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人生与时代心象——沈启鹏“墨华心语”手记读后有感

[日期:2018-05-05]   [字体: ]

□ 姜平

正是一年落花时节,微信群里不断传来艺术院校和文艺界朋友们结伴奔赴名山大川风景胜地采风写生的讯息。此际读到沈启鹏《重回沂蒙山》的创作手记,目寓心会恍若隔世——所谓捕捉时代脉搏、反映人民心声,所谓艺术家的良心和社会责任感……如此久违的内心独白和文字倾吐,这对于当下躁动喧嚣的艺术市场和艺术界,犹如清夜钟鸣、空谷足音,给人以警世诛心之慨。

30年前画家跋涉沂蒙革命老区的创作经历与累累硕果,已成为共和国艺术史上的永远怀念。那些信笔勾勒的石屋、石磨、老棉袄、门神与招财,憨实厚朴的沂蒙乡亲、望眼欲穿的烈属盲妪、活泼俏丽的山区儿童,倚门而卧的狗、觅食的鸡、羊……启鹏鲁南写生和组画,扑面而来的何止是800里蒙山的凛冽山风和浓厚乡情,画里情思传递更多的是对山区老乡的濡沫之情和对革命老区“蒙山精神”的顶礼膜拜。读《沂蒙情》《老屋》《残冬》《沂蒙人家》等人物群像,感受尤为强烈的正是艺术造型背后透射出的精神力量和思想冲击。这是启鹏人物画的独特魅力。我以为,这就是画家一生艺术追求所服膺、所坚守的“孺子牛”精神风范与“人民性”思想砥砺。

2006年画家重返沂蒙所创作的《蒙山速写》以及大量鲜活人物素描和山村年节场景速写,读来依旧激荡心胸令人感动。长期深厚的民间生活积累、浓浓的民生关爱和草根情结,赋予启鹏作品不一样的审美眼光和审美追求。在启鹏笔下,山民们从独轮车的将妇挈雏,到摩托回家的物载人欢,一个时代的变迁被画家浓缩成一道“二月二回娘家”的暖心之路。同样的冀鲁写生经历,《回娘家》与《路》组画只能出自启鹏画笔,很难诞生于学院派画家之手。李杜诗篇万口传,毕竟工部胜一筹。杜工部的“一筹”,恰自杜诗中的百姓情怀和民生关切。这也正是我读“《回娘家》和《路》”组画感受到的强烈艺术震撼。这种艺术震撼力的背后,揭示出一位人民艺术家获得成功的艺术真谛。

蒙山归来又是12年。这期间有一件大事尤当催人振奋。那就是2014年秋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在这一场别开生面的会议上,总书记再一次强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纵使文艺的创作方法有千万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这对于一位从青葱年少到华发暮年始终铭记和默默坚守为人民而创作的基层画家,良言一句三冬暖啊!2018年的开局元月,启鹏把对老区乡亲的惦念和忧思,凝聚到他的“墨华心语”创作手记《魂系沂蒙》《重回沂蒙山》的写作中。翻阅启鹏手记中保存的一系列山村写生和人物素描,可窥作者手中画笔是伴随时代风云激荡,饱蘸着深情写遍了老区人民的冷暖忧乐。当时代剧变引发的社会阶层分裂和艺术背离,已然把革命老区的父老乡亲重新推向遗忘在角落,画家的忧心和感慨转由文字而谴于笔端。料想,这也是启鹏萌生创作手记撰写的又一缘由吧。艺术是社会的晴雨表。环顾今日的画坛、舞台、荧幕,哪儿还能寻觅到劳动儿女的群体英姿和忧喜悲欢?艺术需要百花齐放,但艺术不可低俗、颓靡、一味崇洋媚外,更不可背弃祖国与人民,乃至妄自菲薄、醉生梦死、“直把杭州当汴州”。我国工农大众占据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他们是社会的中坚力量,是供养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的文艺舞台不能没有他们的身影,不能不传递他们的心声。否则,丧失的不仅是观众与掌声,而是民心的向背与艺术自身的前途希望。古训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又云:国家不幸诗人幸。忧患者,乃思人民之忧患;不幸者,乃忧人民之不幸。这才是艺术的救赎和良心,也是民族优秀艺术孕育升华的精神动力。

伟大的艺术永远离不开人民大众。艺术脱离现实与民众越远,丧失的精神钙质就愈严重。当代文化与艺术几乎杜绝了底层民众的声音和诉求,超现实主义、后现代主义的艺术思潮席卷中华大地,泛滥成灾的艺术大师、艺术巨匠淹没了人民艺术家的高贵称号……如此怪象难道不应该引起吾国吾民高度警觉?当年人们对“和平演变”论嗤之以鼻,而今对“唱衰中华”说切不可再掉以轻心。无视西方社会国情和历史真实而盲目跟风追潮,其带来的后果必然是背弃人民利益,从而导致艺术本身的反动,继之是民族精神的“安乐死”——君不闻,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观今之世,怀抱为艺术而艺术者凡众,怀抱家国情怀投身艺术者几稀,能锲而不舍、勿忘初心始终坚持艺术面向工农大众、记录时代心象者更是寥若晨星。启鹏倾注60年生命时光,前后贯穿两个30年的迥别时代,靠着几乎是孤自独行的顽强艺术坚守,踏出一条与人民命运紧紧相连的艺术创作之路。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人民艺术家的成长之路啊!这样的艺术坚守和艺术实践,最终成就了一位当代中国画画家的无上荣耀:作为共和国艺术史上的特殊个案,时间跨度20年、包涵178幅代表作品、639套创作资料的沈启鹏画作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整体收藏。启鹏全套作品被中国美术界誉为“成就了一个时代的活化石”。对于坚持了60年现实主义创作实践的人民艺术家,这样的评价和结局诚谓实至名归。



录入:20044

阅读:64
打印
上一篇:且从书中见真人——《啬庵临书谱》读后记
下一篇:贞心凝铁石 高手铸诗魂——仲贞子先生的诗书画印艺术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