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海书法家沙玉沼

[日期:2018-02-19]   [字体: ]


□ 陶建明 丁强强

沙玉沼(1845-1927),字鉴渠,号觉僧。生于海门厅下沙久隆镇北洪贞仓(现启东市合作镇得胜村)。沙家是下沙的首富。据传,沙家祖上本姓高,是崇明大富户刘士球的农奴,因刘家遇到官司,弄不好要满门抄斩,才叫家奴拿了金银出逃谋生。沙家的祖上来到下沙,在下沙小安洲上买了沙荡田一百万步(240步为一亩),人称沙百万。因家奴没有户籍,就出钱修入沙氏谱上。

沙玉沼,禀性聪颖机敏,胆识过人,能言善辩。他从小没了母亲,从能做事就协助父亲料理内外事务。他熟读诗史,准备应考,但逢太平天国战乱,科考停止。他对科考功名本来并不在乎,写字作诗,习武学医,广交朋友,形成了放荡不羁的性格。

沙玉沼自幼爱好书法,常在自家门前大青石上练字,天长日久练得一手好字。其书法吸收二王、玄宰诸家之长,行书稳健遒媚,草书有二王之风韵,造诣较深,出名于启、海一带。

沙家虽然家资巨富,但家属亲友没有一个做官为宦的人。因此,州县官吏,地方保甲长、豪强地痞等,觊觎其财多,经常借捐税摊派等名目,敲诈勒索。当时的海门厅同知李焕文,一次就逼沙家拿出三千两白银,后来还把沙玉沼的父亲关进大牢,逼沙家交银。

沙玉沼看到贪官不断敲诈勒索,得寸进尺,心中忿忿不平,就和父亲、叔父商量,与其让贪官恶霸敲诈下去,不如拿了银子上京去谋个一官半职,压压这些贪官的气焰。

清同治二年(1863),18岁的沙玉沼,由一个仆人用独轮车推着行李书籍,一路游历赴京。路上他遇到江湖上人称“金钩李胡子”的剑客,并拜他为大哥。路上碰到麻烦,就报上他大哥的名号,一路逢凶化吉,平安到达京城。

沙玉沼到了北京,在南直地方官常去宴会的顺居饭馆盘桓,结识了管辖沪海道的陈御史,并将家中屡遭贪官勒索等事和盘托出。此事正好是陈御史管辖范围,得到陈御史的帮助,他按官场程序,没几天,就办齐责令查办李焕文的公文发了下去。据说,李焕文得悉,连夜一走了之。

后来,陈御史又替沙玉沼到吏部等各处打点疏通,帮沙玉沼捐得清兵部车驾司,掌驿传、厩牧事,属五品官衔。沙玉沼在京官职中应酬了一年多,游戏人生,过了把官瘾。一年后衣锦还乡,受到海门厅官专门迎接。此后,海门厅官员到任或到小安沙办案,都先要拜访沙玉沼征求他的意见。经过他家宅前要下轿步行。地痞流氓再也无人敢到沙家寻衅滋事了。后来沙玉沼被海门厅委任为小安沙沙总。自此,沙玉沼在乡里经常做些斥资疏通河道,帮助乡民解决危难等行侠之事,受到乡民拥戴。

沙玉沼自幼喜爱书法,时时临习历代碑帖。其书承王羲之父子、赵孟頫、董其昌诸家之长,草书得王氏父子遗韵,行书颇似康熙,稳健遒媚,造诣较深,出名于崇启海沪苏一带。他游历苏杭湖光山色,结交诗友吟诵唱和,有时还缱绻于歌妓群中,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

民国元年(1912)春,沙玉沼去苏州游玩,正巧玄妙观开业,主人欲请名书家题一匾额,有几位书法高手挥毫书写,主人均不中意。沙先生经友人推荐,当场握笔饱墨,潇洒运笔,“玄妙观”三个大字跃然纸上,主人一看大喜,后请精工制匾,挂于正门之中。从此,沙玉沼书名大振,令苏沪书法家赞叹不已。

沙先生的书法,因其在南通启海一带颇为有名,其真迹现除藏于启东文物馆外,启海民间文人还留有沙玉沼条幅、中堂。启东二效镇的第十条石桥“寿丰桥”三字,亦是沙玉沼的手笔,字体秀逸挺拔。桥脚东侧题有“任驷马高车,一片康庄通二效;绶吉金乐石,数行款识齐千秋”,时至今日还在。西侧题有“兴业有为,立德立功真不朽;经营伊始,利人利物本无私”。这两副文华字美的长联,也为沙玉沼手书。

沙先生不但书法写得好,亦是当时的社会名流,与许多名人、绅士都有交往,其中与张謇的关系就比较密切。据《张南通先生荣哀录》一书记载,张謇先生七十大寿时,沙先生和杨点、刘逢丙、吴三祝、陈宝琪、刘元章先生等以张謇先生之世弟的名言(义)参加了祝寿活动并撰写有长篇祝寿文稿以示庆贺。1924年秋,沙玉沼八十诞辰之日,张謇撰有寿联相祝:“无方而富,寡疾难老;乐易常寿,美意延年。”(《张謇楹联辑注》)

沙玉沼因老无胡须,晚年自号无须老人。沙玉沼晚年家境日衰,常以卖字为生。于民国16年(1927)6月29日去世,享年82岁。称其为书法家的,有陈玉堂编的《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中国近现代书画家辞典》《南通书法一千年》《南通地方书画名人录》等,并对沙玉沼作了详细介绍。



录入:20044

阅读:273
打印
上一篇:南通影星赵丹也是书画大家
下一篇:邵连:雨里青山梦中人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