能做真正的书法家,充其量只能做一个写字匠而已。因此,读他的书法,有时就是读他的阅历和学问,就是在体味他的人格魅力。

(二)书法谨守古貌,时出新意

仲贞子书法擅长多种书体,取法广博,篆书、隶书、魏碑、楷书、行书均有所研究,而且达到了较高水平。人们最为熟悉的是篆书,其笔法源于石鼓文,守古貌,无雕饰,不浮燥,中正平和,藏刚劲于平实之内,圆熟精湛,刚柔并济,雅俗共赏(图4)。应该说,仲贞子篆书、魏碑受到清人影响较大,这也是那个时代的书法家无法绕行的普遍现象,因为清代的篆书,是中国书法史上的又一个高峰。清代中期,由于碑学大倡,篆书家纷纷出现,这时篆书的面貌基本上摆脱了秦篆的束缚。最突出者为邓石如,他从三代鼎彝、石鼓刻石、汉碑额、瓦当等古文字中吸取营养,用笔运指绞毫,布局计白当黑,笔势流畅,神采飞动,使其篆书别开生面,而成为开宗立派的大家。风云人物有吴熙载、杨沂孙、徐三庚、赵之谦等人。到了清代晚期,书坛上的有识之士力求摆脱邓石如的影响,纷纷在邓派篆书之外别寻蹊径。这样,在篆书形态和风格上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影响最大者,当首推吴昌硕,他力攻石鼓文,并陶熔三代金石文字,能融入画法和篆刻的刀法,故其书气格不凡。晚年的篆书结构茂密壮伟,取势峻峭,笔力凝炼遒劲,力能扛鼎,远非一般名手所比,是邓石如之后篆书第一人。可以说,清代碑学把篆书艺术开拓到了非常广阔的境界。仲贞子广泛吸取前人书艺之营养,并化成了自己的笔墨语言,其清朗的意境、正大的气象、熟练的技巧,是他对传统的深刻领悟和长期积淀的必然结果。

图4

其行草熔入北碑的气息,点画瘦硬清劲,方圆兼备,提按丰富,喜用藏锋,熟中有生(图5)。其书体而言,用笔较为迟涩,不是率然滑过,运笔时逆势而进,使笔意若有所顾,处处皆留。正如刘熙载《艺概》所云:“用笔者皆习闻涩笔之说,然每不知如何得涩,惟笔方欲行,如有物以拒之,竭力而与之争,斯不期涩而自涩矣。”但他用笔的“涩”,并不刻意,与李瑞清有着很大的不同,不是将笔画写得弯弯曲曲如蛇蚓之态,或如锯齿作剥蚀之状,而是显得骨气十足,挺拔遒劲,达到了面貌温润而气息高古的境界。这种富有质感的用笔,也让仲贞子与一般的书法家拉开了一定距离,达到了一个较高的层次。

图5

(三)国画融会笔墨,简约生动

仲贞子篆刻创作之余,时常发挥早年习画的优势,融会笔墨精神,挥毫写意,画面欣欣向荣,充满生气。他的国画可归到传统文人画之列——虽逸笔草草,但在简率的形式中却包容了巨大的精神力量。判断是否为文人画的重要一端,即在于笔墨。其笔墨无不体现出学养、心性,以及道与技的通透。可以说,仲贞子的画,充分吸收了传统文人画笔墨的清简、朗透,不见渣滓而无脏笔。

其国画主要师法吴昌硕等,但他没有盲目追求海派绘画的金石气,用笔、用墨、用色以雅静为主,弱化了吴昌硕写意花鸟画中由碑学笔法所带来的燥气,虽然仲贞子也学碑。其绘画表现的题材主要有荷花、梅花、水仙、清供等,特别是他的水墨荷花(图6),化繁为简,纵横三、两枝,墨气盎然,无一废笔,把荷花的高洁雅逸刻画得淋漓尽致,不为物役,不被法拘,以最简单的工具,最概括的语言(黑、白、灰),传达出最深切的感受,摒弃华艳,唯取真淳。他画荷题诗曰:“一尘不染存高洁,如此精神万口夸,四十气温年八八,墨调汗水画荷花。”赤日炎炎,以八八高龄仍然冒着高温泼墨作画,对艺术的虔诚和专注精神,令人钦敬。如他1972年夏写生的四尺整张《水葫芦》(图7),描绘的乡间池塘一角,画面构图饱满,用色清新可人,生活气息、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他的很多绘画作品,均是有感而发,寓意深刻。如《果蔬图》(图8),为庆祝教师节而作,描绘了三样东西,青菜、萝卜、红烛,貌似不完全相干,但一首富有哲理的题诗,画龙点睛,使画面境界顿开,诗云:“红烛精神清白风,春风雨露画难工,韩愈师说昭天下,学必有师自古同。”如《五更鸡》(图9),用笔用墨极其简约,一个灯台,一只打鸣的公鸡,题诗云:“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青年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将颜真卿的诗改动了两个字,体现了对青年人的期望,一方压角闲章“退而不休”,更是自警自勉,以画育人,寓意深刻。

图6


图7

图8


图9

他的国画集诗歌、书法、篆刻艺术为一体,是多方面文化素养的集中体现,尤其和书法的关系更为密切。他将书法中的点、线巧妙融合为绘画的基本元素,而且是重要的、具有独立审美价值的欣赏对象。可以说,他画中的每一笔,皆通“八法”,运笔的疾徐轻重,点线的疏密粗细,用墨的浓淡枯湿,所形成的特有的节奏和韵律,均体现出画家创作过程中特有的心态、气质和个性,他的画是唯美的、干净的,让人观之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愉悦感、亲近感。陈衡恪解释文人画时讲 “必须在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确是的论。可以说,其诗、书、画、印的全面素养,在画面中得到了完美体现,让观者多了很多值得回味的东西。

(四)印章厚重质朴,以气取胜

作为“天下第一名社”——西泠印社有影响的老会员之一,仲贞子以印立身,其印风厚重质朴,腕力遒劲,平正之中暗藏奇崛,不刻意求险,以气取胜,动人心魄。他是勤奋而又聪明的,千方百计地调动一切可资借鉴的资料,来滋养和帮助自己篆刻风格的形成。他的印风渊源有二:

一是取法秦汉印。秦印一般指的是指的是战国末期到西汉初留下的印章,大多为白文印,印面常有“田”字格,以正方为多,低级职官使用的官印大小约为一般正方官印的一半,呈长方形,作“日”字格,称“半通印”。私印一般也喜作长方形,此外还有圆和椭圆的形式,形态较多,内容也较为丰富。汉印指汉至魏、晋时期的印章,文字的点画比秦篆简略、明快,多呈方形,布局方正平直,无板滞、乖缪、纤巧的习气。秦汉印历来为篆刻家所重,凡印人几乎没有不取法秦汉印的。特别是秦汉古印因年代久远造成的残损,能给人以古朴含蓄的美感。应该说,仲贞子的印风基因主要来源于秦汉印,取源头之养分,自然格局宏大、气息高古。他深谙残损的奥妙,使残破不但成为一个治印的辅助手段,更是体现刀味的一种特殊技巧和调度全局的有机组成,使残处得神全,破中增虚灵。他内容较多的组印,在形式上很多地方吸收了秦印特点。同时,他还取法泥封。泥封亦称“封泥”,主要流行于秦、汉。它不是印章,而是古代用印的遗迹,是盖有古代印章的干燥坚硬的泥团保留下来的珍贵实物。由于原印是阴文,钤在泥上便成了阳文,其边为泥面,所以形成四周不等的宽边。我们看到仲贞子很多印章的文字线条及边框借鉴了泥封的形式特点,对比强烈,变化丰富,不觉突兀而显得自然生动,非常具有艺术感染力和视觉冲击力。比如“青墩新石器遗址”(图10)“横眉冷对千夫指”印(图11)。许多印章的章法布局也大胆奇特,形成强烈的疏密对比,如自用印“一盦”(图12),“盦”字繁,却如古塔参天,稳如泰山,“一”字简,如沧海孤舟,开阔空灵。二字一繁一简,留白丰富、意境深远,打破印面的平衡,把不平衡作为一种常态,全印险中得稳,令人拍案叫绝。他很明显受到封泥拓片中常见的印边轻重影响, 印边变化幅度大,显然为章法提供了无穷无尽的技法解决方案。正因为如此,我们看他的篆刻很少有平庸的感觉,这是其篆刻的过人之处。如“可下五洋捉鳖”(图13)印,他利用残损,使虚中有实、实中见虚、虚实相生。另外,此印边框轻重悬殊,他别出心裁地在左侧及上侧边框施以富含刀味和节奏的残损,使边框线似有若无,化板为活,使规矩与灵动统一,化厚重与虚灵为一体,全印变得气脉通畅。所以,努力向秦汉印学习,重视古典,重视传统,从中挖掘有益东西为我所用,自会别开生面,成为印坛高手。而不宜以怪为奇,弄巧成拙。仲贞子成功的经验告诉我们,真正的创新之中,必然存在传统的基因,篆刻作品成功与否,关键取决于深层的内蕴和意趣。

图10


图11


图12


图13

二是取法虞山派。虞山派发源于元代,至清朝,涌现出了沈和、林皋、王瑾等印人,虞山派印风逐渐成熟。虞山派历代印人不断与书画相结合,广采博取,自觉从甲骨、钟鼎、石鼓、小篆、籀文、封泥、晋砖、秦汉瓦当等文字中汲取多方面的养分,提升印章内涵和品位,逐渐形成强烈的个性特色,在艺术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特别是近代赵古泥的出现,更是将虞山派推向了顶峰,称为“新虞山派”。赵古泥为海派大师吴昌硕的学生,他从吴派中突破出来,晚年强化封泥一路,形成了面貌独特的“赵派”印风。赵古泥极善于学习,发挥吴昌硕某些印章的特点,变吴氏圆润的线条为方劲的线条,加大其装饰排比的意趣,得古拙朴茂、奇正相生的韵味。仲贞子曾著有《论“虞山派”篆刻的继承与创新》一文,对虞山派进行了深入研究,可见其印风受影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白文印的很多处理是受朱文印的启发而来,同时又巧妙融入了虞山派的印风。比如通过线条轻重变化,使一方比较标准的汉印式作品突显轻重变化,如 “扶桑鸿雪”(图14),通过类似封泥印边的轻重变化,使印面产生明显的向背倾向,这种技法的最终结果是,在任何一方印中,都可以靠线条的轻重随心所欲地决定章法的轻重――而不是由文字与生俱来的文字疏密,同时,也就具备了随意调节章法视觉重心的能力,这何尝不是个人的匠心和创造!

图14

仲贞子最为擅长的书体即为篆书,可以说,这为他的篆刻提供了充足的养料。而且其印风与书风达到了完美的统一,印从书出,以书入印,挥刀如笔,达到了一任自然的境界,这是那些只知一味雕琢描摹者所无法体会到的。可以说,一个真正成功的篆刻家,无一例外不是书法家,而且通晓文字学。篆书在印学方面的应用至关重要,篆刻文字必须保证篆法纯正,杜绝任笔为体和随意杜撰文字。明代篆刻家何震在《续三十五举》中说:“今之不善圆朱文者,其白文必不佳,故知汉印精工,实由工篆书耳。” 当代著名篆刻家刘江在《篆刻美学》中说:“篆刻美的组成因素,离不开书法与刀法的运用与结合。”可谓一语中的。在篆法准确的同时,将篆书用笔规律和审美观用于篆刻,在篆刻作品中,不但能见到笔法的起、运、转折、收、放,还能见刀法的冲、切、疾、涩等变化,达到用刀如用笔,增强“写”的意蕴,既有笔墨之趣,又有金石之味。如 “白日依山尽” (图15) 通过虚实、大小、疏密、穿插、挪让、增损、呼应以及方圆、曲直、腾挪、离合等巧妙布置,使繁者不觉繁、简者不觉简,刚柔相济、巧拙互用,章法别具匠心,字法由圆转方,刀法更见凌厉,具有深厚的艺术魅力和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恰似群峰争秀、星月丽天。

图15

他平生治印无数,许多名家以拥有先生的印为荣。如费新我先生自己讲到:有印恐不止三百,不敢似白石之可称富翁。常见的如陈大羽、张寒月、钱君匋、方介堪、高石农等名家,均在6枚以上。此外,陈曼生1方,杨叔子3方,叶路渊2方,孙龙父2方,来楚生1方,瓦翁2方,沙曼翁2方,仲贞子1方,韩天衡3方,可见仲贞子篆刻已进入一流大家的行列,为识者所赏。其印稿被编入南京艺术学院篆刻教授丁吉甫主编的《刻章参考资料》出版,并作为全国艺术院校的印章专业教材。他善于总结,曾将所掌握的篆刻技法和知识编成一部《刻印门径》,分期连载于《古今中外》丛书。《刻印门径》共十章:一源流、二篆书、三章法、四刀法、五临摹、六创作、七边款、八用具、九用印、十论印,每章并附图一页,进行系统阐述,普及篆刻知识。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是十分难能可贵的,激发了许多人学习篆刻的热情。

二、仲贞子艺术成就的成因初探

仲贞子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和影响,回眸其漫长的艺术人生,有几点不可忽略:

(一)书香门第,醴泉有源

笔者以为研究一位艺术家,必须先抓住其所处的历史背景、文化氛围。海安西场仲家,满门风雅。其父仲蔼人于清宣统二年毕业于南京两江师范学堂,李瑞清任监督(校长)。李瑞清继承乾嘉朴学传统,从治经、治史、治诸史发展至考订金石文字。其时该校设置“图画手工科”,书法史和书法理论是重要课程,李瑞清常常自开书画课程讲授碑帖,让学员掌握中国书法的来龙去脉。仲蔼人是清道人的学生,书法受其影响自然很大,后来被晚清翰林沙元炳聘为如皋师范油画手工教师。仲贞子之兄仲许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曾任江苏省书协理事、无锡市文联副主席、无锡市书协主席、无锡市书画院副院长。其表兄为著名语言学家魏建功,亦是书法家及金石家,于西南联大任教时为抗日前线募款,就地选用云南白藤为材,刻图章100余方义卖,其所作小字,结构谨严,介于隶楷章草之间,独成一格。

仲贞子出生于民国初年,少时随父先学颜字,以奠楷书之基础,继学魏碑张黑女、张猛龙、郑文公等。年12岁即能作擘窠大书,得魏碑雄强刚劲、雍容浑厚的韵味。可以想见,仲蔼人向他传达和指导的,正是从李瑞清处得来的书学思想和审美观点。可以说,正是在家庭的熏陶和启蒙之下,才奠定了日后从事书法艺术的扎实根基。

(二)名师指点,广采博涉

仲贞子弱冠负笈沪上,就读于上海美专,师从刘海粟、王个簃、马公愚、李健等学习书画、篆刻,从高万吹、董寒松学诗,得益于诸多大师的教诲和指导,受到了全面系统的教育,较早构筑了一生的艺术大框架。特别在书法方面,受李健影响最大。李健是清道人的胞侄,字仲乾,别号霍然居士,霍道人,书斋名“时惕庐”,为人聪慧治学勤奋,他的书法得清道人亲传,于篆隶、魏碑、行草深有研究,尤擅擘窠大字,作品气势奇伟,乃碑派书风之典范,同时还工于篆刻,是当时名震南北的书画篆刻家、考证学家。李健有《中国书法史》《书法通论》《金石篆刻研究》《时惕庐印景》等编著行世。门下有弟子数百人,被曾熙推为“今之书学教育家”。他在《书法通论》中说“作画而不通书理,则其画无笔;作书而不通画理,则其书无韵”,应该说对仲贞子影响非常大。而高吹万又是南社名宿,工诗善书。由此可看出,师出名门,本正源清,自然不同凡响。

(三)孜孜以求,老而弥勤

“艺事劳劳惶此生,诗书画印无一成。扶桑三访归来后,如火夕阳思革新。”仲贞子很早即从事书画艺术创作,1962年即加入江苏省书法印章研究会,数十年笔耕不辍。其成功昭示了一个道理,就是不要怨天尤人,让韶光虚度,而是要象愚公一样,每天挖山不止,准备大器晚成。先生入世深,阅历广,忧患、天灾、战争、饥饿曾经不断折磨着他,但他身居斗室,怀抱古今,不管顺境逆境,对艺术不抛弃,不放弃。尤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退休之后,不是整日无所事事,而是再攀高峰,进入了艺术和人生的第二春。毕生耕耘,一以贯之,终有所成。

(四)关注社会,与世融合

书画是寂寞之道,但一味遁世避人、孤芳自赏亦不足取。他热爱生活,关注社会,知道艺术应该为谁服务,始终保持与人民同声,与时代同步。他五十年代出于对毛泽东主席的崇敬,费两月时间,将《沁园春•雪》,用各类形状的印石27方,以甲骨文、大篆、小篆、缪篆等文字篆刻成谱,印谱既有周秦、古玺、明清及近代诸大家的手法,又溶进个人之见解,开创了我国篆刻史上以伟人著作刻成印谱的先例。1957年呈献毛泽东主席,受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致谢函,旋由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选送“中日书法联展”赴日本展出,日方同行十分欣赏,纷纷通过北京荣宝斋征求此作之拓片。七十年代将叶剑英的诗刻印献给全国科技大会;1984年至1993年之间,曾三度访日,播艺于友邦。1998年又殚精竭虑创建“仲贞子艺术馆”,展出其收藏国内书画名家作品、个人代表性书画篆刻艺术精品及其子女学生书画作品近300幅,资料图片数百件,成为国际文化交流窗口和青少年艺术教育基地。2005年,88高龄的又亲自书碑30多块,筹办抗倭纪念馆,歌颂明代抗倭英雄刘景韶、邱升。2007年底,还义务为老百姓写春联50多对。在汶川大地震后,多次捐献书画;奥运盛会,他又激情澎湃,献诗献书献印……总之,在重大活动、重大节日期间,在媒体上总能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作品。他知道这个社会需要什么,他知道如何抓住机遇,不断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展示,他是践行党的文艺方针的楷模。

(五)安居乡间,处世平和

仲贞子除早年求学于上海美专外,几乎一辈子未曾离开过西场镇,生于斯,长于斯,逝于斯。民风的淳朴、环境的幽雅,使他能摒弃尘务,潜心于艺。有麝自然香。他虽然居于乡间,但艺术影响力播于全国,先生的书斋“春雨庐”是宁静的,但又是喧嚣的,求学的、拜访的、索字的、慰问的……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偏僻的西场古镇,也因为有他而文气沛然,贵人云集。他的内心是喜悦的,他受到了文明社会应有的关注和尊重。

三、结语

仲贞子于2008年9月7日与世长辞,享年91岁。他的高寿,使他有足够的时间从容研艺,他的“不让砚田一日荒”精神,使他的艺术一步步走向巅峰,从而为社会留下了无数艺术精品。每一位有成就的人物,当和我们在同一空间呼吸的时候,未必能真正理解他的价值和意义,等到他一旦逝去,时间造成的空缺,才能更加看到他的精光异彩。应该说,他全方位的艺术成就,得力于整个家族人文环境的熏陶,得力于当时一流名家的口传身教,得力于个人数十年如一日的孜孜以求,同时还得力于南通自古以来崇文重教氛围的影响。他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不仅仅是诗书画印艺术,其奋斗不止的不屈人生历程更值得我们深思和研究。

展讯:“百年贞子一一仲贞子诗书画印作品展”将于5月23日(周三)上午九点半在南通市文联文艺之家展厅开幕



录入:20044

阅读:96
打印
上一篇:绘画人生与时代心象——沈启鹏“墨华心语”手记读后有感
下一篇:李方膺研究的新突破——评张松林的《李方膺》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