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万愿楼英名永流芳

[日期:2018-03-01]   [字体: ]

□ 冯金林

今年是万愿楼战斗75周年。

从小就听说过万愿楼战斗的一些故事;童年时代曾从那三层小楼下、高大银杏树旁走过;近些年又多次去瞻仰过烈士纪念碑。但多少年来,我和许多人一样,对那场著名的战斗仍然一知半解。或许因为那是一场失利之战,或许因为幸存者平平,无论是志书还是党史,对于这场战斗都鲜有详细的记载。历经数十年,能够回忆起的人已经不多了,但在我的心中,一直对万愿楼战斗的英烈深怀崇敬之情,也想写一写这场令人心痛的悲壮战斗。

我先后到过通州烈士陵园、档案馆、党史办、南通图书馆等处,找寻相关资料,都仅有寥寥数十字到几百字的简单记载,上网搜索到的只是后人扫墓活动的报道,对于具体战斗,也只有片言只语的叙述。

适逢万愿楼战斗75周年之际,带着一串串疑问和情感,于2018年1月10日,我拜访了家住万愿楼旁、当年目睹战斗情形的85岁退休教师吴宝森老人;2月5日,前往南通市港闸区陈桥乡,寻找到当年参加这场战斗、年已94岁高龄的原南通县警卫团老兵马志义老人;2月8日,又在万愿楼村村民李益(91岁)、周学斌(85岁)、周维明(80岁)和吴宝森老先生带领下,一一找到当年战场的位置、房屋、小桥、沟河、树木和帮助掩藏英雄的人家。还先后在陈桥彦明烈士公墓、刘桥万愿楼烈士陵园寻找到在万愿楼战斗中牺牲的部分烈士姓名、照片、墓碑等……找寻着英烈的踪迹,升腾着自己的情感,渐渐地,在我的脑海中,万愿楼战斗的画面越发清晰……

万愿楼,位于通州区刘桥镇原英雄乡十二大队十三小队。万愿楼本为一座寺庙,系1934年由乡人、居士顾金川八方化缘而建,小楼为三层建筑,因由众人筹资,故名万愿楼(万愿、还愿、万缘、万援)。这栋建筑当时非常引人注目,成为十里八乡佛教信众顶礼膜拜之地。1943年的那场震惊江海大地的战斗就发生在万愿楼南边,故被称为“万愿楼战斗”。

1943年2月16日,二十多个鬼子和部分伪军到了严家园小镇,图谋围剿当地抗日军民,实行“清乡”。获悉这一消息的南通县通西独立营悄然、迅速地于夜间进驻万愿楼,作好了围歼东边严家园日军的准备。岂料,狡猾的日伪军得知我独立营进了万愿楼,便佯装撤离,在当地一个陈姓铁匠带领下,后半夜抄近路来到严家园西南2公里的李十一家店,占领有利地形,并设下伏兵。将重机枪架在李十一家店小河西侧的一个脆饼炉子旁边,有的鬼子就埋伏在桥南的屋顶上,枪口都对准着李十一家店北头那座木桥。

17日(农历正月十三)凌晨,有群众来报:鬼子到了李十一家店。摩拳擦掌的独立营指战员一个个杀敌心切,一连连长杨景炎迅速带队向十一家店追击。其实,这是日军精心策划的一场战斗,他们利用少数兵力引诱我军,再以其增援的大部队从外侧形成合围。杨连长率队刚一进入万愿楼南边的开阔地带,敌人的机枪就喷出了火焰,子弹像雨点般射向暴露在田野上的我军战士。杨景炎当即中弹牺牲,大个子排长刘金武设法爬到靠鬼子重机枪较近的草房旁边,将手榴弹扔向敌人机枪位,其中一颗正好砸进机枪旁边的脆饼炉的炉膛,炉子被炸裂了,鬼子的机枪哑火了,但只稍停片刻,又发疯似地吼叫起来,刘金武随后也被敌人子弹击中。原来,这颗手榴弹偏偏落进了炉口洞里,没能把鬼子机枪手炸死。

劣势中,一连战士顽强地与敌人进行着殊死战斗,指导员徐强也在战斗中光荣牺牲。二连战士临危不惧,在连长王锦荣带领下,从侧面向敌人发动攻击。落后的武器、不利的地形,难以与鬼子抗衡,但战士们不惧生死,有的子弹打光后和敌人展开了肉搏。激战持续一个多小时,我方伤亡较大,此时敌人从严家园来的援军已从后面包抄上来,独立营只能向万愿楼方向边打边撤,途中又遭到敌人援军强大火力的杀伤,部队被打散了。无奈之下,有的战士只得躲到老百姓的粪池里,头顶粪草躲过追杀,有个小战士脱下衣服,在老百姓掩护下装病混过。

回顾当年战斗之惨烈,吴宝森老先生悲痛万分:“当时十四生产队的那条南北小河的河滩、两边的麦田里满是尸体,河水都红了,独立营牺牲了一百多人,鬼子也死了十几个。战斗结束后,鬼子又抓了一批村民给他们抬着战利品送到陈桥。日伪军撤退后,老百姓含泪收拾烈士遗体,帮助躲藏的战士脱身”。“刘金武排长牺牲后,手指上还套着几个手榴弹拉环。”提及往事,当年做过地方通信员的李益老人难掩激动的心情:“我是参加给烈士收尸的,他们死得很惨,很多人身上被凶残的小鬼子了好几刀,日本鬼子毫无人性,即使死的也要再戳几刀。”

马志义老人是当年南通县警卫团205连5班班长,部队驻扎在三余北兴桥。16日晚,独立团接到情报后两个连奉命连夜驰援万愿楼。马志义老人说:“其实,这是汉奸送的假情报,17日早晨,我们还没赶到万愿楼,就在严家园受到日伪军伏击,206连一上去就伤亡惨重,205连亦有不少伤亡。我所在的5班,12名战士最后只剩下我一个。”面对不利局面,独立团只得撤出了战斗,未能随队撤出的马志义机智地隐藏在一个草房里,躲过一劫,第二天孤身一人回到部队。

万愿楼战斗是一场悲壮的战斗,官兵们为抗击日本侵略者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据有关记载:在万愿楼战斗中,通西独立营牺牲官兵108名,其中,一连基本伤亡殆尽,二连也损失惨重。同时,南通县警卫团也牺牲了数十人。整个战斗我方共计伤亡二百多人。周学斌老人说:“听我父亲说过,他拿出200付大绳去帮助抬尸体,一具尸体一付大绳,最后只剩4付绳,万愿楼庙的大门堂里堆满了尸体。”万愿楼战斗牺牲的人数到底多少,如今已无法说清,南通县志里也记载不详,他们有的有姓名记载,有的已永远地成为了无名英雄。

这是一场失利的战斗,但南通人民抗击侵略者的精神却永载史册,激励着后人:

1950年,当地人民在战斗地用砖块砌建了“通西革命烈士纪念碑”。

1971年,英雄公社革委会将原碑重新建造为“英雄烈士纪念碑”。

1977年,英雄竖河开挖后,将纪念碑移至英雄公社驻地西的竖河边。几年后,又重新迁回原处,建为“万愿楼战斗烈士墓”。

1988年,英雄乡人民政府在原万愿楼小学内重新修建了“死难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并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墓碑气势雄伟,台阶、围栏都造型精美,此次修建,还把葬有烈士棺木、尸骨的坟堆集中到一起,用混凝土密封成直径4米多的半圆形坟墓,使忠魂得以安息。

如今矗立在万愿楼广场西边的这座纪念碑,由刘桥镇政府于2010年12月新建。碑身朝东,碑体高约十米,碑上塑有“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鎏金大字。此后,当地政府又在碑前的原学校空置操场上新增了96座有烈士姓名及简历的小碑座,其中有在万愿楼战斗牺牲的烈士碑,他们是:杨锦炎、曹永富、黄步尧、蒋有光、翟坤林、吴义、丁锡涛、钱广汇等。

通西独立营官兵大多来自港闸地区的陈桥、幸福乡。在陈桥彦明烈士公墓内,一座座墓碑让后人永远铭记在万愿楼战斗牺牲的港闸儿女的英名:倪永祥、卞桂林、邵锦云、曹文贵(独立团)、邵山、邵冲、朱谣、朱海山、王汉春、周志栋。

在我查看到的《从蒙古草原来到南通的保氏家族》中记有保炳恒、保文明当年均为通西独立营的班长兼机枪手,也都英勇牺牲在万愿楼的战斗中。

在南通市、县志中,除以上烈士英名,还记有褚文樵、谢宏钊、钱宝钧、王秉权、汤汉生等。请记住他们的英名吧!

我不知全国有多少座像万愿楼战斗这样默默无闻的英雄纪念碑,在这些纪念碑背后又有着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有名或无名的英灵。他们牺牲时大多才二十来岁,有的十七、八岁,那是怎样的年华?生命,是人世间最宝贵的拥有。可是,他们为了民族,为了人民,毫不犹豫地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战斗不论胜败,目的却很鲜明——抗击侵略者。真正的英雄不应只以成败而论,他们已经太过崇高。

纪念碑周围松柏葱郁,日夜陪伴着英灵长眠。万愿楼战斗已经过去75年了,烈士们当年用鲜血染红的那条小河已被填平成低田,两侧绿油油的麦苗里或许寄寓着英魂的片思。时过境迁,当年的战场早已面目全非,高高的万愿楼也在文革中彻底拆除,唯有原正殿西山墙的青砖依然“容颜未改”。十多年前,当地百姓将万愿楼寺庙简易恢复后,村民们在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三都会自发地做一场大斋事,烧化许多纸钱,祭奠牺牲于此的英灵。烈士们宝贵的生命和美好的青春已永远无法回来,今天我们沐浴在和平温暖的阳光下,在心瓣的一角给烈士们留个位置,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尊敬。

丰碑无言,大地有知。那些牺牲的英烈,他们一样年轻,一样光辉,正如马志义老人所说的:“为了今天的幸福,有多少人死了,万愿楼一战,我们班就只剩我一个……”

不管岁月如何变幻,不管沧海如何桑田,英雄都不该被我们淡漠,以至遗忘,就如同中华民族历史上那段伤痛让我们永远铭记。

值此万愿楼战斗75周年之际,向英烈们献上我的一份崇敬之情!



录入:20044

阅读:74
打印
上一篇:为有谢家才女在——记张謇先生晚年得意女弟子谢林风
下一篇:诗里桃花老平潮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00026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