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影星赵丹也是书画大家

[日期:2018-02-08]   [字体: ]

□ 安铁生

提起赵丹,大家都知道他是从我们南通走出去的电影大明星,解放前主演的《十字街头》和《马路天使》等,解放后主演的《为了和平》《李时珍》《海魂》《林则徐》等影片,创造了李时珍、聂耳、林则徐等熠熠生辉的银幕形象,代表了中国电影史20世纪30~60年代电影表演艺术的最高水平;还有他凭在《乌鸦与麻雀》中饰演的萧老板获文化部1949年~1955年优秀影片个人一等奖;1995年赵丹获得中国电影世纪奖最佳男演员奖……此外,他其实也是一位功底很深的书画大家,拿他自己的话说:“搞电影,我本来是业余的,画中国画,才是我学的专业。”他是我们南通人里最早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最早在国家级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的人之一。他的笔画精到而专业,艺术水平之高超是他的朋友大画家关山月、李可染、李苦禅、吴作人、黄永玉、亚明等一致公认的。

粉墨丹青得意处

赵丹16岁在南通崇敬(现实验)中学毕业后,由于演进步戏,被列入要搜捕的“黑名单”。据画家尤无曲老先生2005年回忆:“大约是在1930年夏天,一天赵子超来我家找我,说他儿子赵丹意去考上海的学校学画。因为我当时已在文艺专科学习,他也决定让赵丹去考文艺专科。又因赵丹当时年龄尚小,让他一个人去考学放心不下,就拜托我带他一起去,并要我多关照赵丹。”“我本身是个能力差的人,要说我关照赵丹,那可能没有,我也不会贪这个功。但当时赵丹可能还没有去过十里洋场的上海滩,我将他从南通带过去考文艺专科,算是个引路的吧……当时我们坐的轮船是四个人一间的四等舱。到上海后,我们是坐的人力车去学校的……赵丹上艺专学的是花鸟,我学的是山水……他喜动,我爱静,加上年龄相差几岁……下课也几乎不在一起玩,当然我们之间都一直非常友好……到了一学期结束,我们好像还是一起回来的,但后来就没有再一起去过。”(尤无曲《光朗堂忆旧——赵丹》)赵丹与尤无曲同上的上海美专,校长是美术教育家刘海粟,老师是黄宾虹、潘天寿等大画家。有这样的导师指引说明赵丹画画基础非常扎实、起点相当的高,当今青年学画哪有这样好的条件?据画家邱丰先生回忆:“经过正规训练,他的画曾得美专画师‘淋漓逼真笔墨奔放’的评语。”(《心系故乡情未了》)这也就是俗话说的名师出高徒、良将手下无弱兵!

1931年,16岁的赵丹和史白这两个南通老乡在上海美专喜相逢。他俩在校期间,都在上海美专的学生剧团活动……赵丹突然兴起,指着当时他一直沿用的名字赵凤翔这三个字:“这个名字古色古香的,我另外起一个艺名吧!”周围的人都说好。赵丹认为自己特爱红颜色,连大衣衬里都是选用红色,想起赵红之名,众人哄堂大笑,认为取这女性化的艺名不行。同乡史白洞察其心思说:“我看就取名叫赵丹吧。丹既表示红色,又不直露,雅而不俗。”话音刚落立即响起一片叫好声,赵丹感激地说:“你把我心里想的,全都说透啦!”自此赵丹起用这十分喜爱的艺名,并走红全国。

我国古代绘画常用朱红色和青色两种矿物颜色,丹青成为绘画艺术的代称,后来赵丹还为自己心爱的女儿取名赵青,足见他魂系丹青永不忘。而且在赵丹逝世后的2012年9月由中国文化艺术基金会、刘海粟美术馆等主办的“丹青熠彩——赵丹、赵青父女画展”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隆重开幕,画展共展出赵丹、赵青父女的绘画力作七十多幅,正如吴作人特为赵氏父女俩写的一副对联所述:“一门歌舞,两代丹青!”再回想到一次赵青出国演出回来,赵丹羡慕地说:“阿囡比爹地神气,运气好得叫人嫉妒!刚刚18岁,比我到过的国家还要多!果然是青出于丹而胜于丹,一代胜一代嘛!”

 

天堂地狱索艺珠

虽然赵丹上海美专毕业后,大部分时间用于电影话剧演出,但他对书画艺术的爱好和孜孜追求从未间断。1935年,赵丹出演电影《热血忠魂》,剧本中有一男主角奋笔疾书的镜头,开机后赵丹一口气写了十多幅字,却找不出自己满意的,而导演和剧组人员对这些啧啧称好,劝他不要再写了,收拾一下准备拍下个镜头。赵丹放下笔来向导演检讨,恳求将刚才的镜头不用。赵丹谦虚地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忙于戏剧和电影演出,却把学业疏忽了,书画功力相比以前退步不少。今天写的不是我应有的水平,如果用了就对不起观众!”在赵丹的一再坚持下,导演找来一位书法家,穿上赵丹的服装,背对着镜头写下一幅字,完成了拍摄工作,在之后的日子里,赵丹重拾起书本,无论多忙,他每天都要抽出时间练字画画。功夫不负有心人,20多年后的1956年,拍摄《李时珍》时赵丹锋芒小试,面对镜头他潇洒自如、形神兼备地展示了自己成熟的书画大手笔,真实的功力给年轻演员们作出了典范,也成为流传于电影界的一段佳话。

赵丹始终认为画画和表演是相通的,其表演技艺每每从画画中得到启示,而且他一直将画画的规律手法克隆到表演,并运用得娴熟自如,给他带来了巨大成功:“比如绘画讲究万绿丛中一点红,讲究色彩的浓与浅,讲究运笔的力道。”(2012年9月20日《天天新报》)有一回在北京赵丹带赵青去李可染大师家,一边观赏大师画画,一边就与李可染说:“我女儿拜你为师,以后你就收下这个徒弟。”李老当然满口答应。赵青一看墙上李老的画,除了水中的水牛与牧童很吸引,其他画都是山中的小房屋,黑墨占了画面的三分之二,黑压压的一大片——“我既不懂也不十分喜欢,又因为我每日练功占去了绝大部分时间,根本没时间练画,所以只去过一次,就再也没登李可染大师之门。”后来赵丹知道她没去学画,自己追求的丹青梦没能在女儿身上延续,只好把赵青骂了一顿以泄其恨:“这是位了不起的大师,黑墨正是他的特色与独创!”见赵青那段时间根本没学画的意思,弄得赵丹也没办法。

为了帮助赵青演好《宝莲灯》中的三圣母,赵丹还拜托敦煌艺术专家、画家常书鸿、常沙娜父女向赵青讲解《莫高窟佛经壁画》,特别仔细地分析研究了“飞天”的各种舞蹈姿势神态,尤其是常沙娜十分热心,将珍藏的她父亲临摹敦煌壁画的画本借给赵青看,一幅幅活跃在画本上栩栩如生的飞天,丰富了她的想象力,充实了表演长绸舞无穷无尽的创造力。

1982年举办了“赵青舞蹈作品晚会”,赵青请大画家黄永玉设计说明书的封面。黄永玉一见她登门就开口说:“我等你已经5年了!你爸生前说让我收你为徒弟,可左等右等也不来,今天你终于登门了。”赵青心想从未听爹爹讲过要拜黄永玉为师啊?“我爹这个贵人多忘事,自己说过却忘了转告我。但从中我理解了父亲一颗急欲女儿学画之心。”

1980年赵丹患胰腺癌,从上海转到北京就医前,他频频嘱咐:“一定要把齐白石传和画集带上。”(刘大为:《坎坷不平 战斗不止》,1981第一期《电影作品》)在北京病房弥留之际赵丹听说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会一致通过接受他为会员,激动得他拼命支撑起身体,用颤抖的手一笔一画填写会员表,赶办了入会手续。妻子黄宗英四处寻找但是手头一张照片也没有,最后只得在天安门广场上,买了两张赵丹的电影剧照贴在会员证上,赵丹心满意足地笑了,去世前终于实现了几十年来一心想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夙愿。

艺海丹心风骨美

“文革”中赵丹被关在牢狱5年多,平反出来后一时又无电影可拍。虽做了鲁迅、周恩来的造型,但还有剧本、导演、剧组等诸多问题未决,赵青在《我和爹爹赵丹》一书中说:“爹地这一年一直在银幕边边打转转,由于种种原因他无法实现重上银幕的理想,逼得他拿起画笔,向另一条道路,施展才华,寄托他对艺术无止境的追求。”也即赵丹自己的诗句所抒发的:天堂地狱索艺珠!

“是画家富华的建议,他请我爹随上海海墨画社朋友们一起,前往广西柳州写生画画,宗英妈妈也陪同而去。这是粉碎‘四人帮’后,我爹度过的最开心的40天。我爹称柳州是他的‘第二个故乡’,是柳州使他获得第二个艺术的春天……”“在柳州他高兴地住在周总理曾经住过的柳州饭店3号红色小楼,他激动地经常夜不闭灯地画。”赵丹作画时,时而开怀大笑时而泪流满面,不能自已。40天画了百余幅作品。他最重视的就是《荔枝年年醉红楼——周总理住过的地方》,给柳州人民留下和蔼可亲的好印象。“在柳州的都乐园,他写下了‘天下都乐’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我爹故去后,柳州人民为表示对我爹这位艺术大师的怀念,在‘都乐园’的‘都乐岩’上镌刻了这四个大字‘天下都乐’,供柳州人民和过往的旅客们瞻仰。”

离开柳州不久,查出万恶的癌细胞侵入了这个饱受忧患的男子汉的内脏,患胰腺癌使赵丹倒在病床上。病重中赵丹非常关心自己几十年来,特别是近几年来所创作的书画,正如他一首诗中所写的:“命乖儿女好,戏少书画多。” 几次赵丹要家人打长途电话邀请海墨社负责人富华来北京。国庆刚过,赵丹从病床上挣扎起来,托人发出加急电报给海墨社画友们,希望为他举办一个画展。赵丹说:“我一生的画,让富华、蔡耕、汤漾他们挑选一下,可否出画册、办画展,把‘天下都乐’四个字放在突出的位置。”1980年10月5日,当富华等画友从上海赶到北京医院来看赵丹时,他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进食,而且不能说话了。他右手插着针头,吊着输液的管子,用左手握住笔写出了“病重,展览重要”几个字,富华笔答:“知道。”海墨社的热心者们火速聚集起来,日夜兼程,搜集、整理其书画作品在上海筹办“赵丹书画展”。10月7日柳州朋友汤漾等人送来了在广西所作的书画。赵青说:“我爹伸出了瘦削的大拇指跟他们勾了两下,以示谢意!”(《赵青:我和爹爹赵丹》)

“朋友们把两幅最大的画拿到床前:一幅是《荔枝年年醉红楼——周总理住过的地方》,另一幅是《漓江胜景》。还有一张书法‘天下都乐’这四个大字,护士扶着爹爹艰难地斜坐在床头,他还想支起腿来,按老习惯欣赏自己的书画。他的嘴角露出了欣慰的微笑。”10月9日,海墨社画友蔡耕从上海赶到北京,将当天《解放日报》《文汇报》刊登的赵丹书画展览今起展出的消息带来:“由海墨社等联合举办的赵丹书画展今日起在淮海公园正式揭幕,展出了赵丹留在上海的书画作品69件,集中地反映了赵丹在绘画艺术方面的造诣和成就……”当晚赵丹从昏迷中苏醒,听到这个消息激动不已,潸然泪下。10月10日赵丹病故后,中国美术家协会又精选书画作品,在首都美术馆举办了“赵丹书画遗作展览”,展出精品200多幅,是他从14岁到65岁时的作品,前后跨越整整半个世纪。其中有经过十年浩劫而幸存的,有海墨社提供的,有广西柳州收集的,有日本朋友中岛健藏夫人、松山鲁三和高峰秀子夫妇、英国朋友白霞、德国朋友乌韦等人珍藏的。作家茅盾亲笔为展览会题字,美学艺术教育家王朝闻写了前言,赞颂:“这位驰名世界的表演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出众的书画家。”

“开幕式十分庄严隆重。我爹生前好友画家吴作人、李苦禅、关山月、黄永玉等纷纷到场,电影界、戏剧界、艺术界、新闻界诸方人士前来观看。新凤霞阿姨身患半身不遂,还是由家人背进展厅观看的,场面十分动人,大家都为我爹精湛的书画艺术而惊叹,又为失去这么位天才艺术家而惋惜。”(《赵青:我和爹爹赵丹》)这些书画遗作,又在上海美术展览馆展出两周。接着,又出版了两部精美的《赵丹书画选》。专家们评论道:“这些书画如同其人,富有豪放潇洒的风格,鲜明突出的个性。它们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位艺术家半个世纪以来所走过的曲折,艰辛而又不折不挠,充满活力的艺术征途。”

赵丹无论在中国电影百年史,还是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都是一座丰碑。著名诗人光未然在参观书画展后赋诗一首:“挥泪辞银幕,泌墨写白芍(赵丹名画《白芍图》);丹心美风骨,长温艺海波。”著名演员仲星火在柳州拍电影期间有机会去“都乐岩”看到赵丹题写的“天下都乐”石刻,回忆说:我看过那个原作,天字下去一笔,简直把纸都戳穿了,让人感到艺术家的一种奔放心境。电影艺术家白杨在七律诗《阿丹——他在丛中笑》里说:“粉墨丹青得意处,童心一片喜融融。”(1994年第六期《电影故事》)真是把赵丹毕生攀登书法艺术与电影艺术的高峰,精心创作、意气风发、其乐无穷说透了。



录入:20044

阅读:127
打印
上一篇:“王海门”父子与张謇以及他们的书法
下一篇:启海书法家沙玉沼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5382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