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门”父子与张謇以及他们的书法

[日期:2017-12-29]   [字体: ]

□ 孙海雄

众所周知,海门是“沙地”,由长江上游冲刷下来的泥沙,从黄海里逐渐涨沙沉积成陆。如今的海门市是南通市所属的一个县级市;然而在清代,朝廷曾在此地设海门直隶厅,直属江苏省管辖。海门厅的行政长官叫“海门同知”,是正五品官。《清史稿》卷五十八有载:“(乾隆)三十三年,割通州之安庆、南安十九沙,崇明之半洋、富民十一沙及天南沙,置厅。”入民国,到了1912年,此地才改为海门县。

在海门设厅的144年中,先后有过88任同知,其中不乏勤政爱民、造福一方的清官,如辽宁铁岭人徐文灿先后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八月和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二月两任海门同知,他在任上八年,不仅为官清廉,且多有惠政,造狮山,筑江堤,建文庙,造福一方。然而任期最长,支持张謇开办大生纱厂与地方事业,对海门地方做出重要贡献的当属安徽霍邱人王宾。

王宾(1837—1909),字雁臣,晚年自号晏叟。光绪十九年(1893年),王宾调任海门厅同知(正五品)。王宾曾先后两任海门厅同知,在任上的九年半的时间里,王宾作为海门的父母官,其政绩大多与发展地方事业、造福桑梓的张謇先生密切相关,诸如:与张謇合力劝课农桑,与张謇共谋海门地方的保境安民,支持张謇创办大生纱厂,与张謇共同抗击自然灾害,支持张謇疏浚青龙港以提升港口运力,赞同张謇建造赵亭振兴海门教育等。尤其是在张謇创办大生纱厂之初,告贷无门,潘华茂等沪股撤资,通州知州汪树棠使坏;张謇到上海找盛宣怀借贷,宣怀避而不见,贷款无果,不得不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在四马路鬻字三天,以赚取旅费……正是在这样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王宾伸出了援手:遵照两江总督刘坤一的指示,真心实意地从海门地方也很有限的公款中拨出二万千借给张謇,这对于大生纱厂筹办阶段无异于雪中送炭。据此,张、王交厚,在发展地方事业上志同道合可见一斑。张謇在《日记》中屡屡亲切地把王宾称之为“王海门”。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王宾对海门厅西北的花园进行了扩建,取名“西园”。张謇作《西园记》,以园喻政,赞誉王宾的为政之道:“霍邱王君来海门之三年,政事既理,士庶安习,益展园之西北,累土为小丘,而亭于其上,因益治园”……“王君施于政而不杂,事成而有理致,冲融简夷,即之久而不厌,其若治斯园也矣”。看来,王宾作为海门的父母官,为政从简而不驳杂,办事井然有序,政事多有所成;他亲民而平易近人,不摆老爷架子,深得民心。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王宾因在“海门河工讼案”中“以抗廷被劾”,同年八月“告老归休”。退职后,66岁的王宾在南通城里的关帝庙巷购房定居下来。其后,张、王之间仍时相过从,张謇之父张彭年逝世十周年时,王宾亲赴海门常乐参加祭奠活动;张謇也多次过访王宾;王宾在海门养病时,张謇“回常乐,视雁老病于海门”。宣统元年(1909年)10月31日王宾仙逝于南通,享年七十有二。张謇闻知噩耗,亲往吊唁,并撰挽联:

使君是湘乡旧人,吏事风规,卅载都成前辈范;

并世唯润州太守,农桑学校,一编补订谕蒙书。

上联说他是湘军宿将、两江总督刘坤一的旧部,为官三十载,为政以德,堪为前辈风范;下联说他劝课农桑,兴办学堂,编订蒙书,唯有“润州太守”(指王仁堪)可与他比肩。王仁堪(1850一1896),字可庄,福建闽县人,光绪三年(1877年)状元。光绪十七年(1891年)出任镇江知府,勤政爱民,多有善政。

有鉴于王宾在历史上对张謇的大力支持和对海门的贡献,2009年在他逝世100周年之际,由海门张謇研究会发起举办“纪念王宾逝世100周年暨张謇与王宾学术研讨会”,并邀请王宾的后人与会,以纪念这位在海门历史上颇有建树、受百姓称颂的父母官。


纪念王宾逝世100周年暨张謇与王宾学术研讨会

王宾一生,酷爱书法,公务之余,临池不辍。他“早年专力晋唐,中岁泛涉宋元,晚以二王鲁公北海归恒”,于古代先贤名迹广泛涉猎,心摹手追,习字有日课,持之以恒,积数十年之功,其书法造诣自非寻常可及。王潜刚于辛亥之年(1911年)秋,以王宾所临唐李邕《云麾将军碑》付湖北武昌某印书局石印。书已印出,未及装订,不意武昌起义爆发,待时局初定后再到武昌,印书局因“久经兵事,石墨荡焉无存。仅于官书处觅得此十数页,神采宛然,而原本卒不可得”。于是,民国四年(1915年)再请印书局以此所余影印件付梓石印,“以存吾家世宝”,藉以缅怀先人。这是王宾七十岁以后的临池之作,“用笔尤见厚重遒劲,深得原碑神髓。” 李北海此碑用行书写成,可谓碑之变格,书法瘦劲,凛然有势,结字取势纵长,奇宕流畅,其顿挫起伏奕奕动人,顾盼有神,与《麓山寺碑》并为后世所推崇。而王宾的临抚之作,神形兼备,笔力沉雄,于“真迹殆无多让”,从中可以窥见王宾的书法功力矣。


《王雁臣先生临云麾将军碑》(局部)

王宾的儿子王潜刚。王潜刚,字饶生,号度公,又号观沧居士,斋名观沧阁,是王宾的次子,廪生。生于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壬申,卒于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丁亥,享年七十有六。潜刚“笃学多才”,善诗文,工书法,精鉴赏,富收藏,颇得张啬公赏识。

王潜刚幼承家学,父亲每日津津于临池染翰,潜刚于耳濡目染间也深深喜欢上了书法。他效法乃父,以每日临池为日课,自魏晋而唐宋元,于钟太傅、二王、鲁公、北海及苏黄米蔡等历代大家无所不窥。他在选择临池法帖时,遵循“取法乎上”的古训,“惟于元以后字不乐师法,以为渐失古意”。不仅寝馈于书法,潜刚还雅好收藏古贤文物,“平生收藏字画古物及丛帖至夥”,有许多稀世珍品、孤品成为他的掌中之物。他所收藏的历代名家书法真迹与上佳法帖极多,例如:董其昌临《淳化阁帖》全部真迹就收藏在他的书斋“观沧阁”中,蔚为大观;仅明末清初书法大家王铎的书法真迹他就收藏有逾200件以上,堪称收藏大家。他还得以在乃父的门下弟子,也是自己的中表兄弟裴景福(清末收藏大家)那里“尽观所藏自晋唐以下至宋元法书”,他们二人所藏的历代名家真迹与名帖合起来有二百种之多。所寓目的历代名家真迹法帖既多,又日日临池,用心揣摩先贤遗意,因此法眼自然高出寻常书家许多,书道造诣,非同凡响,“功力之深,恐近百年来善书者甚少能与比拟”。

王潜刚效仿明董其昌石印《小玉烟堂董帖》、《宝鼎斋法书》、《汲古堂帖》的做法,把他临抚古贤法帖的得意之作,辑成《观沧阁帖》。该书为作者于丙寅(1926年)、丁卯(1927年)之间临抚晋唐至宋元古贤书法数十帖,分为上、下两册,于民国廿一年(1932年)壬申由北平琉璃厂师古斋精印出版。


《观沧阁帖》封面


 
王潜刚临王羲之《赠感帖》、《昨得期书帖》


 
王潜刚临王羲之《思想帖》、《桓公帖》


 
王潜刚临王献之《中秋帖》


 
王潜刚临颜真卿《蔡明远帖》


 
王潜刚临苏轼《中山松醪赋》


 
王潜刚临黄庭坚行书《华严经疏卷》


 
王潜刚临米芾行书《破羌帖题赞》


 
王潜刚临蔡襄草书尺牍《郊燔帖》


 
王潜刚临杨凝式《韭花帖》题记


王潜刚自跋《观沧阁帖》

王潜刚对自己的书法还是颇为自信的,他在《观沧阁帖》卷尾自跋道:“我不见古人,亦恨古人不见我也”。


王宾第五子、曾任国民党“总统府参事”及何应钦“主任秘书”的王家榘(字懋生),于1949年随国民党败退台湾。“中华民国六十五年”(1976年)四月,他将父兄的遗集《王雁臣先生临云麾将军碑》和《观沧阁帖》影印本合二而一,取名《安徽霍邱王家父子遗墨》,交由台北艺文印书馆出版(全三册)。该书封面由张维翰(张维翰(1886—1979),字季勋,号莼沤。台湾监察院代院长)题笺,书中有王懋生的《先世述略》、《序言》及某公作《序》,书末有安徽同乡涡阳马寿华(马寿华(1893—1977),字木轩,号小静,自署小静齐王。曾任台湾省政府“财政厅长”,著名书画家)书跋。马寿华在跋语中说潜刚的书法“以二王为基,涉及各家,均能登堂入室”。他临二王及苏黄米蔡各家法帖,“不仅仿佛,殆欲夺其真”;而他自家的“跋语笔法,又能融会,自成面目。既沈着遒丽,复雄浑险劲,功力之深,恐近百年来善书者甚少能与比拟,殊觉倾佩之至。”给予了甚高的评价。某老在《序言》中也赞潜刚临晋唐以下诸大家法书,“如灯取影,不失累黍,神韵宛然”,并说他们父子椽笔相继,有类于 “宗门之羲、献,欧阳氏之询、通”,墨辉往代,踵武古贤。


王潜刚不仅书法造诣了得,而且还是书法理论家,著有《清人书评》,评说有清一代诸家书法。由于他所收藏的或曾经过目的清代名家书迹极多,包括诸书家“早年晚岁所书大小各体”书法,故能把握各家书法的师承、脉络与全貌,从而对各家书法作深入研究与概括,并给出比较客观的恰如其分的评语。由于他自身是造诣不凡的书法家,深谙书道三昧,且饱览历代名迹,眼界与见地非凡,因此他的《清人书评》语多真知卓见,为书法界所推崇,是一部很有学术价值的力作。


王潜刚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辑所藏魏、齐时期造像记成书,取名《观沧阁藏魏齐造像记》,付梓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该书共收北魏时期造像四通,即:北魏长庆寺造舍利塔并记、王苌造像并造像记、李禄造像并造像记、比丘僧东朗造像记;收东魏时期造像四通,即:金明心等造须弥塔佛像并造像记、比丘岳寂等造像并造像记、九门安乐王寺道遇等造像记、王光造像并造像记;收北齐时期造像九通,即:李坦造像并造像记、曹普造像并造像记、周洪等造像并造像记、景寺僧造像并造像记、邵翊造像并造像记、周贞造像并造像记、孟元洪造像并造像记、董宣造像并造像记、姜阿妃造像记。该书在保存古代史料方面具有重要价值,从中可概观六朝佛教石刻艺术,对于研究六朝佛教美术的学者具有重要参考意义。据此亦可佐证潜刚于历代文物,收藏宏富。


舍下藏有一幅王潜刚书赠先祖父孙蔚濵的楹联,见证了他们之间曾有过交往。其联曰:

揽月居然凌上界;

攀云便欲洒齐州。

是为楹联学的开山之祖梁章钜所撰岱庙联,个别字稍有不同(梁氏岱庙联原联为:“揽月居然凌上界;搴云便要洒齐州。”)。上款为:蔚濵先生属书;下款为:廿一年十月王潜刚。钤印:白文“潜刚之印”;朱文“王氏度公”。此楹联书于民国廿一年(1932年)十月,当时先祖父在上海大生事务所工作。潜刚先生长我祖父孙蔚濵20多岁,但又相当于我曾祖父孙锦标的晚辈,因此先祖父对他当以兄视之。显然,他们的相识与交往和张氏有关联。


王潜刚楷书对联

观王潜刚先生的字,不繇不羲,博采众长,苍润朴拙,沉雄遒健,宜其称誉于时。

2017年11月12日



录入:20044

阅读:173
打印
上一篇:魂归故里 艺惊中外——记南通走出去的大画家赵无极
下一篇:南通影星赵丹也是书画大家
最新图文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信箱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10 - 2011 南通市崇川区少年宫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00026号



联系电话:13962998055  投稿信箱:109438048@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