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到“青藤白阳”的味道——石瑞礼诗书画印象

[日期:2018-01-15]   [字体: ]

石瑞礼, 斋号天放堂、桂堂。早年师从顾乐夫、高冠华二师。近十年得林晓先生悉心教益。研习书法绘画数十载。绘画倾心于中国画(写意花鸟、山水、人物),水粉油画亦喜。作品多次入展和发表。书法以行书入手,兼习隶草。书画作品被藏家和喜爱者收藏。诗歌以新诗为主,又作律句。有《桂堂墨稿,诗书画集》付梓出版。

石瑞礼和黄俊生

我读到“青藤白阳”的味道——石瑞礼诗书画印象

□ 黄俊生

石瑞礼,斋号天放堂、桂堂。早年师从顾乐夫、高冠华二师。近十年得林晓先生悉心教益。研习书法绘画数十载。绘画倾心于中国画(写意花鸟、山水、人物),水粉油画亦喜。作品多次入展和发表。书法以行书入手,兼习隶草。书画作品被藏家和喜爱者收藏。诗歌以新诗为主,又作律句。有《桂堂墨稿,诗书画集》付梓出版。

我认识瑞礼时,他当时是位诗人,常可在报刊上读到他的诗作。那些诗,一如其人,温润、晶莹。那时,他在设计室里依傍大师之侧研习丹青书道,我在车间里挥汗如雨抡着十八磅榔头;他天生红牙拍板吟残月,我生来铁板铜琶唱大江。

后来,接触到他的书画作品,总觉得其书其画,似曾相识。推敲再三,猛然醒悟:原来他的书画,是他诗化了的书法与绘画,那些线条、那些色彩,几乎无一不是他诗作意境的形象体现。沿着这条思路如此这般地研读,我终于在徐青藤(徐渭)、陈白阳(陈淳)那里找到瑞礼书画源头。只不过,青藤白阳狂放肆意、旷达随性些,而瑞礼则气质内敛、笔墨厚朴些。

一个人,能够吟诗作画,已是才情沛然,倘若吟诗作画之外还能笔走龙蛇甚或精擅美文,诗书画文样样精通,这个人就当得才子之谓,石瑞礼恰好擅长于诗书画文,并且无一不精,无一不佳,那么,说他是江海才子实实不为过也。明代三大才子之一的徐渭徐青藤也是诗书画文样样精通,他评判自己“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我观瑞礼则应是“诗第一,书二,文三,画四”的排序。

我如此评判自有讲究。瑞礼由诗入行,因诗出道。他的诗,无论是古体、新体,无论是状物、言志抑或描摹风景、歌咏人物,都是从对四季时序与人生况味中观察得来的真切体悟,透出一种大气象、大境界,画面感与意境美常让同侪折服;瑞礼的书法虽不至于无一笔无出处,但笔力进退有序,运腕松弛有度,严谨中显现洒脱。我多次看瑞礼写书法,运笔较快,足见他胸藏块垒,书道在心了;瑞礼对文字有敬畏之心,又由于他心底干净,因而他的散文,尤其是写景的小散文,氤氲着古典诗词的美妙意境,文字美得让人通体酥软;而瑞礼的画,应该与沪上写意花鸟画派同出一源,上可追溯青藤、八大、石涛之趣,下能窥见吴昌硕、张大千、潘天寿之风,但是又与上述诸家“礼貌”地保持距离,在“师承”与“自我”中若即若离地行走。

其实,我对书道画艺一窍不通,既不懂书法的运势章法,亦不懂绘画的墨色干湿,但我品读书画,意趣在于观人。若人稳重,其书画必致憨直之态;若人通透,其书画必透圆融之气;若人耿介,其书画必有倔强之劲。从朴拙厚重中看人的大智若愚,从大气磅礴中看人的豪情潇洒,从烟云飞渡中看人的落寞情怀——艺术传递的,首先是艺术家本身的品行情操。

瑞礼当归于传统文人一列,在他身上凸显传统文人所共有的特征。他待人坦诚相见,执礼相处;他透明得像个玻璃人,眼里却容不得一粒砂子;他一辈子记得住一个人的好,却须臾不肯接纳品行卑微的人;他为人随和,性喜安静,不沾浊世的蝇营狗苟,但倔强起来是头十人拉不动的牛;他耽迷诗文书画半世有余,完全听从内心的呼唤。因而,作为文人书画艺术家的他,作品里有憨直之态,有倔强之劲,有大智若愚,有潇洒豪情,甚至有落寞情怀,唯独没有通透的圆融和圆滑。这是我敬重瑞礼的地方!

我敬重瑞礼,还有他对名利的淡泊之心,以及对艺术始终抱守的那份童真。他常说,我之于书画,出自爱好,源于好玩。殊不知,这一个“玩”字好生了得。京城里“玩”出一个启功,“玩”出一个王世襄,“玩”出一个陈大章,通城里也“玩”出一个石瑞礼。我们常说,现在的书画家烟火气太重,倘若其人面目不善,怎能有好面目示人?如果尤无曲没有冲淡平和的性情,又怎能成就得了“中国传统山水画最后的守望者”而备受世人敬仰?石瑞礼崇拜尤无曲可以说是一时无二,精神相通的人,总会选择相同的艺术之路,他们在通往艺术高峰的跋涉中也会保持相同的姿势。

前些时日,瑞礼整理了他部分诗歌、水墨画稿和书法作品,出了一本集子,他取名为《桂堂墨稿》(他的书斋就叫桂堂),我特别喜欢这本集子,置于床头时时赏看。我喜欢集子里散发的浓郁的生活情趣,喜欢集子里那些传统的线条和传统的水墨,更是享受着那些酣畅淋漓的墨色带给我的惊艳与慰藉,遗憾的是,我没能在集子里欣赏到他短小优美的散文,许是囿于篇幅和体例吧。也许,当《桂堂墨稿余稿》或《桂堂墨稿编外编》之类出版时,我能遂愿。

石瑞礼作品欣赏

行草 镜心(50×38cm)

简牍镜心(30×48cm)

隶书 镜心(60×60cm)

含翠摇风(55×30cm)

  
 
写生课徒图 (55×30cm)    

青溪听瀑图(125×100cm)

大桥工人速写(60×57cm)

  秋菊鸣禽图(100×50cm) 



录入:20044

阅读:81
打印
上一篇:自信尘外有真趣——吴建军书法赏评
下一篇:王个簃与师友们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00026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